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你想让她出不来吗
    霍靳尧的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抚过,感觉着她声音里的放松还有不敢置信,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

    “放心吧。我妈都知道的。”就算是刘童佳实在不愿意相信,实在有成见那也没关系。

    相处得好就多相处些时候,实在处不来,就不用呆在一起。横竖有他在,他都会护着她的。

    刘童佳接受不接受,也只是时间问题。苏青桑看着他,对着他笑笑。

    她不是特别担心,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情。

    她只是希望可以跟霍家的人好好搞好关系,而不是每次见面都弄得剑拔弩张的。尤其是那个人还是霍靳尧的妈妈,她就更不希望了。

    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她推了推他的身体:“让让,我去洗澡。”

    她要起身的时候,霍靳尧突然将她的手扣住。翻了个身,就压在她身上。

    她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看着霍靳尧:“怎么了?”

    “你今天那个手镯,很漂亮。我妈很喜欢。在显阳那挑的吧?”

    “恩。”

    “一个人?显阳那小子没陪你?”

    “没。”苏青桑摇头,看着霍靳尧,加了一句:“遇到表叔了,他带着我上楼挑的。”

    “可真巧。”

    苏青桑不喜欢听他这样阴阳怪气的说话:“恩。是啊。挺巧。我跟他约好的,一起挑首饰。然后还做了些别的。”

    说话的时候,她双手捧着霍靳尧的脸,微微上抬的下颌,上挑的眼角满是勾人的媚色。

    “你猜,我们做了些什么别的?”

    “不管做什么,我都吃醋了。”霍靳尧抓住她的手,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

    苏青桑吃痛,忍不住就反咬回去。咬着咬着,两个人的唇就胶在一起了。

    霍靳尧的吻有些粗鲁,可见他此时确实是不高兴了。

    苏青桑也不在意。她确实是跟章毅臣碰到了,也确实是一起给刘童佳挑了礼物。她不认为这是有什么不好说的。

    就算是章毅臣对她有那个心思,可是他是霍家的亲戚,又救了她的命,她不可能真的把她当成是陌生人,或者是去厌恶他,反感他。

    她相信只要她行得端坐得正,不怕人说。

    是。她知道了章毅臣的心思。哪怕他从来不曾在她面前表现过分毫。她却还是知道了。

    在c市那几天,她发烧了,昏昏沉沉的。几次以为自己会死。意识模糊间,有液体流进她的唇里。

    她当时很渴。完全不顾其它,大口大口的吞咽。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喝的是章毅臣的血。狭小的空间,没有光。一切全凭感觉。

    她记得当时她有过迷迷糊糊清醒的时刻,她又渴,又饿。嘴唇干裂正是难受的时候。、

    温热的手腕就在那时放在她唇边。她是喝了两口之后才发现了不对劲。

    那个味道,不是水。是血。她想睁开眼睛,可是黑暗中就算是睁开了眼睛,也什么都看不到。

    她听到了章毅臣的呼吸还有他的心跳。她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之后,就喝不下了。

    在这个时候,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了章毅臣的话。很轻。

    “你要活下去。你一定要活下去。”

    男人的声音已经嘶哑,带着失血过多的虚弱。简单的两句话,却包含了太多的情绪。

    苏青桑发烧,意识昏沉,最后却只能放任自己昏迷。她不是笨蛋,有些事情左右一联络,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在c市醒来的时候,听到霍靳尧说自己是被章毅臣救了之后,就都明白了。

    可是她宁愿什么都不明白。她既不可能去问章毅臣,也不可能表现出对他哪怕多一分的关注。

    她已经结婚了,她也有自己爱的人。对章毅臣的心思她只能辜负了。

    她今天的态度不太好,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相当的冷血。那样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她也算是没良心的人了。

    但是她没有选择,章毅臣是谁?堂堂大校,马上又高升在即。还是霍家的亲戚。

    他们之间不可能,也绝对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暧昧。哪怕只是这个念头,都不行。

    唇上再次吃痛,她回过神。霍靳尧正在她的脸上方瞪着她,目光灼灼,带着几分不满。

    她突然就笑了,她一笑,霍靳尧越发的生气了。

    “啧,在我面前想着别的男人。苏青桑,你是不想活了是吧?”

    “是啊。”苏青桑点头,大大方方的承认。双手勾上他的颈项,凑过去,在他的唇上也咬了一记。

    “我想死。”将唇贴近了他的耳朵,她极慢的说了四个字:“欲仙欲死。”

    霍靳尧的眸光一暗,双眼腥红,恨不得把这个女人生吞了。

    苏青桑却在此时翻了个身,大刺刺的将他压在身下。

    “你——让我死吗?”

    死那个字拖得特别长的尾音,苏青桑还故意呵了口气。

    这一刻的苏青桑,就是个妖精。霍靳尧相信自己愿意化作唐僧,让她榨干得骨血都不剩下。

    “放心。”霍靳尧一把将她的腰往自己的怀里一带:“今天晚上,你死定了。”

    苏青桑回应他的,是一连串轻轻的笑声。

    那些个念头,此时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眼前只有她,还有他。他们彼此。

    早上起来的时候,意外霍老爷子跟霍明光夫妇都还在。苏青桑跟霍靳尧昨天晚上胡闹得有些过分了。她差点起不来。

    要不是最后关头记起了这里是霍家,只怕她会睡到大中午。

    她从刘童佳旁边经过的时候,发现刘童佳的脸色虽然不算和蔼,但至少已经算是温和了。

    “爷爷。爸。妈。”

    “爷爷,爸。阿姨。”

    苏青桑也跟着一起打招呼。只是她的称呼就有些不一样了。

    刘童佳的眉心拧了起来,看着眼前的苏青桑,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到底没说出口。

    天气有些热,苏青桑今天穿了件丝质衬衫。刘童佳坐在她斜侧面的位置,因为苏青桑的衣服领口有点大,从她这个角度刚好就看到苏青桑的锁骨那里,有一处吻痕。

    她一时神情有些怪。吃饭吃到一半,霍明光看了霍靳尧一眼。

    “霍逸凡那个计划,已经中断了这好些时候了。我们投进去的人力物力不知道多少。你——”

    “那个计划你就不要管了,我已经让人重新开始了。”

    那是齐惜薇的心血,他不会让别人碰。霍靳尧就算是要做,也要自己亲自参与到其中。

    “你——”

    霍明光想到霍靳尧做的事情,到底还是有些不适。只是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刘童佳扯了扯霍明光的袖子,下决心要跟霍靳尧修复关系的她,不会让儿子不快。

    一顿饭吃得算是平静,刘童佳几次看到苏青桑脖子上那个吻痕,有心想问问他们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却总是说不出口。

    算了,现在关系刚来恢复,有什么事,晚些时候再说吧。

    霍靳尧吃过饭,本来都要走了。不过好像是想到什么,他去了一趟厨房。

    端午节那天的事情既然不是刘童佳,那会是谁?如果霍家有这样一个包藏祸心的人在,那对霍家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他不会允许家里有这样的人存在。将周婶,王婶,成叔,小夏小江所有在厨房做事的人全部都叫来。

    霍靳尧很少干涉家里的事情,都是刘童佳在管。见他这个阵仗,倒把他们都吓了一跳。

    霍家是自己住的地方,监控只装在屋外。所以只能通过这些人来问清楚,端午节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成叔先出来说情况。因为当天霍家人都是在外面吃饭,所以家里的佣人也没什么事。

    吃过跑,霍家跟客人们回来了,厨房开始烧醒酒汤。然后大家再分别送到各个房间里。

    苏青桑上车的时候,发现霍靳尧的脸色不太好。

    “怎么了?”不会是又跟刘童佳起冲突了吧?

    霍靳尧眯了眯眼睛,脸色一片冰冷:“我发现,我让苏沛真坐五年的牢,太便宜她了。”

    这没头没脑的话,让苏青桑愣了一下。看着霍靳尧,想到昨天刘童佳说的话。她突然就有了一个联想。

    “给表叔下药的人,是苏沛真?”

    霍靳尧看了她一眼,那个眼神肯定了一切。

    “她,她疯了吗?”苏青桑突然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又有些不确定:“不对,她——”

    她想说她怎么会知道呢?可是她又想到一件事情。

    章毅臣对她有那样的心思,肯定不是第一天了。她身在其中不知道,别人却是旁观者清。

    苏沛真何其聪明的人,又有心针对她,当然不会错过任何机会了。

    她没有说出后半句,霍靳尧也不在意。他确实不希望苏青桑知道章毅臣的心思,不知道的话正好。

    “她现在在牢里。”霍靳尧的眼神有一闪而过的狠绝:“你如果想让她多坐几年牢,也不是不能。”

    欺负他的女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之前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他不会就这样便宜苏沛真。

    说起来,苏沛真是没做什么杀人放火的恶事,可是她做的每一件事,却偏偏都踩在了霍靳尧的底线上。

    他现在就想让苏沛真这辈子都呆在牢里,永远不要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