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现在看,有很多疑点
    “妈。”霍靳尧的语气难得的有几分柔和:“我跟青桑,不是你想的那样。青桑也不是你想的那样。至于表叔,他更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刘童佳还是气恨难平,霍靳尧本来是不想解释的,只是想到之前听到的那一句,那药不是刘童佳下的。

    当时他被怒气冲昏了头,现在再回头去看,倒是有很多疑点。

    毕竟刘童佳再怎么不喜欢他,都不可能不顾及霍家的脸面。更不要说当天那么多宾客跟亲戚在。

    以她的个性,又怎么会将这事闹大,又怎么会允许发生这样的事。也是他先入为主,有些偏执了。

    因为这个,霍靳尧的脸色倒没有那么难看。

    “你已经被苏青桑下了蛊了。你昏了头了。”

    刘童佳气得不轻,她上前一步,这么多年,第一次主动靠近霍靳尧。

    “靳尧。你以前做什么事,我都不阻止你。你若是要找个门弟低点的,我也不阻止。但是苏青桑不行,她品德有问题。靳尧,我不允许一个品德有问题的人,成为你的妻子,成为将来霍家的当家主母。”

    要知道,霍家的当家主母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的。

    她脸上的神情那么激烈,霍靳尧知道她的激动,知道她对苏青桑的不喜,不过有些事情,之前他不在意,现在却是不能不在意了。

    “妈。你冷静一点,客观一点。”将双手放在刘童佳的肩膀上,霍靳尧的神情很平静。

    “我很冷静,我就是很冷静,我才想着——”

    “我知道表叔对青桑的心思。”

    一句话就打断了刘童佳后面的话,她瞪大眼睛看着霍靳尧:“你,你说什么?”

    “我知道表叔喜欢青桑。”霍靳尧的神情很镇定:“不。说喜欢或许是不够的。应该是爱。他爱青桑。”

    刘童佳脸都白了,她瞪大眼睛看着霍靳尧。

    “可是青桑,不知道。”

    “怎么可能?她——”

    “妈。”霍靳尧有一种错觉,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十几岁的时候,刘童佳把那些事情怪到他头上,那个时候,他没想着解释,这一次,他却要解释清楚。

    “表叔认识青桑的时候,应该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霍靳尧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有些事情他知道,他并不想用猜疑去毁了他跟苏青桑的夫妻关系。

    “青桑不知道表叔的心思,你看到的那些,不过是意外。”

    “意外?那次——”

    “下药的人,我会找出来。”他不会允许霍家有这样的人存在。想调查这些事情,并不是太难。

    “但是有一点,请你相信我。青桑对表叔,绝对没有那个心思。我知道他们可能经常会遇到,让你觉得不舒服。可是事实上,我真的特别庆幸,表叔对苏青桑有过那样的心思。”

    “霍靳尧。”他竟然说这样的话?他还是不是男人?刘童佳脸都绿了。

    “妈。表叔救过青桑的命。”霍靳尧扶着她的肩膀,手上加重了力道:“我差点就失去了青桑。差一点点。”

    “上次去c市,发生地震,青桑被困在废墟下。是表叔救了她。妈。我不管你对表叔怎么看,也不想管你对青桑怎么看。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很感激表叔。发自内心的。”

    刘童佳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也不会有人跟她说。她想着那一场死了好几百人的大地震,想着儿子也曾经留在那好多天。

    她当时还很担心靳尧,心里连带把苏青桑也怪上了。却不知道原来苏青桑差点死了。

    “我妒嫉,那天出现的人不是我。可是我也庆幸,那天有表叔在。不然现在我就失去青桑了。”

    而那样的结果是他绝对绝对无法接受的。

    “妈。那天表叔被下药的事不是你做的,对不起。我误会了你。”

    刘童佳这会思绪都要跟不上了,她看着霍靳尧,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儿子的道歉。

    她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能说什么。眼睛突然就红了。

    “妈。对不起。”霍靳尧很认真的道歉:“我不应该误会你,不应该那样跟你说话。”

    刘童佳的眼睛现在不光是红,还有些酸涩,发热。她感觉到有什么从眼睛里涌出来。

    “妈,以前的事情我们都翻过去好不好?青桑是个好姑娘。我希望你抛开成见,认真的去接受她。你会发现,她比你想的更好。”

    刘童佳没有听进去那后半段,她只听到了那第一句。

    “靳尧?”

    霍靳尧微微侧过脸,再看刘童佳时,他的神情也有些激动。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淡定。

    刘童佳今天生日,她昨天跑来找自己。之前他的生日,刘童佳拎着蛋糕去公寓。

    霍靳尧左右一联想,有些事情就看得很明白了。

    若是说心里完全没有一点隔阂,一点也不介意,那是假的。但刘童佳是他的妈,生他的人。

    尤其是看过齐惜薇为了怀孕把自己弄得那般憔悴之后,他有时候也忍不住会去想,刘童佳当年怀孕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辛苦?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往事难追。

    他就算做不到跟刘童佳跟正常母子那样亲近,但也确实不愿意再跟刘童佳像是仇人一样了。

    霍靳尧看着刘童佳,用很轻的声音掩饰了内心深处那一丝无奈:“可不可以?”

    刘童佳的唇颤抖着,她眨了眨眼睛,眼眶里的泪水就流了下来。

    这会她已经顾不上去说苏青桑的事情了,她只是看着霍靳尧,有些不敢相信。

    明明之前他恶声恶气的指责她。明明他几次三番误会自己主动示好的举动。

    这会他摆出这样的态度,倒让刘童佳都有些不敢接受了。一度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靳尧?”

    许是太过不敢相信,刘童佳的脸色变了几变,她胡乱的将泪水擦掉,再看霍靳尧时有些不确定。

    “靳尧,你说的是真的?”

    “是。都是真的。妈。”霍靳尧点头,不管怎么样,他愿意跟刘童佳修复这段母子关系。

    刘童佳站在那不动,她情绪有些激动。她没想过会这么容易就跟霍靳尧修复好他们的母子关系,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

    巨大的喜悦让她说不出话来,一会却又有些惊疑不定,一会又有些后悔。

    她之前那样对他,他是不是会生她的气?

    她心情复杂,这会完全顾不上苏青桑的事了,只想着霍靳尧说的这些话。

    他愿意跟她重新修复关系,他愿意重头再来。虽然这样说很可笑,毕竟他们本来就是母子。

    可她却真的激动,激动得有些莫名。她的肩膀有些微耸动。她半低着头,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霍靳尧看着她,心里是真的不知道,原来刘童佳也是这般在意。莫名的有些鼻酸,却是一句话也不曾说。

    外面虽然温度适应,时间却慢慢晚了。霍靳尧看了眼主宅的方向。

    “妈,我们进去吧。”

    刘童佳点了点头,看到霍靳尧要走,她突然就拉住了他的袖子。

    “靳尧?”

    “妈?”

    “你,你刚才说的是真心的?”她问得有些忐忑,有些不知所措。

    “是。”是真心的,还有一半,也是想转移刘童佳的注意力。让她别再盯着苏青桑不放。

    刘童佳复又笑了,她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

    “好。好。很好。很好。”

    一连几个好字,足以说明刘童佳此时的心情。在走到花房门口时,刘童佳突然停下了脚步。

    “靳尧。对不起。”

    这突兀至极的道歉让霍靳尧愣了一下,他转过头,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对不起。”刘童佳又说了一句。她低着头,似乎是有些尴尬:“我以前,我我实在不是一个好妈妈。靳尧。我”

    要承认自己的错,很难。

    刘童佳虽然有心跟霍靳尧和解,可是她之前那十几年,却是错得太久,太多。她其实是担心霍靳尧不会原谅她。

    “妈,没事了。都过去了。”

    他已经长大,不是那个在深夜做恶梦,想着让母亲来安慰的少年了。

    他也不是那个,会因为一时之气,就恨不得怼天怼地让全部人都不痛快的个性了。

    既然是已经过去了的事,那他也就放下了。

    “靳尧?”

    “妈,既然说了过去了。那就过去了吧。你也别想了。”

    刘童佳心绪翻滚,有很多话想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霍靳尧走到外面,主动的跟刘童佳站在一起。

    主宅灯光明亮,霍靳尧的脚步很慢,时时照顾着刘童佳的情绪。

    “妈?”

    “你说。”

    “青桑是我选定的人。我知道你对她有些成见。但是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所以你以后不要再针对她了。”

    “可是——”

    “表叔对她有救命之恩,又是霍家的亲戚。两个人以后不可能不见面的。这事我跟表叔已经说过了,之前的事是意外,你不要放在心上。”

    “意外?”刘童佳到底还是为自己的儿子委屈:“你知不知道,他们今天一起去买的礼物?”

    刘童佳看着霍靳尧,眼神有心疼:“靳尧,我不是讨厌她,我只是替你不值得。你一心护着她,可是她却有外心。你知不知道我”

    “妈。”霍靳尧有些头疼:“万显阳说起来跟表叔都认识的。表叔跟青桑在他店里碰上很正常。你能不能想那么多?”

    “是,在万显阳店里碰上正常。在我们家遇到也很正常吗?”

    刘童佳气得有些失控了,声音也比刚才提高了一度。

    “妈,青桑给你挑礼物,去万显阳店里买当然正常了。至于来我们家,爷爷是表叔的舅舅,他来看爷爷更是再正常不过。你不至于以后每次表叔一来,你就把他来了原因归到青桑身上吧?”

    霍靳尧虽然没有听苏青桑提起买礼物的事情,但是大概也猜得出来。

    如果非要把苏青桑跟章毅臣的相遇硬扯到男女私情上去,那也太可笑了。他也不是那样是非不分的人。

    “可是——”

    “妈,青桑并不知道表叔的心思,她只把表叔当成一个长辈,一个亲戚来看。你若是再这样下去,说不定青桑就真的知道了。你要知道,表叔对青桑有救命之恩。青桑若是知道了表叔的心思,她又要如何自处?”

    霍靳尧这一生除了小时候那一场灾祸,几乎算得上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是他并不盲目自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人比他更厉害,比他强。他都承认比他强的人里面,就有一个是章毅臣。

    章毅臣就算不是他的情敌,不是他的表叔。他对他也有一份难言的欣赏。

    他光明磊落,就算是喜欢苏青桑,也不曾做过什么。他跟章毅臣的关系回不到曾经。但也不愿意跟他就这样交恶。

    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青桑知道以后,反而心生尴尬。以后眼章毅臣相处的时候会不自在。就这样把他当成是亲戚,表叔才是最好的。

    刘童佳的神情复杂。她确实不喜欢苏青桑,但是听霍靳尧这样说,却仿佛有些道理。

    若是苏青桑没那个意思,偏偏她不断的说。指不定人家没意思都被她说得有意思了。

    “可是——”

    “别可是了。妈,青桑的为人,我信得过,表叔的为人。我更信得过。你若是愿意,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怎么样吧。”

    刘童佳终于不说话了,两个人走到了大门口,刚好就遇到了往外面走的章毅臣。

    “表嫂,靳尧。”

    “表叔。”霍靳尧十分坦然的跟章毅臣打招呼:“你这是要走?这么晚了。明天再走好了。”

    “不用了。”章毅臣看了霍靳尧一眼,摇了摇头:“部队有任务,我也是很久没来看舅舅,过来看看。”

    “那行,不过这么晚了,表叔自己路上小心。”

    “知道。多谢。”

    章毅臣欠了欠身,又跟刘童佳打了声招呼,这才离开。

    上了车。章毅臣在发动车子之后,又看了霍家大门一眼。他的目光晦暗,想到了刚才他送霍老爷子回房下楼时,遇到了从花园进来的苏青桑。

    她就站在楼梯转角,看到他要下楼。叫了他一声。

    “表叔。”

    章毅臣停下脚步,看着苏青桑,不知道她叫自己干嘛。

    “表叔,上次c市的事,我还没好好的谢过表叔。”

    章毅臣的眉心拧了起来,神情有些淡:“你之前在医院已经谢过了。”

    “那不一样。”苏青桑眼神清澈,里面隐隐含着深意:“救命之恩,只是用嘴巴说一句谢,太轻了。”

    章毅臣的脸色越发凝重,苏青桑却突然笑了:“表叔。我知道你的能耐,也知道以表叔的身份,只怕是没有会用到我的时候。但我还是要说,以后如果表叔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竭尽所能。”

    “就算我做不到,靳尧也会帮我做到的。毕竟表叔是靳尧的表叔,而我是靳尧的妻子。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章毅臣看着她的脸,若有所悟。苏青桑将身体往边上侧了侧:“表叔身份不一般,应该还有很多公务忙。青桑就不送了。表叔慢走。”

    他那个时候就明白了,她一定是知道了。知道了他的心思,也知道了他内心最深处的隐秘。

    是了。她是那样聪明的一个女人,就算是他有心克制,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没想到的是,她知道了,却会下这样直接的逐客令。又会透露出那样的信息。

    这一刻,他是真的疯狂嫉妒,嫉妒霍靳尧。想到她最后那句话的语气,他突然就笑了。

    算了,这次他立了两个大功,上面已经要无可嘉奖了。毕竟他的年纪还不够,再往上升,就真的太快了。

    上头有意让他去西南训练那支刚成立的秘密部队,既然是这样,他就把这个任务接下来吧。

    去那边至少要呆上个两三年。再过两三年,也许他就会忘记现在这些心思了。

    深深的看了霍家老宅一眼,章毅臣发动车子离开了。这一次,他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再回来了。

    霍靳尧回房间的时候,苏青桑刚好结束了她跟厉千雪的视频通话。她刚刚上了楼,就接到了厉千雪的视频要求。

    厉千雪对她是真的关心,今天是刘童佳生日。她总担心那个礼物买得要是不入刘童佳的眼,只怕她又要刁难她那可怜的女儿。

    苏青桑只好再三表示,那个手镯刘童佳很喜欢。虽然没有大办,但是气氛也很好,请她放心。

    “跟谁打电话呢?”

    刚才还没进门就好像听到她在说话。进来看她趴在床上,手上还拿着手机更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你说呢?”

    “岳母大人。”

    “聪明。”苏青桑坐了起来:“我妈知道是你妈的生日,特别紧张。生怕我送礼送得不好,惹你妈不高兴。”

    事实上是刘童佳果然不高兴了,苏青桑想到这里,脸色有些窘。

    她本来是想着修复一下霍靳尧跟刘童佳的关系,没想到,关系没修复,反而让刘童佳对她产生了那么大的怨气。

    “没想到我马屁拍在了马腿上。让你妈彻底火了。”

    “不会啊。我妈挺高兴的。”

    霍靳尧走到她旁边坐下,只是他的话让苏青桑笑了。她侧着脸去看霍靳尧,眼神带着几分挖苦。

    “霍靳尧,你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倒是挺厉害的?”

    “怎么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你妈都逼着我让我跟你离婚了。还高兴啊?”

    就刚才刘童佳那个态度,不要说是带着她离婚了,生吃了她的心都要。

    “她让你离你就离啊?你不没答应吗?”

    “我答应不答应不要紧啊,重点是你答应不答应啊。”

    苏青桑说这个话的时候直起了身体,双手捧住了霍靳尧的脸,神情一转变得严肃了起来。

    “还是说,你已经答应了你妈要跟我离婚,所以你妈就高兴了?”

    霍靳尧的反应是拉下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咬了一口:“又胡说。”

    苏青桑用力地把自己的手抽回来。瞪了霍靳尧一眼:“不胡说,那请霍少爷告之我一下,现在霍少爷打算怎么处置我啊?”

    霍靳尧重新把她的手抓过去握在怀里,头向前一凑,就在她唇上亲了一记。

    “怎么处置?牵手过一辈子,白头偕老的处置,如何?”

    他说着开玩笑的语气,听起来却十分的认真。

    苏青桑看着他的模样,心跳冷不防就快了一拍。

    可是想到刚才霍靳尧的态度,怎么也不信。

    “你要跟我过一辈子,你妈能同意?”

    “她被我说服了。”

    霍靳尧的话让苏青桑瞪大了眼睛,她有些不敢相信。

    “你怎么说服她的?”她一直觉得,要让刘童佳接受自己,那个难度不亚于攀登喜马拉雅山。

    “你猜?”

    “你说不说?”都这个时候了还卖关子,苏青桑忍不住就在她腰上拧了一记。

    “你亲我一下,我就说。”

    苏青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凑过去在他的唇上亲了一记。

    霍靳尧不满意,搂着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直把苏青桑吻得喘不过气来,才松开了她。

    “我告诉我妈。我说我这辈子只打算娶你一个老婆。如果她非要我离婚,那我以后也不娶了。直接光棍到老。她要是愿意,我也无所谓。”

    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正经?苏青桑看着他脸上的神情,本来是应该感动的,却是被他这样不正经的态度弄得有些想笑。

    “你这样说你妈就同意?”

    “不然呢?”霍靳尧看着她,眉眼带笑:“总不能真的让我一直打光棍吧?那我们这一房可就绝后了。”

    苏青桑用力的在霍靳尧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却又伸手去搂着他的腰,将脸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

    “以后,你妈应该不会再反对了吧?”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不会了。”

    苏青桑放下心来。事实上她也不怕刘童佳反对。但若是婆媳关系始终不好,一直处在对立面的话,她也会觉得很为难。

    更重要的是,霍靳尧的感觉。

    他对刘童佳并不是说完全没有母子情了,而她也不想每次回霍家都要面对刘童佳阴阳怪气的态度跟冷嘲热讽。

    “真好,霍靳尧,这样真好。”

    太顺利了,以至于她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