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你这是欺负我们霍家没人
    “什么?”

    也不能怪霍老爷子记不得刘童佳的生日,主要是这十几年,刘童佳都不愿意过生日。他年纪又大了,自然就忘记了。

    “今天是阿姨生日。”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从包里拿出那个装着玉手镯的盒子,碰了碰霍靳尧。

    “我跟靳尧一早去挑了这个礼物,阿姨,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福寿绵长。”

    苏青桑本来是想让霍靳尧把礼物给刘童佳拿过去的。可是霍靳尧也因为她的话愣了一下。

    刚才他进来之后,看霍老爷子的脸色并无不同。也不像是怜惜霍逸凡,不舍得他吃苦想让自己把他捞出来的模样。

    那刘童佳昨天好好的找上门,又让他今天晚上回来吃饭的目的这会霍靳尧有点明白了。

    原来今天是刘童佳生日?他看着苏青桑手中那个盒子,那是万显阳家的古琅轩的包装,他一看就知道。

    目光转向了苏青桑,她倒是有心。

    苏青桑也在看他,目光盯着那个盒子,示意他接过去给霍靳尧。

    刘童佳是什么人?乍一听苏青桑的话,她的心头涌上喜色。可是再一看儿子的表现,哪里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只怕是霍靳尧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不过是苏青桑在说罢了。

    再看看苏青桑手上的盒子,她就没有一点想看的兴致了。尤其是看到霍靳尧只是盯着那个盒子发呆,完全没有想递过来的打算时,她更觉得堵得慌。

    儿子不是真心为她庆生,甚至连她的生日都不知道,她还庆祝个什么庆祝?

    霍老爷子这会也反应过来,今天是刘童佳生日,看到霍靳尧跟苏青桑这个样子,他那么精明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马上就笑着打了哈哈。

    “看看,人老了,记性就差了。这一下子都忘记是童佳生日了。也是我不好。阿成,你呆会去我房间,将先头老婆子还在时留下的那套祖母绿首饰出来,给童佳庆生。”

    站在一旁的管家成叔是个人精,这会立马应下了:“是。我这就去拿。”

    “这怎么合适?”霍老爷子说的那套祖母绿刘童佳自然也是知道的。那是之前霍老太太留下的一套极珍贵的首饰。

    老太太之前喜欢,经常戴着,后来年纪大了,取下来,说以后送给儿媳。

    虽然是这样,但老爷子还在,经常睹物思人,倒还没想着传下去。这会拿出来,只是个小生日,明显是礼重了些。

    毕竟当时说留给儿媳,又没说哪个儿媳。那头还有年春雅呢。

    “没什么不合适的,横竖这些农业,以后都是你们的。”

    老爷子摆了摆手,成叔已经把东西拿过来了。那套首饰刘童佳已经见过了,这会也不急着打开。

    她心情不好,哪怕得了礼物也不开心。毕竟她在意的,想让对方记住自己生日的人,不记得她的生日。

    章毅臣坐在那,早在苏青桑进门的时候,他就有些诧异。

    明明之前听她打电话说是今天要陪霍靳尧去看电影的,他这才过来。没想到,电影没去看,倒来了这。

    两下见面,他难免有些心绪不宁。尤其是对上霍靳尧了然的目光时。想起身告辞,又觉得那样太刻意,只好继续坐着。

    他现在只得庆幸,他刚才从古琅轩过来时顺手给霍老爷子挑的一个礼物已经早送给霍老爷子了。

    不然这会跟苏青桑的礼物摆在一起,那一样的包装,指不定霍靳尧就要多想了。

    霍老爷子心情好,叫来周婶说让厨房加菜,又让章毅臣留下吃饭。他开口了,章毅臣没有拒绝的道理。

    这一打叉,苏青桑就有机会给霍靳尧使眼色。

    不管他怎么跟刘童佳面合心不合,这会是刘童佳生日,他这个当儿子总不好表现得太冷淡了吧?

    霍靳尧收到她的目光,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心下略有些无奈,伸出手,将那个盒子往刘童佳面前一推。

    “妈,生日快乐。”

    这几个字说得很轻,刘童佳本来还有些不快的。看到霍靳尧这个样子,到底没办法生气。

    对于苏青桑的不满都少了几分,接过了那份礼物。打开看了,是个成色极好的手镯。

    目光又扫了苏青桑一眼,她倒是识货,这个手镯颜色不错。

    “你们有心了。”

    将手镯放回去,到底没有太过纠结霍靳尧不记得自己生日之事。

    有那十几年的隔阂在,想一天两天修复是不可能的。她心里知道,还是有些难受。

    霍明光最知道她的心思,伸手捏了捏她的手。

    虽然气氛不算特别融洽,但也不是特别尴尬。霍明光跟章毅臣说话,霍靳尧则跟霍老爷子说一下近况。

    只要霍老爷子不开口让他把霍逸凡从牢里捞出来,旁的事情,他都愿意配合。

    吃过饭,霍靳尧很久没陪霍老爷子下棋了,两个人就在客厅手谈起来。

    刘童佳看到儿子留下来陪她过生日,刚才吃饭的时候又算是亲近,她的心情也好点了。

    吩咐完周婶让她端些茶点去外面,正想着离开,成叔进来了。

    “太太,这个是帮你收到库房,还是放到你房间去?”

    霍家是大家族,每次收什么礼物,都要登记的。下次还要往来人情。不光是霍老爷子有自己的专门放宝贝的库房。霍明光跟刘童佳也有个房间,专门放了他们平时收藏的好东西。

    “放我房间吧。”虽然不是霍靳尧亲手挑的,但怎么说也是他们两夫妻第一次送过来的礼物。刘童佳打算过几天要出门的时候戴。

    “知道了。太太。”

    霍家这些事情都是成叔在管,他拿着那个盒子就要上楼。刘童佳却看到了他手上的另一个盒子。

    “等一下。”她上前几步,看着成叔手上的盒子。那个盒子的包装,也是古琅轩的。

    “这是什么?”

    “这个啊?”成叔看着那个大一些的盒子,不明白刘童佳怎么会突然有兴致问这个。

    “这是章三爷送给老爷子的礼物。刚才刚好有事,忘记放库房里了。”

    章毅臣虽然年纪小,可是辈份大。他是霍阳秀的儿子,排行第三,其它两家人都叫他章三爷。霍阳秀的外孙孙子才是叫表少爷。

    “三爷眼光不错。是个摆件,檀木的,据说是古琅轩新收的。老爷子看了也喜欢。”

    刘童佳没空去看那个礼物精致不精致,也没心思去管老爷子是不是喜欢。

    她这会盯着那个盒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好好好。真的是好得很。这么大一顶绿帽戴在霍靳尧头上。还打着她的幌子,真的是够了。

    她心里着恼,气得很。脸上却是不动分毫。

    “既然是是章毅臣送的,那就拿去收着吧。”

    她是霍家主母,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自然也是有的。

    这会被眼前的那两个相似的盒子一激,她只气得头都要大了。面上却是不动分毫。

    挥手让成叔下去,她转身往客厅里走。走到一半又停下,只觉得那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

    复又往客厅,客厅里,霍靳尧跟霍老爷子面对面坐着,正在手谈。苏青桑坐在霍靳尧边上,她不懂棋,但也愿意在这坐着相陪。

    章毅臣跟霍明光坐在霍老爷子旁边,章毅臣本来是要离开的。偏偏霍老爷子很久没见他了,拉他留下来说话。

    他自从赈灾到现在,就没怎么休息过,这次难得有假期,确实是想着来见见霍老爷子。

    也没有推辞,说起了赈灾的一些事情。

    事实上此番他又立了两个大功,其中的艰险甚至几次几乎丧命的过程也不必说,专挑些许小事,跟霍老爷子说上一二。

    不过因为苏青桑坐在他对面,看起来反而像是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刘童佳见了,又觉得那口气又开始往上冒,一把火在心头烧得厉害。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上前几步,看着苏青桑。

    “青桑,横竖你爷爷跟靳尧下棋也还要下很久,不如你跟我去花园走走?散散步消食?”

    苏青桑跟刘童佳关系一般,冷不防听到她招呼自己,还有些诧异。

    忍不住就看了霍靳尧一眼。霍靳尧正专心下棋,想到今天是刘童佳生日,倒没多想,微微冲着苏青桑点了点头。

    苏青桑起身,把刘童佳这个举动当成是示好。

    “阿姨有兴致,是我的荣幸。”

    她起身跟着刘童佳一起往外面走。刘童佳的举动落在霍老爷子跟霍明光眼中,那都是她愿意放下身份示好的现象,一时都放心不少。

    大家族,最希望的就是家庭和睦。只有章毅臣盯着苏青桑两人离开的方向,收回视线时,眼中多了一抹沉思。

    苏青桑跟着刘童佳出了院子,此时正是夏天正热的时分,荣城也热得很。

    晚间偶有微风吹来,添了几分凉意。苏青桑跟在刘童佳身后,看她只是往花园后面走,心下诧异,也只能是跟在后面,跟着慢慢走。

    霍家的花园很大,有不少都是珍稀绿植,还有专门的花房。

    刘童佳走到了花房门口,直接推门进去。打开灯,花房的景致一览无遗。

    苏青桑在霍家呆的时间久了,自然知道这个花房布置得有多用心。

    见刘童佳不说话,就将目光落在一珠玫瑰上,那玫瑰是蓝色的。这个品种自己在家种的,少能开得这么漂亮的。

    “这株开得倒是漂亮。李叔也是用心了。”

    刘童佳并没有接她的话,径直走到了苏青桑面前,跟她对视。

    她此时的目光完全不遮掩,苏青桑被她那样厌恶,鄙夷的目光一看,心下有些莫名。

    “阿姨?”

    “别叫我。”刘童佳现在只觉得龌龊:“苏青桑,你可真让人恶心。”

    这话说得有些难听了。苏青桑拧起了眉心:“阿姨,你如果只是想叫我来羞辱我一顿。那我就不奉陪了。”

    她越过刘童佳要往花房外面走,偏偏她挡着她,根本不让她离开。

    “苏青桑,你说你是怎么做到这么不要脸的?”

    苏青桑站在那不动,她的神情已经有些凝重了。

    “什么你跟靳尧挑好了一份礼物来给我庆生,那礼物是你自己挑的吧?跟靳尧有什么关系?”

    原来是这事,苏青桑抿了抿唇:“礼物确实是我挑的,不过靳尧他——”

    “你别给我提靳尧。”

    刘童佳的声音提高了几度,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重新在苏青桑面前停下,伸出手指着她的鼻子。

    “你把靳尧给迷得晕头转向,让他没有了理智,什么都听你的,什么都信你的?啊?”

    “阿姨?”

    “靳尧靳尧。你心里何尝有靳尧?苏青桑,你倒是告诉我,你这个礼物跟谁去挑的?”

    苏青桑愣了一下,她的礼物跟谁去挑的?那是她自己挑的,不过是偶遇章毅臣而已。

    “说不出来了是吧?”刘童佳冷笑:“你说不出来了是吧?不如我来说好了。这个礼物章毅臣跟你一起去挑的。”

    “歼夫银妇。一对狗男女。你们为了掩饰自己那些龌龊的心思跟不堪。眼巴巴的跑来给我庆生?也不嫌恶心。”

    苏青桑瞠目结舌的看着刘童佳,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阿姨——”

    “别叫我。”刘童佳这会听到苏青桑的声音只觉得难受:“你们亏心不亏心啊?两个人跑外面私会,还大刺刺的借着我生日的名头跑来我这恶心我?”

    “苏青桑,你是欺负我们霍家没人了是吧?你是吃定了靳尧喜欢你,把你放在心上对你这些放荡无耻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吧?”

    这番话夹枪带棍的说得实在是难听,饶是苏青桑也忍不住眉心紧拧。

    “阿姨,我跟表叔不是你想的那样。”

    “表叔?表什么叔啊?你还知道他是你表叔啊?你们龌龊不龌龊,恶心不恶心啊?”

    刘童佳这会不想听苏青桑解释,她瞪着她,神情凝重:“苏青桑,我告诉你,现在就一条路给你走。”

    “什么?”

    “离婚。”刘童佳的声音极冷,也极不留情:“我告诉你,你给我跟靳尧离婚。离开靳尧,离我们霍家远远的。”

    离婚?苏青桑看着刘童佳,并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这是不可能的。”

    先不说她跟章毅臣什么都没有。就她跟霍靳尧的感情,自从经过了齐惜薇那事,已经是蜜里调油一般。她怎么会愿意离开霍靳尧?

    “不可能?苏青桑,做人不能太无耻。”

    刘童佳这会是真的心疼霍靳尧:“你别想着再勾着靳尧。我告诉你,我绝对不允许你这样的一个女人跟靳尧过一生。”

    苏青桑有点头大,可是这会她倒是看出点区别来了。

    若是之前刘童佳跟她说这个话,是因为觉得她丢了霍家的脸。现在他说这个话,看着倒是有几分真心心疼霍靳尧的成分在里面了。

    “阿姨。”苏青桑不太愿意去解释她跟章毅臣的关系。横竖霍靳尧相信她,她不必说太多。

    但是刘童佳到底身份不同。

    “我跟表叔,我们之前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今天不过是想去给你挑份礼物,刚好就去了万显阳的店。你知道他们那群人都是认识的。我也没想到,我会在那里看到表叔。我再说一次,我给你挑完礼物我就走了。你如果非要把我跟表叔扯在一起,这似乎并不合适。”

    “巧遇?刚好?你没想到?不合适?”

    刘童佳连连点头:“你倒是会为自己找借口。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信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在靳尧看不到的地方,你们都搂搂抱抱多少次了。对了,还不需要我们看不到,你甚至在我看得到的地方,你也一样毫无顾忌。现在你还在为自己说这样的话,简直可笑。”

    “阿姨,那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你心里没数吗?”

    苏青桑本来不想扯出旧事,但是刘童佳这样咬着人不放,她也来了脾气。

    “要不是你给表叔下药,他又何至于那么失态?”

    “我给他下药?”刘童佳那时被霍靳尧气得失了理智,也不曾辩解,这会看到苏青桑这个模样,她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两个人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都抱过多少次了。还需要我来给章毅臣那个混蛋下药吗?”

    之前她有多欣赏章毅臣,觉得他若是能跟霍靳尧打好关系也好。

    现在她就有多厌恶章毅臣。表叔跟侄媳妇,他可真做得出来啊。

    “怪不得靳尧一心护着你。我跟他不合,你跟章毅臣做下那些丑事,却把源头怪到我头来了。苏青桑,你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苏青桑听着刘童佳这个话,愣了一下。

    她不是笨蛋,马上就抓出了其中的不对之处来。什么叫她跟章毅臣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抱了多少次了?

    又什么叫做他们这样不需要她下药,还说她把事情推到她头上?

    “怎么?心虚了?你们两个人就在我霍家的地盘上这样明目张胆的勾搭到一起。完了还想离间我跟靳尧的母子关系。苏青桑,你怎么这么恶毒?”

    虽然她跟霍靳尧的母子关系这十几年下来本来就薄弱。但若不是苏青桑,霍靳尧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对她?

    苏青桑没有去理会刘童佳的话,她抬头看着眼前一脸激动的刘童佳,似乎是有些不解。

    “你是说,端午节过节那天,表叔中的药,不是你下的?”

    “苏青桑,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在把你跟章毅臣之前的龌龊事源头推到我头上?”

    “如果不是你,那会是谁?”

    苏青桑现在只关心这个问题,要知道这可是霍家啊,是谁能在霍家对章毅臣那样的人下手?然后把事情栽到她头上去?

    “苏青桑。你不要在这里转移话题。谁要对章毅臣下药?要不是你们有龌龊,别人也抓不到机会吧?行了。我也不想跟你废话了。你只要答应,明天就去跟靳尧离婚,剩下的事情,不必再说了。”

    鬼知道是谁下的药,说不定根本是他们为了掩人耳目演出来的呢?

    “我不会跟靳尧离婚的。”

    苏青桑现在没有心思去管到底是谁下的药,那个事她晚点跟霍靳尧说一声,他自然是马上就可以查得出来的。

    她看着刘童佳,声音很轻。

    “我跟靳尧是夫妻,既然结婚了,就不可能离婚。”

    “苏青桑,你——”

    “青桑要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刘童佳愣了一下,转过脸,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霍靳尧出来了。

    他看了眼站在花房里神情坚定的苏青桑,向前走了几步站到她面前。

    “妈,我不会跟青桑离婚的。”

    “你不跟她离婚?你知不知道你被她戴绿帽?你知不知道她跟你——”

    苏青桑能做,刘童佳却不想让儿子伤心太过,没能说出口。

    她觉得心头那口气咽不下去:“霍靳尧,你要还是个男人。还有点血性,你就跟她离婚。”

    “妈。”霍靳尧看着刘童佳,目光有些许复杂。认真细看,比之前他看她总是带着些防备时已经好很多了。

    “我相信青桑的为人,也请你相信青桑的为人。她不会,也不可能做出对不起我的事。”

    “霍靳尧。你——”

    “妈。这都是误会。”

    “误会?”刘童佳气坏了,霍靳尧看了苏青桑一眼:“外面凉,你先进去吧。我跟妈说几句话。”

    “靳尧?”

    苏青桑有些担心的看着他,心里并不担心霍靳尧会不相信自己,只是怕他跟刘童佳起争执。

    “今天是阿姨生日,你——”

    “不要你假好心。”一说到她生日,刘童佳更来气。苏青桑借着给她买生日礼物之名行跟章毅臣私会之实。她只要一起到,就觉得膈应得慌。

    苏青桑实在是无奈,霍靳尧对着她摇了摇头,苏青桑无奈,担心的捏了捏他的手之后,转身离开了。

    她走了,花房安静了下来,刘童佳那一通脾气发完,这会心气也还没有顺。

    她又恨又气,又恼又怒。气自己的儿子一点分寸都没有,恨苏青桑把他抓在手里牢牢的。

    更恼自己现在威信全无,跟霍靳尧也不亲近,导致他根本不会听自己的话。

    种种情绪加在一起,不一而足,但没有一个是能让她愉悦的。

    她现在别的都不想管,就一条,霍靳尧跟苏青桑必须离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