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不是真心我不要
    这里的伙计是万显阳的人。万显阳是霍靳尧的发小。

    就算是对方说错了,苏青桑也不想让这样的误会传到霍靳尧的耳边。

    她解释得太快,没有注意到章毅臣因为她的话,神情有些怪异。

    伙计这会有点尴尬了。看看章毅臣,再看看苏青桑,确实不像是男女朋友,也怪他刚才没问清楚。

    “章少,你看我这张嘴。”伙计不轻不重的在脸上拍了一下。道歉却不是对着苏青桑。

    苏青桑也不想跟这人多纠缠,看了眼他手中的镯子。

    “给我看看吧。”

    “好。你往这看。”伙计刚才失言,这会只能努力挽回。

    “这位女士,你看看这个水头,这可是缅甸老坑出来的玻璃种。这颜色,这个透亮度。不是我吹。这个镯子往你手腕上这一戴。这马上就是贵妇气质了。”

    苏青桑看了那人一眼,有些失笑。

    目光落在那个手镯上,确实是很漂亮。哪怕她这样完全不懂的人,也能看出这个手镯漂亮非凡,成色上佳。

    刘童佳的手她有点印象,很白,又很圆润,戴这样一只手镯确实是很合适的。

    “就这个吧。”

    “好。”伙计见多了爽快的客人,可是苏青桑爽快成这样的,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想也不想的应声,拿着手镯去包起来了。

    苏青桑拿出卡递给他去付钱。因为章毅臣站在一旁的关系,伙计一走,这里就成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有些不自在。转开脸,装作不怎么经意的四下参观起来。

    这楼上的摆设都很精致,不说其它,就那个博古架,看着都像是有年头的东西。

    苏青桑来了兴致,在边上的架子上随意的扫了几眼,却一下子被其中一样东西吸引了视线。

    那是一个玉雕,比楼下那八仙过海要精致得多的玉雕。

    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石头上,雕的是亭台楼阁,可是亭台楼阁里面却还有极小的人物造型。

    认真凑过去看,竟然是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十二钗又各自有自己代表的一个动作。

    黛玉葬花,宝钗捕蝶,不一而足,看着小,却是形神兼备。就算是苏青桑自从嫁给霍靳尧之后见过不少好东西了,也还是被这个玉雕的精致给精到了。

    要不是有玻璃隔着,她都想要伸手去碰一下了。

    到底是怎么样手艺,可以把玉雕刻成这样传神的模样。你若仔细去看,仿佛还能看见林黛玉脸上表情,一片自哀愁苦之色。

    苏青桑忍不住就盯着那个玉雕很久,那一头,伙计已经把玉包好了,也刷好卡了。

    将卡还有装好的小袋子都递给苏青桑。

    “您拿好。这里面还有证书。从我们博古斋出去的东西,每个都有身份证。随时欢迎你找人验看真假。”

    苏青桑没应声,她自然是愿意相信万显阳的。说起来,那人上次还说要追着施梦绾去法国,也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或许她今天可以问问施梦绾。

    拿过东西,发现章毅臣还在,她冲着他略一点头。

    “谢谢表叔。今天麻烦你了。”

    “不客气。”章毅臣的声音淡淡的:“也是万显阳不在,我就替他做一回主。”

    “那,我先走了。”

    “好。”

    万显阳往边上去了,苏青桑欠了欠身,这才往前走。她走了,章毅臣看了眼她刚才看着的那个摆件,对着伙计说了声包起来。

    拿着那个玉雕,又重新给老爷子挑了样礼物。章毅臣这才离开了。

    他以为自己晚走的这几十分钟,已经够让苏青桑离开了。没想到等他走到古玩街头的时候,发现苏青桑竟然还站在那。

    “你怎么了?”

    苏青桑看到是他,有点窘。刚才嘴边旁边一家小店时随意逛了逛。结果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车不见了。

    “车子好像被拖走了。我在这里打车。”

    说是这边不能停车。苏青桑并不知道,她看了眼地上那隐隐的白线。她刚才还以为这是停车位。

    没想到这竟然不是停车位,现在车子被拖走。她要打车,偏偏这边这会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辆出租车也没有。

    “这边不让停车。出租车也不能停。”章毅臣的声音淡淡的:“你来荣城这么久,不知道吗?”

    简单的询问,并不含着指责的意思。却成功的让苏青桑红了脸。

    她来这边固定的地方就那几个。大多数时候都是会跟霍靳尧在一起。她还真的没太注意。

    “走吧,你要去哪,我送你。”他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开始往前走了。

    “不用了。我可以走到前面去打车。”

    苏青桑的话让章毅臣转过身来,他的身形笔挺。目光落在苏青桑脸上。

    “你怕我?”

    “怎么会呢?”苏青桑有点窘。说起来对方不但是霍靳尧的表叔,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扯了扯嘴角,笑得有点僵:“那就麻烦表叔了。”

    那表叔两个字让章毅臣的眉心几不可察的拧了拧。抬脚往前走,苏青桑在他身后一米左右的位置,不远不近的跟着。

    在这边拐了个弯,苏青桑才看到了停车场的标志。也怪她一心想着给刘童佳买礼物,有些走神了。

    上了章毅臣的悍马。他将手中的袋子放在车后座。

    苏青桑刚才就看到他拎着盒子:“你要买的东西买好了?”

    “恩。你要去哪?”

    苏青桑看了看时间,之前她是想自己先回老宅的。

    看看时间,霍靳尧还没下班:“送我去靳尧公司吧,我去找靳尧。”

    她说到霍靳尧的名字时,哪怕她自己没注意到,章毅臣也能听出来,那柔和了几分的语气。

    神情不变,淡定的将车子驶向天域集团。

    车厢很安静,期间苏青桑接了个电话。是厉千雪的,她问她礼物买得怎么样,苏青桑把自己刚才挑了个手镯的事说了一声。

    厉千雪没说什么,只告诉她这样的事下次一定要提前准备。这个手镯虽然也不至于拿不出手,但到底还是显得不够诚心。

    厉千雪虽然不喜欢刘童佳,但是苏青桑已经是霍家的媳妇了,她当然也希望女儿过得和睦。

    苏青桑跟厉千雪聊了几话。因为是跟自己妈妈说话,她声音里就透着几分亲昵。

    “最近医院不忙,还好。其它也没什么事。”

    “你天天跟我视频,我要是有什么,你一定早知道了啊。”

    说起来,苏青桑都庆幸那天她被警察带走很快就离开了,不然厉千雪肯定要担心的。

    “妈,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你还说这些。”

    “知道啦。恩。好。会的。”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苏青桑的声音染上了几分笑意。

    “行啦。我心里都有数的。你就别担心我跟霍靳尧了,我们感情好着呢。今天晚上还约了一起看电影呢。”

    不过去不成,要回老宅给刘童佳庆生,听到厉千雪这话,苏青桑又笑了:“是啊,没关系。”

    略有些撒娇的,不用去关心电话那头的人在说什么,只要看她就好了。

    眉眼弯弯,唇角带笑。章毅臣看了她一眼,唇又抿紧了几分。重新看着前方。看到信号灯变绿,这才重新发动车子。

    苏青桑挂了电话没多久,脸上的神情却不若她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了。

    自从苏沛真在林市丢了那么大的脸,又想着设计她之后。她跟厉家人就极有默契的,再不开口提苏沛真的事情。

    包括这次苏沛真去坐牢。她也没有跟厉千雪说过。

    这会,她倒有点纠结了。厉千雪跟外公倒算了。他们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只是她到底要不要告诉苏成辉呢?

    “到了。”

    章毅臣的声音将她的神游唤回。看着眼前的天域集团大楼,苏青桑回过头跟章毅臣说了句谢谢,就下车了。

    “青桑,你的东西。”

    苏青桑发现自己的袋子掉在车上了。她真的发现她好像总是能让章毅臣看到她有些窘的一面。

    快速的拿起袋子往天域集团去,苏青桑一直到进了电梯才缓过那阵不适来。

    上楼找霍靳尧,他刚好在开会。苏青桑看了眼时间,离他下班还有半个小时。

    秘书室的其它秘书是认识苏青桑的,不敢怠慢,引她去办公室坐好。

    “霍太太,霍总的会还有十分钟就结束了。你在这里等他一下好了。”

    “好。谢谢。”

    “不客气。”

    张阳跟杨文昌陪着霍靳尧去开会了,不然还轮不到她这样一个小秘书来招待苏青桑。

    端来了花点给苏青桑放好,秘书这才离开了。

    苏青桑坐在沙发上,拿出了自己手机刷了刷朋友圈,她朋友不多。除了家人朋友大多数是医院的同事同学。

    有时候大家会在朋友圈讨论微博。上面经常也会出现一些学术上的交流,还蛮有意思的。

    她这边朋友圈还没刷完呢,霍靳尧已经来了。

    进门的时候并不知道苏青桑也在,身后还跟着张阳杨文昌两个。

    “那个并购案我不想再拖了,快点解决了。还有h市的那块地,让分公司的人——”

    “青桑?”

    苏青桑在此时站了起来,对着霍靳尧笑笑。

    “靳尧,张秘书,杨助理。”

    “霍太太好。”

    “霍太太好。”

    “你们先出去去吧,剩下的事就按我说的做。”

    “是。”

    两个人快速的离开了。霍靳尧在门关上之后看着走向他的苏青桑,伸手搂上她的腰。

    “怎么?不是晚上才约了一起看电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我?”

    “是啊。”苏青桑跟着一起圈上了他的腰:“不行吗?”

    “我的荣幸。”霍靳尧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似乎是想到什么:“本来晚上有个合同要签的。为了跟你专心约会,我特意把合同在下午签掉了。怎么样?你老公好不好?”

    “好好好。我老公全天下第一。”

    霍靳尧捏了捏她的鼻子,在她抗议的目光中收回手:“走吧。晚上想吃什么?”

    “听你的好了。”

    “那去吃私房菜吧。”霍靳尧将桌上的东西收拾掉,然后拿起了车钥匙:“是新开的,不过上次跟成先云他们去过,味道不错。”

    “好啊。”

    苏青桑没反对,手碰到包包,里面还装着她给刘童佳的礼物。

    在霍靳尧过来时,她跟着走到她面前,伸出手勾上他的手臂。

    两个人出门,进了电梯。苏青桑突然转过脸去。

    “靳尧?”

    “恩?”

    “说起来,我们好像有些时候没回去看爷爷他们了。要不,我们回去看爷爷吧?”

    “你是说回老宅?”

    “对啊。你看,周婶跟王婶的手艺都不比外面差什么,为什么要去外面吃呢?”

    霍靳尧眯着眼睛看她,苏青桑一脸坦然:“怎么样?我也好久没吃周婶做的菜,还有王婶炖的汤,不如今天回家吃饭?”

    盯着她的脸好半晌,电梯已经到了一楼了。霍靳尧看了她一眼,最后点头。

    “好。“

    车子在霍家外面的停车坪停下。霍靳尧下车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辆悍马。

    他不着痕迹的看了苏青桑一眼,又将目光盯着那辆悍马好一会。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她没想到,章毅臣竟然也来了。他不是说要回去看他爸爸吗?

    “走吧。”霍靳尧收回视线,挽上了苏青桑的肩膀。

    刘童佳坐在自己的房间,她的脸色不太好看。

    霍明光今天很早就回来了,他是知道今天是刘童佳的生日的。

    “生日快乐。”

    将事先准备好的礼物给刘童佳,刘童佳接过,只说了一句谢谢,连拆礼物的想法也没有,直接就放在边上了。霍明光见状,在她旁边坐下。

    “怎么了?不喜欢我的礼物吗?”

    刘童佳摇了摇头,霍明光叹了口气:“要不我直接打电话,让靳尧回来?”

    “我才不要你打电话叫他回来。他要回来就自己回来。”

    回来又怎么样呢?不是真心过来给她庆生,要让霍明光去求着他回来,那样还不如不回来。

    霍明光才想说什么,房间门被人敲了两下。很快,成叔的声音响在外面。

    “先生,夫人。大少爷跟少奶奶回来了。”

    “好,知道了。”

    霍明光应了一声。转过来看着刘童佳,眼中有淡淡的笑意:“好啦。回来了。是自己来的。”

    刘童佳眼中有隐隐的喜色。不过很快就瞪着霍明光。

    “真不是你打电话叫他回来的?”

    “真不是。”

    霍明光牵起了她的手,让她跟自己一起下楼。

    “一定是靳尧想起了今天是你的生日,过来给你庆生的。”

    霍明光的话让刘童佳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些。脚步都快了几分。

    看着妻子这个样子,霍明光心里还是有些感慨的。如果没有当年的事,刘童佳跟霍靳尧,也会跟其它寻常母子一样的。

    虽然浪费了那十几年的时间,不过从现在开始再好好弥补起来,也不太晚。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刘童佳满脸的喜色在看到章毅臣时就僵了一下。

    “表哥,表嫂。”章毅臣先站起来跟两人打招呼。苏青桑跟霍靳尧也跟着站了起来。

    “爸。妈。”

    “爸。阿姨。”

    “恩。”刘童佳应了一声,看看章毅臣,再看看苏青桑。原来那点子对苏青桑平复下去的膈应又来了。

    极缓慢的走到了沙发上坐下,霍明光跟在她旁边。他自然是不知道刘童佳心里的想法。对章毅臣这个表弟,他也很亲近。

    一群人又坐下了。u型的长沙发之前是霍老爷子坐了一边,霍靳尧跟苏青桑坐在他对面,而章毅臣则坐在霍老爷子旁边,也就是中间的位置。

    这会看到刘童佳跟霍明光下来了。章毅臣站起来把靠近霍老爷子的位置给了他们,自己往边上坐了坐。

    不过这样一来,他就变成靠近了苏青桑跟霍靳尧一起坐了。刘童佳看到了,脸色更不怎么好看了。

    霍明光发现了妻子的脸色不太好,目光转向霍靳尧。

    “靳尧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记得你今天好像有一个合同要签?”

    “下午已经签完了。”霍靳尧看了苏青桑一眼:“青桑说来看看爷爷,我们就过来了。”

    他乐于在霍家人面前给苏青桑立威,也乐于在霍家人面前给苏青桑长脸。

    苏青桑轻轻的碰了轻他,这人怎么说话的呢?什么叫她想看爷爷啊?他就不想看吗?

    “爷爷,你别听他胡说,他自己也想来看你。”

    老爷子上次的中风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差点中风之后他的手现在拿东西略有些颤抖,其它倒没有太大问题。

    出院后有专门的医生跟护理人员照顾老爷子。霍靳尧其实也是很关心的。

    刘童佳这会脸色已经相当不好看了。合着这两个人根本不知道她生日?只是来看霍老爷子的?

    苏青桑眼角的余光看到刘童佳的脸色。在知道她昨天特意上门找过霍靳尧之后,她突然就有点理解刘童佳的骄傲跟别扭了。

    “说起来,虽然来看爷爷这件事情很重要,不过今天倒还真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不管如何,她都希望今天可以改善一下刘童佳跟霍靳尧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