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那也是他的孩子
    连晋跟齐惜薇再怎么不合,可是那也是他自己的孩子吧?

    他把孩子抱走,未必就是有什么龌龊的心思。之前霍靳尧跟苏青桑都想过,也许连晋是想留着孩子到时候好威胁齐惜薇之类的。

    这个可能不是没有。可是现在时间过去一个星期了。真想威胁齐惜薇什么,又或者是还想着借孩子来伤害齐惜薇的话,明明是有大把机会的。

    他没有这样做,不正是说明他可能是自己去处理孩子的后事了呢?

    霍靳尧之前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不过:“荣城的陵园就这么几个,如果是这样,没道理我找不到他。”

    “那如果,他根本不是把孩子葬在陵园呢?”

    荣城没有改革以前,也是最古老的土葬。在荣城周围仅有的几座山上,也是有大大小小的坟地的。

    其中有一些,甚至是之前一些世家早就圈起来的风水极好的墓地。

    那连晋是荣城人,指不定家里也有这样的情况。如果是这样,那他说不定已经让孩子入土为安了。

    霍靳尧眯起了眼睛,他只是想着公墓,倒是没想过山坟。

    不过,摸了摸下颌,他的语气带着几分微妙的置疑。

    “我怎么觉得,他不像是会做这种好事的人呢?”

    “不一定啊。”苏青桑是医生,更偏向把人往好的地方去想:“怎么说他也是孩子的父亲,为孩子尽一份心,也是可以理解的。是吧?”

    霍靳尧没说话,看着苏青桑眼中的认真,他突然凑过去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记。

    “行了。我让杨文昌去查一下荣城的山坟好了。”

    荣城很大不假,但是白事可不是天天有,尤其是这么小的孩子,估计一查就能查出来。

    苏青桑点头,跟在霍靳尧身后往停车的方向去,脚步却又突然停了一下。

    “霍靳尧?”

    “恩?”

    “如果真的是那样,只怕齐惜薇又有得介怀了吧?”

    她想把孩子葬在自己母亲边上,可是连晋却把孩子私下给处置了。

    如果真的安葬在哪一处的山坟,齐惜薇知道,必定不依,到时候孩子都已经下葬了。若是齐惜薇不肯,再闹上一场。

    她怎么现在觉得齐惜薇跟连晋这样一来,反而关系更难斩断了呢?

    她能想到的事情,霍靳尧自然也能想得到。想到连晋把苏青桑送去坐牢,他神情不虞。

    “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连晋把孩子偷偷抱走,未尝不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恐怕还有一层,是想让齐惜薇主动低头?

    可惜他低估了齐惜薇的倔强。只怕,她不会轻易的妥协。

    对上苏青桑清澈中带着了然的目光时,他清了清嗓子。

    “不过,那些自然不关我们的事了,随便他们去吧。”

    苏青桑淡淡一笑,伸手去捏了捏霍靳尧的手掌。

    “我不是反对你去帮助齐惜薇,她是你同学,几次三番帮你,又对你有救命之恩。她若是有困难,你帮她一把,是人之常情,也是情义所在。但是,我并不赞成你干涉齐惜薇跟她丈夫的事。”

    “青桑?”

    “不管齐惜薇跟连晋如何争执,他们现在始终夫妻关系。吵闹也罢,仇恨也罢。都是他们夫妻自己的事情。我们作为旁观者,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

    霍靳尧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自然不会去插手齐惜薇夫妻之间的事,不过他看连晋那小子不顺眼,给他使点小坏,也是可以的。

    眨了眨眼睛,他为苏青桑拉开车门:“好了,老婆,你放心吧。我都听你的。”

    苏青桑侧着脸去看他,突然就将脸凑近了,跟他四目相对:“我怎么这么不信呢?”

    “老婆。”霍靳尧一只手捂着心脏的位置:“你这样想我,我实在是太伤心了。难道在你心里,我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

    “确实不是。”不过是有些小心眼,对于算计过他的人,会回报一二罢了。

    后面这句话,苏青桑可不敢说。看霍靳尧还捂着心脏不放,她有些失笑,上前勾上他的颈项。

    “好啦,我错了行不行?我家霍先生最是超然,最不喜欢多管闲事,也最是大度。行了吧?”

    “啧,老婆。你这样夸我,还不如不夸。”霍靳尧反手搂着她的腰。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夸得这么不情不愿。可不就宁愿不要夸我?”

    “哪有不情愿?在我心里我亲亲老公英明神威,我可是心甘情愿得很。”

    霍靳尧闻言,将唇移向她耳边:“若是心甘情愿。那今天晚上也来一场心甘情愿如何?”

    说话的时候他竟然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

    苏青桑脸上一热,左右看看,幸好也是附近无人。不然真的是窘得很。

    霍靳尧笑了,有些坏心的凑过去又轻咬了一记:”我亲自己的老婆,怕什么?“

    这个人,最近真的是越发没个正形了。苏青桑有心想笑他几句,想到让他如此情难自禁的是自己,一时又释怀。

    唇角微微上扬,露出几分淡淡的笑意来。

    连晋这边还没有找到,霍靳尧把这事放在心上,让杨文昌只管派人去找。

    不过好几天过去了,却总是没有消息。连晋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霍靳尧是不相信他会就这样算了。

    若是他真的不再纠缠,于齐惜薇来说倒是一件好事。不过,就怕他带走了那个婴孩,在后面憋着什么坏招。如果是那样,他就要替齐惜薇防上一二了。

    虽然答应了苏青桑不插手他们夫妻的事,不过他是不会让人来欺负他的救命恩人的。

    杨文昌在霍靳尧跟海外公司开完视频会议的时候敲门,霍靳尧看到他,以为他是要来说连晋的下落。

    哪里知道杨文昌往边上站了站,他身后站着的却是刘童佳。

    看到是她,霍靳尧的神情不变。想到之前在医院里刘童佳说的话,到底还是站了起来。

    杨文昌把人带来就走了。办公室门关上,刘童佳走了进来,她的神情似乎有些讪讪之色。

    霍靳尧看她站在那里不动,一时有些诧异。刘童佳在他面前最近好像是越来越小心了?

    “妈。有事吗?”

    这话说得平淡,也没什么反感之意。刘童佳的心却是又被刺了一下。

    她是霍靳尧的母亲,来看这个儿子,还要有名目才能来?

    “也,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她眼巴巴跑公司来?霍靳尧挑了挑眉,想到他昨天听到的一件事。

    “叔叔婶婶昨天好像去监狱看霍逸凡了,之后又去老宅看爷爷了吧?”

    爷爷之前虽然说不会干涉自己接手公司的事,甚至提前立好了遗嘱。言下之意是他名下大半的股份是要给到自己名下的。

    可是爷爷也是一个顾念骨肉亲情的人。若是叔叔婶婶看不过眼,可怜自己的儿子,求到爷爷面前,爷爷也少不得又要心软上一番的。

    刘童佳瞠目结舌的的看着霍靳尧:“你——你,你让人跟踪他们?”

    “跟踪也称不上,就是让人盯着罢了。”

    霍靳尧的声音淡淡的,将手上的文件签字,放到一旁:“他们几次三番要与我为难,我总要预防着些,先下手为强不是?”

    这话说得也没错,刘童佳到现在也不认为自己错了。可是她今天不是来说这个话的。

    “你,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

    “有事吗?”

    “没。就是你爷爷说你很久没回老宅吃饭了。”

    这段时间因为忙齐惜薇的事情,霍靳尧确实是有段时间没有回老宅了。

    不过明天又不是周末,爷爷会说这话,未尝就是真的想见他了。

    霍靳尧看了眼自己的行事历。他除了有特殊情况,每天的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

    “没空。”明天晚上他跟一家公司约了合同。晚上苏青桑说她不值班,有一个新上映的电影想去看。他都已经答应了苏青桑了,自然不会反悔。

    说起来家里有家庭影院,他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新片跟人说一声就送过来了。

    偏偏苏青桑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说是更喜欢那种感觉。

    这几天许是因为齐惜薇的事情,他跟苏青桑相处又多了几分亲昵跟随意。

    这是一种很难得的体验。他没有对一个女人因为相处而产生厌倦,反而每一天都越发的想亲近,有新鲜感。

    越眼苏青桑相处,就越会发现她身上的闪光之处,就越爱她。

    她冷情却不冷漠。灵动不呆板。善良却不盲目。两个人除了偶尔去参加他那些发小的聚会,就是窝在家里各忙各的。

    偶尔出去约会,像时下的恋人一般。这种感觉很微妙。

    他脸上的笑意极浅,一闪而过,却没逃过刘童佳的眼。

    看他的神情,一定是想到了苏青桑。可是他却冰冷的两个字,就这么把刘童佳打发了。

    她坐在那,只觉得周身冰凉。

    “还有事吗?”

    霍靳尧把那天刘童佳说的那番软话,当成是她的一时失常好了。

    刘童佳没说话,她站了起来,有些失魂落魄一般的往外面走。

    事实上明天是她的生日,她希望如果可以,霍靳尧来为她庆生。

    这么多年,她因为不喜欢霍靳尧,也因为一直没从失去一儿一女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她这十几年都不能过生日了。

    可是霍靳尧不知道她的生日,也不打算跟她一起庆祝,甚至用这样冰冷的态度拒绝她的时候,刘童佳满腹心酸。

    她现在在意的并不是一个生日,她只是在意,她跟霍靳尧的关系,似乎是再也无法修复。

    霍靳尧将旁边的文件拿起来,偶尔眼角的余光看过去,就看到刘童佳满是落寞的背影。

    他的眉心一时又微微拧了起来。

    “怎么了?”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发现他有些心不在焉。

    两个人刚吃过饭,苏青桑拿着笔记本在整理论文。霍靳尧坐在另一边拿着笔记本处理一些公事。

    她将论文都整理好,保存之后,发现霍靳尧盯着屏幕似乎在发呆。

    她往他前面探了探身体,却见他没有丝毫反应。

    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霍靳尧终于回过神来。,

    “没事。”

    他只是突然想到刘童佳今天那个样子。

    “你这个样子可不像没事的人。”苏青桑看着他,第一反应是想到了齐惜薇:“不会是齐惜薇知道了连晋把孩子抱走了吧?”

    霍靳尧摇了摇头,看着苏青桑,最终还是把刘童佳今天来找他的事随口提了一句。

    “你妈让你明天回家吃饭?”

    “恩。”

    苏青桑的唇微微抿紧,刘童佳没事很少来找他们的,除了上次霍靳尧生日——

    “你妈找你就是为了让你回家吃饭?”

    “你也不信是吧?”霍靳尧也不信:“我倒是没想到,她对霍逸凡那般看中。”

    为了替霍逸凡求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示好,温言软语。霍靳尧承认,他有些不舒服。

    也是因为这样的不舒服,才让他在对付霍逸凡的时候没有想过手下留情。

    “这——”苏青桑看着他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虞之色,想到霍靳尧生日那天刘童佳的反应,她心里却觉得不是那样的。

    苏青桑在第二天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她打了个电话回老宅。接电话的刚好是管家成叔。

    成叔在霍家当管家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苏青桑试探性的一问,就问出来了。原来是刘童佳的生日。

    没多说什么,挂了电话,苏青桑坐在办公室有些走神。

    今天是刘童佳的生日,她昨天去找霍靳尧,无非是希望霍靳尧可以跟她一起庆生。

    苏青桑站了起来,去隔壁跟孙慧雅说了一声。回来换下衣服拿起包包就先走人了。

    将车子驶出医院苏青桑却有些头疼了。刘童佳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什么都不缺。

    这样一来,她就有些不知道能送什么了。而且这份礼物,还要是替霍靳尧送的。

    苏青桑想了想,给厉千雪打了个电话,想参考一下她的意见。

    挂了电话,苏青桑的车子停在了文化街的街口。下了车,往前走不到两百米,就到了古琅轩门口。这荣城最大的古董店。她以前跟霍靳尧那帮发小聚会的时候,曾听不知道是谁提过一嘴,说这是万显阳家开的。

    她进了门也没打算报万显阳的名号。先在店里看了起来。

    事实上她很少来这样的地方。古琅轩开在荣城一条文化街的中间位置。

    这是这条街最大的一个店。上下三层。仿着古代那种老柜台的设计,四周的博古架上放着各式花瓶,摆件。

    苏青桑不懂行,看着都偈是有年分的东西。

    里面的掌柜似乎是在招待客人,看到苏青桑进来,并没有第一时间过来招呼。

    苏青桑也不介意,她自己先在那博古架上先看了起来。她已经决定若是她不能挑出什么来的话,再打电话给万显阳好了。

    横竖只是一个心意,什么礼物并不重要。

    她走了几步,经过了一个玉雕摆件前脚步停了一下。这个玉雕并不大。不过是两个手掌大小。可是却在这么小的地方,雕刻着八仙过海造型。

    每一个神仙都栩栩如生,甚至八仙手上拿着的法器看起来都精致无比。

    这个玉摆件倒是不错,也送得出手,不过如果送女性长辈,似乎不太好。

    “你喜欢这个?”

    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苏青桑吓了一跳,那熟悉的声音让她快速的转过头去,才发现身后竟然站着章毅臣。

    看到是他,苏青桑大大的诧异了一下。自从去c市赈灾回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两个多月没见,章毅臣黑了些,好像也瘦了些。

    “表叔。”微微欠身,苏青桑的声音有些许不自在:“你怎么在这里?”

    “有几天休息,过来看看老爷子。然后下个月是父亲生日,想来这边挑个礼物给他。”

    “哦。”苏青桑哦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章毅臣看了眼那个玉雕:“你喜欢这个?”

    “也不是喜欢,就是觉得很精致。”苏青桑想了想,还是照实说了:“想送给长辈,又觉得好像不太合适。”

    “你如果是自己买来摆着玩,倒是无所谓,如果你是想送人,确实不太合适。”

    “为什么?”她已经有想法了,因为章毅臣的话,让她忍不住还是多问了一句。

    “这个岫玉,并不是翡翠。你如果是送人。还是送翡翠比较好。”

    苏青桑这会是真有点窘:“我不太懂,不都是玉吗?”

    “不一样的。”

    章毅臣说话的时候,看了眼身后那个掌柜一眼,然后转头看着苏青桑。

    “你若是想送人,他们的好货都在楼上,我带你去吧。”

    章毅臣明显对这里很熟,说话的时候就带着苏青桑往楼上去了。

    苏青桑看着他的背影一眼,有心拒绝,不过她现在确实是没太多时间可以让她慢慢挑了。

    上了二楼,才发现这边别有洞天。下面的店面如果说是琳琅满目。那这楼上就是另一种风格了。

    每个格子都摆着不同的古董花瓶,摆件。但跟下面一比,精致了不是一个档次。

    “万显阳虽然爱玩,不过这方面眼光不错。他家祖上就是做古董生意的,他从小耳濡目染,这方面倒是精。他收上来的东西,很少有走眼的时候,你可以看看。”

    章毅臣脚步慢了几分,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似乎是随意跟她解释一般。

    “好。”

    苏青桑对于霍靳尧那几个发小的能力还是相当信任的。之前万显阳也说过几次了,让她有机会来这边看看。

    她随意走了几步,发现章毅臣一直在她身侧前方一米左右的距离。

    这个距离倒是极好,很安全的距离。也是,很有分寸的距离。

    苏青桑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开始四处打量。

    好东西很多,但是能拿出来给刘童佳当生日礼物的却总感觉还差一点。

    那些个什么青花瓷,古字画,霍家又不是没有。

    “怎么?没有看得上的?”

    “也不是。”苏青桑可不敢说自己看不上,毕竟这里面每一件单拿出来看,都价值不菲:“就是觉得送人不太合适。”

    “送长辈?女性长辈?”

    “恩。”苏青桑没否认。

    章毅臣的神情有些严肃,看了她一眼:“走吧,去三楼看看。”

    苏青桑这会已经不奇怪他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了。跟他上了楼,发现这上面竟然更空了。

    里面是几个房间。有伙计过来,看到章毅臣先打招呼。

    “章少,你来了?要不要叫万少过来?”伙计都是极有眼色的人,章毅臣来过几次,他是认得的。

    “不用了,我先看看。”

    章毅臣说话的时候,看了那个伙计一眼:“对了,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长辈的?带我们看看。”

    “那可真太巧了。章少你今天可真来对了。万爷前几个月跟人赌石,赢了不少好物件。这不,里面柜台刚才刚送走一位贵客,我才刚收拾好。这剩下的宝贝还不少,你跟我来。”

    “带路吧。”

    “你这边请。”

    伙计机灵得很,带着章毅臣跟苏青桑往旁边一个小房间走。

    推开门进去,里面是一个不大的柜台,两边的博古架上都放置着不少玉器摆件,还有些古玩。

    再往墙壁上看,还有几幅字画,看起来也是有年份了,只是苏青桑不识货罢了。只是觉得这里环境很雅致,布置得很好。

    她这边还在欣赏,那一头伙计已经带着他们走到柜台前去了。

    那里摆着些手镯,不多,就几个,就算苏青桑都不懂,也能看出这些翡翠成色上佳。

    那伙计是个会看人眼色的,介绍只是点到为止。将这里面的东西说了一圈,就挑出其中两个看起最圆润的放在柜台上面。

    “章少,你看这两个怎么样?”

    苏青桑这会目光还没从柜台里面的其它玉饰里收回来,那伙计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章少你看这个,水头又足,成色还好。你看看你女朋友喜不喜欢?”

    女朋友?

    谁是他女朋友?

    “我不是他女朋友。”

    必要的解释还是要的,苏青桑无意增加任何人,哪怕是一个陌生人的误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