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去离婚比较合适
    霍靳尧对于连晋使了手脚害得苏青桑进了警察局的事情还耿耿于怀。此时看到他站在太平间门口不动,也不进去,冷哼一声。

    “怎么?不敢进去了?”

    连晋站在那不动,他看了眼霍靳尧,脚步有些重,心跳也有些快。

    苏青桑扫了他一眼,然后坚定的推着齐惜薇向里面去了。

    事实上如果可以,她并不想走这一趟,也不想让齐惜薇看到。这真的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将轮椅推到那个可怜的婴孩面前。孩子被放进了太平间的大抽屉里,拉出来之后,上面盖着黑布。

    苏青桑看了齐惜薇一眼,不确定她有没有做好准备。齐惜薇像是没注意到她担心的目光,她只是盯着那黑布。

    苏青桑咬了咬唇,最后帮着把拉链拉开。

    “孩子就在这里。”

    齐惜薇只看了一眼,就呆掉了。她抬头看了眼苏青桑,声音略有些颤音。

    “就是他?”

    “恩。”苏青桑不忍去看那个已经没有呼吸的孩子,她看着齐惜薇。

    “这里毕竟是太平间,你们别留太久。尤其是你刚生完孩子。在这里呆久了对身体不好。”

    齐惜薇没说话,她的目光只是盯着那个孩子看。苏青桑被她的表情弄得有些不忍再看下去了。

    “我呆会来接你。”

    说完,她深深的看了齐惜薇一眼,转身离开了。经过连晋身边的时候,她的声音很低。

    “这个孩子就是我接生出来的孩子。你若是不信,你可以去验dna。”

    走出去,她看着霍靳尧。霍靳尧对着她略一点头,然后两个人看了眼连晋。

    霍靳尧多少还是有点担心齐惜薇。,不过他知道,这样的时候,她并不会想要自己在这里参与她的事情。

    齐惜薇的个性,他多少还是知道的。看了苏青桑一眼,两个人一起牵手离开了。

    里面齐惜薇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可是当她真的看到那个身体已经发黑,僵硬的婴儿时,她的身体忍不住就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个,是她的孩子。

    跟她相依相伴,在她肚子里呆了八个月的孩子。

    他一出生就死了,甚至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孩子为什么会身体发青,是因为缺氧。就像是孙慧雅说的那样,他在肚子里憋的时间太久了,导致呼吸困难,最终窒息。

    她为什么要跟连晋争执呢?为什么不早早的到医院来住着保胎?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向霍靳尧求助,那样或许她的孩子不会死。这里面固然有连晋的责任,可是更多的是她的责任。

    这个认知让她突然就垂下头,捂着脸哭了起来。

    连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走到了她旁边,他也看到了那个孩子。

    就算是他身为一个大男人,此时看到那个孩子的惨状。也忍不住是有些不适。

    尤其是听到齐惜薇压抑的,痛苦的哭泣声。他越发不舒服了。

    好半天,齐惜薇终于冷静了一些。她伸出手,丝毫不惧孩子发青的脸色跟已经冰冷的身体。

    伸出手轻轻的抚过孩子的脸。她这次为了回来,很多事都没有对人言。

    她只想逃,可是她错了。现在她不想再错下去了。

    “连晋。”

    明知道连晋是化名,他的真名叫沈晋,可是齐惜薇已经叫习惯了。

    “我们离婚吧。”

    连晋的眉心拧得紧紧的,他站在那里,目光落在那个孩子身上并不开口。

    齐惜薇也不需要他表示什么,她只想说自己的决定。

    “你要孩子,孩子已经没有了。他就在这里。你如果还有一丝人性,就不要打扰他轮回的路。”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这个孩子是我的。我会把他好好安葬,我会给他找个法师好好超度他。但是这一切,跟你无关。”

    “齐惜薇,你不要搞错了。这个孩子也有我的一份。”

    “有你的一份?”

    齐惜薇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她突然转过脸去看连晋,目光带着几分恨意。

    “你知不知道这个孩子我保胎保得很辛苦?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辛苦?”

    连晋已经很久没有看过齐惜薇这样愤恨的眼神了。他莫名涌上一阵心虚。

    “你放着好好的美国不呆,跑回中国。那么远飞过来,当然辛苦了。”

    “连晋,我就恨你这么无耻的样子。”齐惜薇冷笑:“我逃跑的前一天,你还记得吧?”

    齐惜薇不介意说清楚一些。

    “你把我关起来,我逃跑,后来你找上门,你记得你做了什么好事吧?”

    连晋这会的脸色终于开始有些变了。齐惜薇转过轮椅面对连晋。

    “你强暴了我。你记得吧?”巨大的愤怒让她的声音都变得颤抖。

    “因为你的举动,我之后一直在出血。医生告诉我,我有先兆性流产的倾向。”

    “连晋,你听清楚了吗?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是你。”

    她的子宫本来就受过伤,偏偏被连晋那样粗暴的对待。导致怀孕期间,一直胎相不稳。

    她甚至有理由怀疑,就算是她真的把孩子平安的生下来了,只怕孩子也会身体很差,很脆弱。

    毕竟她中间几次差点流产,几乎要保不住这个孩子。

    这一切,都是连晋造的孽,他现在哪来的脸,去指责别人?

    连晋站在那里,低垂的脸让人一时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

    但是他垂在身侧的双手,却紧紧的握成了拳。

    “齐惜薇。”

    她当时可以说的,她大可以告诉他她怀孕了。

    可是连晋知道,那个时候那样的情况,说了又有什么用?

    齐惜薇看着他的模样,冷笑一声。

    “连晋,现在孩子死了,你还有脸来跟我说这个是你的孩子?”

    连晋脸色有些发白,目光落在那已经僵硬发青的婴儿身上,他突然就转开了脸,有些不敢面对了。

    一切,不可挽回。莫名的,就走到了现在这个样子。

    齐惜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他的逃避的眼神十分不耻。声音也变得尖锐而冰冷。

    “现在,你给离开这里,我也好,我儿子也好,都不想见到你这个凶手。”

    扔下这句话,她不再看连晋,而是继续看着那个婴儿。

    什么责任再去追究谁,都已经没有了意义。就算她把一切的错都推到连晋头上,又有何用?

    她的孩子已经死了,回不来了。

    太平间的温度本来就比外面要低。齐惜薇一直呆在这里,难免会受了寒气。

    加上她现在情绪不好,苏青桑有些担心。

    最后苏青桑跟霍靳尧算好了时间,苏青桑进来把她重新推出去了。

    她进去的时候,连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齐惜薇则一直盯着那个孩子不放,神情有些木然,一双眼睛也是红红的。

    身体重新回到病床的瞬间,齐惜薇像是终于从刚才的伤心里回过神来一般。

    “苏医生,谢谢你。”

    “不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齐惜薇的声音有些哑,刚才她虽然没有哭多久,可是她刚生完孩子,又费了那么大劲去责骂连晋,这会嗓子很难受。

    苏青桑见状,赶紧的给她倒来一杯水让她喝下。

    喝过水的齐惜薇果然感觉好多了。她感激的看了苏青桑一眼,又看了眼一直站在旁边的霍靳尧。

    “苏医生你人真好,靳尧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

    霍靳尧的唇角微微上扬,对于齐惜薇的夸奖,明显是极为受用的。

    “我能嫁给他,我也觉得很幸运。”

    苏青桑的话让齐惜薇点了点头。是啊,他们都很幸运,哪里像她,从头到尾都是不幸。

    看她脸上的表情变了,苏青桑也能想到这会的她肯定不好受。想了想,还是尽量安慰她。

    “齐小姐,失去那个孩子,我知道你很伤心,也很难接受。可是不管怎么说,人活着也还是要向前看的。你这么漂亮,又这么年轻。我相信只要你肯走出来。一定会海阔天空的。”

    看到齐惜薇神情不变,依然带着愁绪,苏青桑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本来我没有资格说这么多的。但是我真的觉得也许你放下会比较好。更何况,你也说那个孩子跟你相依为命好几个月,我想,你也不会希望他走得不安心吧?”

    齐惜薇不可能这么快走出来,甚至她的伤心也不可能马上就能消失。

    可是苏青桑的话却让她感觉舒服了一些。

    “谢谢你,苏医生,你是个好人。”说话的时候,她又看了眼霍靳尧:“你们都是好人。”

    “你是靳尧的朋友,你要是不介意,以后就叫我的名字青桑好了。”

    “好,那你也别叫我齐小姐了,叫我的名字惜薇吧。”

    苏青桑跟齐惜薇相视一笑,这会倒是对对方有几分欣赏了。

    齐惜薇没说几句话,就开始精神不济了。苏青桑知道她也累了,情绪大起大落对她现在的身体来说并不是好事。

    让她好好休息,万事别担心。又以医生的身份交代了一番。

    齐惜薇不能再生孩子的事,她没有说。现在这个阶段,如果让齐惜薇知道了,只怕打击更大。

    又交代小江好好照顾齐惜薇,她这才跟霍靳尧离开了。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霍靳尧牵着苏青桑的手往他们停车的方向去。

    “青桑,今天谢谢你。”

    谢谢她让齐惜薇见到了那个婴儿,也谢谢她的安慰。

    有些事情他一个男人不方便说,但是苏青桑的角度又不一样。

    “谢我?”苏青桑摇头:“不用谢了,我是医生。不管是谁来,谁遇到这样的事情,我都会一视同仁对待的。”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霍靳尧也看出来了,齐惜薇一时半会是很难走出来的。更何况还有连晋那样一个家伙的存在。

    但不管怎么样,他至少可以看出齐惜薇没有什么负面的念头,这样就行了。

    至于剩下的事情就只能交给老天,让老天去决定了。

    外面杨文昌已经等了很久了,这会也没有什么不耐烦,两个人上了车,车子平稳的驶离了医院。

    苏青桑看着外面的街道,天色渐晚,渐渐变得黑暗的天色就有如她此时的心情。不管怎么说,一个生命的离开,让她多少还是受到了影响。

    事实上,她真的挺替齐惜薇难受的。

    “别想了。这并不是你的责任。”

    霍靳尧刚才就看到苏青桑在发呆,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声音很轻。

    “你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苏青桑揉了揉眉心,值了一个晚上的班。又被关了大半天。这会她是真的困了。

    “我就是有些遗憾吧。”

    有些遗憾,还有些难受。每次当她不能把挽救一条生命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情绪。

    “你知道吗?我们医院,包括之前呆着的林市医院,算好的了。我们毕竟我们有时候有些手术,都需要证明的。可是有些医院他们其实很过分的。”

    她有一个同学,毕业后分到一家地方医院。那个同学曾经在同学群说过很多这样的事情。

    有些女人怀孕了之后,因为男方家里想要男孩子,就会去提前照b超验证性别。哪怕抓得很严,还有一些人会钻空子。

    那些人知道自己怀的是女孩之后就打掉。最夸张的一个女人,竟然为了生儿子连着打掉了四个女儿。

    苏青桑的同学说到这个事的时候,都十分不解。她也问过对方,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给那个女人做手术?

    苏青桑的同学告诉她,如果是她来做的话,至少她技术还不错,医院的设备跟规格也是合格的。

    万一他们不给对方做,对方跑去那种小医院,不说技术不一定成熟,就是设施设备都比不上大医院。

    更重要的是万一有点什么事,那就真的是惨了。

    与其让这些个孕妇去别的地方折腾得身体变差,甚至出人命,还不如在自己手上呢。

    苏青桑当时听了毛骨悚然。她只能庆幸,自己因为毕业时成绩过硬,之前被张秋白招到了林市第一医院,那里要严格得多。

    可就算是这样,苏青桑也见过了不少类似的事件了。

    有一次一个孕妇,怀孕的时候胎动一直不明显。但也是有胎动的,那个孕妇几次检查都没发现问题,后来三个月就不来检查了。哪里知道等到了孩子要生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孩子已经是死胎了。

    这样的事情苏青桑真的见过不少了。但是每次看到,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我以后一定要更努力的去学习跟钻研,让自己的医术更精进。希望可以帮到更多的人。”

    苏青桑的声音淡淡的,却透着坚定。

    霍靳尧伸手握住她的手,眸光幽深,里面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我相信你。”他的青桑,一定能成为一个最优秀,最一流的妇产科医生。

    苏青桑因为他的肯定笑了。看了眼在前面认真开车的杨文昌,有些话,就等回去再算账好了。

    回到家,苏青桑又累又饿。几乎是吃过饭一洗澡,她就躺下去睡了。本来有事情要跟霍靳尧说的,却没说成。

    她实在是太累,又太困了。

    霍靳尧从浴室洗好澡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的睡美人图。床上的苏青桑睡得极沉。

    她的脸颊泛着两朵极漂亮的红云。平稳的呼吸说明她此时睡得很沉。睡梦中还微微轻蹙的眉头让霍靳尧的眉心也跟着拧了起来。

    在床边坐下,他伸手轻轻抚过苏青桑的眉心。

    她睡得觉,因为他的动作也没有醒来,不过那眉心因为他的动作慢慢的平整了下去。

    霍靳尧的唇角勾了起来,倾下身去,轻轻的吻上了苏青桑的额头。

    苏青桑这一觉睡得很沉。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快九点了才醒。因为不要上班,她也没急着起来。

    左右看看,旁边的床铺早已经冷掉了。看样子霍靳尧起来很久了。

    苏青桑打理好自己出客厅的时候,意外的看到霍靳尧竟然还在。

    “起来了?早饭在厨房,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霍靳尧的视线从眼前的屏幕上离开:“或者我帮你热一下?”

    “不用了,我自己来。”苏青桑往厨房的方向去。那里果然有霍靳尧准备好的早餐。

    吃过饭,她打了个电话给凌菲。今天是她值班。她让凌菲多看着点齐惜薇。

    虽然知道齐惜薇不太可能会做出极端的事情来,但是她现在的状态确实不怎么好。

    “咦?你今天不要上班吗?”

    霍靳尧对着她伸出手,苏青桑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今天周六。”

    周六?啊?苏青桑昨天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把今天周六都给忘记了。

    “你公司不是最近事情很多吗?”

    自从霍逸凡去坐牢了之后,对霍家还是有点影响的。第一个就是霍明亮。

    他心里那口气憋着下不去,霍逸凡坐牢之后,他就不愿意去上班了。

    他是天域集团的部门经理,他不上班,就要找人来顶替他的位置。

    找人容易,关键是霍明亮说自己只是休年假。他的工作霍靳尧让人暂时替代,都没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出了霍逸凡这样的一个人,就算是霍家这样大的企业,也依然陷入了八卦的中心。

    不少的人对着这样的事情议论纷纷,几个合作公司的人本来是要签合同的,这会却又说要拖上几天。

    原因不外于是霍逸凡既然能偷自家公司的策划,那在其它地方就难免

    这些事情是霍靳尧早就料到的,也做好了应对的措施。所以除了霍逸凡刚去坐牢的那几天他忙得脚不着地之外,其它时间还好。

    “公司的事情是永远都忙不完的。不过,陪老婆也很重要啊。”

    霍靳尧的声音很轻,带着几分温柔。

    苏青桑却从他怀里退开,目光落在他脸上,带着几分玩味。

    “陪老婆重要,还是陪前女友重要啊?”

    “青桑?”这,这个情况不对啊。刚才他还看苏青桑好好的呢。

    不对,昨天还好好的。对着齐惜薇关切有加,关怀备至。怎么今天睡了一觉起来,态度就变了呢。

    苏青桑坐正了身体,一只手轻轻的点了点霍靳尧的胸膛。

    “我说错了?难道不是?”她侧着脸,刚起床的小脸红红的,一双水眸因为刚才的玩笑带着几分戏谑,莫名就添了几分魅惑之感。

    “不是,她之前大着个肚子,又离婚了。一个人在这边,很不容易。”

    最重要的是,她还帮了自己。这次霍逸凡的事件,还有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易的把苏沛真送进监狱。都是齐惜薇的功劳。、

    就算没有之前她对自己的救命之恩,霍靳尧也会好好照顾她的。

    “人家挺着个大肚子,确实是蛮不容易的,所以我们的霍大总裁,时不时上个门,对着人家关怀备至一下。这是又搂,又是抱的——”

    说真的。昨天在警局看到那些照顾的时候,哪怕明知道对方是用这个来击溃她的心理防线,她依然有些不舒服。

    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看到自己的丈夫对另一个女人表现出这样大的关心。

    更不要说,霍靳尧对齐惜薇超于平常的在意跟关切了。

    “青桑。”霍靳尧去抓她的手,苏青桑往边上一避,直接就躲开了。

    她再次点了点霍靳尧的胸膛。

    “搂搂抱抱也就算了,还被人拍到好多照片,还给我看。霍先生,我想采访一下你,时隔多年再见初恋情人,感觉如何啊?”

    “老婆。哪有什么感觉,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只是同学。”

    “只是同学啊?”苏青桑点头:“这只是同学你就搂搂抱抱,又是送人家去医院,又是陪了人家一个晚上。对了,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去医院找我?可别告诉我你想我了,应该是担心你那位好同学吧?”

    “青桑。”霍靳尧想解释,苏青桑不给他机会,她的手指轻轻的放在他的唇上,声音极轻。

    “我想想。人家现在正闹着要跟她丈夫分手。刚好又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恩。这样的时候,你正好适合趁虚而入。你抚慰一下她受伤的心,她呢,在你的陪伴下走出阴霾。多好?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离婚比较合适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