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你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
    苏青桑是第一次来警察局这种地方。她被带到一个小黑屋里面。

    她看过电视,目光对上那面玻璃时就知道那一边有人在盯着她们看。

    苏青桑没多少害怕的情绪,倒觉得有点新奇。这种地方,正常人一辈子都不会来一次。这也算是难得的经历了。

    带她来的两个警察,刚好就是一男一女。其中那个女警察见她来了不但不慌张,反而还一副这样淡定的模样。

    这人要不是太坦荡,就是太会演戏了。

    “坐下。”那个女警察开口了。苏青桑看了眼那张桌子,一边放着两张椅子,一边放着一张椅子。

    一张椅子的那个扶手看起来就是电影电视里那种可以拷住犯人的。

    苏青桑的眉心拧了起来,她今天来,不过是来协助调查,怎么这些人现在是打算将她当成是犯人对待了?

    “苏青桑,坐下。”

    那个女警又叫了一声,声音明显透着喝斥。苏青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迈步在椅子上坐下。

    万幸那人没有把她拷起来,不然她可不能保证自己还能配合。

    两个警察在她对面坐下,将光一打开,苏青桑本能的闭了闭眼睛。

    “苏青桑?”

    那个女警察这个时候拿来一台笔记本,打开,开始给苏青桑做笔录。

    “姓名?”

    “苏青桑。”苏青桑这会觉得有点好玩。对方刚才还叫她的名字,这会却又问她叫什么?

    “性别?”

    “女。”

    “职业?”

    “医生。”

    “第一医院的妇产科医生?”

    “是。”

    “昨天你做了一台手术?”

    “是。”

    “什么手术?”

    “剖宫产手术。”

    对方都知道了,还要来问,苏青桑也颇为无奈。将对方要问的问题也很简单,她都配合着回答了。

    前面的都是开胃小菜,很快的,就到了重点了。

    “有人告你涉嫌谋杀昨天那个你接生的,刚出生的婴儿。”

    苏青桑愣了一下,哪怕明知道了自己的罪名,冷不防听到,还是让她有些失笑。

    “同志,你在开玩笑吧?”

    “严肃点。”

    “警察同志,我昨天确实做了一台剖宫产手术,我是主刀医生。那个婴儿出生就没有了呼吸,怎么现在变成是我谋杀了这个孩子呢?”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那个女警看着苏青桑。

    “苏青桑,举报人说,你完全有可能利用接生的时候把孩子杀了。”

    “警察同志,你可能不太明白的,手术室不是我一个说了算。一台手术也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完成。剖宫产这样的手术,手术室里除了主刀医生,也就是我,还有助理医生,还有助产士,还有护士,还有麻醉师。我想请问,我们样才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动手杀那个刚出生的婴儿?”

    “你的意思是,你跟那个婴儿的死无关?”

    “当然。”苏青桑的声音很轻:“如果你们不信,你们可以问昨天手术室同手术室的其它医生,护士,还有我其它的同事,他们可以证明,我没有说谎。”

    “那你承不承认,可能因为你在手术中操作不当,因为你的拖延导致了那个婴儿的死亡?也就是说就算你不是故意的,也存在医疗上的操作问题?”

    苏青桑这会有点想笑了。看对方这样的态度,好像是非得盖点什么罪名到她头上来了?

    “我刚才说了,手术室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们所有的操作都是严格的按照医生操守来的。所以我不认为我存在医疗上的操作问题。”

    “这么说你坚持那个婴儿的去世跟你无关了?”

    “是的。没有成功的挽回那个婴儿的生命,我也很遗憾。”

    先不说齐惜薇对霍靳尧有救命之恩,她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也不会见死不救的。

    “你对于这次医疗事故,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

    女警察的话非常不客气,苏青桑的眉心拧了起来。

    “警察同志,第一,这不是一起医疗事故。这只是我们不想发生却偏偏发生的意外。第二,医生只是医生,是普通人。如果所有的病我们都可以治,如果所有的人命我们都能救回来,那我们已经不是人,是神。”

    “我们不是神,我们没有办法救回所有的生命。虽然我们是这样希望,但是我们做不到。”

    苏青桑的声音很轻,身为医生,在从医学院毕业的那天,都是宣誓过的。

    可是有些时候,他们哪怕尽力了,也不可能就一定是完美的结果。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最后其中一个医生看着苏青桑。

    “苏青桑,你不需要在这里说大话,也不需要在这里为你自己辩解。我们既然把你叫来问话,就是因为你有这个动机去伤害那个婴儿。”

    “我有动机?”

    她有什么动机?

    “没错。”女警察点头:“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想坦白交代吗?”

    “抱歉,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我有什么可坦白交代的?”

    “你跟那个女人有仇。”

    苏青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我跟那个女人有仇?”

    她说我的时候还特意指了指自己,脸上的神情满是不敢相信。她什么时候跟齐惜薇有仇了?

    “没错。”男警察点头,声音十分冷静:“我们已经掌握所有的证据跟情况,所以你还是老实交代了比较好。”

    “证据?什么证据?”

    “失去孩子的女人跟你什么关系,你真的不想交代吗?”

    “抱歉警察同志,我真的不知道我跟她是什么关系?要不你告诉我?”

    女警察点了点头:“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

    她说话的时候,将边上一份资料拿了出来,摊到了苏青桑面前。

    “齐惜薇,女,今年三十岁。荣城人。曾经耶鲁大学跟你的丈夫霍靳尧是情侣。自从齐惜薇回了国之后,一直跟霍靳尧有联系。我们得到证据证明,霍靳尧多次进出齐惜薇所住的别墅。”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看着资料上的还有几张照片。

    其中一张是霍靳尧进一栋别墅的,另一张是霍靳尧跟齐惜薇一起坐在花园里的。霍靳尧似乎是抱着齐惜薇,他的手放在齐惜薇的腰上,两个人看起来姿势极为亲密。

    看到那张照片,苏青桑微微拧起了眉心。

    她的脸色似乎是证实了警方的猜想,那个女警将资料收回来。脸上的神情比刚才要冷了几分。

    “现在,你可以招认了吧?”

    “你们想我招认什么?”

    “苏青桑,你要知道你现在这样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女警敲了敲桌子,脸上有几分威胁之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句话你应该也听过吧?”

    “我听过,但是我不太明白,我要坦白什么?”

    “你还在装傻?”那个男警察这个时候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分明是你知道霍靳尧跟齐惜薇藕断丝连。你心中不忿。所以才想办法暗下杀手。但是你知道你杀不了齐惜薇,所以就对那个孩子下手,对不对?”

    苏青桑这会是笑都笑不出来了。她看着那个男警察,脸上有几分嘲讽:“你们现在警察办案已经不讲究证据而是全靠猜测了吗?”

    “苏青桑,你老实点。”

    苏青桑笑了笑,看着眼前两个警察:“我就想问,你们有证据吗?”

    “苏青桑,狡辩是没有用的。请你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你因为不满你丈夫霍靳尧跟齐惜薇的关系,所以才对齐惜薇的孩子痛下杀手,是不是?”

    “警察同志,从现在开始,我拒绝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苏青桑的脾气也上来了,她双手撑在桌子上,无比严肃的看着眼前的两个警察。

    “你们要么就拿出证据来,堂堂正正的送我进监狱。要么,请你们放了我。你们没有理由,也不可以为了个莫须有的猜测就这样把这么严重的罪名盖到我头上。”

    “苏青桑,你真的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了是不是?”

    女警察瞪着苏青桑,眼神有明显的不满:“我再说一遍。请你老实交代。”

    “我拒绝。”

    苏青桑扔出了这三个字,就不再回答对方的任何问题。现在,她只等霍靳尧找律师来,把自己从这里捞出去了。

    她相信,霍靳尧不会让她失望的。

    霍靳尧去医院的时候,还不知道苏青桑被人带走了。毕竟没有人跟他说。

    他先去了齐惜薇的病房。小江打电话给他,说有一个男人来了病房之后,齐惜薇情绪十分激动,这会正掐上了。

    他进病房的时候,齐惜薇坐在床上。她刚生完孩子,整个人都非常虚弱。可就算是这样,她也是恨恨的瞪着眼前的人。

    连晋站在离病床一米左右的位置,他跟齐惜薇中间还隔着个小江。

    小江挡在连晋面前,看着连晋,眼神有些惧怕又有些担心。

    看到霍靳尧来了,连晋嗤笑一声:“怎么?你以为你叫来了你的情夫就可以不用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了?”

    “连晋。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给我滚。”

    齐惜薇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她整个人就像是风中飘着的纸片一样,感觉好像随时会倒下一般。

    霍靳尧上前两步,代替小江挡在了连晋面前。

    “看来,我昨天对你太客气了。”

    杨文昌已经叫来了人在外面守着了,只要他叫一声,他们随时可以进来把连晋给扔出医院。

    “霍靳尧,你现在还有空来管我啊?”

    连晋看着霍靳尧,笑得别有深意:“啧,真是看出来,你对这个女人还这么深情啊?”

    “连晋,你给我把嘴巴放干净一点。”霍靳尧的眼神犀利,神情透着阴鸷。

    “怎么?恼羞成怒了?你为了这个女人,连自己的老婆都不管了。难道我说错了?”

    什么意思?霍靳尧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连晋冷笑一声,目光越过霍靳尧看着病床上的齐惜薇。

    “齐惜薇,要么你就把孩子给我交出来。要么,我就只能想别的办法,让你们把孩子交出来了。”

    “你滚。”齐惜薇失去了那个孩子,本身已经够伤心的了。

    可是连晋这样落井下石。她气不打一处来。

    “连晋,你再不走的话,信不信我跟你同归于尽?”

    连晋冷笑,看着霍靳尧正要说什么,他却因为齐惜薇的话而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惜薇,不要冲动,没有必要跟这样的人一般见识。”

    说话的时候,他叫来了杨文昌,让他带人把连晋扔出去了。

    这一次,连晋脸上挂着笑。那个笑别有深意。

    “霍靳尧,你有能耐就在守她一辈子。我倒是想看看,最后会不会后悔。”

    霍靳尧不耐烦听他胡说八道,手一挥,就让杨文昌把他带走了。

    连晋离开了,齐惜薇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身体一软就往后面倒去。小江适时拿了枕头垫在她身后,然后又扶稳了她。

    她靠着床头坐在那里,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霍靳尧让小江出去,又吩咐杨文昌让人守着病房门口,他这才回到了病床前看着齐惜薇,神情不无担心。

    “惜薇,需要我帮你重新找个地方吗?”

    齐惜薇木木的坐在那,听到霍靳尧的话时,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何必找地方呢?我现在这么虚弱,他若是再找上来,我找去哪里,都是没有用的。”

    霍靳尧的眉心紧紧的拧在一起。他一直没问齐惜薇她跟那个连晋的事情,可是现在这个连晋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上门,他确实是不能守着她一辈子。

    “你跟他不是离婚了吗?需要报警吗?让警察来处理。”

    齐惜薇看着他,突然就笑了一声。

    “离婚?呵,那个变态,怎么会这么容易放过我呢?”

    “惜薇?”她这个样子,霍靳尧越发的不明白了:“你跟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惜薇看了霍靳尧一眼,低下头,将手放在自己的腹部。

    那里曾经有一个孩子,只是现在那个孩子已经没有了。

    她一直在逃避,一直在躲。以为她可以躲得过的。可似乎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根本躲不掉。

    “惜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