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齐惜薇一心想去看孩子。

    “惜薇,你的身体现在很虚弱,要不,等你恢复一些再去吧。”

    “我知道我身体很差,我就去看一眼,看一眼总可以吧?”

    齐惜薇哑着声音说完话的时候就要坐起来,霍靳尧及时按住了她。

    “惜薇。你先等一下。”霍靳尧看到她现在这个模样,几乎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说后面的事情了。

    “什么?”

    霍靳尧闭了闭眼睛,有些无奈,却不得不说。

    “你,你的孩子没有保住。”

    齐惜薇整个人呆在那里,她眨了眨眼睛,那满是虚弱的脸此时也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来。

    她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霍靳尧。霍靳尧说完这句,后面的话就说不出口了,他只能是看着她。

    好几分钟过去了,齐惜薇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靳尧,你,你开玩笑的吧?”

    霍靳尧神情带着闪躲,一条生命的逝去,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无动于衷的。

    “靳尧,这个玩笑不好笑。”

    她微微带着笑,一脸的抗拒,明显不愿意相信霍靳尧的话。

    霍靳尧知道她不会就这样接受,可是有些话还是要说。

    “惜薇,你的身体不太好,这个孩子一出生就没有呼吸了。你,节哀。”

    他不太擅长安慰人,苍白的安慰听起来,多少带着无力。

    “你别胡说了。”齐惜薇不接受这个结果:“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明明昨天还感觉到他在我肚子里动的。他好好的,他明明好好的。”

    她的神情变得激动了起来,霍靳尧满脸无奈。

    “惜薇。你冷静点。”

    “我不相信。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我相信他没有死。你骗我的,你一定是骗我的。”

    齐惜薇坐了起来,她伸手就要去拔掉自己手上针头。霍靳尧赶紧阻止她。

    他按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惜薇,你冷静点。你的孩子已经没有了,离开了。你冷静点,不要让他走得不安心。”

    “你胡说,你骗我。我不信。我一个字都不要信。你走开。”

    齐惜薇挣扎了起来,她执着地要去把自己的针头拔掉。她执着要去看一眼她的孩子。

    她刚生完,按说力气不大,可是这会固执起来,霍靳尧又怕不小心伤到她,一时竟然按不住。

    “惜薇,你冷静一点。”

    “你让开,你走开。我要去看我的孩子。我要去看她。”

    齐惜薇根本不愿意听霍靳尧的,她执着的要去拔掉自己的针头。

    苏青桑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样的一幕。

    齐惜薇似乎是要起身,霍靳尧按在她身上。两个若是从她的角度去看,好像是抱在一起一般。

    “惜薇,你冷静点。”

    “你走开,我恨你,你骗我。我的孩子好好的。哪里死了。你骗我。你走开。”

    苏青桑听着两个人的对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微微拧起眉心就要上前。

    齐惜薇身体本来就虚弱,这会情绪又这么大起伏,不等苏青桑上前去帮霍靳尧让她安静下来,她已经先一步晕过去了。

    “惜薇?惜薇?”

    “让一下,我帮她看看。”

    看到苏青桑进门,霍靳尧将身体往边上避开了:“青桑,你来了?你快看看她。她晕过去了。”

    “我知道。”

    苏青桑上前为齐惜薇检查,几分钟后,她看着霍靳尧,神情有些凝重。

    “她身体本来就不好,之前怀孕又耗掉了她过多的元气。虽然现在伤口没有裂开,但是她气血不足,身体很差,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再让她受刺激了。”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这会的她是完全的,一个专业的医生。

    他知道她的话有道理,可问题是有些事情不是他能控制的:“她听说孩子不在了就这样了。”

    霍靳尧的声音很低落,不管基于同学情还是之前的救命之恩,他都不希望齐惜薇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苏青桑看了眼病床上的齐惜薇,声音很轻:“给她点时间吧,相信她慢慢会接受的。”

    苏青桑在医院呆了很久,这样的情况她也看了很多了。

    霍靳尧沉默,他现在只担心齐惜薇最后会无法接受。毕竟他能感觉得出来,她有多在意这个孩子。

    “你吃饭了吗?”苏青桑看着霍靳尧凝重的脸色,再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吃了一点。”刚才他处理公事的时候,杨文昌有给他送晚饭过来,不过他没什么胃口。

    “你呢?吃饭了没有?”霍靳尧看着苏青桑身上的白大褂,今天她要值班吗?

    “吃了。”苏青桑今天要值班,刚才就去食堂吃过饭了:“对了,你帮她请了护工吗?”

    “请了。护工呆会过来。”

    苏青桑侧过头去看他,眼神意味不明:“你今天不会是想在这里陪着她吧?”

    “她现在没有别的亲人,我不可能不管她。”

    一句话就说明了他的打算,苏青桑往前走了两步,站在霍靳尧面前。

    “我该夸你是活雷锋老好人呢,还是该说你不知分寸,不懂得跟其它女人保持距离?”

    霍靳尧看着面无表情的苏青桑:“生气了?”

    “我不能生气吗?”苏青桑摊了摊手:“我的丈夫打算在这里陪另一个女人一个晚上。你觉得,我不能生气?”

    “她现在情况特殊。”

    “所以,就需要你来陪?就不能请个护工?”

    “青桑?”她平时并不是这样小气的人,霍靳尧有些急了,心急的想解释:“青桑,她现在刚失去孩子,心情不太稳定。她在荣城又没有亲人。我只是想——”

    “逗你的。”苏青桑看了他一眼,上扬的唇角带着几分笑意:“没事了。你在这呆着吧。我去值夜班。晚点有空就过来陪你。”

    “青桑。”霍靳尧看着她,一时讶然:“你真没生气?”

    “真没有。”苏青桑看了眼时间,她还要去查一下房:“行啦,你在这里陪着她吧。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霍靳尧放下心下,伸手揉了揉苏青桑的发顶:“你啊。”

    “行了。我走了。”

    苏青桑要离开,霍靳尧却伸手抱住了她。齐惜薇对他有恩,在荣城又没有别的亲人,除了他没有人可以帮她了。

    “干嘛?感动啦?”苏青桑侧过脸去看他,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感动了的话就记得要好好对我,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

    “放心,不会有那一天的。”

    苏青桑走了之后,护工也来了。护工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姓江。因为今天今天齐惜薇的状态不稳定,所以霍靳尧让她先回去,明天一早再来。

    他呆在病房里处理起了公事,到于齐惜薇,一直没有再醒过来。

    他这边刚把所有的公事处理完了,电脑里的资料保存了。正打算起来活动活动身体,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

    眼前的人赫然是连晋。看到是他,霍靳尧的脸色不太好看。

    “你来做什么?”

    连晋看也不看他,越过他就要往里面走。他脸上还有之前霍靳尧打的伤。青的红的,好几个地方。

    这些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霍靳尧挡在他前面,看着他脸上的伤冷声开口。

    “怎么?还想着再被我打一顿?”

    “你给我滚开。”连晋伸手去推霍靳尧:“我来看我的老婆,跟你有什么关系?”

    “惜薇是你老婆又怎么样?我只知道她现在不想见你也不会见你。”

    “让开,这没你的事。”

    连晋冲上前去就要把齐惜薇叫醒,霍靳尧一只手挡住他,微眯的双眼透着几分犀利。

    “如果你不想让我叫人来把你扔出医院的话,你大可以继续往前走。”

    连晋在霍靳尧手上吃过亏,看着他的样子,恨恨的点了点头。

    “好。好。我不叫醒她也行,你把孩子给我,我现在就走。”

    一说到孩子,霍靳尧的神情有些变化。

    “没有孩子了。”

    “你什么意思?”

    “孩子没保住。”

    “孩子没保住?”连晋呆了一会,很快就笑了:“你别想骗我,根本不可能。怎么会保不住?”

    “孩子真的没保住。如果你是想来要孩子的,你可以回去了。”

    连晋冷笑一声,他向前一步,看着眼前的霍靳尧。

    “你把孩子藏哪了?”

    “没藏哪。我说过了,孩子没保住。”霍靳尧想到那个孩子,脸上也有些惋惜之色。

    “呵,你以为你这样说,我会信?”

    “你可以不信,你可以去问医生,那个孩子是真的没有保住。”

    连晋点了点头:“问医生?你们霍家家大业大,我怎么知道你没有跟医生串通一气?”

    “你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霍靳尧的眉心拧了起来,看了眼床上就算是睡着了也还蹙着眉心的齐惜薇,他的声音很轻。

    连晋根本不信霍靳尧的话。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些个医生都是认识的。”

    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这边。不光找到了,还问清楚了。动手术的人医生叫苏青桑。

    他还打听到了,霍靳尧跟苏青桑是夫妻。夫妻。

    霍靳尧拧眉,眼前这个男人根本说不通。连晋也没想着跟霍靳尧好好说。

    “你把孩子交出来,我就走。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我说了,那个孩子没有抢救过来。你找我也没用。”

    “没抢救过来?没抢救过来,你能这么平静?”连晋压根不信:“我不管,你给我把孩子交出来。”

    霍靳尧没办法跟连晋沟通,他也不想让连晋吵醒齐惜薇。

    她现在本来就很激动,万一看到连晋又是一个激动,到时候出点什么事,那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他不回应,连晋越发的纠缠得厉害,一个劲的认定了霍靳尧是心虚。

    霍靳尧不耐烦跟他纠结,给杨文昌发了个信息,直接让他叫来几个人。

    连晋那边还在纠缠不休,霍靳尧失去了耐心,几乎是杨文昌一上来,他就示意可以把连晋带走。

    连晋怎么肯就这样离开?他还没看到自己的孩子呢。

    他又闹将了起来,不过这次没有用了。杨文昌带来的人挺厉害的。三两天上就这么把连晋给拖走了。

    连晋被杨文昌带来的人带着离开了,他的肩膀被特警捏着,根本走不动。

    他明明不差钱,但是走的时候恨恨的瞪着霍靳尧。

    “霍靳尧,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我告诉你,你们不把孩子给我,我跟你们没完。”

    “随便你怎么想,我再说一次,那个孩子没抢救过来,已经不在了。”

    他挥了挥手,让人把连晋拖了出去。连晋被带走了,病房恢复了安静。

    这么一会的功夫,惊到了苏青桑。她过来很是关切的问霍靳尧到底是什么情况。

    “没事。都解决了。”

    霍靳尧对上苏青桑眼中的关心,对着她笑笑:“你夜班值完了吗?要不要去休息?”

    “没有,今天我值大夜班,要明天早上才走。”

    苏青桑看了眼齐惜薇的方向:“还是没醒吗?”

    “没有。”刚才动静闹那么大,她都没醒过一。霍靳尧难免还有些担心。

    “没事,她就是太虚弱了。让她睡一觉好了。”

    苏青桑帮齐惜薇详细检查过,她的身体并没有太大问题,还是太虚弱。眼前的情况会昏睡比较长的时间也是正常的。

    只是齐惜薇昏睡的时间比较长,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

    护工小江已经来了。霍靳尧昨天几乎就在病房睡了一会。中间苏青桑过来看了他好几次。

    看到齐惜薇醒来了,他让小江去把他让杨文昌送来的汤给加热。

    转头就发现齐惜薇瞪大了眼睛,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天花板的上方。

    “惜薇,你没事吧?你感觉怎么样?”

    霍靳尧的话,齐惜薇根本没听进去。她就维持着那样的一个姿势,那样盯着头顶上方。

    这个状态的齐惜薇比昨天歇斯底里的她更让人担心。

    “惜薇?你说句话好吗?”

    齐惜薇没反应,她好像没听到一样。

    “惜薇,齐惜薇?”

    齐惜薇眨了眨眼睛,转过脸来看了霍靳尧一眼。

    “你怎么还在这里?”

    “惜薇,你没事吧?”

    “你走吧。”齐惜薇看着他,目光却好像并没有焦距一般:“我没事,我很好。”

    “惜薇?”这样的状态叫很好?霍靳尧开始有些担心了。

    “你走吧。我说了我没事。”看到霍靳尧呆在那里不动,她加了一句:“你在这里守了我一个晚上吧?你也不怕你太太误会。你赶紧走。”

    “她不会误会,我跟她说过的。”

    “没有女人会这样大方,这样不介意。”齐惜薇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走吧。我想一个安静的呆一会。”

    她说了这句,霍靳尧就是不走也只能走了。走之前看着齐惜薇,他的神情有些担心。

    “惜薇,如果你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

    天域集团离第一医院很近。还有苏青桑在这里。到时候跟她说一下,让其它医生多盯着点。

    齐惜薇看到霍靳尧还着着不动:“你走,我说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霍靳尧只好离开,有心想让小江留下,可是小江也被齐惜薇赶走了。

    霍靳尧走到了门口,最后看了齐惜薇一眼:“惜薇,你要冷静,我让你冷静。小江就在外面,有什么事你就叫一声。”

    他想到了以前在林市时,苏青桑医院里出事故的那两个孕妇。后背有些泛凉。

    “惜薇,不管你现在在想什么,你都要记住,这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齐惜薇这句听进去了,她侧过脸来有些茫然的看着霍靳尧一眼。

    “怎么?你以为我会自杀?放心好了。这么没种的事,我不会做的。”

    扔下这句,她闭起了眼睛,拒绝再看霍靳尧了。

    霍靳尧颇为无奈,只好离开了。走之前吩咐小江守在门口,一定要注意好里面的动静。

    离开了病房,他直接往苏青桑的办公区去了。她值了一个晚上的夜班,已经很累了。

    这会正在值班室里面的小床上睡觉,看到霍靳尧来了,她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

    “你怎么过来了?吃早饭了吗?”

    “吃了。”霍靳尧点头,看着她脸上的疲色,有些心疼:“不是下班了?怎么还不回家?”

    “呆会就回了。晚点院里有一个会。开完了我就回家。”

    “别太累了。那个会要是你没精神,就让孙主任给你请假好了。”

    “别闹了。只是开个会而已,能累到哪里去?你别总想着给我搞特殊。”苏青桑伸了个懒腰,整个人清醒多了。

    目光落在霍靳尧身上,他看起来精神倒是相当不错。

    “她怎么样?醒了吗?没事吧?”

    “醒了。暂时没事。”霍靳尧想到刚才齐惜薇的表现,太平静了。平静得根本不像是刚失去孩子的人。

    把她的状态跟苏青桑说了一下,他言语之中确实是有几分担心:“你说,她不会想不开吧?”

    事实上他认识的齐惜薇是一个意志相当坚定,个性也是非常坚强的人。

    但是他能看出来,齐惜薇最近的状态明显不好。他很怕她会一时冲动,又或者是一时想不开。

    “不知道。”苏青桑摇头,有些女人失去了孩子可以慢慢恢复,但有些人却要花很长时间从那样的痛苦里走出来。

    “我呆会再看看她吧。我想我是医生的身份,总能让她感觉好一点。”

    “好。辛苦你了。”

    “你的朋友,也算是我的朋友。更何况,她本身就是我的病人。放心吧。一定会让其它同事多看着她的。”

    “恩。”

    霍靳尧自然是愿意相信齐惜薇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他公司还有事,让苏青桑照看一二之后,他就离开了。

    苏青桑看了眼时间,离开会的时间还有近一个小时。她又回去眯了一会。

    睡醒了,就在值班室的洗手间洗了把脸,清醒一下,又将自己打理好,这才往会议室去了。

    妇产科的话去除掉在门诊的医生,孙主任,沈副主任,还有杨璐,郑晨宇,凌菲都在。

    还有一些其它科室的人,有些苏青桑认识,但有些她也不认识。

    会议很快就开始。苏青桑听了没一会,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门口站着护士长李美琳,在她身后,是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所有的人都看着门口,苏青桑也看向了李美琳。眼前这是个什么情况?

    “警察同志?”

    主持会议的副院长周绍南站了起来,不等他开口,两个警察已经走到了苏青桑面前站定了。

    “你就是苏青桑?”

    两个警察上下打量着苏青桑,似乎是在确认一般。其中一个年纪大些的女警,率先开口询问。

    “是。我是苏青桑。”苏青桑是坐在会议室靠近下面的地方,冷不防被警察叫起来问话,她跟着站了起来。

    “你是妇产科的医生?”

    “是。”苏青桑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看了眼孙慧雅。

    孙慧雅这会也是有些懵圈,她的眼中满是担心,不明白警察问这些做什么。

    “昨天你给一个产妇接生了一个孩子?”

    “是。”

    那个女警的声音有些冷。

    苏青桑点头,她昨天只做了一台接生手术,就是齐惜薇那台。

    “那个孩子是不是死了?”

    “是。”

    苏青桑点头,越发的不明白对方到底想问什么了。

    那个女警对着苏青桑这呗出了自己的证件,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苏青桑女士,现在我们怀疑你跟一起谋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什么?”苏青桑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案?”

    “谋杀案。”那个女警态度还算可以,又重复了一遍:“你涉嫌谋杀齐惜薇女士刚出生的婴儿。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苏青桑的嘴唇动了动,这一次她又看了孙慧雅一眼。

    孙慧雅听到现在,已经急了。她站了起来走到苏青桑旁边。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青桑只是个医生,那个孩子的死跟她没关系,事情是这样的,——”

    “不好意思,不管是不是她做的,我们都需要让她走一趟,跟我们协助调查。”

    “可是这根本是没有的事。”

    “如果没有,我们自然会还她一个清白,现在,跟我们走吧。”

    两个警察不听孙慧雅的话,直接把苏青桑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