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你别想把孩子拐跑
    什么?

    齐惜薇拽紧了霍靳尧的手臂。这会她脸上已经全部都是汗了:“我要生了,怎么办?我要生了。”

    霍靳尧看了她一眼,这会她身下已经有血流出来了。他心下一惊,飞快地抱了起她。

    “你别急,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齐惜薇的脸色十分难看,她的肚子很疼。这会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只能任霍靳尧将她抱起来。

    霍靳尧抱着她就要往外面走,那个男人却在此时挡在了霍靳尧的面前。

    “你真的要生了?”预产期还没到,这都提前了尽一个月,这个女人不会是想着借这个机会逃跑吧?

    “你给我把她放下。”男人瞪着齐惜薇:“你别想着把我的孩子拐跑。休想。”

    齐惜薇脸色泛白,额头上满是细汗。她看都不看那个男人,伸手拽住了霍靳尧衣服的前襟。

    “靳尧,我们走,我不想看到他。”

    霍靳尧不理那个男人,抬脚就要往外面走。男人挡在他们前面,伸手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想走?先把孩子留下。”

    神经病。都什么时候了,这人还来添乱。

    “你让开。”

    那个男人看着齐惜薇:“我不让,你先把她放下。”

    “连晋,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齐惜薇已经要脱力了,听到那个男人的话,还是忍不住出声。

    “你不想看到我,你想看到他是吧?我说你为什么急着回国呢。怎么?回来见老情人是吧?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愿吗?休想。”

    那个叫连晋的男人挡在两个人面前,瞪着齐惜薇:“你跟我过来。我送你去医院。”

    “我才不要你假好心。”齐惜薇声音很虚弱,却丝毫不肯退让:“谁知道你会不会半路把我害死?”

    连晋脸色相当的难看,齐惜薇已经不想跟他纠缠了。她拽紧霍靳尧:“靳尧,让他走,我不想看到他。”

    她就要生了,霍靳尧看她的样子心下着急,想也不想的抬起脚对着连晋就踢了过去。

    连晋没想到霍靳尧竟然会动手,他往边上避了一下。霍靳尧怕他又追来,又踹了一脚。

    这一脚连晋没有躲过,被霍靳尧踢了个正着。

    他的身体往后面倒去,刚好就撞在茶几上。他吃痛,一时没有站起来。

    霍靳尧利用这个时间快速的抱着齐惜薇跑门口的方向跑去。他很担心也很急。

    那连晋却不想就这样算了。他快速的撑起自己站了起来,跑到霍靳尧身后去拽他的手臂。

    霍靳尧抱着齐惜薇,差点被他拽得摔倒在地。他心下恼怒,转了过身来。

    “你到底想干嘛?”

    “她是我老婆,你把她给我放下。”

    齐惜薇这时已经疼得都要说出话来了,她的肚子很痛,一阵又一阵几乎算是揪起来一般的痛苦。

    霍靳尧见状,知道她根本已经耽误不起了。

    “你给我让开,你没看到她现在要生了,她需要送医院。”

    “要送医院,我自然会送,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假惺惺。”连晋冷笑一声:“还是说,她肚子里是你的孩子?”

    这个人满口胡言,霍靳尧不想忍耐。可是眼前齐惜薇的情况才是最要紧的。

    “你让不让?你不让我不客气了。”

    “我倒是想看看,你打算怎么不客气。”

    连晋说完就要上来抢人。齐惜薇此时已经十分痛苦,可是她绝对不要让连晋来碰自己。

    她看着霍靳尧,满脸哀求:“靳尧,算我求你,不要把我交给他。”

    她跟连晋之间现在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她实在没有办法相信他。

    她反而认为,连晋极有可能会把自己悄无声息的弄死。

    “你还说你跟他没有歼情?”连晋脸上满是怒气,他上前一步,就要对齐惜薇出手。

    霍靳尧退后了一大步。看着齐惜薇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的样子,他一咬牙,将她转身放到一旁的沙发上。

    “惜薇,你等一下。”

    他转身看着连晋,本来是想着让他主动放弃的。可是现在只能动手了。

    那一边的齐惜薇情况越来越紧急,霍靳尧也没打算拖延时间。

    “怎么?你想对我动手?”

    霍靳尧不跟他废话,直接一拳袭上连晋的脸。连晋快速的身形,哪里知道这是霍靳尧的假动作。

    他对着连晋的腹部就是一拳过去,连晋被他打得退后了好几步。

    “混蛋。”他恼了,对着霍靳尧冲过来要动手。

    可是他哪里是霍靳尧的对手?霍靳尧那可是在部队里都练过的。

    除了像章毅臣那样受过特殊训练的他没办法之外,像连晋这样的,多来几个他也不在话下。

    不到五分钟,霍靳尧已经把连晋打趴下了。

    解决了他,他快速的抱着齐惜薇往外面跑,上了自己的车。等连晋从那阵痛里缓过神并追出来的时候,霍靳尧已经带着齐惜薇离开了。

    齐惜薇在车子的后座,整个人身体完全绻在了一起。她看起来十分痛苦,整个人都开始出汗,脸色苍白。

    霍靳尧从后视镜看到她的情况,将油门踩到底。他现在只能庆幸这里离市区不算太远。

    一路风驰电掣,用最短的时间,把齐惜薇带到了苏青桑所在的第一医院。

    苏青桑今天刚好有门诊。来了一个女人因为自己结婚五年一直不怀孕,所以以为自己有问题。

    苏青桑为她做完全套检查之后告诉她,她的身体很好,完全没有问题。

    “一直不怀孕,有可能是你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你丈夫的原因。你如果想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孩子,还是要让你丈夫也来检查才行。”

    那个女人神情有些纠结,吞吞吐吐的告诉苏青桑,她丈夫有很严重的大男子主义。只怕不会愿意来检查。

    苏青桑在医院时间久了,什么样的病人都接触过。她只能把自己的意见告诉对方,至于对方要怎么做,那是对方的事情了。

    好不容易这边处理好了,刚打算休息一下,办公室的门在此时被人呯的一声推开。苏青桑吓了一跳,抬头就看到霍靳尧抱着个女人站在门口。

    女人大着肚子,这会身下还有血。霍靳尧的身上也沾到了对方的血,。

    “青桑,救她,快。”

    苏青桑看了眼他怀里抱着的那个女人,对方已经失去意识昏厥过去了。眼前的情况也没有时间让她去想这个女人跟霍靳尧的关系了。

    “把她放下来。”苏青桑为她做了初步的检查,神情有些严肃:“孕妇情况不太好。她的羊水已经破了,可是宫口却还没有打开。她又已经昏迷过去了,现在的情况只怕要给她进行剖宫产。”

    “我相信你。不管如何,一定保证她的平安。”

    苏青桑看了霍靳尧一眼。她没想到,有一天霍靳尧也会犯那些普通家属一样的错误。竟然让她一定要保证?

    苏青桑叫来了人,让人把齐惜薇推进手术室,她给手术室那边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赶紧安排,她要准备手术。

    挂了电话,她转身面对霍靳尧。

    “抱歉。我并不能保证什么,我只能说,我尽力吧。”

    医生不是神,齐惜薇的情况本身就不太好,她现在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

    霍靳尧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如果可以,还是让她的家属过来吧。”

    霍靳尧拧眉:“她的家属不在这。”

    齐惜薇的后妈被她送进监狱之后,齐惜薇的父亲也被她拉下了原来的行长职位。

    那个连晋一看就是混蛋,霍靳尧是不可能把她叫过来的。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去。”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最后示意霍靳尧去交费,然后签字,准备手术。

    “好,我现在就去。”

    霍靳尧扔下这句话就匆匆往交费处去了。

    苏青桑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一言不发的去准备手术了。

    齐惜薇的情况其实很不好,但是这样的话她并没办法跟霍靳尧说。这些问题本来要跟直系亲属讨论的,可是现在齐惜薇并没有直系亲属。

    孙慧雅今天没有手术也没有辩论,苏青桑把她叫来一起。

    “这个情况不太好。”孙慧雅直言不讳:“宫口一直不开,羊水又破了这么久,我们现在马上动手术吧。希望孩子没事。”

    苏青桑刚才也想说这个,她跟孙慧雅换好手术服之后,一起进了手术室。

    这样的手术虽然有难度,但是孙慧雅一向是主张让年轻人多一些锻炼的机会,所以主刀的人依然是苏青桑。

    手术台上的齐惜薇早已经昏迷不醒,怕她呆会会因为疼痛醒来,苏青桑却依然让麻醉师给打好了麻醉。

    她执起手术刀,轻轻的划开了齐惜薇的第一层皮肤。

    一切都很顺利,也很正常。只是当那个孩子抱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心跳都紧了一下。

    那个孩子很小,非常的小,身上已经泛青了。一张小脸变成了紫红色。助产士给婴儿检查了一下,对着苏青桑跟孙慧雅摇了摇头。

    “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所有的人心情都很沉重,身在妇产科,他们已经见惯了生死。可是眼前这样的局面,依然是他们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

    “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抢救过来。”苏青桑看了助产士一眼,示意他再努力一下。

    她继续手上的动作。助产士去努力了,可是很快她就对着众人摇头。

    “这——”孙慧雅看着那个孩子,又看看苏青桑。她的神情镇定,这个结果,其实她早猜到了。

    刚才给齐惜薇检查的时候,她没有听到孩子的胎动。现在只是证实了她的猜测罢了。

    齐惜薇的身体太差了,她怀这个孩子本来就比一般的孕妇要艰难得多。

    羊水破太早,宫口又迟迟不开。孩子在里面被憋了这么久,生存的机率本来就不大。

    想到霍靳尧刚才说的话,苏青桑回过神来,看着还在昏迷不醒的齐惜薇。

    “继续手术,至少要把产妇的命保住。”

    其实齐惜薇的情况也不怎么好。但是苏青桑跟孙慧雅都愿意尽自己的全力去抢救。

    接下来的时间,苏青桑跟孙慧雅齐心协力,把命悬一线的齐惜薇抢救了回来。

    齐惜薇的身体很差,尤其是子宫的情况并不好。她的体质根本不适合怀孕。那个孩子本来就先天不足,加上今天羊水又先破了。如此一来,那个孩子确实是很难保住。

    她现在命虽然救回来了,可是以后再想要有自己的孩子只怕是很难了。

    苏青桑跟孙慧雅都是极有经验的医生了,尤其是孙慧雅。她看到齐惜薇宫腔内的情况就知道了以后她想再怀孕的机率几乎是零。

    “这个孩子是她的第一胎吧?”

    “应该是。”苏青桑点头,目光看着齐惜薇苍白如纸的脸,她的眉心紧拧。是第一次怀孕,现在却又是这样的情况,只怕她醒来,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吧?

    苏青桑将齐惜薇的刀口缝合,剩下的事情就有别人接手了。她看了眼齐惜薇,出了手术室。

    霍靳尧还在外面等,离最开始进手术室到现在,已经过了近三个小时了。

    看到苏青桑出来,他快速的站了起来。

    “怎么样?她怎么样?”

    “她没事。”

    霍靳尧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没事就好。”

    苏青桑看着他的模样,神**言又止。霍靳尧敏感的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她没事了,那孩子呢?”

    苏青桑没有说话,她的神情已经代表了一切。霍靳尧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她的孩子没事吧?应该没事吧?”

    苏青桑轻轻的摇了摇头:“抱歉,孩子没保住。”

    霍靳尧突然就定在那里不动了。他想到了齐惜薇对这个孩子极为在意的模样,他也想到了齐惜薇一心想要生下这个孩子开始新生活的模样。

    她回来之后,明明身体很虚弱,却冒着虚弱的身体一再帮他。更不要说之前她还救过自己的命。

    他私心希望齐惜薇可以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看霍靳尧陷入了沉默,苏青桑脱下了口罩,声音有些低沉。

    “事实上你送来的时候,就耽误得太久了。加上她自身身体体质的关系。事实上,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容易保住。”

    苏青桑刚才已经检查过那个孩子了。并不是她乌鸦嘴。那个孩子比正常的孩子要小很多。

    先天不足,加上在母体又没有得到良好的照顾跟营养吸收。就算是生下来了,只怕也很难顺利长大。

    到时候不是病就是灾的,对父母来说也一样难受。

    霍靳尧知道她说的是真的。毕竟齐惜薇怀孕的时候,情况看着就比一般的孕妇要不同。

    “她呢?她怎么样?”

    “命保住了。”苏青桑在他面前是不会去隐瞒的:“不过,她以后估计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了。”

    “你说什么?”

    霍靳尧这会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反应,他瞪大眼睛看着苏青桑,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这样?”

    “她身体很差,不是一般的差。她的子宫曾经受过重创,虽然已经好了。但是那个伤还在。她强行怀孕,本来就是在增加身体的负担。”

    “加上她的子宫本来并没有健康到可以她安全生下这个孩子的地步,又有这次的事情。以她的情况,以后想要再有孩子,几率几乎为零。”

    霍靳尧站在那里,想到齐惜薇醒来了之后知道这个消息可能会有的反应,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了。

    “你如果觉得为难,让我去跟她说好了。”

    苏青桑的话让霍靳尧抬头看她,他摇了摇头:“还是我来告诉她吧。”

    他已经决定了,苏青桑也不打算再问,不过:“她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女同学?”

    “是。”霍靳尧怕苏青桑误会,稍稍解释了一下:“我跟她是在美国认识的。说是同学,其实我们并不在一个班级。不过因为都是荣城人,都得更近一些。我为什么这么关心她,一方面是因为她现在在荣城已经没有其它亲人可以照顾她了。二是她曾经救过我的命。”

    把那年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霍靳尧极为认真的看着苏青桑:“我跟齐惜薇是单纯的朋友跟同学之谊,并没有其它的关系。你别多想。”

    苏青桑因为他的话,半侧着脸看霍靳尧。他的神情极为严肃,似乎是生怕她误会一般。

    “你又知道我在想什么?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吃这种醋。”

    她没误会就好了,霍靳尧伸手去拉她的手:“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小气,但我还是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

    “我相信你,行吧?”苏青桑看了眼时间,她晚点还有门诊:“我还有门诊。你这个同学呆会会送到病房去。关于她那个孩子跟她以后身体状况的事情,你自己酌情看看怎么说,要是觉得不好开口,我可以跟她去说明。”

    “恩。”霍靳尧看着她专注而认真的脸色,凑过去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记:“谢谢你,老婆,你辛苦了。”

    油嘴滑舌。苏青桑看了他一眼:“行了。好听的话不用说了。你快去看她好了,估计呆会她麻醉就要醒了。我还有门诊,晚点再过来。”

    “恩。”

    苏青桑本来要走了,脚步突然就又停了一下:“对了,你请个女护工照顾她吧。你一个大男人,总归不是那么方便。”

    对上霍靳尧带着几分打趣的目光,苏青桑极为不经意的转过脸去。

    “退一步说,怎么也是有老婆的人,还是要注意一下影响的。”

    霍靳尧倏地勾起了唇角,将脸往苏青桑的方向凑近些许。

    “吃醋了?”刚才还尽没吃醋呢。这会连注意影响都说出来了。

    “我吃醋你有什么好笑的?我哪天要是不吃醋了,才有你哭的时候。”

    她带着几分俏皮的声音让霍靳尧刚才低沉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老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苏青桑白了他一眼,没再多话,转身离开了。

    霍靳尧在她走了之后,脸色马上变得十分凝重了起来。

    十分钟后,他出现在了齐惜薇的病房。她的脸色比之前送来医院时还要难看了许多。

    剖宫产后,产妇的肚子并不会马上就消下去。此时的齐惜薇给人感觉好像里面还怀着孩子一样。

    她就那样躺在那里,要不是还有呼吸,霍靳尧几乎都要怀疑她就样这样去了。

    齐惜薇的身体很虚弱,她一直睡到晚上,才醒过来。

    刚醒来的她精神十分的差,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有气无力的感觉。

    霍靳尧已经让杨文昌把一些要紧的公事送到这边来处理了,看到齐惜薇醒了,他第一时间上前坐到了她床边。

    “惜薇,你怎么样?感觉还好吗?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

    齐惜薇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缓过来之后,她突然就看着霍靳尧。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怎么样?男孩还是女孩?”

    她的声音经过了一场手术之后比之前更嘶哑了。她自己都觉得难受,干涩。可是现在她顾不上那些,她就是想知道自己的孩子什么情况。

    她之前在美国的时候,因为月份太小了,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回国以后医生是不会告诉她孩子的性别的。

    她一直想要有一个女儿,这会她感觉得到孩子已经不在肚子里了,那一定是生下来了。

    “孩子呢?”

    她眼中的期待实在是太过明显,霍靳尧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是个男孩。”刚才苏青桑还来过一次,霍靳尧终于有空问一下,齐惜薇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想到那个孩子,还是有些心有余悸。那个孩子那么小,可惜就已经不在了。

    “男孩子啊?”齐惜薇有些许失望,但也只有一下:“男孩也好,孩子现在在哪里?我能不能看看他?抱抱他?”

    “惜薇。你的预产期不是今天,你应该知道的吧?”

    “我知道啊。”齐惜薇的声音很虚弱,可是这也无法掩饰她想看到孩子的迫切心情:“我知道我是早产,孩子现在应该在保温箱对不对?我能不能去看看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