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无路可走
    向采萍已经无路可走了。这是她能点可以到的,最好的办法。

    霍靳尧坐在车座上,双手叠在身前。他探过身去,拿出车上小冰箱里的一瓶果汁递给了向采萍。

    “阿姨,你先喝点果汁,冷静一下。”

    向采萍没有去接那瓶果汁,她现在根本冷静不下来。

    “靳尧。靳尧算我求你行不行?真的。我发誓。我一定会带着她走得远远的。好不好?”

    “对不起阿姨。”霍靳尧的声音略冷,他看着向采萍,神情温和,双眸却是异常的坚定。

    “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靳尧?”向采萍呆呆的站在那里,她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

    “苏沛真做过一些伤害青桑的事情。你知道的,青桑是我的底线,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他看着已经呆掉的向采萍,将那瓶果汁放进他的手心。

    “阿姨。苏沛真需要好好的受点教训,也更需要反省。我不会同意你的要求。还有就是,哪怕再过五年,她回来依然还是要跟青桑做对的话,那我才是真的一点都不会客气。”

    向采萍站在那里,手上捏着那瓶果汁,她的脸色十分苍白,整个人都流露出一股颓丧之感。

    霍靳尧看了她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

    “阿姨,这件事情之外,如果你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可以来找我,也可以找青桑。”

    向采萍恍若未闻,霍靳尧也不多言,示意杨文昌开车。

    眼看就要到公司了,霍靳尧的手机响了。是刘童佳打来的电话。

    霍靳尧看着那个号码还是接了起来。听到那一边传来的声音之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许多。

    “去医院。”

    霍老爷子刚才情绪太激动了,在霍靳尧走了之后,真的晕过去了。这会霍家其它人已经把霍老爷子送到医院去了。

    霍靳尧赶去医院,医生还在对霍老爷子进行抢救。走廊上站着霍家所有人。刚才在庭上一群人没办法对霍靳尧做什么,这会看到他来了,都一起瞪着他,目光尽是不满。

    看到他来了,站在最外面的霍明光一个箭步走了过来,对着霍靳尧扬起手就想给他一记耳光。

    霍靳尧直接一抬手,挡住了霍明光的动作。

    霍明光没打到,他的脸有些发白,恨恨的瞪着霍靳尧。

    “你现在翅膀硬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是吧?也不用管家里人了是吧?”

    霍靳尧并不开口,他的手还架着霍明光的手。霍明光瞪着他,几乎要在他脸上瞪出一个洞来一般。

    “你爷爷现在被你气到昏倒。现在还在抢救。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事情闹成这样,你满意了?”

    毕竟是在医院,霍明光的声音很轻,带着几分压抑。

    霍靳尧的眉心拧了起来。他有些用力的松开手,霍明光的手被他甩了出去。

    霍明光的脸色难看,霍靳尧丝毫不惧。他向前一步,身材高大的他比霍明光还要高上半个头。

    他微眯着双眼,那一瞬间,气势全开。就算是霍明光,也只能是讪讪的把手收回来了。

    “爸,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

    “从头到尾做错事的人,不是我。是霍逸凡。”

    “如果不是他先是吃里扒外,如果不是他先偷了我的计划书。那么他今天不需要面对这一切,爷爷自然也不会有事。”

    “如果今天吃里扒外的人是我,偷计划书的人是我。我相信霍逸凡不会比我心软多少。只怕他的手段会更狠。”

    “你们不去找别人的原因,反而来指责我?可笑不可笑?”

    霍靳尧的声音不大,但是却足以让走廊上每一个霍家人都听到了。

    尤其是他将目光扫向霍明亮一家的时候,他的目光十分犀利,不需要说更多的话,但是大家都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年春雅脚尖一动,就要往霍靳尧的方向过来。刘童佳却在此时好像十分凑巧的,刚好就挡在了她面前。

    年春雅出身低,不管是教养还是学识都比不上刘童佳,在她面前莫名就弱了两分气势。

    刘童佳的目光淡淡的,扫过在场其它人的脸。

    她身为霍明光的太太,又是霍家现在的当家夫人,气势一放,其它人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霍靳尧注意到了刘童佳的动作,拧起的眉心不见放松,目光别有深意的看了那边一眼。

    霍明光很孝顺,现在自己的父亲被霍靳尧气得住院,他有一肚子的火气。

    可是对上霍靳尧一再的质问,让霍明光刚才的怒火就那样梗在胸口,怎么也发不出来。

    “你——”

    霍靳尧并不理会他,而是看向了急诊室的方向。

    霍老爷子还在抢救,他现在心情也很复杂。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可是霍老爷子从小到大是整个霍家对他最好的人,他是真的不希望霍老爷子有事。

    半个小时后,医生从里面出来,看着外面围着的一群人。

    霍家在荣城是什么地位,大家都是知道的。为首的医生走到了霍家人面前。

    “老爷子有轻微的中风现象。所幸施救及时,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老爷子年纪大了,各项指标都有些偏高,如果可以,还是不要让他受刺激吧。”

    霍家其它人这会都看向了霍靳尧,那些眼神中都带着明显的指责。

    霍靳尧像是没看到一般,老爷子病进了vip病房。其它人都第一时间跟过去,想在霍老爷子醒来之前好好表现一番。

    只有霍靳尧,走在最后面。

    同样走在后面的,还有刘童佳。她的脚步比霍靳尧要慢了一步。眼看前面过了转角就是病房了,她突然叫住了霍靳尧。

    霍靳尧停下脚步,无声的看着刘童佳。

    “靳尧,你过来一下。”说话的时候,她率先往走廊尽头走过去。

    霍靳尧有几秒的时间并没有动作,停了一会,才走上前去,跟在了刘童佳身后。

    走廊尽头有一扇窗户,正对着医院外面的草坪。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照在草坪上,三三两两的病人在家属的陪同下在下面活动。

    刘童佳转过身来看霍靳尧。在她几乎是刻意的忽略下,她的儿子,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从十二岁到现在的三十一岁。十几年的时间好像是一眨眼,又好像是过了很久。

    她想起自己痛失爱女跟长子时的崩溃心情,她也想起了自己那年因为内心那难平的恨意把一切都怪到霍靳尧头上时的迁怒。

    刘童佳的心情十分复杂,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霍靳尧,竟然好一会都没说话。

    霍靳尧站在那里不动,要不是刚才刘童佳的那一个举动,他并不想跟过来,这会见她一直不开口,他的眉心微拧。

    “妈,有事吗?”

    刘童佳回过神来,看到霍靳尧的脸色,心下又是一阵难受。只是她知道她不能再放任这样的情况下去了。

    “你爷爷既然没有生命危险了,那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霍靳尧一愣,有一瞬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刘童佳却忍不住继续说。

    “霍逸凡有些地方确实做得不地道。这件事情也算是他自找的。六年半也不是太长的时间,让他在里面反省反省也好。”

    这话实在不像是刘童佳会说的,以至于霍靳尧站在那里,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似乎是想知道她的真实意图一般。

    刘童佳把前面要说的话说完了,后面的话也就没有那么难以出口了。

    “靳尧,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不会再干涉你的事了。”

    刘童佳难得的温和,霍靳尧神情不变,就这样看着刘童佳。

    她被他盯得一阵不自在,明明霍靳尧是她的儿子。她却总有一种心虚之感。

    “没事了,去看看你爷爷吧。”

    道歉的话,实在很难说出口,想缓和关系,却又总有一种不知道从何入手的感觉。

    霍靳尧深深的看了刘童佳一眼,她后面没说的话,他大概知道。心下有些诧异,不过,他并不会就这样相信刘童佳就真的改变了。

    边走边看吧。

    霍靳尧进病房的时候,霍家三兄妹,还有第三代的子孙外孙都在病房里守着。

    也幸亏这vip病房,不然这么多人,只怕是挤得慌。

    看到霍靳尧进来,年春雅的脸色有些难看,想说点什么,到底是忍住了。

    没多久,苏青桑也过来了。她之前在门诊,听说霍老爷子住院之后马上就过来了。

    进了门,她有些担心的看着霍靳尧。霍老爷子的情况她已经听同事说过了,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

    这一切还要看后期的一些护理跟霍老爷子本身的身体。霍靳尧给了她一记眼神,两个人视线相对,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一群人守在病房,也没有谁会想着先离开。而霍老爷子并没有昏迷很久,他很快就醒了。

    对于一病房的人叽叽喳喳的询问声,他没什么反应环视了一圈之后,他挥了挥手。

    “出去。”

    霍老爷子的声音有些嘶哑。不过却相当的坚定。

    所有人都看向了霍靳尧,尤其是霍逸杨几个,眼神满是幸灾乐祸之色。

    霍靳尧站着不动,苏青桑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出去。”

    霍老爷子又说了一句,霍靳尧的眸子半垂,眼中的思绪被掩住,旁人无从看穿他的心思。

    脚步一抬,他正打算往外面走的时候,霍老爷子又开口了。

    “你们,出去,靳尧留下。”

    这下,霍逸杨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其它人更是如此。

    不过也只有一下,眼前的情况,霍老爷子肯定是要教训霍靳尧的,这样一想,其它人鱼贯而出,全部离开了。

    苏青桑站着不动,有心想留下来,却只能是担心的看了霍靳尧一眼之后,就离开了。

    这里是vip病房,隔音好得很,一群人出了病房的门就再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苏青桑出来后站在刘童佳面前,她发现刘童佳的眼神里有些担心。心下有些诧异,但想到刘童佳昨天特意送生日蛋糕的举动,又觉得自己好像能猜出点刘童佳的心思了。

    如果刘童佳真的想跟霍靳尧改善关系,那就真的太好了。

    她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霍靳尧已经从里面出来了。他一出来,剩下的霍家人就齐齐的要往病房里面去。

    “爷爷说了,他累了,要休息了,这里有医生,有护工,所以你们先回去吧。”

    “你凭什么这样说?霍靳尧,老爷子为什么会住院,可是你气的。你现在这是在干嘛?”

    年春雅气不过了,她话刚落,霍明美也跟着开口。

    “对啊。靳尧,里面睡着的可是我爸,怎么?你还想着挟天子以令诸侯啊?”

    “爷爷是真的累了,要休息了,你们走吧。”霍靳尧强势的挡在病房门口。

    霍明美气坏了,转身看着霍明光:“大哥,你看看,你看看。”

    霍明光看了霍靳尧一眼:“你爷爷总不至于连我也不让进吧?让开,我进去看看。”

    霍靳尧看了他一眼,身体往边上退了些许:“就你一个人进去吧。”

    “哥,你快进去,然后告诉爸一声,说我要进去看他。”

    “对,还有我。”霍明亮跟霍明美抢着开口。霍明光难得生出几分不耐,看了他们一眼,进了病房。

    只是霍明光并没有呆多久,很快就出来了。他出来以后首先看了霍靳尧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你们都走吧。爸说他累了。要休息了。”

    霍明光都这样说了,其它的人就算是想留下也没办法了。不过霍明美却不怎么甘心:“哼。爸就是被你给气的。霍靳尧,你可真是我们霍家的好子孙啊。”

    “没错。要不是你,老爷子哪能遇到这事?”

    霍靳尧站着不对,对他们的指责恍若未闻。倒是霍明光脸色有些阴沉。

    “你们说够了?说够了就都走。让爸爸休息。”

    老大发话,其它的人想不走也不行。走廊很快就空了下来。苏青桑看了霍靳尧一眼。

    “爷爷真的在睡觉?”

    “恩。”老爷子年纪大了,折腾了那样一上午,又差点中风,精神确实不怎么好。

    “靳尧,放心吧,我问过黄医生了,爷爷会没事的。”

    黄医生就是刚才为霍老爷子诊断的医生,既然他说霍老爷子没事,那就应该没事吧。

    霍靳尧看了她一眼,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什么话也没说。

    他想着刚才霍老爷子明明精神很不好,却还是坚持把要说的话说完。

    “靳尧,你现在是真的大了。有主意了。”

    “我确实是很生气,但是现在想想,我好像又不应该生气。”

    他在意霍家的脸面,却忘记顾及大局。霍逸凡的个性,若是不给点教训,以后只怕还会惹出麻烦来。

    “你现在能力大了,这么多年下来,你的历练也有了。我原来还对你有些不放心,现在想想,也好像没什么不放心的。”

    霍老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是我思虑不周。以后霍逸凡他们想怎么样,由着他们去折腾吧。”

    “靳尧。”霍老爷子看着霍靳尧,这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继承人。也会是未来霍家的接班人。

    “我呆会会让陈律师来一趟。我决定,把遗嘱先立好。”

    “爷爷,你不要说这样的话。”霍靳尧之前也以为,霍老爷子把他留下是想指责他的。他甚至做好了怎么反驳的准备。

    可是现在霍老爷子的话,却让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应对:“你会长命百岁的。你立什么遗嘱?不需要。”

    “年纪大了,经过今天的事情,我也看开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也懒得再操心了。”

    “爷爷——”

    “行啦。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会。”

    对于霍靳尧来说,他确实是不愿意帮霍逸凡减轻罪行。他甚至想过要跟霍家人长期对抗。

    可是眼下这样的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先是刘童佳表态,后来又是霍老爷子表态。

    有他们的表态,就算是霍明光他们再有什么意见,也是没有办法的。

    毕竟现在霍家最大的人是霍老爷子。有他的支持,其它人就算是想要有什么动作,也要顾虑霍老爷子。

    这些话不必跟苏青桑说,她只需要知道,他已经没事了。不管是哪一方面,问题都已经解决了。

    不,还没有彻底解决。霍靳尧想到还想上诉的两个人,眼神一如既往的犀利。

    果然,霍逸凡跟苏沛真在第二天就再次提出了上诉。两个人从市级法院往省级法院上诉。

    霍靳尧知道他们不会轻易死心,随他们折腾。最后,二审维持了原判。霍逸凡跟苏沛真,在接下来的几年,依然要在牢里度过。

    二审结束之后,时间又往前走了大半个月。荣城已经越发的炎热了起来。

    霍靳尧看着挺着个大肚子的齐惜薇,近一个月时间不见,她的肚子好像又大了一些。

    不光是肚子更大了,脸色也更苍白了许多。

    “这次的事情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估计没这么容易让霍逸凡付出代价。”

    他还可以用别的方式把霍逸凡送进监狱,但是因为有齐惜薇的帮忙,眼前这样是最快速,最简单的办法。

    “靳尧,我们是同学,也算是好朋友,你不必这么客气的。”

    “并不是客气,我只是觉得这是应该的。”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颇为关心的看着齐惜薇:“我怎么觉得你的脸色比上次还差?你有没有去检查一下?”

    “没有关系的,怀孕的人都是这样的。”

    齐惜薇笑了笑,只是她的脸色实在是太苍白了,那个笑看起来给人感觉相当虚弱。

    “是吗?”霍靳尧不怎么相信,他想到了苏青桑,总是想着要一个孩子。

    可若是苏青桑怀孕也是这个样子的话,他还真的不想让苏青桑怀孕。

    “当然是了。你放心吧。我的身体我知道的。真的没事的。”

    齐惜薇说是这样说,霍靳尧却打算了,若是她不肯出门,下次请人到这里来给她检查好了。

    或许他可以回去跟苏青桑说一下。

    霍靳尧离开了齐惜薇的别墅,上了车,才想起来他来之前给齐惜薇买了一份谢礼。当是谢谢她这次的帮忙。

    拎着买好的礼物下了车,打算把东西给齐惜薇就走人。

    只是不等他走到齐惜薇所住的别墅。就看到一个男人也往齐惜薇家去。

    那个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霍靳尧,刚刚霍靳尧才离开,门是虚掩着的,照顾齐惜薇的那个阿姨刚刚出去买菜,还没有回来。

    门没关,那个男人直接就走了进去,霍靳尧看着对方自顾自进门的举动,想也不想的就跟在了那个男人身后。

    “我总算是找到你了。”

    男人的话让霍靳尧的脚步停在那里不动。很快他就听到了齐惜薇的声音。

    “你来干嘛?你给我滚。”

    齐惜薇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高了一度,似乎十分激动。

    很快就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你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你说我来干嘛?”

    “这个孩子是我的,我不想见到你。你出去。”

    “孩子是你的?呵,可笑。没有我,你怎么生得出孩子来的?”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嚣张又得意。齐惜薇的声音越发的激动。

    “我不想见到你,你滚了。”

    “你想让我滚也容易,把你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交给我。我自然会走。”

    “你做梦。我才不会把孩子给你。”

    霍靳尧因为这个对话还来不及走,就听到齐惜薇好像是低呼了一声。

    他顾不得其它,快速的冲进了房子里。

    刚才那个男人站在离门口不到两米的位置。齐惜薇本来是坐着的,这会却是脸色苍白,一只手捂着肚子。

    “你又在演什么戏?”

    那个男人站在那里不动,声音满是嘲讽。

    霍靳尧瞪了他一眼,这会也顾不上收拾他了,三步并两步的走到了齐惜薇面前。

    “惜薇,你没事吧?”

    “我,我”齐惜薇我了两句,脸色又变得更加苍白了。

    “惜薇。你怎么样?”

    “靳尧,我,我好像要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