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你今天先将就一下
    这气氛尴尬得让苏青桑忍不住就在桌底下踹了霍靳尧一脚,转身看着刘童佳,声音比霍靳尧要温和得多。

    “阿姨你不要理他。我手艺确实是一般。你今天先将就一下吧。”

    她自然是明白周婶跟王婶手艺有多好的,她确实是没办法跟她们比。

    刘童佳看着苏青桑,好像突然就有点明白,儿子为什么喜欢她了。

    她端起碗,吃着碗里的米饭,眼睛莫名有些发涩。

    她低下头吃饭的瞬间,苏青桑瞪了霍靳尧一眼。

    霍靳尧依然面无表情,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饭,他站了起来。

    “我饱了。你慢慢吃。碗就不用洗了,放在那让玉婶明天过来收拾。”

    “我知道,你去客厅坐一会。呆会我还有礼物给你。”

    “是吗?”霍靳尧脸上终于有点笑意了;“我还以为我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一桌子菜呢。”

    “这是礼物之一。”苏青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不喜欢吗?”

    “超喜欢。”霍靳尧说话的时候凑过去在苏青桑的脸上亲了一记:“老婆的手艺,不管怎么样都喜欢。”

    就会说好听的哄她。苏青桑瞪了他一眼。转身发现刘童佳一直在看他们,脸突然就红了。

    霍靳尧也发现刘童佳的视线,不过对他来说,他像是没看到一样。

    等霍靳尧离开了,刘童佳也有些吃不下去了。她的手还端着碗,坐在那里,整个人却是十分的僵硬。

    苏青桑看着她的样子,莫名就有些不忍。

    刚才霍靳尧没说,但是那个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他或许认为刘童佳是来为霍逸凡说情的。

    但是苏青桑却本能的相信这并不是。不管刘童佳是因为什么原因决定改变对霍靳尧的态度,对苏青桑来说,这都是她乐见其成的。

    吃过饭,苏青桑让刘童佳先出去坐会,她来把碗收拾掉。

    刘童佳本来想说她来帮忙的,可是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只能是站在那里看苏青桑把碗筷都收拾好。

    “阿姨,你快出去休息吧。”

    霍靳尧也在外面,如果刘童佳真的是来改善跟他的关系的话,现在是一个蛮好的说话的时机。

    刘童佳大概知道她的意思,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客厅里,霍靳尧拿着苏青桑手机在玩游戏。消消乐升级版。苏青桑没事的时候会玩两局放松。

    这一局特别难,她过了很久都没过掉。已经卡在那里好几天了。霍靳尧今天兴致不错,随手帮她把关过了。

    眼角的余光看到刘童佳出来,也不出声,自顾自的开始下一局。

    刘童佳这会更坐不住了。她看着霍靳尧,不敢相信自己坐在这里,他却在玩游戏。

    这样真的是非常不尊重人的做法。

    “靳尧。”他的礼仪学到哪去了?谁允许他在长辈面前这样的?

    “如果你是想让我停止对霍逸凡的起诉,你可以不用说了。”

    霍靳尧头也不抬,甚至眼神都不给刘童佳一个。

    刘童佳如坐针毡,她看着霍靳尧,又一次被他那句话所伤。

    她突然就有点理解之前霍靳尧的心情了。原来,每次她针对霍靳尧时,他是这样的心情吗?

    又是一阵沉默,霍靳尧连着通过两关。发现刘童佳竟然还在,他将手机放到一旁。

    “爷爷让你来的,还是爸爸让你来的?又或者是叔叔婶婶让你来的?”

    “霍靳尧。”他这是什么态度?刘童佳几乎忍不住想去质问他了。

    “难为你了,为了自己的侄子,终于想起来是你儿子的生日。”

    刘童佳一下子就气馁了。她嘴唇动了动,想解释说自己并不是因为霍逸凡才记得他的生日的,她想解释说她这次是真的想来给他过生日,可是看着霍靳尧满是嘲讽的神情,她突然就说不出口。

    “你要是没事就回去吧。我不可能改变心意的。”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也喜欢他的,愿意真心实意为他庆祝生日的人在一起。至于像刘童佳这样别有目的的还是算了吧。

    刘童佳坐着不动,她突然就陷入了巨大的自我怀疑之中。

    她跟霍靳尧的关系,只怕是再也修复不了吧?她那十几年的冷淡与漠视,最终还是让霍靳尧跟她产生了不可弥补的隔阂。

    刘童佳坐着不动,霍靳尧只当她是不死心。虽然已经不在意了。却多少有些不舒服。

    在刘童佳跟霍明光眼中,他这个儿子,还不如霍逸凡几个侄子。甚至不如姑姑家的韦思海韦思梦吧?

    明明已经看破了,但如此偏颇的态度霍靳尧却不想再容忍了。

    他正想起身去看看苏青桑。苏青桑却已经将厨房收拾好出来了,她手上还拎着刚才刘童佳买的那个蛋糕。

    她几乎是一出来,就感觉到客厅的环境不太对。她看了霍靳尧一眼,霍靳尧却没给她回应。

    “我去洗澡。”

    “你等一下啊。还没吃蛋糕呢。”

    “刚吃了饭,吃不下。”

    霍靳尧相当不客气,苏青桑其实也吃不下。可是这个蛋糕是刘童佳带来的,怎么说也是她的一片心意。

    “那就晚点吃,我们先坐一会?”

    霍靳尧没有如她所愿的坐下:“我去洗澡。”

    “霍靳尧?”苏青桑看他竟然真的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往房间走,赶紧把蛋糕放下,对着刘童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快速的追在霍靳尧身后。

    “霍靳尧。”苏青桑进了房间挡在霍靳尧前面:“你干嘛?”

    “你干嘛?”霍靳尧反问。

    “你妈来给你庆祝生日啊。”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我觉得。”

    “她有目的的,你看不出来吗?”

    “我没看出来。”刚才在餐桌上刘童佳的脸色她不是没看到。真的是有别的目的,不会是那样的表情。

    “那是你的错觉。”霍靳尧不想因为其它人跟苏青桑吵架:“停。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帮她说话吗?”

    “我不是帮她说话。我是觉得她也许是真的来给你庆祝生日的。”

    “然后呢?”霍靳尧挑眉,一脸的不以为然:“就算她是真的来给我庆祝生日的。那又怎么样?”

    他这个模样,让苏青桑觉得没办法沟通。

    “我没有想怎么样。我就是觉得明明你也希望跟你父母恢复关系,不要每次都是针锋相对。为什么不可以给她,也给自己一次机会呢?”

    不管霍靳尧说得多不在意,她都不会忘记。那一次他在病中呢喃的那一句妈妈。

    她相信他内心是想着跟刘童佳改善关系的,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可以尝试着先去相信刘童佳一次呢?

    霍靳尧因为苏青桑的话退后一步,他半眯着眼睛看着苏青桑。

    “青桑,我告诉你。我不是你。你可以原谅苏成辉,不表示,我就要原谅我妈。”

    “”苏青桑无言以对。事实上上次苏成辉找去厉家,那样没头没脑的指责她,她到现在也不能释怀。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确实没有资格去要求霍靳尧原谅刘童佳。

    “我给过她机会的。不止一次。”

    他因为心里的愧疚,自责,这么多年,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不管是在哪一件事情上都是如此。

    可是他的退让,并没有让刘童佳醒悟。她到现在还是在为霍逸凡考虑。

    她也不是真心的想给他庆生,既然如此,又何必装模作样呢?

    刘童佳怎么对他,他都无所谓。但是刘童佳不应该去对付苏青桑,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也因为这样,他现在对刘童佳的怨气很深,完全没有打算跟刘童佳改善关系。

    “我去洗澡了。”

    苏青桑站在那里,看着霍靳尧就这么进了浴室,她嘴唇动了动,最后有些无奈的往外面走。

    刘童佳还坐在那,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愣愣的,不在状态。似乎是在神游一般。

    苏青桑莫名就生出几分不忍之心,这样的刘童佳,如果真的是为了霍逸凡来的,哪里会有这样的脸色?

    可是这样的话,霍靳尧不会信。

    “阿姨?”她在刘童佳对面坐下:“靳尧他洗澡去了。等他洗完澡,我们再来吃蛋糕好了。”

    刘童佳终于回过神来,她看了苏青桑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

    “算了。我先回去了。”

    “阿姨?”苏青桑清了清嗓子:“你不等靳尧吗?他洗澡很快的。”

    “不用了。”刘童佳不是没有眼色的人,霍靳尧不想看到她,她再留下来,霍靳尧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的。

    “阿姨?”

    这样的刘童佳,苏青桑真的是第一次见。她以前一向是优雅贵气,甚至有些傲气凌人的。

    刘童佳没有再开口,她看了苏青桑一眼,最终还是离开了。走之前,她的目光落在那个蛋糕上,有瞬间的出神。

    说起来,她已经十几年没有跟霍靳尧一起庆祝过生日,也没有在一起吃过蛋糕了。

    刘童佳走了,苏青桑的心情莫名就有些揪在了一起。

    事实上刘童佳做的事情确实是让人生气的,可是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苏青桑却高兴不起来。

    大概是因为之前的反差太大,导致她觉得这样的刘童佳让人心疼吧。

    重新回到房间,霍靳尧已经洗好澡出来了。

    “阿姨走了。”

    “恩。”霍靳尧并不在意,苏青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还在滴水的头发。

    “霍靳尧。我看得出来,阿姨是真的想跟你一起过个生日。”

    “是吗?”霍靳尧拿起毛巾随意的擦了擦头发:“那又如何?”

    他对刘童佳已经死了心,不抱希望了。若是她真的是来陪他过生日的,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离开?

    说穿了,还是苏青桑太单纯,太容易相信人。

    “你”

    “你如果不提她的话,我会觉得今天这个生日更开心一点。”

    苏青桑沉默,看着霍靳尧把头发擦干,然后走到她面前站定。

    “好了,亲爱的老婆。现在我要享受一下我的生日礼物了。”

    “生,生日礼物?”

    “你不会是觉得你只是给我做一桌子菜,就能让我满足吧?”

    “不然呢?”

    “当然是把你自己也打包送给我了。”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一把抱起了苏青桑。

    苏青桑本能的揽住了他的脖子:“你等一下。我有礼物给你的。”

    “礼貌不急,我现在更想吃你。”

    苏青桑的身体被霍靳尧放到了床上。她在他要吻过来的时候突然挡住了他的唇。

    “老婆。”

    今天是他生日,难道她也不想满足他?

    “我那个好像刚走。”回林市就来了,他应该也知道一点。

    恩哼?然后呢?

    “也就是说,我没怀孕。”

    “不是正好?”

    “再给我一次机会。”苏青桑搂着他的颈项:“再来一次好不好?”

    霍靳尧的动作停了一下,他的神情一半是无奈,一半是纠结。

    “你就这么想要一个孩子?”

    “是。”

    “你是个妇产科医生,你应该知道怀孕很辛苦。”

    “对。”

    “你也应该知道,生孩子会很痛。据说是十级疼痛。”

    “我知道。”

    “不管是剖宫产还是顺产,受罪的都是女人。”

    “没错。”

    “就算是这样你也还想要孩子?”

    “是。”苏青桑搂着他的脖子,目光专注:“我就是想要一个孩子。你给不给?”

    霍靳尧单手撑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如此固执的苏青桑有些无奈了。

    “今天是我生日,我愿意再试一次。”

    “好。”苏青桑有信心,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她早晚会让霍靳尧完全松口,同意要孩子的。

    第二天就是庭审的日子。

    霍靳尧起床的时候,苏青桑还在睡。她昨天累坏了。

    为了怀孕,她也是蛮拼的。霍靳尧看着她的睡颜有些失笑。

    凑过去,在苏青桑的额头上亲了一记。苏青桑睡得很沉,完全没有受他的影响。

    霍靳尧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打理好自己。看着镜子里西装笔挺的自己,勾起了唇角。

    霍逸凡,苏沛真,这一次同他们两个一个也别想跑掉。

    离开的时候,霍靳尧看到了还放在茶几上的那个蛋糕。他的脚步停了一下。

    本来要直接离开的他,却又将那个蛋糕盒子打开。

    很漂亮的蛋糕,上面还有一个小房子。房子上插着一个小卡片。上面写着生日快乐。

    霍靳尧盯着那四个字半晌,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最后将蛋糕重新盖回去,在出门的时候将它提了出去,扔进了楼道的垃圾桶。

    不是真心的祝福,不要也罢。

    霍靳尧赶到法院的时候,霍家人几乎都来了。霍老爷子,霍明光刘童佳,霍明亮年春雅,还有霍明美韦南天,跟他们各自的孩子全部都已经来了。

    霍靳尧反而是来得最晚的一个。他身后跟着杨文昌还有张阳。

    看到他进来的时候,霍家其它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尤其是霍明亮跟年春雅,看霍靳尧的目光像是刀子般的犀利。

    霍靳尧全然不在意。他就是故意的。

    这个庭审并不公开。能来旁听全部都是跟案件相关的人员。霍靳尧坐下没多久,向采萍也来了。

    看到向采萍,霍靳尧难得的收敛了神情。对着她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向采萍看着她,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都没说,在后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霍靳尧只是看了那个方向一眼,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庭审很快就开始了,霍逸凡被带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非常难看,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万分。

    像他这样的天之娇子,一直高高在上,冷不防有一天身陷囹圄,自然是不能忍受。

    跟他一样憔悴,一样脸色难看的,还有苏沛真。

    苏沛真从小到大,何尝受过这样的气?她的眼睛下方都有淡淡的黑影,整个人透着一股阴沉,完全不若初见她时的嚣张跋扈。

    向采萍看着苏沛真,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揪紧了一般的难受。

    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怕之前苏沛真做得再错,再无理,那也是自己的孩子。

    她下意识去看霍靳尧的方向,却发现他根本没有注意她这边,向采萍的脸色一下子又沉了下去。

    庭审还在继续,先是原告律师提出控诉,然后是被告律师。

    霍家为了让霍逸凡免于罪责,给他找的也是业内名气相当大的律师。

    两边的律师你来我往,各自呈上证据。气氛十分的激烈。

    所有人都很紧张,唯独霍靳尧很淡然。他本来不想来的,不过是想见证霍逸凡最后的落魄罢了。

    一个半小时后,在经过了一轮休息之后,法官终于宣判了最后结果。

    “霍逸凡盗窃商业机密罪成立,判处罚金五百万。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

    “苏沛真,盗窃商业机密罪成立,判处罚金三百万。有期徒刑五年。”

    “我不服,我要上诉。”

    “我要上诉,我要上诉。”

    霍逸凡叫了起来,可是他的叫嚣马上就让庭警给阻止了。

    他无奈之下,在要被押送离开的时候,瞪着向了霍靳尧的方向:“霍靳尧,我一定会上诉到底的,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霍靳尧已经站了起来,正打算离开了,因为霍逸凡的话,他停下了脚步看他。

    “你高兴就好。堂弟,好好表现,我还等着你早日出来呢。”

    “霍靳尧,你这个混蛋。你设计我。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你这个混蛋。”

    要坐六年半的牢对于霍逸凡来说,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他完全失去了平时的风度,大吼大叫了起来。

    霍靳尧才不理会,等他出了门,霍逸凡的叫声他是一点也听不到了。

    “霍总?”杨文昌在他上车之前靠近了他,声音很轻:“刚才看到霍老爷子,好像脸色很不好。你看是不是?”

    霍靳尧也看到了,霍老爷子在听到判决的时候,就捂着心脏的位置,一副要倒下去的模样了。

    他闭了闭眼睛,“爷爷现在还在生气,不会想见到我。有爸爸他们在,应该不会让爷爷有事的。我们先回公司吧。”

    出了霍逸凡这样的事情,其实对天域集团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哪怕今天的宣判不是公开的,但是之前霍逸凡太高调,新计划研究的事情传得人尽皆知。

    现在只怕不少人在后面等着看天域的笑话。而霍靳尧是绝对不会给那些人这样的机会的。

    上了车,正打算让杨文昌开车,车门却突然被人打开,向采萍站在车门旁边,看着霍靳尧,目光满是纠结,神情十分复杂。

    “靳尧?”

    “阿姨。”

    向采萍看着他有如没事人一般的神情,那个话有些说不出口。可是想到被判了五年的女儿。她又不得不开口。

    “靳尧。我知道沛真做错了事情。可是她还小,要是她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跟我说,我教训她。我也知道,她害你公司受到了损失。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们公司损失了多少,我来赔给你,行不行?”

    她现在身上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她能把名下的超市都卖掉啊。

    这样一来,她就有钱可以给霍靳尧了。

    “阿姨,你不要这样。苏沛真是苏沛真,你是你。你没有必要去为她的行为承担什么。”

    “怎么可能?她是我女儿啊。”

    向采萍说到这里,是真的哭了出声:“我生下她,又抛弃了她。都是我的错。她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如果我从小把她养在身边,如果我从小就好好照顾她培养她,我相信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吸了吸鼻子,是真的伤心跟自责:“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为她承担,只要你让她不要坐牢。她今年才二十六岁啊,坐上几年牢,这人不就毁掉了?”

    霍靳尧坐在车里没有动作,向采萍并没有大哭,可是这个样子倒是比放声大哭更让人觉得不忍。

    “靳尧,行不行?你若是不想看到她,我可以把她带到国外去。我曾经有一个小姐妹现在在国外生活。我可以把沛真带出去,并保证她这辈子都不回来,也绝对不会再来找你跟青桑的麻烦,你看这样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