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你是想来指责我吗
    若是说起了向采萍,就连是霍靳尧也只能沉默。

    他不会对苏沛真心慈手软,却也只能承认,他们这些动作,颇有些对不起向采萍。

    “好了。你要是真的心疼她,以后没事就去找她坐会,聊聊天。”

    苏青桑不说话,眼前似乎只能这样了。

    “至于苏沛真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就算是向采萍真的求到他面前,他也不会改变心意的。像苏沛真那样的人,需要教训。

    他想到之前对方对苏青桑做的那些事情,他就不想要原谅苏沛真分毫。

    苏沛真这次坐牢是坐定了。

    因为有齐惜薇的作用在里面,凯夫集团完全不打算跟霍逸凡跟苏沛真的要求,私下调解。执意要告霍逸凡跟苏沛真两个人。

    而苏沛真跟霍逸凡两个人又罪证确凿,所以公诉机关在采证之后,定在了这周六开庭。

    到时候,会有对霍逸凡,还有苏沛真的判决。在那之前两个人依然被收监,没有自由。

    在霍靳尧的帮助下,公诉机会请来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律师。

    有他在,霍逸凡跟苏沛真就别想轻易摆脱这次牢狱之灾。而本来可以帮霍逸凡一把的霍靳尧,在这件事却是完全没有丝毫想帮霍逸凡的意愿。

    不管是霍明光来求情,还是霍老爷子来说话。霍靳尧都没有出来回应,也不打算回应。

    他相当坚决,执意要把霍逸凡送进监狱。

    霍靳尧的态度引得霍明光十分不满。连霍老爷子对霍靳尧都有些微词。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霍靳尧心意已决,他说的话,自然是不会改变的。

    更何况事情闹到现在,就算是霍靳尧想让缩小事情的影响,都已经来不及了。

    转眼,离开庭的日子,就只剩下两天了。这一天,在下班之前,霍靳尧在自己的办公室看到一个几乎不可能会出现的身影。

    霍靳尧看着眼前的刘童佳,在最初的两秒闪神之后,他就恢复了脸色。

    不过他并没有多放松,神情隐隐有丝戒备,不太明白她找上门来做什么。

    刘童佳没有错过霍靳尧眼中那一闪而过的防备,心头有些发凉。

    眼前是他的儿子,却用那样的目光看她。她还真的是失败啊。

    “靳尧。”

    “有事吗?”

    听到刘童佳这般温和地叫他的名字,这还让霍靳尧诧异了一下。诧异之后,眼中的戒备却是更深。

    他微眯着双眼,盯着刘童佳的脸,没打算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

    刘童佳不是没有注意到霍靳尧的脸色变化,这让她原本想说的话突然就有些卡壳。

    “靳尧,后天,逸凡的案子就要开庭了吧?”

    霍靳尧听到霍逸凡的名字时,突然就放松了不少。原来如此。

    将身体放松靠在椅背,他略一挑眉:“妈,你不会是想来为霍逸凡求情的吧?”

    刘童佳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其实她来找霍靳尧并不是因为霍逸凡的事情。

    霍靳尧不记得,她却是记得的。明天,也就是开庭的前一天天,其实是霍靳尧的生日。

    她想让霍靳尧回家一起吃个饭。其实霍老爷子也是这个意思。

    可是霍老爷子还在生气,对霍老爷子来说,不管霍逸凡以前有什么样的野心,做错了什么,只是在家里闹闹就算了。

    霍靳尧偏偏要这样大张旗鼓。现在好了,谁都知道天域集团出了一个吃里扒外不说,还盗窃别人商业机密的副总。

    人人都知道霍家出了这样的一个人。不要说霍老爷子,就算是霍明光霍明亮兄弟几个,也一样是面上无光。

    所以霍老爷子也知道霍靳尧的生日要到了,却没表示什么。他还在生霍靳尧的气呢。

    刘童佳以前对霍靳尧不满的时候,霍老爷子还会站在霍靳尧这边。

    这次霍老爷子也不站在霍靳尧那一边了,刘童佳却有些不是滋味了起来。

    这是她的儿子,现在却几乎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

    她有心想缓和一下霍靳尧跟霍老爷子的关系。所以才想着来找霍靳尧,让他回家。

    哪里知道一开口,霍靳尧就误会了。

    “我并不想为他求情。”

    刘童佳知道霍靳尧不喜欢霍逸凡。霍逸凡跟霍逸杨两兄弟最近这几年做的事情确实是不怎么样。不过她认为这也没有到要坐牢的地步。

    “我,我就是觉得他并没有真正做什么伤害你的事。你又何必这样咬住他不放?”

    霍靳尧听了这话,几乎要笑了。

    “他确实是没有做什么真正伤害我的事,他不过是在公司里明的暗的给我下绊子。想尽办法抢我的功劳,用尽手段想把我从总裁的位置上赶下去而已。”

    这话说得刘童佳无言以对。办公室的气氛一时又降到了冰点。

    在这个问题上,霍靳尧已经懒得跟霍家人争辩了:“说起来,他的罪名可是一点也不冤枉。那份计划书本来就属于我的。他倒好,问也不问,直接拿到爸爸跟爷爷面前去邀功,借这个机会重新进入天域集团。你们现在一个一个来给他求情,怎么不想想,他偷用别人的计划时的理直气壮呢?”

    刘童佳看着霍靳尧,想说她现在其实并不怎么关心霍逸凡的结局。可是霍靳尧根本不给她机会。

    “妈如果你没事的话我要继续忙工作了。”

    这是无声的在下逐客令。刘童佳的脸色变了几变,没急着站起来,还是坐着不动。

    霍靳尧也不理会,横竖他都已经下定决心,不管谁业求情,都一定会让霍逸凡付出代价。

    认真说起来,他倒是有点无辜。计划书是苏沛真给他的,他也不过是就那样拿去用了。

    可这就是霍逸凡最大的错了。问都不问来历的东西,也敢拿去献宝?

    愚蠢。

    霍靳尧将手上的几份文件签字,手边还有其它的工作。最近还有一个大的并购案要进行。

    他很忙,忙到无暇去理会刘童佳为什么坐在那里不走。

    刘童佳一度如坐针毡。她看着霍靳尧,这还是她第一次看霍靳尧处理公事的样子。

    她记忆中的霍靳尧这样认真的模样,好像是那个时候上学吧。

    他虽然不像霍靳凯那样,从小就把家族责任扛在肩膀上,但是对自己还是有要求的。

    身为霍家的子孙,他很注意维护霍家在外的名声。

    她记得他考试成绩从来没有掉落过年级前三,甚至经常考第一名。

    她还记得有一次他迷上了一款电子游戏,对于学习就不那么上心了。当时她并没有指责他,毕竟他一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果然没几天,他把所有的关卡都通关之后就没兴趣了。她那之后好像也有看到过他玩游戏,却很少见到他沉迷于此了。

    霍靳尧投入公事中是不会去管周围环境的。等他把手中那份策划看完,并写下自己的意见之后,才发现刘童佳竟然还坐在那里。

    唇角无声的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霍靳尧将笔放下。

    “妈,你还有事吗?”

    刘童佳因为霍靳尧的话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竟然在这里坐了近一个小时。

    她攥紧了包包的带子,看着霍靳尧:“明天是你的生日。你爷爷的意思是,让你回家吃个饭。”

    他生日吗?霍靳尧似乎是现在才想起来。眯了眯眼睛,他想到一件事情。

    “是我生日?是因为是我生日爷爷想让我回去,还是说因为他想着明天再试一次,让我改口,放过霍逸凡?”

    “霍靳尧。”刘童佳这会终于生出了几分怒气:“你把家人想成什么了?你生日,爷爷关心你,让你回家吃顿饭怎么了?”

    “不怎么,我只是想跟你们确认一下而已。毕竟好像现在你们都不太乐意看到我。横竖过去那么多年也怎么过生日,今年也一样,不过也罢。”

    说起来,自从十二岁发生那件事情开始,刘童佳对他并不怎么上心。

    这十几年来也没有说特意为他庆祝生日的。他每年的生日,爷爷会吩咐王婶给他煮一碗长寿面。

    至于霍明光跟刘童佳,在他们心里,根本不会去想哪天是他的生日。

    倒是他那些发小,每年都会跟他聚一聚,一起为他庆生。

    刘童佳因为他的话心头像是被什么轻轻刺了一下一般。这么多年,她承认她对霍靳尧多有忽略。

    她一直以为,霍靳尧不在意的。

    霍靳尧因为刘童佳的脸色,越发认定他们要他回家不过是想着让他松口救下霍逸凡。

    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内线刚好在此时响了。

    “霍总,五分钟之后你跟安氏的安总有一个会晤,安总现在已经到了。”

    “请他在会议室等一下,我马上过去。”

    霍靳尧挂断内线,站了起身。看到还坐在那里不动的刘童佳,他的神情很平静。

    “麻烦你跟爷爷说一声,我最近事情很多,也很忙。明天看情况吧。如果没有时间,就不回去了。”

    将桌上的文件随手收在一边,他拿起了其中一份文件往外面走。

    经过刘童佳身边的时候,极淡极轻的说了一句。

    “不是真心想为我庆祝生日的话还是别装出那个样子了。明明不想看到我,何必强迫自己?我都替你累。”

    自从刘童佳给章毅臣下药之后,霍靳尧已经不愿意跟刘童佳维持表面的和平了。

    明明不喜欢,明明厌恶,却还是为了另一个人来见他。这让霍靳尧更反感。

    或者刘童佳更喜欢让霍逸凡当她的儿子吧。谁知道呢?

    刘童佳被霍靳尧给刺伤了,她捂着心脏的位置,半晌都无法从那阵阵心痛中缓过来。

    她突然就想到了那天晚上霍靳尧说的话。

    他说,这么多年了,你是不是宁愿当年死的人是我?

    他又说,其实不骗你,我也宁愿当年死的人是我。

    那天晚上她做梦都是霍靳尧不断质问她的这两句话。现在却更是如此,一声又一声,不断回响在她的脑海里。

    刘童佳身体软在椅子里,整颗心都像是被针扎过一般的疼。

    霍靳尧进家门的时候,就闻到空气中的饭菜香。

    听到他进门的声音,苏青桑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你回来啦?你洗个手,马上就能吃饭了。”

    霍靳尧放下车钥匙,换下鞋子进了门。发现竟然是苏青桑在做饭。

    “怎么是你做饭?玉婶呢?”

    “我今天放玉婶的假。”苏青桑将菜盛起来,放到一边的料理台上:“好啦,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好好的怎么想起来自己下厨?”霍靳尧圈上她的腰,发现她的额头沁出了一层细汗。

    霍靳尧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苏青桑就让他早点回家。他心知今天是什么日子,却装作不知道。

    “你说呢?”

    苏青桑卖起了关子。拍了拍他的手臂,让他放开盵。示意他赶紧去洗手。她自己则端起那盘菜往外面走。

    霍靳尧洗好手出来,看了一眼桌上,正中摆着六菜一汤。就两个人吃,有些多了。

    “清蒸鲈鱼,红烧排骨,啤酒鸭,蟹粉狮子头”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眼神带着几分赞赏:“不错啊。看卖相非常不错。”

    苏青桑为霍靳尧盛了一碗汤放在他面前:“错了,不光是卖相不错,味道也是相当不错。”

    霍靳尧看了眼手中的汤:“这是冬虫夏草?”

    “恩。”苏青桑点头:“正宗的冬虫夏草。我特意让玉婶买了一只土鸡。下午就炖上了。你尝尝。”

    霍靳尧喝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恩,很不错。”

    “不错吧?我只放了两块姜提味,一点味精都没放。”

    苏青桑邀功一般的看着霍靳尧:“怎么样?我手艺不错吧?”

    “恩。不错。不过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么多菜,是不是太浪费了?”

    “不浪费啊。今天日子特殊嘛。”

    苏青桑笑了,霍靳尧将汤喝完,带笑的双眼看向她:“什么日子特殊啊?”

    “你说呢。”苏青桑笑着为自己也盛了一碗汤。看到霍靳尧的碗空了,随手接过来给他盛饭。

    “我自己来。”

    “不用,今天你最大。所以,我来。”

    苏青桑笑着将饭碗放到他面前:“寿星公。生日快乐。”

    霍靳尧笑了:“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以前是不知道啊。”苏青桑眨了眨眼睛。

    说起来,去年霍靳尧过生日的时候,他们刚结婚。

    那个时候的苏青桑只是想着找一个男人一起过日子,所以不要说对霍靳尧的生日了,结婚纪念日这些她也是一点都不上心。

    她完全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跟霍靳尧产生这么深的感情。

    有了感情,就会用心。用心去了解这个男人的一切。不管是他的喜好,还是他的心情。

    那天两个人从荣城回来的时候,苏青桑就看到了霍靳尧的生日,当时就记下来了。

    今天她特意提前一个多小时下班,就是为了做好这些菜。

    “可是现在不是以前了啊。之前结婚纪念日,我差点就挂掉,也没好好庆祝。刚好借着你生日,一方面是庆祝我们结婚一周年,一方面也庆祝你的生日。”

    霍靳尧听她说完,突然就凑过去在她的唇角亲了一记。

    “老婆,谢谢你。”

    苏青桑笑了,正想说话的时候门铃响了。她愣了一下,不太明白这个时候谁会来。

    她看了霍靳尧一眼,率先去开门了。

    门外站着的人让苏青桑愣了一下。她呆了好几秒,才想起来要叫人。

    “阿姨?”

    她怎么来了?

    刘童佳站在门口,她的手中拎着一个大盒子。看起来像是生日蛋糕一类的。

    她似乎有些不自在,看到开门的人是苏青桑时,她脸上那不自在更明显了。

    “你,那个,靳尧在吗?”

    “在的。”苏青桑看了眼刘童佳手上的那个蛋糕盒,心说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她退后一步,看了眼餐厅方向:“靳尧,你妈来了。”

    “阿姨你进来吧。”

    说话的时候苏青桑往后退了一步,示意刘童佳进来。

    刘童佳进门的同时,霍靳尧刚好出来。

    两母子的目光对上,霍靳尧愣了一下:“妈?”

    刘童佳破为尴尬的站在那里。事实上,她昨天让霍靳尧回家,霍靳尧却不肯。

    昨天晚上她一个晚上没睡好,辗转反侧好长时间。今天也是纠结了很久,最后却还是决定过来一趟。

    经过蛋糕店的时候,想起来从十二岁开始,霍靳尧过生日她就再没有为他庆祝过,她又开始觉得愧疚了。想也不想的买了个蛋糕就这样过来了。

    等来一之后才发现,她现在的举动,有些突兀了。

    三个人一起站在客厅,像是三个柱子。刘童佳应该祝霍靳尧生日快乐的。

    可是这么多年都没给他庆祝过生日,她自己都觉得怪怪的。

    霍靳尧看到了她手上拎着的盒子,眉心微微拧了拧,站在那里不说话。

    “靳尧?”苏青桑看看霍靳尧,又看看刘童佳,发现两个人都没有想开口的意愿之后,只能先打破沉默。

    “阿姨,你吃饭了没有?”

    “没有。”刘童佳难得态度极为温和的回应了苏青桑的话。她是没吃饭,本意是想送完蛋糕就回老宅去的。

    苏青桑被他的态度弄得,一时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既然阿姨没吃饭,就一起吃吧。”

    “啊?”刘童佳因为苏青桑的话愣了一下,似乎完全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提议。

    “就是饭菜是我做的。阿姨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吧。”

    “好。”

    刘童佳跟着苏青桑进了餐厅。苏青桑从霍靳尧边上经过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他跟上。

    霍靳尧着着不动,最后还是跟在两个人身后一起进了餐厅。

    房子里没有别的人,刘童佳看了眼桌上。都是很家常的菜。她忍不住就又看了眼霍靳尧,平时他都是吃这些吗?

    “阿姨,你这个先放下吧。”苏青桑指了指刘童佳手上的盒子。

    餐桌很大,还有地方可以放。刘童佳反应过来,脸上又是一阵不自在。

    她把蛋糕盒放下了,苏青桑去了里面给她拿了一套碗筷出来。

    先给刘童佳盛了碗汤:“阿姨你先喝碗汤。对胃好。”

    “谢谢。”

    这一声谢可把苏青桑给惊着了。刘童佳是什么人?

    在苏青桑的印象里,她一向是高高在上的。现在竟然会对她说谢谢?

    苏青桑差点没惊得坐在地上。她忍不住就去看霍靳尧。

    霍靳尧倒是平常得很,端着饭,自顾自的吃起来。

    苏青桑摸不清刘童佳的路数。坐下来之后,忍不住就踢了霍靳尧一脚。在霍靳尧抬头的时候无声的给他一记眼神,问他刘童佳这是什么意思。

    霍靳尧也给了苏青桑一记眼神,示意苏青桑不用管刘童佳。

    怎么可能不管?那怎么说也是她婆婆吧?人家现在好心好意过来给你庆祝生日,难道你就这样摆张冷脸给人家看?

    你又知道检家是好心好意了?也许别有用心呢?

    她是你妈。

    是吗?是我妈,也是别人的伯母。

    苏青桑放弃了跟霍靳尧的眼神交流,发现刘童佳一直在看他们之后尴尬的笑了笑。

    “阿姨,要我帮你盛饭吗?”

    “不用。”刘童佳摇了摇头:“我自己来吧。”

    她拒绝之后,气氛再度尴尬。苏青桑极安静的吃饭,霍靳尧也一样。

    刘童佳有些不自在,却强迫自己忽略那样的不自在。

    尝了几口桌上的菜,她看了苏青桑一眼:“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恩。”苏青桑点头,对刘童佳的搭话很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我手艺不好,让阿姨见笑了。”

    刘童佳还没有开口,霍靳尧先说话了。

    他已经解决了一碗饭,正要添第二碗,因为刘童佳的问题让他看了她一眼。

    “吃不惯可以回霍家让王婶周婶做。要挑毛病就不用了。横竖这些饭菜也不是烧给你吃的。”

    这话说得太不客气了,苏青桑忍不住就想去踹霍靳尧了。

    “事实如此。”霍靳尧可不觉得自己说错了。刘童佳不请自来。他可没有请她。

    刘童佳脸都白了,她坐在那里,手上还端着碗,却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就那样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霍靳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