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我会让她一尸两命
    餐厅是南方风格装修,很有特色。靠窗的位置,苏青桑跟向采萍面对面坐着。

    服务生拿了餐单过来,苏青桑让向采萍点菜,她没有心情,摆了摆手,又把餐单推回到了苏青桑面前。

    苏青桑没有拒绝,点了几个菜,都是向采萍喜欢吃的。

    这些喜欢,她曾经在林市的时候无意流露。而苏青桑,现在还记得。

    向采萍坐在那里不动,因为苏青桑的举动,想说的话,就那样梗在喉间,说不出口。

    “你最近好吗?之前你去c市了。我后来才听说那边地震了,我心里很担心你。打过你的电话,都打不通。后来去了你医院,才听说你没事了。”

    坐了好一会,向采萍还是开口了,言语之间尽是对苏青桑的关心。

    “恩。是啊,遇到地震,差点死了。”

    苏青桑毫不避讳,事实上如果不是章毅臣,只怕她早已经死了。现在已经没事了,她对于那一天的经历,也能够笑谈了。

    向采萍知道那个地方不一般,听说这次死了几百人。重伤的更是几千人。

    “现在没事就好了,没事就好。”

    “是啊,没事就好了。”

    沉默。苏青桑有些心酸。她明知道向采萍来是为了什么事,却不能主动说出来。

    向采萍几度欲言又止,最后服务生开始上菜了,她也没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一顿饭两个人都吃得不怎么自在。直到桌上的菜色被解决了大半,苏青桑都有些吃撑的放下了筷子,向采萍还是没把要说的话说出口。

    “阿姨,没事的话我送你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

    “啊?”

    “回家啊,你看再不回去天都晚了。到时候赵婶说不定要担心你了。”

    “哦。好。”

    向采萍点头,跟在苏青桑后面上了她的车。

    夜色渐浓,苏青桑感觉到了向采萍的视线,在她开口之前。

    “阿姨,你的腰好点了吗?最近没有再疼了吧?”

    “没,没有。”苏青桑送了那台理疗仪,向采萍有坚持用,最近是真的没有再疼过了。

    想到这里,她的神情一时又复杂了起来。

    “那就好。”

    又是一阵沉默,向采萍因为苏青桑关心的话,那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犯罪的人是苏沛真,如果警方都能把她关进去,未尝不是因为她真的做错了事。

    既然是这样,那她找苏青桑又有什么用呢?

    这样的纠结一直到苏青桑的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向采萍看着苏青桑,最后无言的下了车。

    苏青桑将车子掉头,本来是想着就这样离开的。看到站在那里还看着她的车不动的向采萍时,到底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阿姨。”苏青桑将头探了出来。

    “恩?”向采萍往前站了一步。

    “阿姨,你一个人在这边,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如果有什么困难,你也可以去找靳尧。”

    她其实清楚,这一次霍靳尧并不打算放过苏沛真,所以这也只能是个托辞。

    “如果我不能解决的话,相信他应该可以解决。”

    霍靳尧是可以解决,关键是,霍靳尧不会帮向采萍解决。

    苏青桑说完这到底心有不忍,总跟着向采萍一颌首,发动车子离开了。

    向采萍是聪明人,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苏青桑的意思。

    她知道她今天找她的目的,也明白她想说的话,不过她无能为力。

    向采萍站在那里,夏天已经来了。风吹过来明明不冷,她却感觉到了阵阵冷意。

    这一次,难道真的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苏沛真去坐牢吗?

    苏青桑回到家时心情依然不怎么好。想到向采萍,到底是有些不忍。

    向采萍犯了什么错呢?这一切的悲剧并不是她造成的,可是却是向采萍在承担那最后的苦果。

    进门的时候,玉婶已经收拾好屋子,先离开了。

    霍靳尧也已经回来了,正在客厅里打电话。看到她进门,他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苏青桑换好鞋子,走到霍靳尧旁边坐下。

    他将手机放到一边,看着她的脸色:“吃饭了吗?是不是太累了?脸色不太好。”

    苏青桑摇了摇头,伸出手就要去抱霍靳尧,却在身体碰触到霍靳尧的瞬间,整个人突然僵住。

    “老婆?”

    苏青桑没有动,她的鼻尖动了动。香味,有点像香水的味道,这个味道她好像之前闻过。

    她想起来那天晚上霍靳尧回家,她就曾经在他身上闻到这样的味道。

    当时那个气味太淡了,淡到苏青桑几乎要忽略掉。

    可是这次,她却敏感的闻到了。比上次要清楚一些。若是她没有猜错,那应该就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青桑?”

    霍靳尧又叫了她一句。苏青桑坐正了身体,目光落在霍靳尧脸上。

    她试图从他脸上找出点或者是心虚,或者是其它什么也好的情绪。

    可是发现并没有。

    “你——”

    “你怎么了?”霍靳尧看着她的神情,伸手覆上苏青桑的额头:“真的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不用。”苏青桑下意识的避开了霍靳尧的手,她往后坐了一点。

    挠了挠头,她最终决定相信霍靳尧。

    “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应酬?”

    苏青桑其实是知道的,霍靳尧平时应酬不少。不过是因为发现她好像并不怎么喜欢那样的环境跟场合,所以有意识的减少了。

    但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霍靳尧去的地方,往往都不会有多单纯。

    不说其它,之前霍靳尧去的那家夜之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更不用说他身边还有成先云,万显阳他们那群人。

    如果因为对方有应酬,不小心沾上了,苏青桑也可以理解。

    “今天没有。”霍靳尧说话的时候又将他捞回自己的怀里,看着她的脸:“我要是有应酬,哪里能这么早回家?”

    没有应酬?苏青桑忍不住就多看了他一眼:“那,就没什么特别的事?”

    “有一件。”霍靳尧想到苏青桑是妇产科医生,他之前回来的时候,还想着要问一下苏青桑这方面的问题的。

    “什么?”

    “一个女人会因为怀孕而变得情绪起伏很大,然后很容易困。这些是不是有问题?”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她没想到霍靳尧竟然会问她这样的问题。

    “又或者因为怀孕了,所以动不动就想睡觉,甚至身体乏力,好像随时会晕倒一样?”

    霍靳尧专注的看着她,似乎是认真的在请教。苏青桑的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开口了。

    “女人怀孕的时候,激素分泌会失衡。然后到了这个时候,孕妇会有一些变化。像你刚才说的情绪起伏大,容易困,这些都是正常的。”

    “动不动就想睡觉也是正常的吗?”

    “正常来说,确实是会嗜睡,身体乏力。是正常的。”

    这样啊。照苏青桑这个话来说,齐惜薇的情况就是正常的,可是,她的脸色明明看起来那么苍白啊?

    霍靳尧还想问清楚一点,苏青桑却看着他,有些试探的开口:“你身边有谁怀孕了吗?”

    “恩。是有一个。”

    霍靳尧点头,把齐惜薇的症状简单的说了一下。

    “她最近好像一直是这个样子。所以我问问你。”

    苏青桑咬着唇,轻轻的点头,心里已经明白了。霍靳尧今天应该是去看那个孕妇了。

    既然是孕妇,那就说明是有家室的人,也就不太可能跟霍靳尧有什么。

    “她好像特别不同,跟她说话没说多久,她就说困了,然后就说要睡觉,结果站起来的时候又站不稳。我想,或许挑一天,我介绍你们认识,你帮她检查一下。”

    “好。”苏青桑没反对,不过也大概知道了霍靳尧身上为什么会有香水味了。

    “这个怀孕的女士,是你的朋友?”

    “是我同学。”霍靳尧没有隐瞒:“我在国外读书时候的同学。”

    “她这样的情况,我倒是见得比较少。你这样吧,你让她来我们医院,我给她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好。”

    霍靳尧点头,想到齐惜薇那一脸苍白的模样。再想到自己曾经欠下齐惜薇的人情,神情之中就多了几分担心。

    苏青桑看着他那个模样,突然就捧住了他的脸,跟他四目相对。

    “霍靳尧,你这个女同学,不会是你曾经的女朋友,或者是暗恋者吧?”

    霍靳尧一愣,对上苏青桑过分认真的眼神时,突然就笑了。大手圈上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怀中一带。

    “你吃醋了?”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就是问问。你只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如果我说是呢?”他眼中有淡淡的笑意:“如果我说她是我的前女友,你要如何?”

    “不如何。这事要看你。”

    “看我?”

    “对。”苏青桑点头,抬手戳了戳霍靳尧的胸膛,声音很轻,神情看着也很平淡。但出口的声音却是威胁意味十足。

    “如果你对她已经没有感觉了,只是基于同学友谊这么关心的话。那我自然是好好帮她检查,好好帮她保胎了。”

    “那如果不是呢?”

    “如果不是的话,你要是已经结婚了,还对另一个女人念念不忘。那我只好狠一点了。”

    “狠一点?怎么狠?”霍靳尧的手微微用力,让她的身体跟她贴得更近。

    “那可就难说了。比如一个失误,弄个一尸两命出来,也不一定啊。”

    苏青桑说的时候,眼中已经带着淡淡的笑意。

    霍靳尧知道她的为人,那些为难过她的,她都能笑着帮人家治疗。

    她现在说这样的狠话,不但没让人觉得她狠,霍靳尧反而觉得这样的苏青桑有些可爱。

    “恩。真狠。还一尸两命。我好怕啊。”

    “恩。怕了吧?”苏青桑伸出在霍靳尧的脸颊上轻轻的捏了一记:“所以说啊。你在外面千万不要乱来。毕竟你可是有一个当医生的老婆。你懂的?”

    “我懂。”霍靳尧就喜欢她这个劲,好久都没有看到了。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霍靳尧的声音格外的温和。

    “你放心吧,有让人有兴趣乱来的女人可不多。满足你一个就够了。我不会想着再来一个的。”

    这个人,就没个正经。苏青桑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打了一下。

    “你够了。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什么叫应付她一个就够了?说得她好像是个谷欠女似的。真是够了。

    “难道不是?”霍靳尧说话的时候一把将她压倒在沙发上。双手就这么撑在她肩膀两侧。

    “还是说你觉得我没有满足你?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要好好的向你证明一下了。”

    他低下头,将她的唇轻轻吻住。再一点一点,加深这个吻。

    苏青桑被他吻得晕头转向,直接就忘记了她原来要说的话,还有原本的心情。

    直到衣服被霍靳尧扯下,她感觉到了空调吹来的那一丝凉意。她突然就推开了霍靳尧。

    “老婆?”霍靳尧正是兴起的时候,冷不防被推开,差点掉下沙发。这让他颇有些哀怨的看着苏青桑。

    “霍靳尧。”苏青桑半坐起来,看着他脸上明显带着不满的情绪,快速的说了一句:“阿姨今天来找我了。”

    霍靳尧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谷欠望到底退了几分。

    “她求你了?你答应了?”

    苏青桑把头摇得飞快,脸上不忍的神情依旧。

    “她没开口,我们一起吃了顿饭。她一直没有说苏沛真的事情。后来我就送她回家了。”

    如果向采萍真的提了,她还会觉得舒服一点,好受一点。

    可是向采萍没有提,这里面的含义,苏青桑懂,霍靳尧也懂。

    霍靳尧翻了个身,在边上坐下。他扯下了自己的领带,将之扔到一边。

    早手再度圈住苏青桑的腰身,让她坐到了他腿上。

    “不要自责,不要愧疚,这事跟你没关系。”

    “我知道。”苏青桑点头,贴着霍靳尧的胸膛,将脸在上面蹭了蹭:“道理我都懂。也不想同情苏沛真。就是心疼阿姨。”

    有一个像是苏沛真那样的女儿,对向采萍来说,简直比完全没有生过这个女儿更让她难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