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这是不是你害的
    “张秘书——”

    霍明光拧起了眉心,才想开口,却看清楚了张阳身后的人不止一个,而是两个人。

    两个穿着制服的人。在场所有的人这会都坐在那不动,只是看着那两个人,不明白怎么会有警察来。

    霍逸凡站在那,看着两人直直的朝着他走过来。其中一个将手中的证件往霍逸凡面前一亮。

    “你好,请问你是霍逸凡先生吗?”

    “我是。”霍逸凡站在那里,一脸的不明所以。

    那个警察将证件一收:“你已经涉嫌参与一起盗窃商业机密案。请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霍逸凡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们胡说什么?谁盗窃商业机密了?”

    “请你配合我们,跟我们一起,协助调查。”

    霍逸凡站在那,下意识的看向了霍明亮。霍明亮这会也晕头了。他上前两步:“警察同志,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儿子是绝对不可能会盗窃商业机密的。”

    “所以请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警察依然是公事公办的声音,但是动作却丝毫不客气。上前两步,一右一左的站在霍逸凡两边,要把人带走。

    霍逸凡又去看霍明光:“伯父,伯父救我。我没有。”

    霍明光看着眼前的情景,下意识的看了霍靳尧一眼。

    张阳是霍靳尧的人,把人带进来的是张阳,那么这事跟霍靳尧有没有关系?

    霍逸凡也看到了霍靳尧的目光,他突然伸出手指着霍靳尧。

    “是你对不对?是你。是你害我的。霍靳尧,你就眼红,就是妒嫉,你根本就是见不得我好。”

    霍靳尧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这会终于跟霍逸凡的目光对上了。

    “霍经理说话之前请三思。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让警察来抓你。你若是觉得你无辜,就跟着他们走一趟吧。毕竟,警方总会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还你一个清白,你说是吧?”

    “霍靳尧,是你,就是你。”

    霍逸凡还要骂,可是已经被两个警察带走了。

    他被带走之后,霍明光跟霍明亮两兄弟同时看向霍靳尧。

    “大侄子,你这样可不厚道啊。”霍明亮看着霍靳尧,目光有无声的指责。

    “叔叔说这个话,我可不太明白。犯罪的是逸凡,跟我有什么关系?”

    霍靳尧把事情一推四五六,一副跟我无关的样子。霍明亮气得不轻:“大侄子说这个话不亏心吗?警察可都是你的人带过来的,你想说跟你无关吗?”

    闻言,霍靳尧轻轻一笑,转身看向张阳。

    “张阳。人是你带来的吗?”

    “不是。”张阳说话的时候晃了晃手上的一份文件:“我有事找霍总,刚好就看到那两位警察上楼,他们说要找霍逸凡经理。我正好要来会议室,就遇到了。”

    “叔叔,你听到了?这件事情,可不关我的事。说起来,我也真的很好奇。逸凡盗窃商业机密,这盗窃的是什么商业机密。”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这茬,这会听到霍靳尧的话了,在场的人面面相觑。

    霍明光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冷着张脸坐在那里,目光看向霍靳尧,不相信这件事情跟他无关。

    霍靳尧像是没看到父亲的脸色一般,只是看着霍明亮:“叔叔,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不会在这呆着,而是想办法去弄清楚,逸凡盗窃的,到底是什么商业机密。”

    霍明亮瞪着霍靳尧,有心发作,却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

    恨恨的瞪了霍靳尧一眼之后,他快速的离开了。

    会议到了这个地步是没办法再开下去了。霍明光摆了摆手,会议室其它人都散了开去。

    最后只剩下了霍靳尧跟霍明光两父子。霍明光在霍靳尧要走人之前叫住了他。

    “靳尧。”

    霍靳尧站在那里,一脸不羁的看着他。

    “你——”他说了个你字,话锋一转:“霍逸凡的事,是你的手笔。”

    他用了肯定句,霍靳尧笑了:“你不是有答案了?还问?”

    霍明光的神情复杂,他看着霍靳尧,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靳尧。我知道,我跟你妈亏欠你良多。你心有不忿。如果你真的那么不高兴,你可以冲着我们来。但是我希望你能顾全一下大局。不管怎么样逸凡都是你弟弟,也是天域集团的人,你就不怕你这样会影响公司的声誉。”

    “你想多了。*霍靳尧耐心的听他把话说完,声音透着几分嘲讽:“第一,我对你跟妈,没有什么不忿。你们喜欢怎么对我,你们高兴就好。第二,影响公司声誉的不是我,是霍逸凡。或许,你可以问一下他,那份完美的计划书,是哪来的,是怎么来的。到时候你再来跟我讨论一下,公司的声誉。”

    扔下这句话,霍靳尧直接就走了。完全不理会后面霍明光。留下他坐在那里,神情复杂,隐隐的带着几分愧疚之色。

    霍逸凡被带走的时候,是相当自信的。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他自信不起来了。

    美国一家名为凯夫公司的企业,经由律师,向霍逸凡提出控诉,告他盗窃商业机密罪。

    而那个所谓的商业机密,就是那份苏沛真给他的文件。

    对方反复让他交代,文件是哪来的,霍逸凡只能把真话说出来,是苏沛真给的。

    苏沛真在林市,她在林市丢了那么大的脸之后,她并没有马上回荣城来。

    而是在林市醉生梦死,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可是很快的,她就被逮捕了。

    警方把她从林市带到了荣城。对她罪名的控诉,一样的是盗窃商业机密罪。

    苏沛真本来还没有从那样打击中恢复过来,没想到,马上面临这样的指控。

    她当然不会承认了。她说那份文件是齐惜薇给她的。她根本不是偷的。

    可是没有人要相信她,她被关了起来,不但关了起来,还跟霍逸凡一起接受审问。

    她说那份计划书是齐惜薇给的,可是齐惜薇拒不承认。她说这么重要的东西,她怎么会随随便便的给人?

    尤其是这个还是她原公司的机密文件。

    苏沛真百口莫辩,她打电话,叫来了她认识的一个律师,想让对方把她保释出去。

    可是没有用,对方告诉她,她的案子,罪证确凿,根本没有翻身的余地。

    那一头,苏沛真跟霍逸凡被关了起来。

    这一边,霍明亮却在想尽办法想把霍逸凡捞出来。

    霍逸凡去坐牢了,那个案子就这样搁置了。这对集团来说也是损失。

    霍明亮不知道那份计划的事,他一直以为是霍逸凡自己做的。

    这会才知道那份计划根本不是霍逸凡自己做的。他无奈,只好去求霍老爷子。

    那一头,警方已经正式对霍逸凡,苏沛真提出了控诉。如果罪名成立,两个人将面临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限徒刑。

    不管是三年也好还是七年也好,这都是霍明亮承受不起的。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找到了霍老爷子求情。

    苏青桑回了医院上班,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自然不知道,天域集团的这些事情。

    她只知道霍靳尧最近很忙,经常晚上很晚才回家。偏偏她这个星期也值夜班。

    用玉婶的话说就是他们两个都好几天没有在家里吃饭了。

    好不容易苏青桑这天不用值班,更早回家,才发现霍靳尧竟然还没有回来。

    心头有些失落,不过苏青桑知道霍靳尧最近的处境。他虽然说有办法对付霍逸凡,只怕到时候爷爷也要阻止的。

    霍靳尧若是一意孤行,少不得又要惹爷爷不高兴了。

    对这些事情她帮不上他的忙,只能是不给他添乱了。

    霍靳尧一直到她都收拾好了,躺下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才回来了。

    身边突然陷下去的床让她眨了眨眼睛,她之前没有关掉床头的灯,这会看到霍靳尧,伸出手圈上他的脖子。

    “你回来了?”

    “恩。”霍靳尧点了点头,看着睡眼惺忪的苏青桑,这个时候的她带着几分迷糊。

    “怎么到这么晚?公司的事很多吗?”

    “恩。”霍靳尧点头,苏青桑有些心疼的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啦,去洗澡吧,早点睡。”

    霍靳尧没反对,又凑过来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才退开。苏青桑笑了笑,眨着眼睛正打算睡觉,却敏感的闻到一阵极淡的,类似香水的味道。

    她忍不住就又用力的嗅了嗅,那个味道已经没有了。

    她看向霍靳尧,发现他也刚好转过脸来看她。

    “青桑。”他的神情有些严肃。

    “怎么了?”

    “如果最近阿姨会来找你,会提些什么,你让她来找我。你不要答应她的任何要求。”

    霍靳尧说的阿姨,自然是指向采萍。苏青桑因为他的话整个人完全清醒了。

    “阿姨来找我?她为什么要来找我?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苏沛真回荣城了?她不是还在林市吗?”

    她回来大概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她都已经不去想苏沛真做的事情了。

    横竖她名声都坏掉了,她认为苏沛真是翻不起什么浪来的。难道她竟然还想着害人?

    “你别担心,不是你想的那样。苏沛真现在在牢里呆着呢。”

    在苏青桑震惊的神情中,霍靳尧把苏沛真做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放心,这次我一定让他们往高里判决,不关她个七年不把她放出来。”

    苏青桑没说话,苏沛真落到今天这样的结局是自己作的。可是她忍不住就又同情起了向采萍。

    “阿姨应该会来找我求情吧?”

    “是啊,阿姨应该会来找你求情。所以我希望到时候不管阿姨说什么,你都不要管,只让她来找我好了。”

    “我知道了。”

    苏青桑很小声的应了一声,脸色有些不太好。

    苏沛真的事情,她是帮不上忙,也不想帮了。她三番四次跟她作对,甚至不惜出手害她,若是她还帮着苏沛真说话,那她也太圣母了。

    不过到底还是同情起了向采萍,有那样的一个女儿,想来,向采萍会觉得很头痛,很痛苦吧?

    因为这件事情一打叉,苏青桑一下子就忘记了刚才她闻到淡淡的香水味这件事情了。

    书房里,气氛有些紧张。

    “不可能。”霍靳尧刚听完了霍老爷子的要求之后,甩出了这三个字。

    霍老爷子没想到霍靳尧会拒绝得这么直接,甚至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靳尧,你就不能放过你弟弟?”

    “抱歉,我不能。”

    其它的事情都好商量,就这一件事情,霍靳尧是绝对不会再妥协分毫的。

    “靳尧。”霍老爷子有些被他的态度气到:“你看这样行不行?只要你能想办法让凯夫那边的人撤销控诉,我作主,送霍逸凡他们去国外,保证不会让他们再回来,怎么样?”

    “不。”霍靳尧笑着摇头,对于霍老爷子的话完全不接受:“不行。你送他们去国外,去国外干嘛?继续享受生活?爷爷,那不是我的要。”

    “你,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给他们任何援助。他们需要在国外自己养活自己。靠自己的力量。”

    “爷爷,如果你这样决定了。那么让他们现在呆在监狱里,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的过错,又有什么不同?”

    霍老爷子嘴唇动了动,有心想为霍逸凡辩解几句,霍靳尧却不想再呆下去了。

    他站了起来,看着霍老爷子。神情恭敬,却没丝毫想退让的意思。

    霍老爷子脸色有些苍白,他想到来求自己哭得声泪俱下的的霍明亮就一阵不忍。

    “爷爷,没事我先走了。对了,说起来公司的事情你已经完全放手给我爸了。既然是这样,那你以后也不用再管了。你觉得呢?”

    霍老爷子这会脸色已经不光是难看了,霍靳尧这个意思分明是让他不要再管公司的事。

    “你,你——”

    霍老爷子生气的捂着自己的胸口,他伸出手指着霍靳尧。

    霍靳尧欠了欠身:“爷爷还是保重身体为要。想来霍逸凡一直说他很孝顺,如果他真的孝顺,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这些伤害公司脸面的事情来。所以这一次,爷爷还是不要再管了吧。”

    霍老爷子看着紧闭的门,颓然的坐在了沙发上,半晌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