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打得他翻不了身
    霍靳尧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苏青桑还没有睡,看到霍靳尧进门,她将手中的书一放。

    “回来了?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霍靳尧不说话,走到床边把要起身的苏青桑一把抱住。

    苏青桑愣了一下,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也没有问。

    房间很安静,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过了好几分钟,苏青桑抬手拍了拍霍靳尧的背。

    “爷爷让我告诉你,让霍逸凡回公司是他的决定。”

    霍靳尧的身体有瞬间的僵硬,他松开了苏青桑,目光落在她脸上。

    “你知道了?”

    苏青桑点了点头,他们从c市回来,霍靳尧却没有回老宅吃饭。霍老爷子是多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霍靳尧心里有气?

    “爷爷说,没有什么比得过家庭和睦,所以——”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霍老爷子的意思霍靳尧明白。无非就是让他看在大局的份上忍耐一下。

    忍耐?

    问题是,他不想忍耐。

    他不想忍耐霍逸凡,也不想忍耐苏沛真。他不想看到霍逸凡趾高气扬的在他面前晃荡。

    霍老爷子之前以为霍逸凡会回去吃饭,他是想自己跟霍靳尧说的。

    可是霍靳尧竟然不回家,他没办法,只好在苏青桑要回家的时候把她叫到书房里,大概的跟她说了一下。

    “爷爷说,他理解你的心情,也知道你心里有怨气。但是霍逸凡怎么说也是你弟弟。他这次提出的这个方案也很好。所以你理解一下。”

    苏青桑的声音很小,说话的时候她去握霍靳尧的手。

    她能理解他的心情,可是她却不知道怎么帮他。

    “老婆。”

    霍靳尧突然握住了苏青桑的手,他看着她,神情专注。

    “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霍家,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苏青桑微微拧眉:“你是认真的?”

    “是。我认真的。”霍靳尧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我不想再忍耐了。”

    “那就不要忍耐。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霍靳尧笑了,回了荣城之后,这是他脸上难得有点笑意。

    执起苏青桑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再抬头时,他的眼神却十分犀利。

    “不过,我不打算离开霍家。”

    苏青桑不明所以,霍靳尧微微上扬起了唇角,带着几分玩味。

    “凭什么要离开的人是我?霍家只能是我的。”

    他并不是贪恋自己现在的地位,而是如果没有那场意外,霍家是霍靳凯的。

    他可以不在意天域集团的总裁是谁,他也可以不在意霍明光对他是什么态度。

    但是任何人都不要取代霍靳凯掌握霍家,掌握天域集团。

    “靳尧,那你——”

    “放心吧,我没事。”

    霍逸凡现在得意,就让他再得意几天好了。一份计划而已,他会有办法,让他连这个计划都完不成。

    苏青桑没有接话,她伸出手又将他抱住。

    不管他留在霍家也好,还是离开霍家也好。反正他在哪,她去哪。

    至于他是不是天域集团的总裁,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不就以为他只是一个小职员了?

    所以是或者不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管你打算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霍靳尧低下头,对上她氤氲的水眸时,凑过去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

    将她抱进怀里,在苏青桑看不到的地方,深邃的眸中尽是犀利。

    霍靳尧进咖啡馆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齐惜薇。

    齐惜薇坐在那里,一头长发就那样披在脑后,她好像丰腴了一些。坐在那里翻看着桌上的杂志,眉眼之间尽是柔和。

    这么多年她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的单纯。那样

    看到面前有人的时候,她抬起头来。对上霍靳尧的脸时她柔柔一笑。

    “靳尧,你来了?”

    霍靳尧点了点头,在她对面坐下。齐惜薇没把手上那本杂志合起来,她就那样侧着脸打量着霍靳尧。

    “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

    “是吗?你也一样。”

    说起来,他跟齐惜薇已经有近八年时间没有见了。

    齐惜薇弯着唇角,脸上的笑意不减:“我哪有一样啊。老了,也憔悴了。”

    “你比我小,你说你老了,那我不是更老?”

    “不一样啊。女人总是老得快一些。”齐惜薇的声音似乎是感慨一般,但也只有一下,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要喝什么?”

    “拿铁吧。”

    “你的口味还是没怎么变。”

    齐惜薇说话的时候,叫来了服务生,给霍靳尧点了杯拿铁,她自己却是点了杯果汁。

    “我记得你喜欢喝蓝山?”

    “是啊。不过,现在咖啡不能喝,我已经戒了。”

    齐惜薇又点了两份小点心。这才将杂志收起来,放到一边去。

    “戒了?”霍靳尧打量着她的脸色,似乎有些不明白一般:“对了,你这几年过得好吗?”

    “还不错吧。我知道你结婚了。你应该是过得挺幸福的吧?”

    “恩。”

    “那就好。”齐惜薇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意:“我以为你会很忙,没想到你还有空来找我。”

    霍靳尧不否认:“确实是很忙,但是有些事情想来问问你。”

    说话的时候他从自己带来的公文包里,掏出了那份文件推到了齐惜薇面前。

    “这个。”

    齐惜薇看着那份文件,打开翻了翻。合上文件,她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霍靳尧。

    “你们已经开始了吗?这个策划不错吧?”

    “很不错。”霍靳尧看着齐惜薇,毫不吝啬的赞美:“如果真的可以实施,会给集团带来巨大的,长远的利益。”

    “能帮到你就好了。”

    齐惜薇笑了笑,脸上的笑容十分单纯。霍靳尧看着她,将那份计划书收回。

    “可惜现在,这份计划书没帮到我。”

    “啊?”齐惜薇愣了一下,似乎不太明白霍靳尧的意思:“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帮到你?”

    “惜薇,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把这份计划书给我吗?如果我没记错,你的专业,跟你所学的,这样一份计划书,对你,以及你所在的公司,也是非常有利的。”

    “我知道啊。可是现在,我精力有点顾不上了。”

    齐惜薇半咬着唇,声音有些轻:“这样一份计划,我自己是非常看好的。可是我精力不够,没办法做下去。在我心里,你是最适合的那个人选。我觉得这样一份计划书我让你去做,你一定会让它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谢谢你。惜薇。谢谢你看得起我。可问题是,你为什么不亲自来找我,把这份计划给我呢?”

    齐惜薇低下头,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我有啊,我有去天域集团找过你,可是他们说你不在。后来,遇到你弟妹。就是苏沛真,她说你去c市了,短时间之内没有那么快回来,我就把文件给她,让她转交给你了。”

    霍靳尧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对于齐惜薇这样轻率的举动,有些无奈:“你跟她很熟吗?你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她?”

    “不算特别熟吧。但是之前她在美国的时候我跟她认识,我知道她是林市厉氏的千金。上次你们的周年庆,我刚好看到视频,她现在嫁给了你堂弟,你们就是一家人了。”

    “所以她说可以转交给你的时候,我就给她了。”

    “惜薇——”霍靳尧没想到,苏沛真这份如此完美的策划竟然是这样来的:“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轻易的人。”

    “是啊。我也觉得我变了很多。”齐惜薇笑了笑,脸上有几分不自在:“不过没办法,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不光精力跟不上,有时候思绪也跟不上。”

    特殊时期?这次轮到霍靳尧不明所以了。齐惜薇笑了笑:“是啊。我怀孕了。所以——”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之前她一直坐着,再之前手上还拿着本杂志,霍靳尧并没有去关注这一点。

    因为她的话,霍靳尧目光向下,看向了她的腹部。这才发现,齐惜薇的腹部已经隆起,确实是怀孕了的模样。

    “靳尧,不瞒你说,我自从怀孕以后,精神也差了很多,脾气也是时好时坏。你说得对,本来这个策划,我是打算在自己公司进行的。可是因为我最近情绪不太稳定。老板让我把这个策划交给别人去做。我很不高兴,跟我老板吵了一架。”

    “吵完了之后,我又生气,又烦闷。不想便宜了我老板,就决定把这份计划书给你们了。”

    “我回国才知道你结婚了。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礼物可以送给我。这份计划书我做了很久,勉强可以拿得出手,就想着把它当成是新婚礼物给你了。”

    齐惜薇说到这个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我也是想着把这个亲自交给你的。可是上次去你们公司找你的时候,你又不在。我的低血压又犯了。是你弟妹送我去的医院。当时那份计划书刚好就落在她车上,后来她说会交给你。我刚好身体不舒服,自然就给她了。”

    她把过程说完,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没给你吗?那,现在这个怎么在你这里?”

    事情都明白了,霍靳尧沉默了有十几秒的时间。齐惜薇这会脸色又变得不怎么好了:“我做错什么了吗?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跟我说啊。”

    “惜微,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可以。你知道的,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都愿意帮忙。”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霍靳尧却明白她的意思。是啊,齐惜薇就是这样,她总是很热心。

    以前上学的时候如此,后来离开了学校还是如此。

    “我先谢谢你。”霍靳尧还没有说是什么事,他看着齐惜薇,眼神有一抹关心:“对了。你结婚了,你先生对你好吗?”

    “我们分手了。”齐惜薇摇了摇头,不想多谈:“我现在是一个人。”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霍靳尧有些怔忡,对上齐惜薇一脸正常,好像她这样再好不过的模样时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可是,你现在不是怀孕了吗?”

    “是啊。我知道我怀孕了。”齐惜薇说话的时候低下了头,一只手覆上自己的腹部,那一刻,她的神情相当的柔和:“我知道我怀孕了,这个是我的孩子。他爸爸不要他,我会要他啊。”

    霍靳尧对她似乎浑不在意的模样有些意外,想了想,他很认真的开口。

    “惜薇。我们是朋友,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一定要跟我说。”

    “谢谢。”齐惜薇冲着他笑了笑:“不过,现在不需要,我就这样也挺好的。”

    她想到刚才霍靳尧说的话:“对了,你刚才说,你有事情让我帮忙。我能问一下,是什么事吗?”

    霍靳尧目光扫了一眼那份策划书。眼中有一闪而过的阴鸷,面对齐惜薇时,却不露分毫。

    霍靳尧进公司的时候,正好是周一。今天有例行的周一例会。

    霍逸凡本来已经是被赶出去了,没有资格参加,可是因为最近那一个策划案,他赫然又坐在了会议室,在里面占了一席之地。

    看到霍靳尧跟杨文昌一起起来时,他唇角微微上扬,眼中的得意跟嚣张一闪而过。

    杨文昌看到了,脸色一沉,忍不住就去看霍靳尧。

    霍靳尧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大大方方的走到上面的位置,在会议桌下首第一个位置坐下。

    最上面那个位置,是霍明光的。自从上次霍靳尧跟霍明光不欢而散到现在,这几天霍靳尧根本没有去找霍明光。

    横竖他也没有什么公事要跟霍明光说。两父子每天在天域集团上班,竟然一次也没碰上面。

    想来还真的是讽刺。

    很快的,霍明光就来了,不光是他。还有霍明亮。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会议室。在上首的位置坐下。霍明光看了霍靳尧一眼。认真去看,会发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愧疚。

    但也只是一下。很快的,他看着眼前这些人。宣布例会开始。

    前面的个地方没什么好听的,来来回回就是公司一些日常的事情,一些大案子的进展。

    霍靳尧单手撑着下颌,似乎是在认真的听这些人的汇报。

    不时又会去看霍明光一眼。以往这样的例会,他可不是每次都会来参加的。

    今天他却听得格外的认真。再看霍明亮,脸上的神情尽是得意,掩都掩不住。

    还有坐在霍逸凡旁边的霍逸杨,霍曼姿。他们一掩前段时间霍逸凡被赶出天域集团时的颓丧,看起来神情或多或少都带着得意。

    霍靳尧欣赏着他们的表情,心里知道,这样的得意。没有多久了。

    也就是到今天了。过了今天,他有信心,霍逸凡只怕是再也得意不起来了。

    很快的,就轮到了霍逸凡发言了。他要说的,就是关于他现在手上在进行的那个策划案。

    霍明亮在轮到霍逸凡发言时,眼神格外的闪亮。看着霍逸凡,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不光是他,霍逸杨兄妹何尝不是一样?

    这个计划书确实是很好,霍靳尧承认。齐惜薇看着柔柔弱弱的,但是能力非常的强。

    事实上早在她毕业之后,霍靳尧就想过了,让她进天域集团的。

    可是齐惜薇不肯,她选择了留在美国。前几年,他跟她几乎没有联系。

    要不是因为有这次的事情,他顺着杨文昌给的线索,发现了霍逸凡的这份策划竟然是苏沛真给他的。

    而苏沛真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搭上了齐惜薇这条线,他也不会知道,齐惜薇因为跟老板的经营理念跟一些关于新产品的设计理念不同就回了国。

    她回来有一段时间了,之前身体不好,就窝在家里休养。顺便把手上那份策划改了又改。

    直到后来,她觉得完美了,可以拿得出手了。才来找他的,这份本来是齐惜薇送给他的结婚礼物的计划书,莫名其妙的竟然就落到了苏沛真手上。

    呵。苏沛真,那个女人,他之前对她的惩罚还是太轻了。

    这一次,刚好,可以顺便把霍逸凡跟苏沛真两个人一起收拾了。

    此时,霍逸凡正在侃侃而谈。他对自己现在手上的这个案子相当的有信心。

    这样的信心有一半是来自于那份堪称完美的计划书。还有一半是他对自己能力的自信。

    他相信自己,这一次一定可以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他这样想的时候,目光忍不住就看向了霍靳尧,神情得意中又带着挑衅。

    霍靳尧像是没看到一样,他低下头看了眼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他抬头的瞬间,会议室的门被人打开了。张阳走在前面,对上里面的人时,最后看向了霍靳尧。

    “霍总?”

    霍靳尧勾起了唇角,很好。人来了。好戏开场了。

    张阳的出现,让所有的人都看向他,也一并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人。

    霍逸凡神情带着不满,对于他的说话被人打断,他正要继续,却看到张阳带着他身后的人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