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你叫我的名字会让我想吐
    “你别叫我。你叫我的名字会让我想吐。”

    厉千雪说得尖锐又毫不留情,她看着苏成辉指着门口:“滚,你给我滚出去。”

    “千雪,你一定要这样吗?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好好说?谁要跟你好好说?你跟青桑好好说了吗?”

    厉千雪一想到苏沛真做的那些好事,一想到苏青桑受的那些委屈,就恨得不行。

    “好,你要好好说,我来跟你好好说。你也好知道知道,你那个宝贝女儿做了些什么好事。”

    她冷着张脸,压抑着满心的愤怒把苏沛真前几天做了些什么简略的说了一遍,满意的看到苏成辉变了脸色。

    “千雪,你说什么?”这些难道是真的?

    他忍不住就去看苏青桑,发现她的脸色漠然。显然,她现在对他也有不满了。

    厉千雪冷笑,对于他到现在都还在偏听偏信。竟然能这样找上门来对她的女儿横加指责?真的是够了。

    “我说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会骗你?”厉千雪冷笑:“告诉你,我不屑做这样的事情。”

    她说话的时候,转过身去看苏青桑,眼神满是怜惜,还有几不可察的愧疚。

    “要不是青桑运气好,遇到的人是仇彦博。假如苏沛真随便叫一个男人伤害青桑,那么今天青桑还有办法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这个年代对女人当然宽容了很多。可是苏青桑现在是什么身份?

    她可是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霍家的长孙媳妇。

    “霍靳尧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你就这样跑过来,为了帮她出气,对着自己另一个女儿横加指责。苏成辉,你可真是青桑的好爸爸啊。”

    苏成辉这会脸色已经是变了几变了,他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的。

    明明刚才问苏青桑,她还说没见过苏沛真呢。

    苏青桑站在一边并不开口。她有些无奈,还有些隐隐的无奈。

    目光看向苏成辉,没有了一开始的亲近。苏成辉被她看得一阵不自在。

    “你,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她要是说了,他也就不会误会了。

    “你一进来就开始指责青桑,你让她怎么说?”

    厉千雪几乎要被苏成辉给气笑了:“苏成辉,你这个心还真的是偏得厉害啊。苏沛真是你的女儿,青桑就不是你的女儿了是吧?”

    苏成辉无言以对,他看着厉千雪脸上的怒色,心里清楚他又一次把事情搞砸了。

    “千雪。”

    “我记得我好像跟你说过,我说,你欠了青桑的。你这辈子都欠她。”

    “苏成辉,你知不知道,你最应该补偿的人是青桑。可你是怎么做的?”

    “你放任苏沛真伤害她,你放任她在青桑身边算计她。在你心里,你根本没有把青桑当成是你的女儿。”

    苏成辉站在那里,儒雅的脸上呈现出尴尬之色:“千雪,我不是,我没有——”

    “你没有?先不说苏沛真做那些事情,霍靳尧不过是对她小惩大戒,就算是我真的要对付苏沛真,那又怎么了?”

    厉千雪也是气得狠了。有些口不择言了:“她鸠占鹊巢这么多年了,委屈了青桑这么多年。我就算是要跟她断绝关系,又怎么了?”

    她态度尖锐,咄咄逼人。每说一句脸上的怒气就重一分。

    苏成辉节节败退,心知自己这一次是做错了。

    “青桑,对不起。”

    他转而看着厉千雪,眼中的神情越发的晦涩:“千雪,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需要。”厉千雪根本不接受。那三个字,太廉价了:“你总是这样,你总在伤害了别人之后,轻飘飘的说一句对不起。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你说一句对不起,就要别人原谅你?就要别人把你做过的错事都忘记?”

    “我没有这个意思。”苏成辉十分后悔。他好像又错了。一次又一次。

    明明已经决定了,不管再遇到什么情况,都站在厉千雪这边,可是现在,却又让事情变成这样。这是他的错。

    想道歉的,可是对不起三个字这会真的变得太轻了:“千雪,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不会这样,我——”

    “不需要。苏成辉,我们不需要你的以后。没有你在,我们可以过得更好。”

    厉千雪说话的时候再次指向门口。

    “苏成辉,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苏成辉看着厉千雪,嘴唇动了动,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他本来想跟厉千雪将关系修复的,可是最近这些事情一件接一件。

    他不但没能跟厉千雪把关系修复,反而还让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差了。

    这是苏成辉没想到,也不愿意看到的。

    “千雪。我——”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让他可以弥补自己的过错?他真的已经知道错了。

    “我说你滚啊。”厉千雪火很大,对苏成辉她是真的已经厌烦了:“苏成辉,你就去心疼你那个宝贝女儿好了,横竖你也没有把青桑当成是你的女儿。还有,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也好,青桑也好,从此以后都跟你没有关系了。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我没有,我不是。我——”苏成辉想为自己辩解,可是厉千雪却不愿意听了。

    推着苏成辉,让人把他赶了出去。在厉家做事的人,都知道苏成辉是原来的主人,可是这会也是一脸为难。

    苏成辉看着这个阵仗,知道自己再留下来也是没有用的,只能再图以后了。

    他看着厉千雪满脸的欲言又止。多少话就那样梗在喉间,最后他无奈的垂下肩膀,满身颓废的离开了。

    厉千雪在他走之后走到沙发上坐下,她的情况并没有比苏成辉好多少,整个人都流露出极为疲惫的神态。

    但很快她又站了起来,看着站立在一旁的苏青桑,她上前将她抱住。

    她没说话,但是神情满是愧疚。

    “妈,你别生气了。”

    跟厉千雪的气愤比起来,苏青桑的难过跟不适只有一会会。

    她早就习惯了,习惯了苏成辉的心里没她。也不把她放在心上。她并不觉得有多难过。

    让她难受的是厉千雪的态度,无形之中,她跟苏成辉的关系似乎是越来越回不去了。

    厉千雪摇头,她退开些许,拍了拍苏青桑的脸颊。

    “行了,你继续收拾东西吧。我陪你一起。”

    “妈?”

    “放心吧,我没事。”

    最大的打击都过来了,这样局面对她来说已经不能让她更受打击了。她只是替苏青桑委屈而已。

    “青桑,委屈你了。”

    苏青桑摇了摇头,拉着厉千雪的手上楼:“妈,走吧,陪我收拾行李。你刚才不是还有话要跟我说吗?”

    厉千雪想到自己刚才要说的话,她的嘴唇动了动。

    “你如果回了荣城,记得,记得——”

    “恩?”

    “记得一定要防备苏沛真。不光是她,跟她有关的人我们都离远一点。”

    厉千雪到底还是说出来了,她相信苏青桑听得懂。

    “好。”苏青桑点头,没有反对:“妈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苏沛真再有机会欺负我的。再说了,她现在估计也顾不上吧。”

    这次的事情闹出来,苏沛真想进霍家基本是不可能了。

    她在林市的名声也已经臭了。相信她应该是翻不出什么浪来的。

    “妈也不是说就一定要把她想得那么坏。而是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苏沛真了。我总怕有机会她还会伤害你。”

    “放心吧。妈,我知道的,我也有分寸的。”

    “那就好。”

    厉千雪千叮咛万嘱咐,可再怎么不放心,苏青桑还是要跟霍靳尧去荣城的。她现在也只能再多提醒霍靳尧一下,让他一定要护着苏青桑了。

    霍靳尧跟苏青桑两个人下飞机时,已经是下午了。

    两个人上了杨文昌的车,霍靳尧让苏青桑回家里休息,而他则要去公司一趟。

    苏青桑心知他这段时间一定落下不少的公事要处理,也没有跟他争执,只是说她去老宅就好。

    她从家里带来的礼物要送给霍老爷子,还有既然回来了,总要去跟刘童佳打个招呼。

    霍靳尧没反对,让杨文昌先送自己去公司,再送苏青桑去霍家。

    他进天域集团的时候,就是那么巧的。霍逸凡正好下楼。

    他身后跟着好几个人,霍靳尧粗略看了一眼,其中有几个还是熟面孔。他记得这几个人是之前研发小组的,这会却都跟在霍逸凡的身后。

    霍靳尧微微眯起了双眼,霍逸凡自然也看到他了。

    跟旁边他的秘书说了一声,那群人站在那里不动。他径直走到了霍靳尧的面前。

    “哥,你回来了。”

    霍靳尧神情闲适,轻笑一声:“是啊。我回来了。”

    “不光是哥你回来了。我也回来了呢。”

    一语双关,意有所指。霍靳尧点头:“恩,看出来了。”

    “是伯父让我回来的。”霍逸凡笑着加了一句:“说起来,伯父好像今天还在公司,你要不要上楼去找他?”

    他的声音里透着无形的亲昵,好像他才是霍明光的儿子一般。

    霍靳尧不会跟霍逸凡去争这样无聊的小事,他往边上站了一步。

    “你好像要出去。请便。”

    “是。研发小组的人这几天很给力,大家都辛苦了。我说请他们吃顿饭,好好的犒劳犒劳他们。”

    “对了,你大概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做的案子吧?没关系,伯父那里有一份我的计划书。你可以让他给你看看的。我不介意。”

    扔下这句,霍逸凡就回去跟那群人一起走了。跟以往比起来,他脸上的得意之色是掩也掩不住的。

    霍靳尧眯起了眼睛,看着霍逸凡带着那一群人离开,最后脚步一抬,往总裁专属电梯去了。

    霍明光今天确实是在公司。霍靳尧进了门,他上下打量了他一圈,发现霍靳尧只是稍稍晒黑了些许,人看着精神倒是不错。

    “你还知道回来?”将手上的文件放到一旁,霍明光声音确实是有些不满:“也不想想你是什么身份。跑那么远的地方做善事,怎么?荣城就没有善事可以让你做了吗?”

    霍靳尧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上前几步在霍明光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刚才上来的时候,碰到了霍逸凡。”

    霍明光脸上的指责一下子收了起来,他看着霍靳尧,脸色有些不自在。

    “爸。我特别想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你让他重新进天域?”

    “靳尧。”霍明光的声音透着无奈:“逸凡是你堂弟。”

    “是。是我堂弟,一个一天到晚想尽办法要把我从总裁位置上拉下来的堂弟。一个无时不刻想着把我取而代之的堂弟。”

    “靳尧。”霍明光的神情严肃了几分:“胡说什么?逸凡上次的事情是一时糊涂。这些年他对集团也算得上是尽心尽力了。你为什么就要盯着他的缺点不放?”

    霍靳尧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就这么直直的盯着霍明光,盯得霍明光都有些不自在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爸,霍逸凡才是你的儿子吧?”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霍明光气到了:“你以为我是故意偏袒他吗?那是因为他事情确实是做得好。”

    说话的时候,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计划书:“我就知道你会不服气。所以让他把计划书留下一份给我了。你可以自己好好看看。”

    霍靳尧从他手上将那份计划书拿过来,他才不信霍逸凡能有什么好的想法。

    他这段时间最应该做的,就是缩在角落,低调低调再低调。

    不过,他将那份计划书随意翻了几页,脸色马上就变了。

    他看了霍明光一眼,眼神有明显的震惊:“你是说,这个是霍逸凡做的?”

    “不然呢?”霍明光挑眉,对于儿子的质疑相当的不满:“我说过了,逸凡是有真才实学的。你这样看不起他,又处处针对他,人家也还想着为公司尽一份力。”

    霍靳尧啪的一声,将那份计划书就这么拍在了霍明光的面前。

    “爸。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不光我妈没有把我当儿子,恨不得我在当年死了。原来,你也一样。”

    霍明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他瞪着霍靳尧:“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是胡说八道吗?”

    霍靳尧双手撑着办公桌的桌沿,身体往前倾了些许,瞪着霍明光,声音很轻。

    “爸,霍逸凡吃里扒外,还想尽办法要对付我,让我难堪。在你眼中,却变成是我看不起他,处处针对他?你这样偏心,难道真的不是因为,你巴不得当年死的人是我?”

    “霍靳尧。”

    霍明光因为这样的指责气得脸都红了:“你住嘴。”

    “把话说完了,我自然会闭嘴。”

    霍靳尧站直了身体:“这么多年了,不管妈怎么为难我,你都不曾帮我说过一句话。我总想或许你是不愿意夹在我跟妈之间为难。又或者,你是一心要照顾好妈的情绪。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跟妈也一样,怪我,恨我,巴不得死的人是我。”

    霍明光的脸色这会十分难看,霍靳尧却觉得无趣。

    目光又看了那份策划书一眼,转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他回到自己办公室,把堆积的一些公事处理了。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正打算下班,杨文昌刚好送苏青桑回老宅回来了。

    “霍总。”

    杨文昌因为要留在荣城处理一些事情,所以之前霍靳尧去灾区的时候,他送了两趟物资就又回来了。

    这几天霍逸凡重新回到公司,杨文昌看在眼里,实在是憋了一肚子的气。

    霍靳尧一回来,他就迫不及待的把最近霍逸凡的举动,还有动向一一跟他汇报了。

    说完了杨文昌还加了一句:“霍经理最近真的很嚣张。那个姿态,好像他还是公司的副总一样。”

    霍靳尧的手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在杨文昌说完之后,他看了他一眼。

    “先不要管他的态度了。你去查一件事情。”

    “什么?”

    “霍逸凡那份关于ai的计划书是哪来的。”

    杨文昌愣了一下,霍逸凡最近成立了一个部门,专门搞研发,他一直不知道他卖的是什么药。可是没想到竟然是跟ai有关。

    ”那样一份极有前赡性,又极为前沿的计划书,绝对不是霍逸凡能做得出来的。你去查一下,他最近跟什么人接触过。”

    “好。”

    “还有,让人继续盯着苏沛真。”

    苏沛真现在虽然还在林市,不过估计她很快就会回荣城来。

    毕竟林市已经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可是荣城却还有一个霍逸凡在。

    “是。”杨文昌点头,霍靳尧想了想,又叫住了他。

    “对了,找两个保镖保护青桑的安全。”

    杨文昌愣了一下:“霍总?”

    “暗处保护就行,明处就不用了。青桑不喜欢人跟着她。”

    “是。”

    把要吩咐的事情都吩咐完了,霍靳尧将身体倚着椅背。

    霍逸凡肚子里有多少料,他是清楚的。才干确实是有,但是要说他能做出这样一份策划来,霍靳尧并不信。

    他现在就是想知道,是谁在幕后帮助霍逸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