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你可真是一个好爸爸
    今天早上的牛郎事件,再加上厉千雪的声明,两者加在一起,威力巨大。

    就算是苏沛真之前还只是苏家的私生女,至少明面上人家不知道,会给她几分面子。

    现在这样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断了苏沛真的后路。因为苏沛真的面子都被撕下来了,以后整个林市再不会有人给苏沛真面子。

    这样的话就算是她想害苏青桑,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苏青桑能想到这些事情,也明白这样的惩罚对于苏沛真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并不开口,神情却似乎是有些纠结。

    “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到现在还在同情那个女人。”

    像苏沛真那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不说这一次,之前在荣城不也是为难了苏青桑一次又一次?

    苏青桑若是对她再心软,霍靳尧只怕就要再下狠手了。

    “我没有。”苏青桑没有那么圣母。

    若是真的让苏沛真得逞,现在身败名裂的人就是她了。

    “那你好像并不高兴?”

    苏青桑摇了摇头,她不是同情苏沛真。她只是想到了向采萍。

    苏沛真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如果向采萍知道了,会如何?

    “青桑?”

    “我只是心疼阿姨。”苏青桑跟向采萍相处了那几个月,怎么也是有情分在的,她不信霍靳尧对向采萍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霍靳尧沉默了。从头到尾,这么多年不管是哪一件事情,向采萍都是无辜的。

    更何况向采萍为人确实是很好,对他也好,对苏青桑也好。那个时候她对他们也都是全心全意的付出。

    “不要想了,这也不是你愿意的。”

    “可是我却总觉得对不起她。”

    苏青桑抱着霍靳尧的腰,低声呢喃,声音近于呓语:“我总是忍不住会想,如果我坚持不说出来,如果我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继续当我的私生女,跟着阿姨一起生活,会不会她现在要好过得多?”

    “不许你这么想。这并不是你的错。”霍靳尧圈紧了她的腰,给她力量跟支持。

    “我知道。”苏青桑明白,这一切与她无关,可是:“我控制不住。你没有见到阿姨那个样子。”

    她离开荣城去c市之前,有去看过向采萍,她看起来很不好。

    “她跟我们在一起那几个月是什么模样,她现在是什么模样。你是没有看到,你若是看到了,你也会不忍的。”

    苏青桑不是不知道,向采萍的落寞跟苏沛真有关系。

    可就是因为知道,才越发的不忍。苏沛真做什么是苏沛真的事,可是承受那个后果的人,却是向采萍啊。

    “如果阿姨知道,她会崩溃的。”

    她这几次去看向采萍,她对自己就算是不能像当初那把自己当成是她的女儿,可是话里话外,还有整个人流露出来的,都是对她的亲近。

    苏青桑将脸贴在了霍靳尧的胸膛前,似乎这样能让她觉得安定一点。

    “我都不敢想,如果阿姨知道会怎么样。”

    “你若是担心她,回了荣城去看她就是了。”

    “我还怕我妈不高兴。”她能感觉出来,厉千雪并不喜欢她跟向采萍过于亲近。

    “应该不会,你不让妈知道就行了。”

    苏青桑点了点头,她抬起头来看霍靳尧:“我有时候总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处理不好。我好像怎么做都不对。”

    亲近厉千雪是应该的,可是对向采萍却总有一份牵挂。明知这样会让厉千雪不高兴,却总是顾不上。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霍靳尧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很轻:“你别想太多了。”

    苏青桑看了霍靳尧一眼:“我不想。不过回去一定要去看看阿姨。可是苏沛真现在这样,她在林市已经没有了前途,只能回荣城去。到时候——”

    “你可以把她做的事情跟阿姨说一下,我相信阿姨会理解的。”

    “算了。还是不说了吧。”苏青桑摇头,到底心存一份不忍:“阿姨虽然年纪不算很大,身体却不算很好。能不让她操心就不让她操心了,还是不说吧。”

    “说了,都随你。”

    霍靳尧的话让苏青桑侧目,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神情似乎是有几分不满:“你这个人,这也随我,那也随我,怎么不见你给我拿个主意。”

    “老婆你这话可真是冤枉我了。难道你不知道,对你的事,我一向没底线得很?当然是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了。”

    苏青桑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在霍靳尧的胸膛上捶了一记。

    “走吧。外公他们还在外面呢。”

    “恩。”

    霍靳尧跟苏青桑往外面客厅的方向去,都没有注意到走廊另一头的转角,厉千雪站在那里,脸色有些苍白。

    苏沛真窝在自己的公寓里。她看着前方的电视屏幕。

    呵,她的新闻,竟然上了热搜不说,还上了电视。她还真不知道,她苏沛真有这样的知名度。

    眼前的茶几上摆了很多个酒瓶,三分之一都已经空了。

    苏沛真为自己倒了杯酒,还不及喝,门铃就响了。

    苏沛真并不想开门,不过那个门铃一直响一直响,苏沛真面露不耐,却还是站了起来去开门。

    很意外的,门外的人竟然是苏成辉。

    看到来人是苏成辉,苏沛真勾了勾唇角。

    “你来干嘛?来看我笑话?”

    苏成辉想到今天的新闻,简直不敢相信新闻上的那个女人是他的女儿。

    “沛真,你不是在荣城?你回来做什么?还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

    “苏先生。”苏沛真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在之前就跟我断绝了父女关系了。所以,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教训我呢?”

    “我什么时候说过跟你断绝关系?”

    “我记错了?”苏沛真冷笑:“我怎么记得,我在荣城的时候,你就说过我跟你没有关系了呢?”

    “苏沛真。”他可没有说过那个话,他说的是苏沛真跟厉家没有关系了。

    “行吧。有什么赐教,现在就说吧。”苏沛真的身体倚着门,也没有让苏成辉进来的打算。

    苏成辉看着她的脸,那一脸无所谓的态度让他震惊:“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不光是态度,还有她的脸色,也是实在难看。眼睛泛着红血丝,脸色也有些灰败之色。

    他还闻到了苏沛真身上的酒味。

    “我变成哪样?”苏青桑嗤笑一声:“怎么?你今天来是想着来替你那个宝贝女儿出气的?那来吧。我洗耳恭听就是了。你说完了,就可以走了。”

    “替谁出气?”苏成辉没听懂:“我说的是今天的新闻。你怎么可以堕落成这个样子?”

    “堕落?”苏沛真笑了,声音很冷:“是我堕落吗?你怎么不问问你那个好女婿做了什么好事?”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苏沛真上扬的唇角满是嘲讽:“你以为,我就那么饥渴?恩?饥渴到了要叫牛郎的地步?”

    苏成辉沉默,他当然不愿意相信自己一手教育培养出来的女儿会做这样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样,苏成辉才找上门来,想问个清楚的。

    “昨天的牛郎,是你的好女婿帮我叫的。我被人打晕了。而他,落井下石。”

    苏成辉瞪大了眼睛,他不相信苏沛真的话:“不可能。”

    “好吧,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吧。请吧。我跟你没话说。”

    苏成辉站着不动,对于苏沛真此时的模样,脸上满是沉痛之色。

    “你,沛真。你老实告诉我,你做了什么?如果你什么也没有做,霍靳尧又为什么会针对你?”

    “苏先生。你这个问题好奇怪啊。我做了什么?我现在能做什么呢?你可不要忘记了,苏青桑现在是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霍靳尧是天域集团的总裁。我能做什么?你应该问霍靳尧做了什么。他在前几天刚刚收拾了霍逸凡,把霍逸凡赶出了霍家。现在就轮到我了。”

    “苏先生,我也很想问一句。是不是我的身份不再是厉家的千金大小姐之后,我就连人都不是了?我就连跟他们站在同一个城市呼吸同一片天空的资格都没有了?”

    苏成辉不明所以,他能猜出来,事情怕是没有这么简单。

    “行了。反正我也知道了,你也好,厉千雪也好,现在都不把我当成是你们的女儿了。既然如此,你就不用来这里表达你那假惺惺的关心了。我不需要。”

    “沛真。”苏成辉有一肚子的话,可是现在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他的神情有些纠结,对于苏沛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是心痛多过无奈。

    “你出国吧。你想去哪个国家,我帮你把手续什么都办好。你离开这里,去国外生活。你可以——”

    “苏先生。你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既然这样,我去哪里,怎么生活就与你无关了。现在,请吧,这里不欢迎你。”

    “沛真?”苏成辉是真的觉得,让苏青桑离开这里,重新开始会更好。

    “请——”可惜的是,苏沛真并不想给他这样的机会,呯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苏成辉看着紧闭的门半晌,手抬起来又放下,最终无奈的离开了。

    苏青桑跟霍靳尧在林市又留了两天就要回荣城去了。苏青桑还好,她参与救援,医院给了她假期,回去还会得到表彰。

    但是霍靳尧出来这么多天,公事耽误了不少。虽然他已经通过邮件跟视频会议处理了不少的公事,但还是有很多事情要等他回去才能解决。

    尤其是他昨天听说霍逸凡之前去找了一次霍明光,从霍明光办公室出来之后,霍逸凡竟然又回到了天域集团。

    虽然不再是副总裁,霍明光却是单独给了他一个专案小组。

    不过是两天的时间,事情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变化。霍靳尧现在还真的很想知道,霍逸凡到底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方案,让霍明光这样重视了。

    吃过饭,厉老爷子叫了霍靳尧去书房下棋了。厉千雪进门,就看到苏青桑在收拾行李。

    其实东西不多,最多的就是厉千雪跟厉老爷子让苏青桑带去给霍老爷子的礼物。

    “妈?”看到厉千雪进门,苏青桑将手上的东西放下:“怎么还不睡?”

    “过来看看你。跟你说说话。”厉千雪看着苏青桑,苏青桑这几天休息得不错,脸色比刚从灾区回来时要好得多。

    “明天你就要走了,我真的很舍不得你。”

    “我也舍不得你。”这几天厉千雪变着法子的对她好,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帮她想得极为周到。

    她心里清楚厉千雪对她的好,心里很是感激。

    “妈你就放心吧。荣城飞林市不过是两个小时,有空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再说了,你不忙的时候,也可以过来看我啊。”

    “两个小时,说起来时间并不算长,可是到底是另一个城市了。我又不在你身边,我总怕你照顾不好自己。”

    “怎么会呢?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在我眼里,就跟小孩子差不多。”这次的事情,厉千雪也是知道的。对于苏沛真,她已经是失望透了。

    “你出去吃个饭,就能遇到那样的事情。青桑,你明白我的感觉吗?我真的担心你。”

    “妈。下次我会注意的。”苏青桑也知道自己这次是大意了。可是她怎么知道苏沛真会下这样的黑手?

    “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你就放心吧。”

    厉千雪知道她心思单纯,论起心机来,只怕不是苏沛真的对手。

    苏沛真现在一无所有了,她就怕她触底反弹,到时候来个最后的疯狂——

    “要不,回了荣城让霍靳尧找两个人跟着你,保护你?”

    “妈。”苏青桑抚额:“我一个医生,带两个保镖,你觉得像话吗?”

    “怎么不像话?你的安全总是第一位的啊。”

    “妈。”苏青桑无奈至极:“你放心吧,我真的会保护自己的。下次我出门一定会小心的。”

    她出门自然会小心,可是如果是自己送上门去呢?

    她那天听到了苏青桑跟霍靳尧的对话。她知道,苏青桑回了荣城之后少不得还要去看向采萍。

    这一点,厉千雪心里再怎么恼,也没有用。

    谁让向采萍先认了苏青桑?谁让她跟苏青桑又偏偏相处出了感情?

    可是向采萍是苏沛真的亲妈。现在苏沛真因为他们的关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苏青桑是好心,一心同情向采萍。可是如果向采萍觉得苏沛真变成这样都是她跟霍靳尧害的,反而想报复呢?

    厉千雪不想把人心想得太恶,但是为人父母,顾虑的总是多一些。

    “妈?”

    苏青桑的声音让厉千雪回过神来,她看着苏青桑,正想说让她回了荣城不要去看向采萍。

    不是她小气,嫉妒,这就算是一部分原因吧。可是更多的是她担心向采萍可能会因为苏沛真而伤害苏青桑。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出口,楼下小语上得楼来,说是苏成辉来了。

    一听到苏成辉来了,厉千雪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他来干什么?给我把他赶出去,厉家不欢迎他。”

    “太太,先生说他是来找大小姐的。”

    苏青桑下楼的时候,苏成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的面前放了一个大大的盒子。看不同来里装了什么。

    “爸?”

    “青桑。”

    苏青桑走到苏成辉对面坐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问了一下就知道了。”想到前天苏沛真身上发生的事情,苏成辉忍不住就多打量了苏青桑几眼。

    眸光平和,神情安宁。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事的模样。

    “青桑,你,你最近有没有见过沛真?”

    “沛真?没有。”她只是被苏沛真迷晕了,然后想毁她清白而已,两个人还真的没碰上面。

    “没有?”如果没有见过苏沛真,那不就说明,两个人并没有起冲突?

    “是啊。”苏青桑挑眉,有些不解:“爸你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沛真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

    “知道一点。”

    知道一点,那就是知道很多?苏成辉看着苏青桑,似乎是在探究她最真实的想法。

    “那件事情是霍靳尧做的?”

    “是。”

    确实是霍靳尧的手笔,苏青桑没想否认。

    苏成辉的脸一时胀得通红,他坐在那里,整个人几乎都陷入了阴沉的气氛之中。

    “你,你们——”

    他突然就站了起来,看着苏青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苏青桑似乎是不明所以。

    “为什么要这样做?”苏成辉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可是这会却真的是觉得一口气堵在心脏的位置,上不上,下不下的。

    他来回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瞪着苏青桑。

    “你们,就这么容不下她了?就因为上次她在天域集团的宴会上让你们为难?”

    苏青桑没有回答苏成辉的话,她看着苏成辉,心里暗叹一声。

    不管苏成辉如何对苏沛真的所作所为无语。在他心里,他始终都还惦记着苏沛真,对苏沛真有一分纯粹的父女情。

    “青桑,我,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竟然变得像这样了?”

    给苏沛真找牛郎,坏她的名声。甚至让厉千雪发声明断绝母女关系。

    “你们你们太狠了。”

    苏青桑没有说话,她一向知道在苏成辉的心中自己是比不过苏沛真的地位的。

    所以对他的指控,对他现在这样的责怪,她已经懒得辩驳了。

    苏成辉知道,他亏欠了苏青桑很多。可是这个亏欠是他造成的,并不是苏沛真。

    “青桑,沛真怎么说也是你妹妹,她在这件事情里也是无辜的。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

    “青桑怎么了?”

    厉千雪下了楼,刚好就听到这最后几句,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变了。

    “苏成辉,你说啊。青桑怎么恶毒了?”

    苏成辉看着厉千雪,她此时眉眼尖锐,咄咄逼人。有一瞬间,他几乎以为两个人又回到当年针锋相对的情景了。

    “千雪,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可是沛真怎么说也是你一手带大的,养在身边二十几年的女儿,你不觉得你们现在这样对她,太狠了吗?”

    “苏成辉。”

    厉千雪早就对苏成辉绝望了,也不再爱这个男人了。

    可是他的指控,尤其是他对苏青桑的指控,让厉千雪气愤至极。

    “苏成辉,你说谁狠?”

    她往前站了两步,那气势汹汹的模样让苏青桑有些担心。她站了起来,似乎是要阻止厉千雪,可是厉千雪却挥开了她的手。

    她站到了苏成辉面前,脸上的神情,是不屑,是反感,是厌恶,还有深刻骨髓的痛恨。

    “苏成辉,谁能狠得过你?谁能狠得过你们两父女?啊?你说我狠,你说青桑狠?你怎么不说你把我女儿换掉的时候你有多心狠?”

    苏成辉嘴唇动了动,想说他已经知道错了,也受到惩罚了。可是厉千雪根本不给他机会。

    “是,你现在追上门来,劈头盖脸的指责青桑,你怎么不想想,你的那个好女儿,宝贝女儿。做了什么事呢?”

    “我要是真的狠,早在我从荣城回来之后,我就跟苏沛真断绝关系了,为什么没有?”

    “我顾念了那一丝最后的母女情,可是苏沛真呢?你要不要听一下她做了什么事?”

    “你在指责青桑之前,你怎么不先问问,苏沛真她对青桑做了什么呢?”

    她每问一句,脚步就向前一步,苏成辉被她连番追问。整个人已经退到了沙发转角。

    “千雪,你——”苏成辉想到苏沛真的委屈,想到她失去了所有。现在连名声都坏了。

    这两天微博热搜跟本地新闻,一直在报道这件事情。完全没有热度消退的趋势。

    想到苏沛真一个人躲在房子里喝酒,又是自己一手培养带大的孩子,苏成辉到底还是生出了心疼之意,所以想来问一下苏青桑。

    当然也是希望他们姐妹的关系可以缓和,而不是弄得跟仇人一样。

    可是现在看厉千雪这样的态度,他却突然生出几分不确定,还有一丝隐隐的恐慌。那种恐慌让他看向厉千雪的目光都跟着变了。

    “千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