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要做的事情,可不是一点小手脚,而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苏沛真敢算计苏青桑,就要付出代价。而之后,他会让她尝到更惨痛的滋味。

    “不会。”厉千雪先表态:“她今天敢这样对青桑,那她就不再是我的女儿了。我跟她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了。”

    “没错。”厉老爷子也跟着发话了:“沛真这般行事,以后厉家跟她再无瓜葛了。”

    他是曾经心疼苏沛真不假,也曾经真心把她当成是自己的亲孙女。

    “好。”霍靳尧要的就是他们这句话。他知道厉千雪跟厉老爷子不一定会站在苏沛真那边。

    但是怎么说也是养了二十多年,总是有感情了。

    霍靳尧可不担心他们不愿意配合。若是他们不肯配合,他自然会想其它的手段。

    但是今天,他是一定要给苏沛真一个教训的。

    苏昱昕没有说话,他坐在那里,情绪难辨。苏沛真,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了?

    那是他的姐姐啊。至亲的姐姐,怎么变成这样了?

    “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外公跟妈。”

    “什么拜托不拜托?有什么事就说吧。”厉千雪已经大概猜到霍靳尧想做什么了,不过她等他自己说出来。

    霍靳尧的目光从对面三人身上扫过,最后神情冷峻的道出了他的要求。

    “明天早上,我希望,妈你可以登报,或者发表声明,跟苏沛真断绝母女关系。”

    客厅顿时静默,厉老爷子跟厉千雪都看向了霍靳尧。

    这一招,对苏沛真来说,那可真的是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我可以送她去坐牢。但是我不要。”那太便宜苏沛真了。

    “我要看到她一点一点,失去她所有的希望。”

    厉千雪低着头,倒不是心软,就是心口那里有些发堵。

    说起来这些事情都是苏成辉造的孽,闭了闭眼睛,厉千雪再睁开时,眸光坚定。

    “好。可以。”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别的事了。”霍靳尧站了起来:“我上楼去看看青桑。妈,外公,你们都早点休息吧。”

    他离开了,客厅里其它人却是了无睡意。这样的情况,谁能真的睡得着?

    苏昱昕看着厉千雪,神情有些纠结:“妈,你真的要跟,苏沛真断绝关系啊?”

    那个姐字没叫出来,转了一圈叫了全名却觉得有些别扭。那是跟他一起长大的姐姐啊。

    “不然呢?”厉千雪原本愿意对苏沛真留一丝情面的,可是现在她自己把这最后一丝情面给断了。

    “你姐夫的意思,你也听到了。就算是我不发表声明,难道他会看着你姐受委屈?”

    不要说霍靳尧了,就算是她,也不会让苏青桑再受委屈了。

    厉老爷子一言不发,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苏沛真说起来虽然不是他的外孙女了,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摆在那里。

    只不过他们都没想到苏沛真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客厅的气氛相当的不好,很是沉重。

    霍靳尧满身的戾气在上楼看到苏青桑沉静的睡颜时收敛了不少。

    他在床边坐下,手轻轻的抚过苏青桑的脸颊。

    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几乎又经历了一次害怕失去的痛。霍靳尧倾身在苏青桑的脸颊上订了一记。

    她并没有醒过来,反而因为他这个吻微微扬起了唇角。

    也不知道梦到什么,霍靳尧的神情几乎瞬间柔和下来。不知道想到什么。随即又变得犀利了起来。

    苏沛真。这一次,他要她身败名裂。

    苏沛真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后颈那里疼得厉害,她还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她似乎觉得好像有些热。

    她伸了个懒腰,感觉到了手边好像有人的皮肤贴着她的。第六感让她快速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情景却是让她整个人都呆住。这是什么情况?

    她的身边,一左一右的躺着两个男人。那两个男人身上都没有穿衣服。

    不光是他们,她也一样。苏沛真瞪大了眼睛。脑子里最后的记忆就是昨天她被仇彦博打晕了。

    该死的仇彦博,竟然敢把她打晕?

    苏沛真气恨难当。她抬脚就要把身边的男人踢下床。那个男人却在这个时候醒了。

    “苏小姐,你醒了?”男人长得不错,看起来却有些娘气。苏沛真最讨厌这样的男人了。

    “你给我滚。”苏沛真朝那个男人身上踢了一脚。

    男人的身边往边上歪了歪,很快又起身,朝着苏沛真靠近;“苏小姐,这是嫌弃我昨天没有满足你吗?可是我都帮你把阿宽也叫过来了。他应该满足了你吧?”

    他说话的时候,他嘴里的那个阿宽也醒了,看到眼前的情景,一双手马上就抱住了苏沛真。

    “苏小姐,你醒了?昨天我的服务还满意吧?”

    “滚。”苏沛真的手一抬,就要把那个男人推开。阿宽却抱得很紧。

    “苏小姐,你要是觉得不满意,我们今天可以再来一次的。”

    话落,他抱住苏沛真就要亲过来。苏沛真哪里会让他得逞。她头一偏,打算给这个男人一巴掌。

    前面那个男人却跟着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好了,苏小姐不要生气了,我们现在就满足你。”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给我滚下去。”

    苏沛真气坏了,她挣扎了起来,可是两个男人这会对着她就是上下其手。

    不等她挣脱,酒店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一大堆记者冲了进来。

    苏沛真一下子就乱了,快速拉起被子就要盖住自己的身体。

    可是已经晚了一步了,那些人拍了不少的照片。

    “你们这帮混蛋,给我滚出去。”

    “苏小姐,能问一下你这样多久了?”

    “苏小姐,你一次叫两个牛郎是因为一个不能满足你是吗??”

    “苏小姐,你是因为跟仇先生解除了婚约,所以才这样的吗?”

    “苏小姐,是什么原因让你变成现在这样?”

    “苏小姐,这两个牛郎跟你的关系是长期的吗?”

    “苏小姐,请问——”

    “滚。都给我滚。”苏沛真若是到了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她被人设计了,那她就白活这二十几年了。

    她抓起床上的枕头,朝着那些记者扔过去。

    这个动作让她差一点就又走光了。她只好将自己的身体用被子盖住。

    “你们要是现在不出去,就等着收律师函好了。”

    苏沛真冷声开口,那群记者却不管不顾,还在拍。

    “你们若是再拍,我一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要不要我提醒你们,我是谁?”

    苏沛真的声音完全不能让那些记者忌惮。其中一个记者看着苏沛真。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同情一般。

    “苏小姐,看来你是真不知道。”

    “你母亲,也就是现在厉氏集团的总裁,就在今天早上。已经发声明跟你断绝母女关系了。”

    “你说什么?”

    苏沛真瞪大了眼睛,不敢默念的看着那个记者:“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母亲已经发声明跟你断绝关系了。你不信,可以自己看新闻。”

    苏沛真转过身就要去找手机,那些记者却不肯走。转而采访起了那两个牛郎。

    那个叫阿宽的,有些不好意思一样。

    “我们是昨天被苏小姐叫过来的,以前她只叫一个,可是现在却觉得一个不能满足她,所以把我也叫来了。”

    “对了,你们要发表的时候,要记得打马赛克的。不然我也可以告你们侵权。”

    那两个牛郎的胡说八道苏沛真没有心思去管。她几乎走光她也没有心思去管。

    她在床头找出自己的手机,翻起了新闻。很快她就看到了,厉千雪的那份声明。

    在那份声明里,厉千雪说她行为有失,所做所为令家族蒙羞。现在,她特别跟苏沛真断绝母女关系。

    从今往后,苏沛真再不是苏家的女儿,更不是厉家的千金了。

    而所有厉氏集团,苏家,厉家的一切,都跟苏沛真无关。

    声明有两份。一份是纸质声明。其中包括厉千雪交由律师去处理的,两人断绝母女关系的公证书。

    还有一份是一份视频采访。厉千雪坐在厉氏她自己的办公室里,用一脸沉痛惋惜的态度,说明一切。

    苏沛真整个人怔怔的坐在那里,连那些记者几时接受完采访,几时离开都没有注意。

    房间安静了下来,两个牛郎也已经穿好衣服打算离开。

    “站住。”苏沛真像是此时才反应过来一般,她冷着声音,瞪着眼前的两个人。

    不顾自己身上还没有穿衣服,就这么走到了那两个人面前。

    “谁让你们来的?”

    “苏小姐,叫我们来的人,不是你吗?”

    阿宽笑了,笑得很轻佻。

    苏沛真点了点头,手一抬,一左一右,一人一记耳光甩了过去。

    “是吗?我叫你们来的?”

    阿宽挨了打,头都偏过去了,也不恼。看着苏沛真轻笑一声。

    “生气啦?本来就是你叫我们来的。”

    苏沛真咬牙,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让人摆了一道。而整她的人不用说,一定是霍靳尧。

    “好,好得很。”苏沛真咬牙,突然拽过那个阿宽。脚一抬,对着他的胯下就是一脚。

    阿宽吃痛,苏沛真瞪向了旁边那个,目光森冷。

    “住手。”那个牛郎吓了一跳,赶紧的护住自己的重点部位:“你别乱来啊,否则我也会报警的,告你故意伤害。”

    “故意伤害?”苏沛真冷笑:“在那之前,我先告你们强歼。”

    苏沛真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她拿出手机,似乎是要打电话报警。

    那个人却笑了,好像是嘲笑苏沛真一样:“苏小姐,明明是你叫我们来的。我们这里还有你手机打电话给我们的通话记录。你打算怎么告我们?”

    “对啊。”阿宽也反应过来了,他直起身体,走到了苏沛真面前:“苏小姐,明明是你叫我们来的,也是你让我们好好服侍你的。怎么?现在不认账了?”

    苏沛真气得不到,她抬脚朝着那个阿宽又是一脚。

    阿宽拉起了另一个人:“她疯了,我们赶紧的走。”

    苏沛真的胸口不断起伏,在人都走光了之后,她尖叫一声,整个人都要抓狂了一般。

    她的名声现在已经彻底毁了。毁在了霍靳尧,还有仇彦博身上。

    不,是霍靳尧。如果不是他。仇彦博没有那样的胆子。

    她咬牙,一口气堵在那里,差点没吐出血来。

    霍靳尧,苏青桑,你们好狠。

    真的是太狠了。还有厉千雪——

    苏青桑这一觉睡得有点晚。她本来就喝了酒,又中了药。

    醒了觉得头疼得厉害。睁开眼睛,还不及起身,有一双手先揉上了她两边的额角。

    那个力道不轻也不重,轻轻的揉着她的额头,给她感觉舒服得很。

    她忍不住睁开眼睛去看,对上霍靳尧的脸时突然就一笑。

    “头还疼吗?这有醒酒汤,是妈让人熬的,你先喝了。”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并不起身:“好舒服,你再给我揉一会。”

    这个人,还指使上他了。霍靳尧也不恼,只是手上的动作不停。

    苏青桑打了个哈欠:“几点了?”

    “都快吃中饭了。你说几点了?”

    “我睡这么久?”幸好是在林市,也不用上班。苏青桑突然就又坐了起来。

    “我昨天怎么回来的?我怎么记不得了呢?”

    霍靳尧看着她,有时候他是真的觉得苏青桑的警惕心太弱。可是谁又会想得到,苏沛真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直接动手?

    这样一想,他都觉得他昨天给的惩罚太轻了。还要再让苏沛真更惨,更狼狈一些才好。

    苏青桑却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我,我昨天,我昨天是不是被人弄晕了?”

    她记得的就是她被人弄晕了。霍靳尧看着她的模样,将她的身体扶起来,让她靠着自己。

    把苏沛真做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苏青桑的身体定在那里不动了。

    霍靳尧看着她,眼神并没有多少担心。

    “你想怎么做?你可以跟我说。”

    他只是先惩戒了苏沛真一番,剩下的,让苏青桑来。

    苏青桑的头还有些疼,看了眼边上的醒酒茶,她端起来喝了。

    感觉人舒服一点了,这才看向霍靳尧:“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做了什么?”

    “不要管我做了什么,你先想想你想要让她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帮你出气。”

    苏青桑看了他一眼,正想要开口。小语已经上楼来叫他们下楼去吃饭了。

    “晚点再说这件事情吧。”苏青桑暂时不想说苏沛真的事情:“对了,你没有跟妈说吧?”

    “说了。”这么大的事,当然要说。

    苏青桑有些担心:“我妈她”

    “你想什么呢?苏沛真做这样的事情,你以为妈会放过她吗?”

    什么意思?

    苏青桑很快就明白了,因为在吃完饭后,她习惯性的刷了下手机。结果就看到了今天最火的新闻。苏沛真的新闻现在成了林市本地最大的新闻。

    “曾经的苏家大小姐,现在已经被其母登报声明,解除母女关系。”

    “苏家大小姐苏沛真,一夜竟然叫两个牛郎。私生活混乱。”

    “苏家大小姐放浪形骸,引得其母不满。与其解除关系。”

    “你所不知道的豪门,二代女私生活放荡不堪。与两牛郎共度一夜。”

    “豪门秘辛,论苏家大小姐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诸如此类的新闻,在苏青桑起床拿到手机之后,满屏皆是。

    苏青桑简直被那些新闻给惊到了。

    她忍不住就去看霍靳尧,苏沛真昨天刚刚对付了她,今天就遇到这样的事情,要说这事跟霍靳尧没有关系,打那是打死她也不信的。

    “你——”

    “别看这些新闻,没什么好看的。”

    “这,是你?”

    苏青桑左右看看,厉老爷子跟厉千雪吃过饭已经先去外面的客厅了。

    此时走廊上只有她跟霍靳尧。

    “是我。”霍靳尧一脸坦荡。

    苏青桑咬着唇,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反击苏沛真呢,霍靳尧竟然已经先出手了。

    “你都对付她了,还问我有什么打算做什么?”

    “这不算。”这可不叫对付。或许他应该让苏青桑知道一下,如果他真的想对付一个人的时候,他是怎么做的。

    “这只是小惩大戒而已。你若是还想要再出气,尽管跟我说。”

    “说什么?”事情都让他做完了,她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同情她。”

    “倒不是同情。我没有那个精力想着去同情一个想害我的人,就是有些感慨。”

    若是他们身份没有对调,若是苏沛真还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

    那么她跟苏沛真就算是做不到面上亲睦,至少也不会走到今天水火不容的地步。

    “我可不允许你把善良跟同情用在这样的人身上。”

    霍靳尧圈着她的腰,让她靠近了自己,:“我告诉你,我这个惩罚已经是很轻的了,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苏沛真想让苏青桑身败名裂,那他就让苏沛真身败名裂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