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你可不是这么老实的主
    仇彦博的手在皮带扣那里停了大概一秒,最后停下了。

    “苏沛真,你出去,你在这里我没办法。”

    “没办法什么?做到最后?别逗了。你可不是这么老实的主。”

    仇彦博咬牙,身体僵在那里不动。苏沛真单手撑着自己的下颌,很满意的欣赏着仇彦博挣扎的模样。

    事实上,她讨厌的人里面,还有一个就是仇彦博。

    他凭什么跟自己退婚?

    “苏沛真,我再说一次,你在这里我没有办法。”

    “那你可以不要做到最后,反正我的目的,也不是你。快点。我耐心不怎么好。”

    苏沛真眨了眨眼睛:“开弓没有回头箭。你可别想着临阵退缩。”

    仇彦博眯着眼睛,最后咬牙开始解起了自己的扣子。

    苏沛真笑了。看着仇彦博将扣子解开,她的唇角上扬得越发的厉害了。

    她拿出手机,将相机调整到了她满意的角度。看着仇彦博将上衣脱掉,露出胸膛,她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得意。

    仇彦博脱下了衬衫,却没有像她想的那样往床上的方向去,而是转身去了浴室。

    “仇彦博。你干什么?”

    “洗澡。”仇彦博转身看着她,眸光冰冷:“怎么?我不能先洗个澡?”

    “你不要想着拖延时间,没有用的。”苏沛真冷笑:“事情到了这一步,就算是你什么都不做,你也一样不讨好。”

    仇彦博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进去洗澡了。

    浴室里很快就响起了水声。苏沛真将身体放松,手机暂时也放到了一边。

    她眯着眼睛,看着睡在床上的苏青桑。

    论长相,苏青桑真的不如自己。清秀佳人,打扮一下,或许有八分。但也只是如此了。

    皮肤很好,毕竟年轻,吹弹可破。身材也算不错。不过比起她来差远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如她。

    啧,霍靳尧的眼真瞎。

    打了个哈欠,莫名就有几分困意了。看了眼时间,发现仇彦博竟然在里面洗了不下二十分钟了。

    那个窝囊废,以为可以逃过吗?

    她站起身,往浴室的方向去。浴室里的水声还在响。

    她推开门要进去,里面一片雾气蒸腾。

    “仇彦博?”

    她正想朝浴缸的方向去,后颈却突然一疼。

    她瞪大眼睛,想转身,却又挨了一记,然后身体软了下去。

    身后仇彦博站在那里,看着苏沛真的脸。将她抱了起来,走到总统套房的另一个房间里,放下。

    他刚把苏沛真的身体放在床上,门铃就响了,还伴着敲门声,可以听出来人的急切。

    仇彦博转身去开门,门开的瞬间,霍靳尧就看到了脱掉了上衣的仇彦博。

    他的拳头一紧,几乎就要挥上仇彦博的脸。

    仇彦博似乎是知道他的意图一般,快速的往边上避开:“恩将仇报可不是君子所为。”

    霍靳尧瞪了他一眼,看到那开着的房间门就要进去。

    “不是那间,是这间。”

    霍靳尧进了门,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因为喝了酒,又中了药,脸色绯红的苏青桑。

    她衣着完好,睡得很沉。

    他深吸口气,忍着怒意上前抱起了苏青桑的身体。

    对上仇彦博的视线时,他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多谢。我欠你一次。”

    “客气了。”

    仇彦博摸了摸了自己的鼻尖:“下次有好的合作机会,不要忘记我就可以了。”

    “一定。”

    霍靳尧点头,抱着苏青桑往外面走,却在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

    “苏沛真呢?”

    “在另一个房间里睡了。”

    霍靳尧的眉心拧得紧紧的,仇彦博似乎是知道他要做什么。

    “你还是先带她离开吧。你想收拾苏沛真,什么时候都有机会。但是她喝了酒,又被苏沛真下了药,你最好还是带她去检查一下。”

    霍靳尧点头,孰轻孰重他分得清楚,眼前苏青桑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苏沛真——

    以往她那些小动作,无伤大雅,他并不把她放在眼中。现在这样,他却是不会就这样算了。

    他抬脚要走,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了仇彦博一眼。

    “我现在送青桑去看医生,这里你也可以离开了。剩下的事情,我会安排。”

    “霍总还真的是雷厉风行啊。看样子,你是打定主意要今天就给她一个教训了?”

    “那是自然。”霍靳尧声音很冷:“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一向如此。”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离开了。放心。我不会干涉你后面的动作的。”

    “多谢。”

    霍靳尧点了点头,抱着苏青桑离开了。上楼,离开酒店。

    上了车之后给打了几个电话。他的神情很冷,他捏着电话的手关节略有些泛白。

    电话接通了,霍靳尧的声音冷得像冰。他把自己的要求吩咐下去,电话那一头的人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照做了。

    霍靳尧挂了电话,目光落在苏青桑的脸上,心里再一次庆幸,却又再一次后悔。

    他应该陪着她的,不管她去哪里,做什么。

    这样的话,就不会给别人机会了。

    将手机扔到一旁。他伸手抚过苏青桑的脸。

    “真是让人放心不下啊。”

    他一个没看稳,她就跟章毅臣被困在了地震的废墟里。

    他又一个没注意,她就差点要被仇彦博怎么样了。

    幸好,仇彦博还算是识时务,知道取舍。否则,他几乎不敢想了。

    没有多做思考,他转身带着苏青桑去了医院。

    这里离苏青桑以前任职的医院不远,值班的医生也认识苏青桑,今天才刚见过。对方用最快的速度给苏青桑检查完。

    “没什么大事,虽然中了药,但是药量不大,不用特别处理。喝了酒,回去弄点醒酒的茶,就可以了。”

    确定苏青桑没事之后,霍靳尧才放松下来,他抱着苏青桑转身离开了。

    回到家,厉千雪跟厉老爷子都还没睡呢。苏青桑难得回来,他们都等着。

    看到霍靳尧抱着苏青桑进门时,厉千雪腾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不是去聚会了?”

    她一靠近就闻到浓浓的酒味。厉千雪的眉心拧了起来。

    “这是喝了多少啊?怎么醉成这样?”

    “妈你先别急,我先抱她上楼去休息。你先坐一会。我还有事要跟你们说。”

    他冷峻的神情不似以往,话里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厉千雪跟厉老爷子都看着他,不明白霍靳尧这是怎么了。

    霍靳尧将苏青桑送上楼,为她把衣服换了,帮她盖好被子。

    最后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记,这才转身下楼了。

    这会的功夫,苏昱昕也下楼了。三个人都坐在沙发上等霍靳尧。

    霍靳尧在他们对面坐下,他的脸色很难看。从来了林市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流露出这样的脸色来。

    “外公,妈。有件事情,我要跟你们说一下。”

    他态度严肃引得厉老爷子跟厉千雪越发的是一头雾水,两个长辈面面相觑,最后一起看向了霍靳尧。

    “有什么事,你说就是了。”

    “好。”霍靳尧点头,冷着声音把苏沛真今天晚上做的事情说了一遍。

    厉老爷子跟厉千雪的脸色同时变了。尤其是厉千雪,她腾的站了起来。

    “你,你说什么?那,青桑,她有没有吃亏?她——”

    虽然苏青桑被抱回来时衣着完整,厉千雪却忍不住担心。

    “青桑没事。”霍靳尧面无表情:“那仇彦博算是识相,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厉千雪坐了回去,仇彦博她还是知道的,怎么说也是跟厉家从小就相识,人品大体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苏昱昕简直不敢相信,苏沛真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沛真姐,她现在——”

    “你还叫她沛真姐?”厉千雪瞪了儿子一眼,声音越发的冰冷:“我告诉你,今天开始,她再不是你姐姐。你若是敢认她当你姐姐,就不要认我这个妈。”

    霍靳尧关注的重点并不在苏昱昕的称呼上:“外公,妈。我想说的是,这次的事虽然青桑没事,但是并不表示,青桑以后也会没事。”

    这什么意思?

    “今天是青桑运气好,遇到了仇彦博。那仇彦博跟我们两家还有合作。他并不敢将我们得罪得太狠。可是下一次呢?如果苏沛真是找了其它人呢?”

    厉老爷子跟厉千雪只觉得后背一片湿濡,甚至是苏昱昕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是啊。今天他们遇到的是仇彦博。他就算是有那个心,也要掂量掂量霍家跟厉家一起向仇家发难时他要面对的事情。

    可如果苏沛真再疯一点,再丧心病狂一点。那今天青桑会是什么结果?

    厉千雪简直不敢想。

    她闭了闭眼睛,目光除了对苏青桑的怜惜,还有对苏沛真的恨跟怨怼。

    不管怎么说,苏沛真都是她一手养大的女儿,可是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简直是疯了。

    “我不希望看到那样的局面。”霍靳尧继续开口,目光落在两位长辈身上,他的目光犀利:“所以,我做了点小手脚。苏青桑,我是一定要惩罚的。但是我希望妈跟外公,不要心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