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你真的是一个疯女人
    苏沛真在来林市之前,先去了一趟n市。倒不是她不想去c市找苏青桑跟霍靳尧的麻烦。

    而是她的能力,还差了一点点。

    c市现在还是灾区,正在慢慢的进行灾后救援,灾后重建的工作。

    任何要进灾区的人,都要审核,机场也停了。志愿者的话苏沛真想都不会去想,她不是那块料。她也不愿意去做那在她看来是伪善的事情。

    她费了很多力气,又找了很多关系。

    把以前她在林市时所有能用得上的关系都用上了。

    说起来,她倒是要感谢苏成辉跟厉千雪几分了。他们嫌弃她,厌恶她是在荣城。

    可是在林市,因为苏成辉也好,厉千雪也好,都没有刻意去说苏沛真的身世。

    很多不明就里的人,以为她还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这也是她为什么能得到资源,有之前那份给霍逸凡的礼物的原因。

    不光是林市这边,荣城那边,她也有可以用的人。

    霍逸凡被霍家赶出来不假,可是霍逸杨还没有,霍曼姿也没有。

    霍老爷子对男孩子要求严格,对女孩却是格外宽容。有些事情,她稍稍一打听就知道了。

    比如,章毅臣现在在c市救灾,再比如章毅臣所在的部队也是在c市。

    苏沛真是真的想从实章毅臣跟苏青桑的事情。可是打听了一圈下来,实在是不行了,她也只能是另想其它的办法了。

    而不等她想到什么办法,就得到了消息。苏青桑跟霍靳尧,回荣城了。

    这真的天助她也。

    苏青桑回了林市也很忙。除了厉千雪施梦绾恨不得她天天陪着她们,她还抽空回了一趟医院。

    之前张主任对她那么照顾,她买了下午茶特意空了半天时间去看张主任他们。

    张主任看到苏青桑来了,高兴得很。看了看时间,让苏青桑不要急着走。晚上一起吃个饭。

    苏青桑也有这个意思。她本来要请他们吃饭的。一群人打算离开的时候,又遇到了左弘琛。

    左弘琛这半年也是忙得很。他升了主任,事情很多。最重要的是,他有女朋友了。

    是同科室新来的一个医生。苏青桑知道这个消息高兴得很。唯一遗憾的就是左弘琛的女朋友最近去学习了。

    不在林市,要过一个星期才能回来。苏青桑把他也一起叫上了。

    于是苏青桑带着一群人去了朝文院。

    同一时间,苏沛真看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仇彦博。

    “怎么?你以为你欠我的不要还吗?”

    “还?怎么还?”

    “仇彦博,当年是你们仇家要订婚。后来是你仇彦博要毁婚。怎么?你想订婚就订婚,想解除婚约就解除婚约?哪有这样的事情?”

    “那你想怎么样?”

    苏沛真微微勾起了唇角:“苏青桑跟霍靳尧现在来了林市。我还知道,苏青桑今天去了她以前工作的医院,以她的个性,一定会请她以前那些同事吃饭——”

    苏沛真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仇彦博瞪大眼睛看着她,眼神满是震惊。

    “我看你是疯了。”仇彦博承认,他当初对苏青桑有些心动。但是这样的心动,完全不足以让他跟霍靳尧作对。

    他已经被霍靳尧警告过,现在又跟天域集团有合作。

    最近公司的生意不错,蒸蒸日上。他不想在这样的时候跟霍靳尧作对,给自己惹事。

    “我就算是疯了好了。那也是被你们逼疯的。”

    苏沛真将身体往前倾,盯着仇彦博,目光是无尽的冷意。

    “仇彦博,你想置身事外?”

    “我为什么不能置身事外?”

    “因为,我手上有你的把柄啊。”苏沛真笑了,她站了起来,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仇彦博的脸:“你不会以为,我当你未婚妻那几年,什么都不知道吧?”

    仇彦博脸色一变:“苏沛真,你什么意思?”

    苏沛真笑了,涂得鲜艳的红唇轻启,说了两句话。

    仇彦博脸色变得越发的铁青:“你——”

    “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你这个聪明人,应该会做聪明事吧?”

    仇彦博瞪着苏沛真,最后恨恨的点头:“好好,好得很。说吧。你想我怎么帮你?”

    “走吧。先跟我去找到人。再慢慢说。如何?”

    仇彦博盯着苏沛真的脸,嗤笑一声:“苏沛真,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蛇蝎美人呢?”

    “那我以前也不知道,你是渣男啊。”

    苏沛真把渣男那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仇彦博气笑了,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走吧。”

    苏沛真笑了,脸上有明显的得意。

    苏青桑很久没有跟原来的同事相聚了。今天这样的聚会对她来说,是很难得的。

    左弘琛因为是院长的儿子,所以大家让他坐在主位,然后就在苏青桑旁边。

    他最近谈了女朋友。对苏青桑的心思虽然谈了,还是希望她可以过得好。

    苏青桑在说话的时候,他就侧过脸去听她说话。说荣城医院的事情,还有这次在灾区的事情。

    她眉眼弯弯,眼角含笑。气色也很好,尤其是整个人流露出来给人的感觉,可以看出来她过得很好。

    这术很好,知道她过得好。他也放心了。虽然原本也没他什么事。

    谁让他表白太晚,心意流露得太迟呢?

    这一桌人,热热闹闹的聚餐,那一头,知道了苏青桑在哪里的苏沛真跟仇彦博,也来到了隔壁的包间。

    仇彦博看着苏沛真,脸上的神情带着嘲讽。

    “苏沛真,如果让霍靳尧知道你现在的打算,你知不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

    “什么下场?”苏沛真冷笑:“还会比现在更差吗?”

    若不是苏青桑,若不是霍靳尧,她怎么会沦落至此?

    她失去了一切,凭什么苏青桑可以拥有一切?

    她不甘心。她叫来服务生,极有兴致的她还叫了两瓶酒。

    “要不要一起喝一杯?”苏沛真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放到了仇彦博的面前。

    仇彦博转开脸不看苏沛真:“我现在不想跟你喝酒。”

    “没关系,我自己喝。”

    苏沛真不光自己喝,还将其中一瓶叫来了服务生,给隔壁送去。

    “如果他们有人会问,就说是霍先生送的。”

    服务生拿着那瓶酒去了隔壁。隔壁的苏青桑跟医院的同事这会确实是喝上了。

    当有人把那瓶有些年份的干红送过来的时候,张主任还愣了一下。大家都不瞎,能看出酒的价值。

    “是一位霍先生送的。”

    服务生的话让大家转而看向苏青桑,眼神都有几分打趣。

    苏青桑有些不好意思,她出来聚会的事情有打电话给霍靳尧说,没想到他竟然还安排这个。

    这是让她放开了喝,不要有顾虑么?

    “青桑,先谢谢你家那位了。”

    张主任笑着,倒是没有客气。苏青桑心里有些暖,还有些小小的甜。

    除了在孩子这件事情上跟霍靳尧有分歧之外,霍靳尧不管是哪方面都堪称完美。

    一瓶酒就这样落了在场这些人的肚子。大家都很感谢苏青桑离开这么久还记着他们,所以一个个的过来跟她敬酒。

    苏青桑被他们轮番敬酒,难免有些醉了。席还没散,大家的气氛已经又热烈了起来了。

    酒意上头,大家兴致很高,说要去ktv唱歌。

    苏青桑没反对,机会难得,能多玩一会也好。

    不过她喝太多,这会有些忍不住,去了洗手间的位置。

    苏青桑洗手的时候,开始觉得有点晕了。她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可是鼻子突然被人捂住,她本能的挣扎了起来。

    偏偏喝醉的她没多少力气,身体就这么软了下去。

    苏沛真跟仇彦博一起扶着苏青桑走了后面的门出去了。

    当然,苏沛真很小心,朝文院的老板,曾经跟苏成辉有交情。

    她把苏青桑从朝文院带走,花了大概十分钟不到。而这十分钟,朝文院的监控是坏的。

    最后能拍到的不过是苏青桑进了洗手间。当然,她没有忘记用苏沛真的手机给那帮医院的人打电话。

    说她喝醉了,她老公来接。所以他们去玩吧。

    没有人会为难苏青桑,刚才她喝多了,大家都知道。至于声音?喝醉的人,醉言醉语,有些不同也是正常的。

    一切都很顺利。

    十分钟之后,苏青桑已经被仇彦博跟苏沛真带到了隔壁的酒店了。那酒店可是仇彦博的产业。

    顶楼总统套房,苏青桑毫无知觉的睡在上面。

    苏沛真看着苏青桑,脸上的神情带着几分不屑。

    脸没她好看,能力没她强,不管是怎么看,哪方面都不如她。

    偏偏走狗屎运,遇到了霍靳尧那个眼瞎的,把这样的一个什么都不行的女人当成宝。

    真的是-------

    仇彦博站在床边,目光看着苏沛真:“好了,我已经帮你把人带出来了?我可以走了吧?”

    “走?”

    苏沛真转过身看他:“你不喜欢她吗?竟然能就这样走?”

    “苏沛真。”仇彦博声音极冷:“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没有底线。”

    “是吗?”

    苏沛真笑了,她的身体向前倾了些许,目光盯着仇彦博的脸。

    “你的意思是,你不愿意?”

    “当然。”他不想把事情做绝,更不想跟霍靳尧撕破脸。

    “好啊。你不愿意。”苏沛真点了点头:“那我只好去找一个愿意的人了。”

    “苏沛真,我看你真的是疯了。”

    “这句话你刚才说过了,换点新鲜的吧。”

    苏沛真拽过了仇彦博的身体,脸上尽是冷意:“何必装得这么道貌岸然一身正气?苏青桑这样的人,换了是以前,你还看不上呢。你不是喜欢她吗?给你个机会,让你跟她在一起。不是刚好成全了你的心愿?”

    “是成全你的心愿吧?”仇彦博挥开她的手:“你就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霍靳尧会怎么样对付我?”

    “苏沛真,你已经脱离了苏家,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不会拿我的家族去开玩笑。”

    “放心吧。等到霍靳尧来的时候,你应该已经离开了。”

    苏沛真松开手,神情带着轻蔑:“这可是你的酒店。你大可以让监控什么也拍不到。不是吗?”

    仇彦博站着不动:“如果是那样,霍靳尧又怎么会相信你布下的局?”

    “因为我有这个啊。”苏沛真说话的时候,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在仇彦博面前晃了晃:“我会把你们拍下来。然后发给霍靳尧,你放心,我会把你的脸打马赛克,不会真的让他看到你的脸的。”

    “你倒是准备得齐全。”仇彦博的声音更冷了:“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啊?”

    “难道不应该吗?”

    “出去。”

    仇彦博的声音很冷,苏沛真站着不动:“我不能出去,我要留下来拍照。”

    “你以为我会让你留下来?”

    “你如果不让我留下来,那我只好现在打电话霍靳尧,让他马上来这里抓歼了。”

    “苏沛真。”

    仇彦博的脸色这会已经称得上是铁青了。苏沛真挑了挑眉。

    “你没有选择。要么,你让我给你拍照。要么。你让我把霍靳尧叫来。二选一。”

    “你真的是一个疯女人。”

    “谢谢。我会把这个夸奖。”

    仇彦博站着不动,他看了苏沛真一眼:“苏沛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恨苏青桑?事实上,你的身世,你们被换掉,跟她毫无关系。她根本不需要去承担你这样的怒气。”

    “她不需要承担我的怒气?那谁承担呢?”

    “你不要否认。”仇彦博嗤笑:“你享受了苏家二十多年的培养,你享受了苏家大小姐二十多年的光环。你有什么理由去恨苏青桑?”

    “是啊。我是享受了。可是他们把这一切夺走了啊。”

    苏沛真摊了摊手:“如果一开始就不是属于我的,那为什么要给我呢?既然是这样,不如一开始就没有。不是吗?”

    “你病得不轻。”

    “随便你怎么说,我现在需要的是,你快点脱衣服。”

    苏青桑努了努嘴,娇艳的红唇带着几分姓感,在仇彦博看来却是无比的恶毒。他神情纠结,手却抬起来,放在皮带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