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你才肥,食言而肥
    “我知道什么?我告诉你,我知道得多了。”霍逸凡将本来要抬起来打苏沛真的手放下来:“我还知道他为了博个好名声。给灾区不断的捐物资,还留在那里当志愿者呢。怎么了?那又怎么样?”

    霍靳尧倒是会当好人。什么赈灾?还不是因为苏青桑在那里。

    “那又怎么样?”苏沛真几乎要被他气笑了:“你现在是想告诉我,你明知道霍靳尧不在荣城,你却故意放掉这么好的机会吗?”

    “什么机会?”霍逸凡睁着眼睛看苏沛真:“你倒是告诉我,我还能有什么机会?”

    他都已经被霍老爷子赶出来了。还能有什么机会?

    “霍靳尧在c市。c市发生了地震。”

    苏沛真盯着霍逸凡的脸,不相信他想不到:“你是被赶出天域集团不假,可是现在时间还短,谁知道?”

    “谁知道?”霍逸凡冷笑:“要知道的都知道了。你以为呢?”

    苏沛真翻了一个白眼。上前两步,一把拽住了霍逸凡的前襟。

    “难怪你斗不过霍靳尧,就凭你这么个窝囊样,你想斗赢霍靳尧。简直是做梦。”

    “好好好。我窝囊,霍靳尧不窝囊。霍靳尧不窝囊你跑这干嘛?你找他去啊。可问题是啊——”

    用极为轻蔑的眼神将苏沛真上下扫了一眼,霍逸凡冷笑:“你啊,他看不上。”

    苏沛真心头一恼,抬起手就又是一记耳光要甩在霍逸凡脸上。

    这次她的巴掌却是落空了,霍逸凡一把拽住了她的手,将她用力的拉到自己的怀里。

    “你不就是想着,我把天域集团夺过来嘛?你想当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你想压苏青桑一头。是吧?”

    “是又怎么样?”苏沛真跟他对视:“你能给我吗?”

    “当然。不过前提是,霍靳尧先去死。你又敢不敢呢?”

    苏沛真笑了,她盯着霍逸凡,声音略冷:“霍逸凡,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我可不会做。我告诉你。我这个人,什么都可以,但是犯法的事情,我不做。”

    之前在林市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情。

    “我确实是看苏青桑跟霍靳尧不顺眼,但是如果要我动手去除掉他们,我不愿意。霍逸凡。你要搞清楚,你有自由你才有机会得到天域集团。若是你没有自由。就算你得到天域集团,你也只能在牢里呆着了。”

    “那还说什么?”霍逸凡松开手,一把将她推开:“霍靳尧不死,我永远不会有机会,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那可不一定。”苏沛真向前一步,看着霍逸凡:“我上次去霍家找爷爷,爷爷并没有多理会我。但是我却听说了一件事情。”

    “什么?”

    “c市是一个好地方。”苏沛真看着霍逸凡,眸光满是算计:“这件事情,我愿意亲自去办。但是,你这段时间,给我去爷爷面前,不管你是哭也好,求也好。先让爷爷让你回天域。如果不行,你就去求伯父。霍靳尧跟他父母关系不好。但是伯父对你应该感觉还是不错。你去求伯父。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他们把你重新弄回天域集团。之后的事情,交给我。”

    “交给你?”苏沛真的话让霍逸凡挑眉:“你到底有什么打算?你如果不是想着除掉霍靳尧,你又哪来的能力?”

    “我的能力,你若是不信,你大可以不照着我的话去做。”

    苏沛真将头发捋到脑后:“总之,你的机会就在眼前。若你不能进天域集团,那我之前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

    “好,我就拭目以待了。”霍逸凡上前捏住她的下颌:“如果你真的可以让霍靳尧无心处理公司的事,我就有办法把天域集团拿到手。到那时,我一定风风光光的把你娶进霍家,让你当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

    “好啊,我等着。”苏沛真说话的时候,挥开了霍逸凡的手,从旁边她带来的包包里,拿出一份文件。

    “给。”

    “这是什么?”

    “让你拿去给霍老爷子求原谅的礼物。”苏沛真眯着眼睛:“你不会以为,你什么都不做,老爷子就会让你回去吧?”

    霍逸凡抽出那份文件看了几眼,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你怎么弄到的?”

    “你要不管我怎么弄到的。总之,有这份见面礼,你回天域集团顺理成章,回去之后,低调一点,但是这个企划案,却一定要做得漂亮,完成得好。否则你在天域依然没有立足之地。”

    霍逸凡上下打量着苏沛真,忍不住就凑过去,在她的脸颊上极为轻挑地亲了一下。

    “女人,我真心觉得,我哥先了你姐,没选择你,是他瞎。”

    “那自然是他瞎。”苏沛真冷笑,她的能力,手段,远在苏青桑之上。

    也就是霍靳尧那样没眼光的男人,才把苏青桑捧在手心当宝。

    “他瞎,我可不瞎。”

    霍逸凡说话的时候一把抱起了苏沛真,扯起了她的衣服。

    “你干什么?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想这事?”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有心思。放心吧,有这份礼物在这里,老爷子一定会同意我回天域的。”

    苏青桑跟霍靳尧手牵着手,站在一处坡地上,目光看着前方的点点灯火。

    距离地震发生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天了。两个人也在这里帮了一个星期的忙了。

    现在灾区的情况基本稳定下来,伤员都得到安置。至于那些已经离开的生命,是他们不能控制的。

    上面对他们医疗队的表现非常的满意。现在情况稳定了,跟c市相邻的地方医院都派了人手过来帮忙。

    现在他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已经安排好让他们离开了。

    明天一早的飞机,c市的机场在地震中受损。暂时不能用。

    他们要先乘直升机去n市。再从n市转机回荣城。

    两个人第二天上直升机的时候,都没想到来接他们的人竟然是章毅臣。

    “表叔?”

    “表叔。”

    霍靳尧看着章毅臣,时间过去一个星期。章毅臣的伤似乎是好了。脸色恢复成了健康的小麦色。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很多。

    他穿着件军绿色衬衫。袖子挽了起来。露出了结实的手臂。

    “表叔的伤好了?”霍靳尧将章毅臣仔细的打量了一遍。他看起来精神不错,似乎是真的好了。

    “恩。”章毅臣点头,目光并没有落在苏青桑身上:“我刚好要去n市一趟。”

    “你来这边很久了?”

    “来两天了。”灾区事情多,他身为军人,有自己不可逃避的责任。

    “表叔的伤不是还没好?怎么不多休息段时间?”霍靳尧的声音透着关心:“姑婆也同意你这样乱来?”

    “我已经好了。”

    略有些冷淡的声音,章毅臣用眼神示意他们坐好。

    除了霍靳尧跟苏青桑,一起的还有苏青桑医院这次过来的同事,他们知道霍靳尧本事大,没想到军人也认识。

    大家上了直升机。很快的,直升机就飞了起来。

    苏青桑挨着霍靳尧坐在一起。她的目光看向了飞机之外。

    来之前明明是青山绿水,极为繁华的城市。现在看过去,触目所及,却是一片狼籍。

    她的心情不怎么好,霍靳尧握了握她的手,她转过脸看了霍靳尧一眼,对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经历生死,看透生死。

    虽然不能完全接受,但比刚面对的时候,要淡定得多。

    章毅臣一直目视前方,好像没看到霍靳尧跟苏青桑握在一起的手一般。

    到了n市,飞机在机场落下。苏青桑跟霍靳尧最后下飞机的。

    霍靳尧先下去,对着苏青桑伸出手。苏青桑就着他的手跳下了飞机。

    转身面对章毅臣时,苏青桑十分礼貌的点了点头:“谢谢表叔,表叔再见。”

    章毅臣反应冷淡的应了一声。苏青桑转身走人。走之前目光扫过了章毅臣的手腕。

    那里,有一道看起来十分新的疤痕。那是在之前没有见到过的。

    霍靳尧将手适时放在她的肩膀上。也向章毅臣道谢:“谢谢表叔。有空本周去荣城,请你吃饭。”

    “到时候再说。估计最近都很忙,不会有空去荣城。”

    他们都知道,章毅臣所在的部队就在c市。在这次的事情没有完全结束之前,只怕他不会有空回荣城了。

    霍靳尧也只是客套,事实上他现在真的不想看到章毅臣。哪怕他是自己的表叔。

    两个人并没有跟孙慧雅他们一道回荣城,而是上了去林市的飞机。

    厉千雪知道苏青桑经历了地震,担心得不行,差点跟着一起来了。

    要不是霍靳尧及时联系上了她,又告诉她苏青桑情况稳定了,只怕厉千雪要不管不顾的飞灾区去了。

    听说苏青桑没事后不但没回荣城,反而留在c市的时候她又是揪心得很。

    偏偏苏青桑像个没事人一样。也就是每天打电话给她报报平安。对于灾区的情况只字不提。

    她不说,不表示厉千雪不会知道。电视上,新闻上,网络上,每天都有报道。发生了多少次余震,会有些什么变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青桑还要留在那里,怎么不让厉千雪担心?

    她每天都关注新闻,在通信恢复后每天都要苏青桑跟她联系。可就算是这样,厉千雪也还是担心得不行。

    这会看到苏青桑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厉千雪一把抱住了她,又作势在她背上轻轻的打了两下。

    “你真的是胆子大了。我的话也不听了。让你回家回家,偏偏不回。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

    知道苏青桑遇到地震,她就恨不得让她马上回来。哪里知道苏青桑不但不回来,还拉着霍靳尧一起胡闹。

    “妈,我这不是没事了吗?”

    苏青桑眼睛有些红,这里死里逃生,让她真的心怀感激。

    “还说。都瘦成这样了。”

    厉千雪说话的时候瞪了霍靳尧一眼,有心指责他几句,说他没照顾好苏青桑。

    却发现他脸色比苏青桑还难看,而且好像瘦了比苏青桑更多。

    知道他一路陪着苏青桑,却还是难免心有怨言:“你也是,那么大个人了,还任着她胡闹。她要留下来,你不会把她带回家么?”

    “是我的错。没劝着点。”

    霍靳尧态度很好的认错。厉千雪想发作也发作不成。

    女婿都跟着女儿留在灾区当志愿者了,她还能怎么气。

    忍不住就又拍了苏青桑的肩膀一下。

    “这次我不管你说什么,你也得给我多住几天再走。你知不知道,你外公也担心你担心得不得了。知道你在灾区,他今天还去清源寺了,说要给你求福。他那么大年纪了,我就让昱昕陪着他一起去了。”

    怪不得她说没看到厉老爷子。听说他是为自己去求福,哪怕苏青桑其实并不信这些,心下也是极为感动。

    “好,我一定多住几天。”

    苏青桑跟霍靳尧在厉宅住下。下午,厉老爷子跟苏昱昕就回来了。

    两个人看到苏青桑都很开心。拉着苏青桑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问题。

    苏昱昕的分数出来了,是林市的理科状元。他也想好了,要去京城念大学。

    他既然决定了,苏青桑挺为他高兴的。她突然又想到了白芷寒,她跟苏昱昕怎么说也恋爱一场,不知道她成绩怎么样,去哪个学校。

    有心想问,到底现在不合适,只能晚些时候再说了。

    是夜。林市突然下起雨来。伴着还有雷声阵阵。

    苏青桑这段时间累得够呛,却是被这样的雷声扰得睡不着。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转。霍靳尧本来要睡着了,被她的动作也惊得没办法再睡。

    “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睡不着。”

    “嫌雷声吵?”

    “一半一半。”还有一半是想着苏昱昕的事。

    他决定去京城念大学,离家里又远了。虽然寒暑假可以回来,可是到底不如呆在林市方便。

    外公年纪大了。厉千雪又天天忙着公司的事。

    苏青桑心下有些不忍,却也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还有就是白芷寒。刚才问过苏昱昕,说是白芷寒高考失利。成绩不是特别理想。

    如果想要跟苏昱昕一起去京城念大学,怕是不能。

    她看得出来苏昱昕对白芷寒是有真感情。只是大学四年,若是分开,到时候变数太大。

    白芷寒非常没有安全感,苏昱昕却是意志坚定。

    他向来是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只怕不会为了白芷寒而妥协。

    唇上传来痛意,苏青桑忍不住就看向霍靳尧:“你干嘛?”

    “累不累?”霍靳尧复又在她的唇上轻轻咬了一记:“你说你累不累?天天想东想西,就没个清闲?累不累?”

    “怎么是想东想西?他们是我的家人,我当然——”

    以吻封缄,她后面话说不出来。苏青桑有些恼,她是认真的在担心,他却是一点也不关心。

    她伸手去捶他,霍靳尧咬着他的唇,声音很轻。

    “横竖你并不累,那不如做点别的事。”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大手开始向她衣服里探去了。

    苏青桑气极反笑:“谁不累了?雷声这么大,我怎么睡得着?”

    “恩,其实还是不够累。累晕了,自然就睡着了。”

    霍靳尧的声音含糊不清。苏青桑推不开他。只能任他动作。

    等两个人袒裎相见,霍靳尧却突然停下了动作。

    他的手下意识的探向床头柜的方向,却想起来这是在厉家,并不是在荣城。

    他咬牙,翻身就要从苏青桑的身上下去。

    苏青桑却在此时抱住了他。她对上他的眼神,目光清澈。

    “不是说,一个孩子么?”

    霍靳尧的神情有些纠结,他还没有准备好。

    苏青桑哪里会给他准备的时间?直接翻身而上,反客为主。

    霍靳尧在她面前向来没有什么自制力。看着她,略有些咬牙的开口。

    “胆子肥了。”

    “不及你。”苏青桑去咬他的耳朵:“食言而肥。”

    这是指责他说话不算话了。霍靳尧看着她略带迷离的双眼,一咬牙,重新化被动为主动。

    算了,她想要孩子,就看天意吧。

    合而为一之前,霍靳尧停了下动作。看着她动情的双眼,声音坚定。

    “就这一次。若是你有,就生下来。若是没有,回去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如何?”

    苏青桑若不是现在状态不适,几乎想去揍他了。他什么意思啊?

    她不同意,霍靳尧却已经决定了。腰身一沉,将自己尽数给她。

    苏青桑咬牙,有些害羞,却终究是抬起了腰。

    她是妇科医生,自然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更容易有孩子。

    霍靳尧知道她的想法,有些失笑。他是真的不知道苏青桑对于孩子这事竟然这样执着。

    “老婆,你这般模样,我今天是不是要努力一些?”

    苏青桑忍不住就又想去咬他。没咬到,转而去挠他的后背。

    “放心吧,老婆,为夫一定会努力的。”

    苏青桑这下再也不想忍了。抬起头,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

    这个家伙,真的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真的是讨厌死了。

    “青桑,你真的是坏死了。”

    苏青桑在厉家陪着厉老爷子跟厉千雪两日。今天终于得了空,让厉千雪松口同意让她出门。

    她一出门就来找施梦绾了。

    施梦绾之前去法国参加比赛早就回来了,却是忙得很。这次她没有得到冠军,却拿到了一个最特别设计奖。

    这个奖意义非凡,也让施梦绾设计新秀的称号名扬海外。找上门的人也更多了。

    苏青桑再见到施梦绾,发现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

    “你这眼圈都黑的,你这是担心我啊。还是忙工作啊?”

    “没良心的。”施梦绾去捏她的手臂:“当然是担心你啊。”

    她是真的担心苏青桑,要不是后来知道霍靳尧陪着一起去了灾区,她也要去了。

    苏青桑心下感动,用力抱住她的腰:“好啦好啦,我这不是没事了。”

    她退开些许,看着施梦绾的脸色:“你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保证又熬夜画图了。我知道你想赚钱,可是再怎么想赚钱,也要注意身体。”

    施梦绾没有说话,她想赚钱不假。想证明自己也是真。

    展昊泽跟陈菲菲到底还是订婚了。她无力阻止,更无法做出什么。

    展昊泽这段时间来找过她两次,她避而不见。他来工作室,她让人推说自己不在。

    他找上她家,她躲着不给他开门。

    有时候施梦绾都不明白,明明他已经订婚了,还来找她做什么?

    这是想把她变成小三吗?

    还是说,展昊泽就那么自信?自信她对他的感情永远脱离不了他的掌控,所以才有恃无恐?

    不管是哪一种,施梦绾都觉得疲惫。哪怕她明知道展昊泽是她心心念念的想了十几年的大哥哥。

    可是这样的感情,这样夹着第三者的感情对她来说,都太累了。

    “梦绾,你怎么了?真的累了?”

    “是啊,很累。”施梦绾扯了扯嘴角:“明明也不算什么大奖,偏偏现在网络发达,传回国,很多人把那个奖吹得很厉害。我这段时间光是网上的订单都要接不过来了。”

    苏青桑心疼的看着她:“可怜。要不休息一段时间。或者是暂时停止接单。或者再招一些人。横竖你的工作室现在已经有规模了,也可以大量招人了。”

    “我也想啊,可是好的设计师,跟我的风格接近,跟我的理念契合的设计师不多啊。”

    苏青桑很了解施梦绾。没有再继续说这件事情。

    施梦绾也不再想展昊泽了,那个人,她是想起来心痛,不想又觉得空洞难受。

    她现在只想着将那个情绪压在心底,甩开那些思绪。她转而问起了苏青桑在灾区的事情。

    两姐妹逛街聊天,聚会喝茶,又像以前苏青桑还在林市时一般。

    同一时间,一架飞机在林市缓缓落地。

    苏沛真鼻梁上架着副dior的墨镜。身上是香奈儿的新款夏装。

    她缓步走出了机场,上扬的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林市,我苏沛真又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