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我就不信你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不是为了你。”

    章毅臣说完那句之后,怕霍靳尧误会,又加了一句:“我是人民子弟兵。你忘记了吗?不管是谁,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我都会救她的。”

    他的声音些沙哑,睡了几天,精神了不复之前见他的那般。但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却依然是掷地有声,让人信服。

    霍靳尧却盯着他的脸,似乎要将他看穿一般。不管他怎么盯着章毅臣看,他的神情都不变。

    “是。你确实是不管是谁都会救。但是你不可能是谁,都能割自己的肉,喂你的血吧?”

    霍靳尧的话让章毅臣看了他一眼,他的眉心拧了起来,似乎是要开口。

    霍靳尧却笑了,笑得有些无奈:“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否认。我并不会误会什么。我也不会因为这样,就去怀疑我的妻子。我只是想感谢你,发自内心的那种。”

    “谢谢你,表叔。如果没有你,青桑可能已经。不管怎么样,是你救了她,我不管你的出发点是因为你身为军人的天职,还是说你对青桑的感情。不管是哪一种,我都谢谢你。”

    霍靳尧收敛神情,极为认真的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口:“表叔,我欠你一条命。”

    章毅臣沉默,他突然将脸转开,看向了窗外的天空。

    天气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一般。

    “你不欠我,她也不欠我。这是我自己愿意的。也是我应该做的。”

    当时那个情况,他没有办法去想太多。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他不能让苏青桑死了。

    而且他说的也是真的,就算当时那人不是苏青桑,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你说不欠,我却不能当作不欠。”

    霍靳尧神情极为严肃,对着章毅臣,他重重的一点头。

    “谢谢你,表叔。”

    他看着章毅臣,那双深邃如星海的眸,带着感激。

    章毅臣收回视线看着霍靳尧,他的眉心紧紧的拧成一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挟恩相报的人?!”

    霍靳尧摇头:“我没有那个意思。但是对苏青桑我永不放手,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她会再遇到什么人。她都是我的妻子。”

    章毅臣神情不变:“我说过了,我是军人。我只是在做军人应该做的事情。”

    霍靳尧回到病房的时候,苏青桑还在睡,他坐在苏青桑身边,盯着她的睡颜。

    他握着她的手,将她的手贴着自己的脸颊。

    苏青桑因为他的动作醒了,她眨了眨眼睛,对上了霍靳尧的视线。

    跟霍靳尧对视了一会,苏青桑才发现他一直握着她的手没有放开。

    “怎么这样看我?”她脸上有东西吗?

    霍靳尧吻了吻她的手背,轻轻的摇头。

    “没。我就是想看着你。我怕你不见了。”

    她这次真的是吓到他了,霍靳尧握紧了她的手,至今无法忘怀那种害怕自己会失去的恐惧。

    “傻瓜。”苏青桑伸手捏了捏他的手,有些无奈:“我们的过霍大少怎么变得这么傻了?”

    “是挺傻的。”霍靳尧握着她的手:“你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等明天休息好了,我们就回荣城。好不好?”

    “好。”苏青桑没有反对:“不对,孙主任他们——”

    “他们现在留下来当志愿者了。相信暂时不会回荣城去。”

    “我也想去当志愿者。”

    这种时候,灾区需要大量的医生。她身为一个医生,很想尽点自己的力。

    “不许。”霍靳尧将她的手握得紧紧的:“不许你去当什么志愿者。你说我自私也好,小心也罢。但是你现在自己身体都没有完全恢复健康,你去当志愿者,我不放心。”

    “可是——”

    “没有可是。”霍靳尧很坚持:“青桑,我理解你的心情,也知道你想做好事的决心。可是这不是上次那个泥石流。这是地震。里面随时会发生余震,我不能承担一丝一毫的,可能会失去你的可能。”

    哪怕只有一点点,也不行。

    苏青桑感觉着他火热的手,明白他的顾虑:“可是,孙主任他们现在都在帮忙,偏偏我一个人回荣城,这样真的不太好。更重要的是,我也很想为灾区尽一份力。靳尧,你就答应我,好不好?我保证,我会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也会很小心。不让自己有危险。可不可以?”

    “不可以。”

    “靳尧?”

    “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我也去。”

    “霍靳尧。”他疯了吗?苏青桑都不知道能说什么了:“你是天域集团的总裁,你怎么可以——”

    “如果你可以,我也可以。”霍靳尧说的很认真:“你还是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呢。”

    苏青桑忍不住就笑了,凑过去在霍靳尧的脸颊上亲了一记。

    “靳尧,你真好。”

    霍靳尧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想到了隔壁的章毅臣。

    “其实,我怕你觉得我不够好。”

    “怎么会呢?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那个。”

    “青桑。”

    “恩?”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个男人,他对你,比我对你更好。他甚至可以,可以你会不会”

    霍靳尧突然不说话了,他否认他刚才的话。

    他嫉妒,疯狂的嫉妒。

    他嫉妒章毅臣,嫉妒那个时候陪在苏青桑身边的人,不是自己。

    “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青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霍靳尧将她抱住,下颌抵着她的颈窝。

    “我想说如果有个男人对你比我对你更好,你会不会跟他在一起?”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看他,最后抬起手放在了霍靳尧的额头上。

    “没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了?”

    霍靳尧将她的手拉下来,紧紧的握住。他看着她,并没有她以为的那种开玩笑的模样。

    “我说的是认真的。如果那个男人很好,如果那个男人很爱人我,如果他可以为了你付出生命,你”

    “霍靳尧。”苏青桑打断他的话:“我们结婚了。你忘记了吗?”

    霍靳尧微怔的脸,让苏青桑有些失笑。她反握住了他的手:“我们结婚了。在一年前。说起来,前两天好像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看,我们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可是”

    “没有可是。我不会去犯重婚罪,也不会再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看到霍靳尧似乎还想说什么,她抬手放在他的唇上。

    “不管那个人多好,多优秀,不管他对我多好。霍靳尧,我的丈夫是你。”

    霍靳尧看着她,突然就笑了,伸手将她的腰圈住,凑过去,轻轻的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吻。

    “是啊。你的丈夫是我。”

    霍靳尧的声音低沉,里面有隐藏的情绪。

    苏青桑的反应是将他抱住,将脸紧贴在他的胸膛。

    苏青桑又休息了一天。确定身体没有大问题之后,在霍靳尧的安排下。他们会在今天下午跟着下一批运送物资的车回到c市。

    她们在n市不过是临时落脚。也没什么可收拾的。

    倒是霍靳尧有事情要忙。他安排了杨文昌送赈灾物资过来。

    这一次,天域集团在这方面的表现非常抢眼。上面都以为霍靳尧是想着为集团打知名度,只有霍靳尧知道,他是真的想为这些人做点什么。

    物资已经准备好,下午跟着直升机一起飞往c市。

    霍靳尧跟杨文昌去忙这件事去了,苏青桑则收拾一下,准备走人。

    她从病房出来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隔壁病房的门开着。

    她愣了一下,红唇抿成一条直线。最后脚步一转,她往隔壁病房去了。

    章毅臣后背受了伤,他身体底子好,那么重的内伤,失了那么多血,现在也挺过来了。

    只是到底伤重了一些,脸色不怎么好。

    他正伸手想要去够床头的那个杯子。放得有点远,他将身体往前倾了些许。

    不等他碰到那个杯子,有一只手先一步将杯子拿起来,然后放在他手上。

    他转过脸看到苏青桑时,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他自然是知道苏青桑就在隔壁病房的。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看她一眼。

    好吧,不是没有想过,是不能去想。所以索性当作不知道,当作隔壁住的是其它的病人。

    没想到他竟然会看到苏青桑。

    “你——”章毅臣你了一个字,握紧了那个杯子:“你没事了?”

    苏青桑点了点头,着章毅臣,声音很轻:“表叔,谢谢你。”

    “不用谢。”

    章毅臣端着那杯水喝了一口。声音跟表情都很冷淡。

    “谢谢你。表叔。”苏青桑的声音很真挚:“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章毅臣低头,将杯子里的水都喝光。然后借着放杯子的动作转开了视线。

    “我说了,不用谢。我是军人。那是我应该做的。”

    这句话,两天之内他说了两遍。可是每一遍的心情都是不一样的。

    苏青桑还想说什么,却又觉得那谢谢三个字,确实是太轻了。

    “表叔伤得很重?现在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没事,我身体好得很。是我妈太紧张了。”

    章毅臣依然不看苏青桑,苏青桑看他的脸色,其实非常的不好。

    她是医生,自然知道章毅臣没有说实话。

    “没事就好。”苏青桑想了想:“表叔下次来荣城跟我说一声。我跟靳尧请你吃饭。算是谢谢你救我了一命。”

    “不用。今天就算出事的不是你,我也会这样做。更何况你是靳尧的妻子。我是靳尧的表叔,自然不会看着你出事。”

    苏青桑找不到话说了。

    霍阳秀此时来了,看到苏青桑时愣了一下。

    “姑婆。”

    “恩,你来看毅臣?”

    “是啊。我来——”谢谢表叔的。

    后面五个字没说,章毅臣打断了她的话:“妈,我爸不是说要过来?人呢?”

    “跟着去指挥赈灾去了。”霍阳秀是知道自己丈夫的:“他知道你没事之后,就去了。说先有大家,才有小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那个人。”

    “姑婆,表叔,你们聊。我先走了。”

    苏青桑看出来了,章毅臣不想让自己呆在这里,跟霍阳秀两人打了声招呼,转身离开。

    霍阳秀想留她坐一会,怎么说也是亲戚,她又很喜欢霍靳尧。

    章毅臣却在这个时候叫她倒水,霍阳秀倒完水,苏青桑已经走掉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也是靳尧的老婆,你怎么态度这么冷淡?”

    章毅臣接过她手上的水,并没有回答霍阳秀的问题。

    只是他眼角的余光,却一直落在那病房的门上。耳尖的他,就这么听着那极有规律的脚步声,一点一点的远去。

    直到再也听不见了。

    他将杯子放回了床头柜,对于霍阳秀接下来的话,再没回应过一个字。

    苏青桑跟着霍靳尧一起上了直升机。

    c市在那之后,又发生了几次能明显感觉到震幅的余震。确实是一个危险之地。

    但是苏青桑决心很强烈,回到c市,她先去见了孙慧雅他们。

    这次来c市的医生,现在都是一个人当几个人用。也没有分什么科了。

    伤患来了,直接就上手。黄金救援的七十二小时已经过去了,可是还不断的有伤者被送过来。

    医院的帐篷里挤满了人,这次的灾难很严重,大家都没想到会这个样子。

    “你怎么回来了?”

    看到苏青桑,孙慧雅声音都变了:“胡闹,不是受伤了?回家去。”

    “孙主任,我没事了。你就让我出一份力吧。”

    苏青桑态度坚决,孙慧雅虽然无奈,但现在确实是需要医生的时候。

    摆了摆手,她也不多说了。苏青桑很快就投入到了工作中。

    而霍靳尧,也跟着当起了志愿者。

    让苏青桑诧异的,不是霍靳尧来当志愿者这件事情,而是他是怎么当的。

    他不是穿了件志愿者的衣服,在那里装样子。而是实实在在的,在用自己的方式,帮助这些人。

    抬担架,帮着抬床,给乡亲送水。她在休息的间隙总是能看到霍靳尧忙碌的身影。

    可就算是他很忙,也没有忘记要照顾好她。

    吃饭的时候给她送饭过来,利用休息的时候跑过来告诉她,记得多喝水。还有注意预防。

    有人去世的地方,就容易发生疫情。这些不用霍靳尧说,苏青桑都知道。

    可是被他反过来教育自己,那感觉就很不一样了。

    晚上他们都住在一间帐篷里。并没有办法睡得多熟。如果有病人送过来,他们随时都要起来。

    苏青桑也好,霍靳尧也好,两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倒没觉得很难熬。

    唯一让人觉得不方便的,就是这边洗澡不方便。

    苏青桑回帐篷的时候,就看到霍靳尧衣服上满是灰尘。不光是衣服,连头发上都是。

    此时的霍靳尧哪里有像是在荣城当大总裁时那样的风度翩翩?

    苏青桑有些心疼,霍靳尧没注意到她的眼神,他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

    “累了吧?这有吃的,我让文昌另外带过来的。给。”

    苏青桑没接过他手中的袋子,看着霍靳尧。十分认真开口。

    “霍靳尧,你回荣城去吧。”

    “青桑?”

    “你听我说。”这两天霍靳尧的表现,苏青桑是看在眼里的。

    他是真的很认真的要当好这个志愿者。可是她也是很认真的心疼他。

    “你看,天域集团那么多事情要处理,你却跑来c市。你之前还说,你很多事情要忙的。”

    霍靳尧不否认,他确实是很忙。

    尤其是霍逸凡现在离开了公司,每天需要他做决策的事情就更多了。

    杨文昌带了笔记本过来给他。他每天白天当志愿者,晚上苏青桑睡着以后他再处理公事。抽空休息一会。

    才两天的时间,他的眼底已经有了淡淡的黑影。

    “没事,那些事情,我都处理得来。现在这边更重要。”

    “我知道你处理得来。可是——”她上前,拉住了霍靳尧的手,声音很轻:“我心疼你。”

    她抬起手,就那样用袖子擦起了霍靳尧的脸。她其实是知道的,霍靳尧有轻微的洁癖。

    现在却让他在这样的环境里,这样的忙碌。

    “霍靳尧,我心疼你,我想让你回去。继续当回那个无所不能的大总裁。”

    霍靳尧看着她,拉过她的手。

    “老婆,你会心疼我。我难道不会心疼你吗?”

    苏青桑明明是妇产科的医生,可是这两天她做的事情,可是跟妇产科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在这里为灾区出力,却赶我回去。你就没想过,这边现在余震时不时的还会有,如果我真的离开这里,我会担心你吗?”

    “现在情况基本稳定了,就算是有余震,相信也不会太严重,还有——”

    苏青桑试图说服霍靳尧,可是霍靳尧并不接受。

    “老婆,要么,你跟我一起回去。要么,我留下来陪你一起。总之,我不会放你一个人。在这样不确定安危的环境,然后再经历之前那样的害怕跟担心。”

    苏青桑语塞了,她的喉咙有些梗得厉害。

    她想说什么,最后只能是伸手将霍靳尧抱一把抱住。

    “霍靳尧。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爱你?”

    “有。你现在就在说。”

    “那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是你,就算是有比你更好的,比你对我也更好的男人出现,也不能让我喜欢?”

    她这是在回答他那天的问话。霍靳尧笑了,大手圈上她的腰。

    “更何况。”苏青桑抬起头看他。因为疲惫而带着淡淡血丝的双眸,此时依然亮如星辰。

    “在我心里,再不会有比你更好,比你对我也更好的男人了。”

    霍靳尧笑了,他笑得胸腔都在震动,苏青桑的脸贴着他的胸膛,唇角微微上扬,带着淡淡的笑意。

    苏沛真进房间的时候,里面不光是有酒味,还有烟味。房间还很暗,灯也没有开。

    整个房间的味道让人闻得实在是难受得很。她打开灯,又打窗帘拉开。

    刺眼的光线让躺在床上的霍逸凡睁开了眼睛。

    看到来人是苏沛真时,他翻了个身,将手边的酒瓶一推,又继续睡。

    苏沛真看着他的样子,在心里恨得不轻,转身去浴室端来一盆水。

    走到床前对着霍逸凡的脸上就这么沷了过去。

    霍逸凡不得不起身,他瞪大眼睛看着苏沛真,像是看仇人一样。

    “你疯了吗?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我现在想问问你,你做什么?”

    “做什么?”霍逸凡冷笑,随手将脸上的水珠擦了擦:“我现在还能做什么?你告诉我,我现在还能做什么?”

    “我不知道你现在能做什么,我只知道不管你现在去做什么,都比你在这里醉生梦死要强。”

    “强?哪里强?”

    霍逸凡从床上起身,衣服上沾了水,他直接就脱掉了。

    他走到苏沛真的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颌:“怎么?还有什么是可以利用我的?你说。”

    “霍逸凡。”苏沛真一把挥开了他的手:“我告诉你,你现在哪里还有利用价值?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不要说霍靳尧了,就算是我,也可以直接把你打趴下了。你信不信?”

    “信,怎么不信?”霍逸凡一把拽过了苏沛真的手臂,让她贴在自己的身上:“你不用打,我直接趴你身上。我不光会趴你身上,我还会动,还能让欲仙”

    “啪”的一下,霍逸凡脸上挨了一记耳光。他倏地瞪向了苏沛真。

    苏沛真不但不惧,反而又是一记耳光,甩在霍逸凡另一边脸上。

    “霍逸凡,现在,你清醒了吧?”

    “苏沛真。”霍逸凡咬着牙,神情略有些狰狞:“我告诉你。从来没有人敢打我。你是第一个。”

    “是吗?不好意思,我也想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打过哪个男人。你也是第一个。”

    “你”

    “我什么?”苏沛真冷笑,瞪着他,声音嘲讽:“我只知道霍靳尧现在不在荣城。我还知道他陪着苏青桑去了c市。我更知道c市现在发生了地震。而霍靳尧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而你告诉我,你知道什么?”

    霍靳尧不在荣城,表示什么?她不信他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