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那个男人让他妒嫉
    苏青桑不在医院,苏青桑联系不上,苏青桑生死未卜。

    每一条消息,都在刺激着霍靳尧的神经,尤其是在知道苏青桑出门是去买衣服的时候,他真的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苏青桑要收拾行李的时候,他就应该让她多带点衣服,什么来了c市再买。

    现在好了。就她一个人出事了。

    c市那么大,百货公司那么多,霍靳尧根本不知道要去哪个百货公司找苏青桑。

    这个时候他就想到了章毅臣。

    他知道章毅臣所在的部队就在这里,让他找人,肯定比他自己去找人更容易得多。

    可是等他联系上了章毅臣所在的部队,才知道章毅臣竟然不在部队,不光不在部队,他好像也遇到了地震。

    霍靳尧心里有不好的预感。那样的预感更多的是来自于对章毅臣,还有苏青桑两个人竟然同时遇到地震的一种莫名介怀。

    苏青桑整整失联了两天两夜。

    从霍靳尧接到消息,再到苏青桑这失联的两天,霍靳尧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偈是被人揪住一般。

    他根本没有办法安静下来,他只要一想到苏青桑可能会出事,就没办法淡定。

    他无奈找上了姑婆霍阳秀。霍阳秀也着急,因为出事的人里面,还有章毅臣。

    章毅臣是谁?那是军区司令最小的公子,已经是大校的人。

    霍阳秀最后得到的消息是章毅臣被困在春晖百货了。

    春晖百货在c市有三个。也不知道章毅臣最后是在哪一个。

    手机信号没有,等通信恢复,才开始定位章毅臣的位置。

    霍靳尧知道章毅臣在百货公司的时候心跳就漏了一拍,他相信章毅臣,也相信苏青桑。

    他相信两个人不可能会有什么交集。直到他得到确切的消息,章毅臣在哪个百货公司被埋。

    他第一时间赶去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赶去那里,他相信章毅臣不可能跟苏青桑在一起。

    可是当他真的找到章毅臣的时候,霍靳尧只剩下庆幸了。

    庆幸当时章毅臣是跟苏青桑在一起。

    他这辈子都忘不掉他当时看到的画面,那个场景,还有——

    “靳尧?”

    苏青桑看了霍靳尧一眼,不明白他怎么好好的又开始发呆了。

    霍靳尧收回思绪,对上苏青桑的水眸,他扯了扯嘴角。

    “怎么了?”

    “我——”苏青桑现在醒来了,自然记起一件事情:“我记得我当时跟表叔在一起的。他怎么样了?”

    苏青桑心里很感激章毅臣,要不是他及时赶到,又用门板挡在自己的上面,她可能已经被砸死了。

    做人要知道感恩,章毅臣救了她是事实。

    “他,没事。”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的脸,还是把那句疑惑问出口了。

    “你怎么会跟表叔在一起?”

    苏青桑刚醒,她的后脑挨了一记,当时她自己觉得没事,事实上却是有事。

    这会她精神不是特别好,一时没有听出霍靳尧话里的淡淡的酸意。

    “我要去买衣服,表叔刚好来医院一个产妇。他说c市他熟,就顺便送我一程了。”

    霍靳尧没有说话,只是握了握苏青桑的手:“表叔来医院看一个产妇?”

    苏青桑点头,想到了陈仪,突然就又坐了起来:“孙主任他们怎么样?他们没事吧?还有那个陈仪。还有——”

    “行了。你先别管别人了。”

    霍靳尧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身体按回去;“你现在很虚弱,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休息。他们都没事?”

    “全部?孙主任,还有凌菲,还有陈医生跟李医生他们都没事?”

    “都没事。”霍靳尧点了点头:“地震来的时候,孙医生他们刚好在一楼门诊,地震一发生就往外面跑。所以他们没事。”

    “那就好。”苏青桑松了口气,孙主任他们没事就好了:“那他们现在人呢?”

    “伤亡很多,他们现在都去帮忙了。”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突然就将她的身体轻轻的抱在怀里:“青桑,以后不管是哪里有这样的交流,你都不要去了。好不好?”

    他后面的话没说,苏青桑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她一共也就出两次门,一次泥石流,一次地震。这个运气也真的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哪里就还会有下次?”苏青桑也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她真不觉得她运气会一直这么“好”下去:“这都是偶然事件,小概率。”

    “我不管,反正下次不许你再去了。”

    “好。下次除了进修,我哪都不去了。行吧?”

    “进修也不行。”霍靳尧无法形容自己知道苏青桑所在的地方发生地震时的心情。

    那样的心情,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苏青桑看着他,微微上扬的唇角似乎带着几分无奈。

    她的精神还有些不济,霍靳尧起身从一边拿了碗粥地来。

    “现在只有这个,简易粥,用开水冲的。你将就一下。”

    现在还时不时的有余震,另外还有很多灾民没有安置好。

    这些还是霍靳尧带过来的。粥用开水冲一下就能喝,但是味道是不要想着能跟家里比的。

    “我现在哪里还会计较这些?有得吃就不错了。”

    她确实是饿了。她看着霍靳尧把粥端过来:“对了,地震发生几天了?”

    “今天是第三天。”

    第四天?苏青桑眨了眨眼睛:“那,我被困在里面困了几天?我怎么不记得了?”

    “两天。”霍靳尧说到这个是真的一阵后怕。

    “你困了两天,救出来后确定了你没有生命危险才把你安置在这里。你救出来后又睡了整整一天。”

    苏青桑点了点头,还想问什么,霍靳尧已经开始给她喂粥了。

    她只好先吃了再说,粥的味道确实是不怎么好,但是这个时候,这样的条件,由不得苏青桑再多的挑剔。

    一碗粥喝完,霍靳尧将碗放到一旁。

    “还有什么想吃的吗?我让杨文昌尽力送过来。”

    现在第一批的物资都是一些方便面,面包,饼干一类的。要吃热腾腾的饭还需要点时间。

    “没有关系的。我理解。”

    苏青桑摆了摆手,她侧耳听了一会,外面时不时听得到警报声,人来人往的声音。

    “我们现在在哪?”

    “医院外面的空地。都是临时搭出来的帐篷。”

    “医院怎么样?难道都不能用吗?”

    “当然不能,余震还在,呆在里面太危险了。”

    苏青桑抿了抿唇:“伤亡是不是很厉害?”

    “是。”霍靳尧点头,统计出来的数据已经几百人了,还有失踪的,没找到的。

    苏青桑心情不好,霍靳尧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要这样的灾难面前,人的力量太小了。

    “霍靳尧,我难受。”

    为了那些离去的,失踪的,还有那些受伤的。

    “我知道。”霍靳尧心情也不怎么好。

    他出身优渥,从了幼时那一场绑架,让他受尽了折磨之外。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惨状。

    “我已经让人又送一批物资过来了。不过救援这些事情,我们暂时也帮不上忙,他们比我们专业。你也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你身体还很虚弱。”

    苏青桑看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外面风雨飘摇,可是小帐篷里,却形成了一方自有的小天地。

    苏青桑将脸靠在霍靳尧的胸前,她的眼睛有些湿润。她活下来了,她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活下来了。

    可是有一些人,没有她这样的幸运。

    “霍靳尧。”

    “恩?”

    “我发了信息给你,你看到了吗?”

    “没有。不过你手机让我找出来了,就在那边,不过已经没电了。你发了什么信息?”

    “霍靳尧。我们回去要个孩子吧。”

    霍靳尧愣了一下,他低下头去看苏青桑,她也刚好抬头看他。

    她的眸子微微泛着水光。里面有很多话要说一般。

    “不是说,晚点再说吗?”

    “可是,我不想再晚了。”苏青桑咬着唇:“这次我差点死了。要死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还没有给你生一个孩子。”

    她将手圈紧了他的腰,将小脸在她的胸膛上蹭了蹭:“当时我真的特别遗憾,也特别后悔。如果有一个孩子,那么万一我不在了,那个——”

    她后面的话没能说出口,霍靳尧捂着她的唇。

    “不会有那样一天的。”

    看着苏青桑的眼睛,他凑过去在她的眼睑上亲了一记。

    “青桑,不会有那样一天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可是”

    “没有可是。”霍靳尧声音坚定:“你是你,孩子是孩子。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你。就算是你给我生的孩子也一样。我不需要别人,我只需要你。”

    苏青桑的眼睛又红了,她眨了眨眼睛,忍着想哭的冲动。

    跟霍靳尧结婚一年,这是她听过的,他说出来最让她感动的情话了。

    “可是,我想要一个孩子。属于我,跟你的孩子。”

    “我们会有孩子的。”霍靳尧将额头抵着她的:“你不要想太多。等你的身体养好了,等我们回荣城了。你想生几个,我们就生几个。好不好?”

    他没反对,苏青桑又有点想哭了。

    她点了点头,声音有些颤意:“我们生两个好不好?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好。”

    “最好是先生个男孩,然后再生个女孩,这样哥哥可以保护妹妹。”

    “好。都听你的。”

    霍靳尧圈着她的腰,苏青桑看着他,声音轻了几分:“生对双胞胎也不错。”

    “恩。一次解决,是吧?”

    “对啊。”苏青桑笑了,笑中带泪:“到时候我们一人抱一个,一起出门。秋天带他们去看落叶,春天带他们去赏樱花。”

    “好。”

    霍靳尧没反对,他什么都说好,苏青桑看了他一眼。心里知道,霍靳尧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爸爸的。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苏青桑打了个哈欠,似乎是又想要睡觉。

    霍靳尧知道她还很虚弱,松开了她,将她扶着小心的躺下。

    “你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等你睡醒了再说。”

    苏青桑点了点头,重新躺下,正想要入睡,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对了,表叔真的没事吧?”

    霍靳尧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摇了摇头:“他没事,你可真是关心他啊。”

    这一次苏青桑听出了他话里的醋意,有些失笑,伸手去拉着他的手。

    “他救了我的命。如果不是他,我早死了。”

    “你?”霍靳尧想问她的,问她是不是记得。可是苏青桑确实是又困了。

    她头部受伤,又还在打点滴,这些都会让她容易想睡。

    “表叔人真不错。”她的眼睛已经开始闭上了,接下来的声音更轻了:“发生地震的时候,他来找我,是他救了我。靳尧,我想去谢谢他。”

    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人已经睡着了。

    霍靳尧盯着她的脸,不确定她能记得多少。等到苏青桑完全睡着了。

    他为她掖了掖被子,转身去了隔壁不远的一个帐篷。

    进了帐篷,霍阳秀正守着章毅臣,看到霍靳尧来了,她站了起来。

    “靳尧,青桑她没事吧?”

    “她醒了,已经没事了。”苏青桑被石块砸中了头,有轻微脑震荡。

    加上被埋在废墟里,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缺氧。之前确实是有些危险。

    但医生说了,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

    现在人醒了,相信应该会没事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霍阳秀带着庆幸,转身看向躺在床上的章毅臣时,却变成了担忧。

    “就不知道,毅臣几时能醒了。”

    “表叔一定会没事的。”

    霍靳尧看了眼章毅臣,他的脸色很苍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抢救章毅臣的时候,霍阳秀并不在,所以她现在能这样冷静的面对他。

    若是当时那样的情况让霍阳秀看到了,霍靳尧真的不能保证,霍阳秀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完全冷静,淡然的跟他说话。

    章毅臣本来可以没事的,他为什么到现在没有醒,一是伤到了内脏,二是失血过多。

    霍靳尧无法忘记,当废墟被人扒开,看到章毅臣跟苏青桑时见到的情景。

    苏青桑昏迷过去之后,因为发烧,缺水。章毅臣无奈之下,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让苏青桑喝了他的血。

    苏青桑昏迷了,她并不知道这些。

    后来又有余震。章毅臣为了不让她被砸到,一直护在她的上方,可是没想到,墙壁竟然会因为余震而倒下来。

    虽然有门板挡着,但是那块小小的门板到了后来已经挡不住两个人了。

    章毅臣为了不让苏青桑被砸到,顶着门板,把大部分的压力都挡掉了。

    他后背被砸中,又因为之前喂血给苏青桑喝,让她活下来,等他被救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还有后背的砸伤而昏迷不醒了。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依然用后背紧紧的顶着那块门板,没受伤的那只手始终撑在苏青桑身后的那把椅子上。

    他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了一个空间,用这个空间把苏青桑保护了起来。

    霍靳尧无法言说自己当时的震撼。

    他知道章毅臣喜欢苏青桑,可是他没想到的是,章毅臣能为苏青桑做到这样的地步。

    那样的场景,让他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他只有庆幸,还有感激。如果不是章毅臣,苏青桑可能已经死了。

    霍靳尧是自责的,他自责自己没有陪在苏青桑身边,没有保护好她,没有第一时间在她身边陪她。陪着她的,反而是另一个男人。

    他确实是有些吃醋,有些妒嫉。可是更多的是庆幸跟感激。如果没有章毅臣,他现在已经失去苏青桑了。

    他不能想象,那样的场景,会是什么模样。

    “姑婆,我照顾表叔一会吧。你先去休息一下。”

    “不用。”霍阳秀摆了摆手:“反正他也没有这么快醒,再说了,青桑那边也需要你。”

    “她现在睡了。”

    章毅臣被救出来,救援人员只是跟霍阳秀说章毅臣是为了救人才被埋进去的,并没有说是为了救谁。

    对霍阳秀来说,儿子做这样的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他是军人,有责任跟义务走在人前。她现在只是希望儿子快点醒。

    “真的不用。我已经打电话给毅臣他爸爸了。等下一批物资运来的时候,先把他从这里转移走。对了。你跟青桑也一起吧。这边还有余震,总归不太安全。”

    “好。”霍靳尧没有反对,他的目光又看了眼躺在床上毫无知觉的章毅臣。

    心里只希望,他可以快点醒。

    章毅臣一直到第二天运送物资的直升机来的时候,还没有醒。

    霍阳秀实在是担心他。所以先把章毅臣转移去了离c市最近的n市。

    n市也因为地震受到了涉及,但是没有像c市那么严重。只是有感应而已。

    苏青桑也跟着一起转移了。她的身体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已经恢复了大半。

    她本来想去帮忙的,可是霍靳尧怎么会同意?

    她受了伤,身体还没恢复。自己都还要人照顾,怎么去救治别人?

    不管苏青桑怎么说,霍靳尧也不同意把她留下来,不光如此,他带着她上了直升机,也跟着一起去了n市。

    到了n市,他先安排苏青桑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尤其是脑部检查,确定苏青桑没有大问题,但也让她先观察一天。

    苏青桑无奈,哪怕她觉得自己身体没问题了。可是霍靳尧太紧张了,她也只好住院。

    n市离c市很近,但不是最近的,所以这边接收的伤员并不算多。

    医院人比平常要多一些,可是因为霍阳秀的关系,他们现在是在军区医院,所以人不可能像外面的医院那样多。

    苏青桑今天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了。但是霍靳尧非要让她躺在床上休息。

    她觉得自己睡太多,但霍靳尧不觉得,他总觉得要在床上才算是休息。这让苏青桑很无奈。

    吃过中饭,苏青桑本来要午睡的。可是她闭上眼睛后却睡不着了。

    正想问霍靳尧要不要也休息一会,就听到他往外面去的声音。

    章毅臣醒了。霍靳尧给苏青桑送饭过来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

    他的病房就在苏青桑病房的隔壁,这也是霍阳秀安排的。

    霍靳尧过去的时候,章毅臣刚喝过一碗粥。他的手上还缠着纱布。

    脸色有些苍白,但比昨天好多了。

    霍阳秀看到他来了,跟他打了声招呼。

    “表叔。”

    霍靳尧看着章毅臣,神情很复杂。

    章毅臣看到他,嘴唇动了动,却在看到旁边的霍阳秀时那想问的话没说出口。

    “妈。我想吃葡萄,你去买一点吧。”

    “好。”霍阳秀这次因为章毅臣出事,匆匆赶过来。

    她的大儿子跟女儿都有任务,并不能第一时间过来。至于章星华,要晚上才有空过来了。

    所以在这里照顾章毅臣的只有他一个。听到儿子想吃葡萄,她马上就拿起了包包往外面走。

    “那,靳尧,你——”

    “姑婆你去吧。我在这里陪陪表叔好了。”

    “那麻烦你了。”苏青桑就在隔壁病房,人已经没事了,霍阳秀是知道的,也没太多担心。

    谢过霍靳尧之后就走了。

    她走了之后,病房沉默了下来。章毅臣看着霍靳尧,心里想问苏青桑怎么样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她没事了。”

    章毅臣本来有些收着的拳头,微微放松了几分。

    霍靳尧看到了,他也说不上来心里是个什么心情。

    “你救她的时候,就应该知道,她会没事的。”

    看章毅臣没说话,霍靳尧加了一句:“谢谢你。表叔。”

    章毅臣看了他一眼,他的神情很平静。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样的平静之下,掩盖了多少暗涌。

    “不用谢。”

    “我知道。现在来说谢字,有点太轻了。”霍靳尧的声音有些低沉,他看着章毅臣手臂上的纱布,那白色的纱布,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衬着,莫名就有些刺眼。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因为我是她丈夫,你救了我的妻子。我谢谢你。”

    “我说了,不用谢。我并不是为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