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我们要个孩子吧
    “你受伤了?”

    苏青桑看着他的手臂,快速的意识到这一点。

    “小伤。”

    章毅臣说话的时候,试了试动了动后背。门板上方的不断有东西掉下来。

    没有再震动了,他将门板继续架好,卡稳。

    做完这些事情,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一般,坐在了地上。

    究竟很小,他很高大,这样一坐,离苏青桑的距离更近了。

    可是苏青桑这会没有心思去管两个人之间的男女大防,她看着对方流血的伤口。

    “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不用,是小伤。”

    “还是要包扎一下,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又去翻自己的包。里面有纸巾。

    她找出来,将章毅臣手上的血渍给擦掉。

    这也看清楚了伤口,划得有点深,看样子有点严重。他刚才竟然说没事。

    苏青桑忍不住就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将身体向前一些。

    “你别拒绝。虽然是小伤,但现在这样的时期,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她是医生,做这样的事情很顺手,这里没有其它的工具。

    她先用纸巾给他将伤口清理了一下,看着那一块翻出来的红肉,自己都觉得疼。

    这边也没有纱布,但是她刚才带进来那件衣服,一直被她拽着的衣服好像是棉的。

    就是现在脏了,想了想,她将那件衣服的下摆撕成条,然后用纸巾包着伤口,再用布条绑好。

    “抱歉,这里条件有限,只能先这样处理,等你出去了。再重新包扎好了。”

    她一边为他绑好伤处,一边开口。两个人距离很近。

    周围都是粉尘,章毅臣却能透过她带着灰尘的脸,看到她的内里。

    莫名的,他的心跳有些快。他试着转开脸。

    “好了。”苏青桑收回手,身体本能的往后面退。却不小心撞到了椅子,她嗤的一声。

    “小心。”章毅臣用自己没受伤的手去扶她。

    “谢谢。”

    苏青桑低声道谢,章毅臣收回手,神情淡定:“我谢谢你。”

    “没什么,应该的。”

    苏青桑其实是要感谢他,要不是他在这里,用门板挡住了大半掉下来的水泥块,只怕她早就被砸死了。

    空间很小,苏青桑跟章毅臣也没办法有更多的活动空间。

    这样的情景无疑是让她不自在。她忍不住就拿出手机,试着又给霍靳尧打电话。

    这一次是彻底的没信号了。苏青桑打不通电话,心里一阵沮丧。

    她发现她下次可能真的不适合再出去交流。

    她一共也就出了两次门,结果一次遇到泥石流,一次遇到地震。

    这是怎么样的灾难体质?

    “地震的时候,地壳运动剧烈,磁场混乱,会影响手机信号。”

    章毅臣的声音唤回她的神游,她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在打霍靳尧的电话。

    她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回包里:“算了,把它当照明灯用好了。你的手机没电了再用我的。”

    章毅臣没有反对,周围很安静,苏青桑听不到一点声音,她想到她刚才进来试衣服时,那个拿衣服给她的店员。

    “对了。外面好像有个店员,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

    其实有两个,还有一个因为她之前看中的衣服没有s码了,那个店员去拿了,所以只剩下一个在这里。

    “看到了。”

    章毅臣声音很轻,他看了苏青桑一眼,那个眼神让苏青桑心倏地一紧。

    “她,她——”

    “我刚才来找你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应该是被砸到的,地震来得太突然。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苏青桑咬着唇,这会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生命如此脆弱,生老病死她见了这么多,却还是忍不住难受。

    那个女店员刚才还在一脸开心的给她推荐今夏新款。她还在跟她说话,现在她却停止了呼吸,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眼睛有点红,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将那种情绪压下去。

    狭小的空间灯光很微弱,章毅臣却没有错过她的脸色。他的手紧了紧,最后又松开,若无其事的转开脸去。

    苏青桑没有太多时间伤感。她很快就开始思考起了眼前的问题了。

    “我们,会在这里呆很久吗?”

    “不一定。”章毅臣看了眼试衣间刚才门口的方向。

    刚才晃得那么厉害,现在也不知道外面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门被堵住了,外面全部是碎石。他倒是可以试着把那些碎石都搬开,但是万一碰到余震什么,从里往外面挖的这种举动很危险。

    “我们是不是只能等人家来救我们?”

    章毅臣看了她一眼,将手机放到她手上,他转过身,想去试试能不能扳动那些石块。

    可是他一动,就能感觉到头顶有灰尘跟碎块掉下来。

    “停下。停下。”苏青桑吓到了,赶紧制止他的动作:“我们,还是等人来救我们吧。”

    章毅臣看了她一眼,现在确实只能是这样了。

    他将那个门板再次架到两个人的上方。这个时候他甚至要庆幸,这试衣间的门板是木板的,而且质量不错。

    又是一阵沉默。苏青桑不知道跟对方说什么,也不知道她能说什么。

    在这样密闭的空间,孤男寡女。苏青桑有些晕。如果跟她困在一起的人是霍靳尧就好了。

    想到这个,苏青桑突然甩开了这个念头,她才不要霍靳尧也困在这里呢。

    想到霍靳尧,苏青桑的心就揪了起来。也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来救自己,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万一她死在这里,她就再也见不到霍靳尧了。

    苏青桑这样一想,她突然就有些坐不住了。

    她还没有很正式的跟霍靳尧表白过,她没有告诉过霍靳尧。这一年的婚姻,让她爱上了他。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她随便抓来的结婚的男人了。

    他的一切都让她喜欢,着迷,甚至爱得不行。

    可是,她还没有让霍靳尧知道呢。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还没有给霍靳尧生孩子。

    如果她真的死在这里,那么这件事情,会成为她最大的遗憾。

    苏青桑想到这里,对不住就又拿出手机。

    她又试了一次给霍靳尧打电话,还是打不通。她改为发信息。

    章毅臣就看着她的动作,他坐在她对面,看不到她要发什么信息,但想也知道是给霍靳尧的。

    心头有些微的涩意。他转开脸,并不看她。

    “没有信号,你的信息是发不出去的。”

    “我知道。”

    苏青桑点头,头也不抬的开口:“我在想,如果我万一死在这里,就当写遗言吧。”

    她说得随意,毕竟在医院里呆了这么些年,好的坏的她都见过了。

    生生死死的事情总会轮到她的。不过是早晚罢了。

    她发信息的手被章毅臣抓住,她愣了一下,发现他将她的手机拿过去了。

    他并没有看她的手机,只是盯着她的脸看:“你不会死在这里的。”

    “”他倒是有信心:“谁知道呢?地震来得这么突然,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万一我们没等到人来救我们——”

    “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章毅臣的声音特别坚定。

    苏青桑看着他,莫名就相信了他的话,但是——

    “把手机给我吧。”

    “我说了,你不会死在这里的。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

    “我相信。”苏青桑点头:“我相信我不会死在这里,但是,这不防碍我想留点话给霍靳尧。”

    章毅臣明白了她的意思,手重新伸过去,把手机还给她了。

    苏青桑接过手机,说得很随意:“人啊。早死晚死都得死。我虽然相信我们会获救,但是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章毅臣看着她垂下去的眼眸,她长长的羽睫,因为手机光线的关系,在她眼睑处投下一圈黑影。

    她发信息发得很专心,不明咬着嘴唇,似乎是在思考留下些什么话比较合适。

    她做好了去死的准备,在死之前,给这个世界上她最爱的人留下她想留下的话。

    他眨了眨眼睛,莫名有些心酸。看着苏青桑,心里却是下定了决心。一定不会让她死在这里,哪怕是要付出他的生命。

    苏青桑不光给霍靳尧发信息,还给厉千雪,苏昱昕,苏成辉,还有向采萍跟施梦绾,全部都发了信息。

    她不知道信号几时会恢复,甚至也不知道她这个信息最后他们能不能看得到。

    但是手机里有记录,如果她真的遇难了,希望他们会看到吧。

    把她关心的人都发了一圈,最后她看了眼手中的屏幕。那里停留在她跟霍靳尧的通话框里。

    上面只有一句话。

    霍靳尧,等这次我回去了,我们要一个孩子好不好?

    在霍靳尧三十一年的人生当中,他过得孤独而又寂寞。

    被生母怨恨,被父亲忽略。虽然有霍老爷子的关心,但是那不可能替代父母的爱。

    如果他有一个孩子了,那么就算是她不在了,相信孩子也可以陪着他的。

    握紧了手机,苏青桑发出了最后的六个字。

    霍靳尧,我爱你。

    看着信息一直在待发送的页面,她将手机淡定的放回了包里,一抬头,才发现章毅臣还盯着她看。

    她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

    “你,没有想要说话的人吗?”

    比如女朋友,比如家人。

    章毅臣看着她没有说话,他有,怎么会没有?

    他活了三十几年,第一次心动,却是对一个有夫之妇。而且还是自己侄子的妻子。

    这太讽刺了。

    他那些话,注定说不出口的。

    “没有。”

    “怎么会没有?”难道他对着他父母家人,也没有想说的话吗?

    章毅臣的目光,看着苏青桑身后某个不知名的点,他的声音很轻。

    “穿上军装那天起,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既然从第一天就决定好了,可能会有一天会战死沙场,可能有一天会因为意外死亡。

    家人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留遗言。

    整个章家的人,不管是他也好,还是他父亲也好,都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真要说遗憾,就是他没能死在战场上。还有就是——

    目光落在苏青桑脸上,发现她神情有些感动。

    他突然就不自在了,清了清嗓子:“你休息一会吧。保存体力,也不知道我们还要等多久。”

    苏青桑确实是很感动的。她跟军人接触不多,但是在她印象里全部是高大上的一个感觉。

    而章毅臣的话让她觉得震憾。忍不住就多看了他两眼。

    现在也听他的话,先休息,保存体力。毕竟他们都不知道,救援的人还要多久。

    苏青桑的头刚才被砸到了,她坐着坐着,忍不住就睡着了。

    章毅臣没睡,他不能睡。他看着苏青桑,从地震到现在,大概过去了三个小时。

    黄金救援时间是七十二小时。三天。他们必须要想办法在三天之内从这里出去,或者是三天之内有人来救他们。

    手机没有信号,通道被堵住,密闭的空间,完全无法跟外界联系——

    章毅臣的眉心拧得很紧,没有心思想更多,他将手机的灯调暗,放在口袋里,这样既有光源,又可以省电。

    感觉着外面已经没有震动了,他闭着眼睛,让自己先休息一会。

    只是这样的休息并没有维持很久,一股巨大的余震又开始了。

    章毅臣第一时间睁开眼睛,他先看上面的那块门板。正在晃动,但是不算剧烈。

    他卡的角度好,门板完美的将他跟苏青桑盖在下面却又不会造成窒息。

    可是他知道,这样坚持不了多久了。他都能感觉到,这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了。

    “苏青桑?苏青桑?”

    叫了苏青桑两声,她都没有反应,章毅臣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急切了起来。

    “苏青桑?苏青桑,醒醒,醒醒。”

    苏青桑没有醒,她刚才是被章毅臣叫醒的,可事实上是她后脑的伤还是带来了一定的影响。

    加上这里空气越来越稀薄,章毅臣心里着急,伸出手去晃她的手臂。

    可是苏青桑一点反应也没有。她紧紧的闭着眼睛,似乎是睡得很沉。

    章毅臣急了,他左右看看,外面堵了那么多石块,他们真的能撑三天吗?

    “苏青桑?”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苏青桑没有醒来的迹象,章毅臣叫了好几句都没听到反应。

    他知道这样的大灾难面前,上面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组织救援。可是现在余震不断,他们就算是要过来救援也需要时间。

    更何况他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先躲过这些余震?

    “苏青桑?”

    他又叫了一句,可是苏青桑还是没有反应。他抬起手看了眼时间。

    离地震发生到现在,竟然已经过去十二个小时了。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而且苏青桑还没有醒。

    章毅臣又试了几次,去碰苏青桑的额头,发现她额头烫得厉害。

    她竟然在这样的时候发烧了?

    “苏青桑?苏青桑?”

    章毅臣叫起了她的名字,可是苏青桑完全没有反应,周围还在震动,章毅臣无法,将她的身体扶了起来,让她靠着椅子坐得更舒服一点。

    他转身看向了刚才的出口,那里现在全部是巨石,还有水泥块,墙块。

    他试着往外面推了块石头,可是跟刚才一样,上面马上又开始有石块掉落了。

    根本行不通,他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只怕是还没有出去,先被砸死了。

    将门板重新卡好,章毅臣坐回了原来的位置,目光落在苏青桑脸上,她的额头滚烫,人也没有一点意识。

    章毅臣拍了拍她的肩膀,苏青桑依然没有醒。她的脸色苍白,嘴唇也开始泛白,发干。

    苏青桑现在需要喝水,可是这里哪来的水?

    章毅臣看着苏青桑的脸半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的呼吸也越来越重,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这个发现让他的眉心拧了起来,几乎可以夹死一个蚊子。

    尤其是当苏青桑在无意识的时候,不断的舔、着自己的嘴唇,眉心紧拧的时候。

    盯着苏青桑的脸半晌,他突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

    他的目光并没有从苏青桑脸上离开,却是相当利落的,手起刀落。

    鲜红的血,流了出来。

    苏青桑是在医院搭建的临时帐篷里醒过来的,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她竟然看到了霍靳尧?这不科学。

    她又闭上了眼睛。她的意识还有些飘。但是她记得的是,地震了。

    地震了,她跟章毅臣一起,被关在那个狭小的试衣间里,然后呢?

    她记得自己好像是睡着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觉得很难受,很热,又很口渴。

    可是后来有人给了她水喝。她喝了水,然后舒服多了,又睡了过去。再后来呢?

    还有,章毅臣呢?她怎么记得她好像是跟章毅臣在一起的?

    她又一次睁开了眼睛,这次看到的人,依然是霍靳尧。

    “霍靳尧?”

    “青桑,你醒了,你醒了?”

    霍靳尧一把抱住了她,抱得很紧,很用力。他几乎把自己全部的力气都用在了她身上。

    苏青桑被他勒得有些疼,有些难受。她眨了眨眼睛,示意霍靳尧放开自己。

    可是霍靳尧怎么会放开她呢?

    “你醒了。太好了。你醒了。太好了。”

    “我——”|

    她是醒了啊。苏青桑想说话,可是发现她的嗓子哑得难受。

    霍靳尧松开手,从一边拿过了一个杯子,放到她唇边。

    “来,先不要说话,你现在肯定很难受。先喝点水。”

    苏青桑不说话了,她确实是觉得很口渴。她把杯子里的水喝光,感觉舒服多了,这才看向了霍靳尧。

    这一看就发现霍靳尧好像很不好。他的眼睛泛着红血丝,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下颌跟脸颊上青渣遍布,看起来一副颓废的模样。

    “你。”苏青桑抬起手去摸霍靳尧的脸:“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是不是变丑了?”

    “是啊。好丑。”苏青桑点头,眼神却没有一点嫌弃,反而是带着几分心疼。

    霍靳尧笑了,他握住了苏青桑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是啊,我现在好丑。你嫌弃我了?”

    “没。”苏青桑摇头:“你在我心里最帅。”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苏青桑点头,却发现这个动作让她头有些晕。

    “你别说话了,你先好好休息。”

    霍靳尧扶着她,让她继续躺下,苏青桑要躺下的,却不忘问他:“对了,你怎么在这里?现在过去多久了?外面怎么样?还有——”

    “你别说话,休息。你想知道什么,我慢慢告诉你。”

    苏青桑沉默了,她左右看了看,发现这间帐篷竟然只有她一个人。

    “你——”

    “我那天接到你电话。可是你挂了。”

    霍靳尧一开始以为是苏青桑不小心按错了。可是之前他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他马上就又给苏青桑回拨。可是苏青桑没有接电话。

    不光是没有接电话,后面她的手机还打不通了。

    他越发的担心了起来,不等他再继续回拨,杨文昌带来了一个让他震惊的坏消息。

    c市发生地震。他整个人都呆掉了。

    他原来以为的是苏青桑可能发生了点什么事,可是他没想到竟然会是地震?

    他什么也顾不上,不断的跟这边联系,可是都没有用。

    霍靳尧知道了这边地震了,哪里还坐得住。他要往c市赶,可是这边根本不让人来。

    除了救援的,还有志愿者。其它人过来是添乱。

    霍靳尧不是来添乱的,他是来找人的。

    他马上给灾区捐了一大笔物资,然后借着这笔物资,跟着物资一起来了c市。

    来了之后,他就开始让相关救援人员去找苏青桑。

    苏青桑所在的医院是c市最大的医院,应该一找就容易找到。

    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医院,联系上了孙慧雅。她却告诉他,苏青桑一早出去了,现在她也不知道在哪里。

    地震的时候孙慧雅跟着一起来的医生正在门诊。她所在的门诊在一楼,所以地震一来,她马上就往外面跑。

    孙慧雅没事,可是苏青桑却不在医院。跟着她一起来的医生全部都没有出事,就她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