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你受伤了
    苏青桑坐上车时还有些不自在。她系好安全带,将目光看向了车窗外。

    都是亲戚,她也不曾多想。不过有上次喝醉的事情在,她面对章毅臣时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章毅臣开着车,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一眼,又转过脸去认真开车。

    “你要去哪?”

    苏青桑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就最近百货公司。”苏青桑不欲多麻烦他:“你找一个最近的百货公司把我放下来就可以。”

    “百货公司?”

    “是。”苏青桑清了清嗓子:“随便什么百货公司都可以。”

    章毅臣看了她一眼,在前面的位置将方向盘一转。

    c市是一个历史很悠久的城市。有两千多年。两边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古早建筑。

    苏青桑来了这里之后,还没好好逛过呢。

    这会看着两边的街景,倒是有点兴致了。或许,可以在交流学习后,在这边好好的玩两天?

    “你以前没来过c市?”

    章毅臣的声音让她转过头去,她点了点头:“是没来过。”

    她以前一门心思都在学业上,加上自己的身份敏感,倒不曾想过好好旅游,到处去玩。

    “你对这片很熟?”

    看章毅臣开车,好像很熟悉这里的样子。

    “恩。我们部队属于s省军区。”

    他们的部队就在这里。自然是很熟的。

    苏青桑点了点头,看了眼章毅臣。可能是因为要来看陈仪的关系,他并没有穿军装。

    “你,没事吗?这样会不会耽误你的正事?”

    她感觉他好像经常很忙的样子。

    “没事。我今天休息。”

    依然是冷冷的声音,苏青桑没有注意到章毅臣的手背握方向盘的动作都重了几分。

    想说他休息都不用陪女朋友吗?不过这句话,却不适合她问。

    他的年纪好像比霍靳尧还大两岁,竟然也还没有结婚。

    没有再说话,苏青桑继续看风景。幸好尴尬的气氛也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到了地方。

    “这里是c市很有名的的一条街。大的百货公司都在这里了。”

    章毅臣的声音淡淡的,苏青桑看了他一眼,道了声谢,就下车了。

    章毅臣看她的动作,忍不住就叫了她一声:“你逛完了可以打我电话,我来接你。”

    “不用了吧?”苏青桑赶紧摆手:“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的。”

    “这边很难叫车。”章毅臣的声音淡淡的:“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呆会逛完可以打电话给我。”

    “真的不用了。”

    苏青桑要拒绝,章毅臣却没有要开车走的意思。苏青桑有些无奈,拿出手机来记他的号码。

    心里决定呆会自己打车回去,绝对不让章毅臣来接自己。

    章毅臣看着她把自己的号码记下来,又让她拔了一遍,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这才让她走人。

    在苏青桑走了之后,他看着上面显示的那个号码,将其存好。

    只是保存一个名字,都让他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输入了全名,苏青桑。

    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就在旁边停车场把车停好。

    目光回看向百货公司的方向有些出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最后用力捶了一下方向盘的方向。快速的下了车。

    章毅臣跟盵说,他不是想跟苏青桑在一道,他只是也有东西要买。

    恩,没错,他也有东西要买。比如给他妈买一个礼物,好像就要到霍阳秀的生日了。

    直到进了百货公司,章毅臣有些想给自己一拳了。

    他这是在做什么?苏青桑已经结婚了。是霍靳尧的老婆。

    他这样,根本一点用都没有。他摇了摇头,迈开大步往外面的方向去。

    可是他刚走到外面,就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

    章毅臣第一反应就是地震了。他想也不想的趴下,脸朝下,抓住旁边的栏杆,同时用一只手护在自己的头部跟后颈。

    地面还在剧烈的晃动。章毅臣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他快速的站了起来往百货大楼里面跑。

    里面已经有人开始往外面跑了。周围全部是尖叫声。章毅臣想穿越过人群继续往里面。

    可是百货大楼的玻璃门在这个时在震碎了。章毅臣护着自己的头部,再次蹲了下来。

    很快的,不光是玻璃。大楼的墙壁也开始开裂了。上面的碎石跟水泥,粉尘,飞一样的落下。

    有人被石头砸中了,还有人摔倒了。周围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

    章毅臣在一个中年人要被上面的石块砸到时,快速的拉了那个人一把。

    那人道了声谢,却是脚下发软,根本没办法站起来。

    “去,去到空旷的地方,双手抱头。”

    章毅臣说完,看着眼前的情景,想到了苏青桑还在里面。

    他第一时间拿出手机给苏青桑打电话,没有人接。周围还在晃动,他又打了一遍,还是没有人接。

    看着始终没人接听的手机,他突然什么也顾不得了,逆向冲进了百货公司。

    里面晃得比外面还厉害。不断的有东西砸下来,掉落下来。

    章毅臣心里后悔得很,早知道刚才不应该只是让苏青桑记他的电话,他应该跟着她一起进去的。

    晃动还在继续。章毅臣已经没有办法前进了。

    周围全部是尖叫着往外面跑的人,只有他一个人是往里面走。

    他看着那些往外面跑的人,没有一个是苏青桑。他越发的着急。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往他的方向砸下来,他快速的往边上一闪,避开了。

    不断的有人往外面跑,把他的去路都拦住了。

    章毅臣心里着急,大声开口:“不要慌,大家弯下腰来,护着头部往外面跑。”

    这个时候有人说话,让那些盲目乱窜的人好像一下子找到了方向。

    章毅臣顾不上这些人,他所有的精力现在都放在找苏青桑这件事情上了。

    女装部在二楼。苏青桑如果是来买衣服,一定是在二楼。楼梯已经出现了断裂。有些人害怕得已经不敢下来了。

    自动扶梯早已经停掉了。但是还能前进。章毅臣发挥在部队里受训练时培养出来的体能。

    用最快的速度窜了上去。不管地动山摇,他径直的往最危险的地方冲去了。

    二楼的人比一楼少。刚才地震发生的时候,大家一个劲的往外面跑。

    章毅臣不知道苏青桑在哪里,他只能一间一间服装店去找。一边找,一边躲避上面掉下来的水泥,跟灰尘。

    一边还不忘记打苏青桑的电话。

    他感觉得到,脚下的地面晃动得更厉害了。

    可是苏青桑一直没有接电话。

    他心中着急,跑得更快了。

    他不断的打电话,不断的跑,又要避开可能会砸到他的物体。整个人实在是有些狼狈。

    不过他正躲避得狼狈的时候,听到一阵手机铃声,就在边上的店铺里。

    章毅臣愣了一下,避开了一边要掉下来的一个门店招牌,看着眼前已经被碎玻璃,还有柜台堵住的店门。

    他将手机挂断,发现铃声停了。他又打了一遍电话,发现铃声又响了。

    章毅臣的眼睛一热,他看着上面的店名,一下子就断定了苏青桑在里面。

    震动刚才在这个时候停了一下,章毅臣用力的扒开那个柜台,往里面去。

    门口除了那个柜台,还有两个货架,都挡在这里。

    章毅臣的手机没有挂断,他听到铃声更响了。

    他往前,脚下似乎踩到什么,他停了一下,发现在货架之下有一个女店员趴在那里。

    他蹲下来看了一下,发现那个女店员后脑在流血,本人已经没有呼吸了。

    章毅臣心头一紧,只觉得整颗心脏都跟着纠了起来。

    他想也不想的推开那个货架,将女店员的尸体移到了旁边的位置。

    深深的看了那个店员一眼,他环视了一圈。除了那个女店员,并没有看到其它人,手机还在响。

    旁边是试衣间。章毅臣想着苏青桑是来买衣服的,有可能正在这里试衣服。

    他想也不想的往试衣间的方向去。试衣间的木门已经掉下来了。半卡在了门的位置。

    章毅臣心跳得厉害,哪怕他曾经参加过比这个危险一千倍的任务,也没能让他现在的心情有所缓解。

    他用力的将那扇门给扳动,看到苏青桑躺在那里。她的手里还拿着一件衣服,似乎失去了意识。

    试衣间是没有窗户的,这会大楼的电也停掉了。

    他只能借着外面照进来微弱的光看看苏青桑此时的模样。她的脸上没有血,但是有不少上面掉下来的灰尘。

    她的腿绻在一起,身体倚在旁边一把椅子上。没看到明显的血渍。

    拿手在她的鼻尖探了探,发现她还有呼吸,这让他多少松了口气。

    “苏青桑?苏青桑?”

    章毅臣连叫两句,都没有得到回应。他在她身边蹲下来,刚想抱起她好离开这里,可是没想到,身后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

    他看到头顶的灯晃了晃,眼看就要掉下来。千钧一发之际。

    章毅臣快速的扛起了刚才掉下来的门,挡在了两个人身体的上方。

    灯果然掉了下来,接着是更剧烈的震动。苏青桑的身体是靠着椅子的,章毅臣顶着那扇门,不管上面有多少东西砸下来,他都没有移动分毫。

    等到震动停下了,章毅臣发现,他跟苏青桑被困住了。

    外面不知道掉了多少水泥块,墙块。将试衣间堵得是严严实实。

    震动还在继续,章毅臣咬牙顶着门板,一只手扶起了苏青桑,让她靠着自己。

    脚下是晃动的大地,头顶是不断掉落的灰尘。章毅臣不敢动,也不能动。

    他此时甚至庆幸刚才的震动把门板震下来了,不然这会两个人说不定都埋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震动终于停下了。

    章毅臣的后背发麻,他试着左右看了看。将门顶在其中一面只是开裂的墙壁上。

    这样一来,试衣间形成了一个极为狭小的三角。

    他利用这个空档,重新蹲下来。

    “青桑?苏青桑?”

    依然没有反应。他咬牙,伸手摸向了苏青桑的脑后方。

    果然,在那里摸到一个肿块。估计是刚才被什么砸到了。

    “苏青桑,你醒醒,你快醒醒。”

    里面很黑,章毅臣拿出手机来打开了照明。灰尘跟石块中,他不断的叫着苏青桑的名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青桑终于有了点意识。

    她很不舒服,头晕脑胀的。那不断叫她的声音听着有些熟悉。

    她睁开眼睛,看到了幽蓝光线下一张脏兮兮的脸。

    苏青桑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退,可是不等她退多少,就感觉到后脑一阵抽疼。

    她嗤了一声,本能的抬手去捂着自己的后脑勺。

    “青桑,你醒了?”

    章毅臣松了口气,那熟悉的声音让苏青桑再次看了眼前人一眼。

    “表,表叔?”

    他怎么在这里?还有——

    苏青桑几乎是瞬间想起来了:“这,这是地震了?”

    她一直都知道的。s省是地震大省,每年时不时就来个地震。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有生之年遇到地震?

    “是。地震了。”章毅臣看着她,没有漏掉他刚才一直在摸后脑的动作:“你好像被什么砸到了。你没事吧?”

    “我——”苏青桑的声音有些哑,她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觉得那里疼得厉害。

    她也想起来,她之前想着随便买两件衣服就好。上来逛了一会,直接就挑了这间店进来。

    看中了件衣服正打算要试穿,没想到衣服还没换下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她晃了晃脑袋,头有些疼,幸好没有恶心想吐的感觉,应该没有内伤。

    她试图站起来,才发现了眼前的情况。她身后有一张椅子。她的包包还放在椅子上。她前面是章毅臣。

    章毅臣的后面顶着一块门板,门板刚好就卡在了石块跟墙壁中间,形成一个三角。

    这块地方很小,章毅臣挡住了大半,她几乎是贴着他坐着,如果她要起来,就一定会撞到章毅臣。

    苏青桑一时都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她试着动了动四肢,万幸发现还能动。

    忍不住就抬头看向章毅臣,他的脸全部是灰,头发也是。脸色不怎么好看,他的一只手臂撑在门板的一边,不让门板掉下来。

    那只手上还拿着手机,上面的光线照下来,不至于让这个空间变得完全黑暗。

    “你怎么在这里?”

    “来找你。”

    章毅臣的声音略冷,苏青桑不是笨蛋,之前已经有了猜测,这会只是证实而已。

    “你,你特意来救我?”

    “恩。”

    章毅臣没有否认,苏青桑看着他,第一反应是,他是因为自己是霍靳尧的妻子才来救她的。

    第二反应是,他是军人嘛。这本来就是他的事情。

    “谢谢。”

    “不客气。”

    极为客套的对话后苏青桑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

    她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是带着包包一起起来试衣服的。

    她的包呢?

    她刚才放在椅子上,可是这会椅子上空空的。一定是刚才地震的时候移动了位置。

    借着头顶的光,她很快就看到了。她的包包被埋在了椅子旁边的石块堆里。

    苏青桑从里面把手机拿出来,她庆幸自己有个好习惯,每天充好电才出门。

    电是满格。划开屏幕,看到上面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全部是章毅臣打的。

    “你打我电话?”

    “是。”章毅臣点头,也这个时候才有空去想打电话报警找救援的事情。

    不过现在恐怕不会有人来。地震刚发生,报警电话一定都被打爆了。

    而等上面布置,调动也需要一定时间。只希望动作快一点。

    他想跟苏青桑说现在打救援电话没有用,哪里知道她却是打给霍靳尧。

    章毅臣强迫自己转开目光不去看,可是现在这里的空间就这么小,不是她说不看就可以不看的。

    苏青桑还没将霍靳尧的电话拔出去,地震又开始了。

    她的手一抖,几乎握不住自己的手机。

    她吓到了,忍不住就抬头看。门板上方不断有东西往下砸的声音。

    她甚至能感觉到,他们现在呆的这个空间越发的晃动得厉害了。

    她忍不住就想抓住什么东西站起来。

    “别动。”章毅臣怕那个门板会压下来,始终用一只手,跟自己的后背顶着。

    他看着苏青桑,声音很轻:“靠着我,快。不要乱动。”

    苏青桑不敢动了,却没有靠近章毅臣,而是将身体紧紧的靠着刚才那把椅子。

    她抓紧了掌心的手机。章毅臣的手机此时响了。

    他看了苏青桑一眼,接了起来。

    电话是部队打来的,说现在发生了地震,让他快点归队,他们需要加入救援。

    “抱歉,我现在来不了。”章毅臣的很轻,眼角的余光看了眼苏青桑,又移开。

    “我现在被困在春晖百货这里。暂时出不去了。”

    “什么?”那边的声音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问清楚了章毅臣的位置之后,对方说会派人过来救援。

    章毅臣把地址,跟眼前的情况说了一遍。挂了电话,他看着苏青桑。

    “你不要急,等他们来。他们来了,我们就安全了。”

    苏青桑点头,这个时候只能冷静。余震还在继续,苏青桑忍着那晃动的难受,给霍靳尧打电话。

    电话没有人接。苏青桑想着时间,这会应该是在开早会。

    她又打了一遍,可不等她接通,新一轮的晃动又开始了。电话的声音开始不稳定了起来。

    苏青桑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霍靳尧的声音。

    “青桑——”

    “靳尧,我——”

    那个我字刚说完,电话就断了。苏青桑有些纠结的看着手机屏幕。不敢相信信号竟然在这样的时候断了。

    地面还在晃动,苏青桑甚至有一种她会马上掉下去的感觉。

    她忍不住就抬头看了眼章毅臣。

    “地震的时候,手机没信号是正常的。你等一下。也许晚点就会恢复了。”

    晚点?苏青桑已经不敢想了。

    她看着眼前这狭小的环境,还有章毅臣手机里的光。

    “我们现在,出得去吗?”

    晃动时不时的来一下,不一定每一下都很剧烈,可是这样的感觉反而更让人难受。

    章毅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试着动了动后背。门板上时不时的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

    那些声音听到耳中,只能让人越发的觉得不安了起来。

    他看了苏青桑一眼:“恐怕我们暂时是出不去的。现在只能等地震停,或者是等人来救我们。”

    外面压了多少墙块,多少水泥块,他不知道。

    他现在只能看到门口已经被挡住了。外面是个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只能猜测。

    但是他能知道的是,他们一时半会是没有办法离开这的。

    苏青桑看着他一直顶着那块门板:“你,你累不累?要不换我来吧。”

    章毅臣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晃动此时似乎停了一下,苏青桑试着动了动脚,眼前的究竟太狭小了,她根本没办法站起来。

    她握紧了手机,看着试衣间的入口:“要不,我们试试看,能不能离开这里?”

    她的话刚落,更大的晃动又来了。苏青桑无法控制的白了脸。

    “窝着,靠着那把椅子,不要乱动。”

    章毅臣低声开口,苏青桑此时哪里敢乱动啊。她紧紧的靠着那把椅子,借这个动作来安定一下自己的内心。

    眼前的情况不等她出去了,她们能不能撑过眼下都是问题。就算是出去了,万一又这样震一波,也许一出去就被砸死了。

    她见过不少的生死,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陷入这样的情景里。

    那一波巨大的晃动终于停了。周围很安静,苏青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她来不及去庆幸自己这一次又活下来了,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章毅臣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你,表叔你没事吧?”

    她认真的打量了章毅臣一眼,却看到了他的手臂上,此时似乎正在流血。

    刚才震动最厉害的时候,章毅臣一心想着护住苏青桑,不让她被砸到。

    他顶着门板,承受了大半的重压,跟那些掉落下来的水泥块。

    却想不到,有一块水泥块晃动的时候砸到了他的手臂。

    其尖锐的一面,将他的手臂划了一道口子。

    这会正在流血。

    “表叔,你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