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再说一百遍也是一样的
    办公室里的气氛十分压抑。霍逸凡的声音都变了。

    “你再说一遍。”

    霍靳尧坐在办公桌的后面,淡定的看着霍逸凡变了的脸色。

    “我再说一百遍,也是一样的。”

    “霍逸凡,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天域集团的副总了。你。被解雇了。”

    “可笑。”霍逸凡怎么会接受这样的事情:“谁同意的?谁给你的权利?我告诉你,你以为你说一句解雇,我就要拍拍屁股走人?”

    “是啊。我说一句解雇,你就是要走人。”

    “霍靳尧,做人不要太过分了。”霍逸凡的脸色难看,他恨恨的瞪着霍靳尧,恨不得在他的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你是霍家的子孙,我也是霍家的子孙。你为集团出过力,我也为集团出过力。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把我赶走?”

    “因为这个。”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将那份给霍老爷子看过的文件,放到了霍逸凡的面前。

    霍逸凡拿起来,随意扫了两眼,他的脸色倏地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啪的一声将手上的文件拍在了桌上,手指着霍靳尧,满脸愤恨。

    “你。霍靳尧你竟然设计我?”

    “是、我设计你。”

    “霍靳尧,你竟然设计我?”

    霍逸凡气坏了,他把同一句话连着重复两遍。

    霍靳尧揉了揉鼻尖,大刺刺的点头:“对啊,我就是设计你。不行吗?”

    “我是你弟弟。”

    “客气了。堂弟。”

    “你——”

    霍逸凡恨恨的点头,最后指着霍靳尧的脸:“好,就算是我在外面开公司,就算是我挖了公司的墙角。可是你这样反过来设计我,爷爷知道吗?”

    “抱歉,爷爷知道。”

    霍靳尧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只觉得好笑:“你以为,爷爷会容忍?告诉你,把你从天域集团赶出去,就是爷爷的意思。”

    “不可能。”霍逸凡根本不信:|“爷爷年纪大了,他最喜欢看到一家人和和美美,他才不会同意。”

    “霍逸凡。”霍逸凡腾的站了起来,冷笑一声:“你也知道爷爷年纪大了?你既然知道爷爷年纪大了,你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爷爷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差点被你气得心脏病都发了?你现在来跟我说爷爷年纪大了?你不觉得可笑吗?”

    “那你可以不要把这个给爷爷看。”霍逸凡恨得咬牙切齿,他怎么都没想到霍靳尧还会有这样一手。

    他不过是想压着霍靳尧一头而已,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我为什么不给爷爷看?”霍靳尧重新坐了回去,满意的欣赏霍逸凡有如困兽般的颓废之色。

    “废话我不想跟你多说,总之今天开始,你不再是天域集团的副总。你的位置,我会另找人来补上。”

    “你——”

    霍逸凡心知,霍靳尧说的是真的,这件事情再也无可挽回。

    他站在那里,心里满是不甘,还有愤怒。

    他想的结果不是这样的,他预计中的结局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霍靳尧,你一定要这样么?”

    “是。”霍靳尧相当的不客气:“我不光要这样,我还可以告诉你,爷爷说了。从今天开始,你也不再是霍家人了。”

    “你说什么?”

    简单的四个字像是从牙齿缝里迸出来的一般,霍逸凡这下是完全变脸了。

    “我说,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霍家的人了。”

    “这个总不会是爷爷的意思吧?”

    霍老爷子可能会在生气的时候把他从公司赶出去,却绝对不可能把他从霍家除名。

    能想出这样损招的人,只有霍靳尧。

    “对啊,这是我的意思。”

    “霍靳尧,你不要忘记了。你姓霍,我也姓霍。”

    “你如果不是姓霍。你又怎么可能站在这里,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

    知道霍逸凡不会死心。霍靳尧不介意让他再受点教训。

    不管霍逸凡怎么跟霍靳尧争执,他都知道,这一回是他输了。

    离开天域之前,霍逸凡还想着再努力一把。

    “霍靳尧。如果可以,能不能让逸杨接替我的位置。我的事,他并不知情。他——”

    霍靳尧突然就笑了,那个笑带着讽刺。

    “霍逸凡,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想着来跟我谈条件?”

    霍逸凡脸色苍白,霍靳尧不介意再捅上一刀。

    “你都玩不过我,你觉得,霍逸杨能玩得过我?”

    霍逸凡闻言,脸色越发的灰败了。

    苏沛真进屋时,闻到一屋子的酒气。她的眉心拧了起来。

    “怎么了?合同都签下来了,你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为了跟苏青桑赌这口气,她将计划都提前了。

    两个人把他们私下开的那家公司做了起来,前天刚刚把合同签掉。今天霍靳尧就在喝起酒来。

    “高兴?”

    霍逸凡的眼睛此时全部都是红血丝,他瞪大眼睛看着苏沛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什么?”

    “哈哈哈哈。”霍逸凡将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我,被霍靳尧给玩了。”

    “我,这几年,我一直在想,我凭什么输给他?我一直想证明自己,我想证明我比他强。可是事实上呢?”

    霍逸凡一个用力,桌上一个空酒瓶被他扫到了地上。

    “我被霍靳尧摆了一道。你知不知道?”

    “我现在,已经不是天域集团的副总了。我甚至被逐出了霍家。逐出霍家。他们竟然敢这样对我。”

    苏沛真看着他这样失控,眉心紧拧得几乎可以夹死一个蚊子。

    “到底怎么回事?别发酒疯,说清楚。”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好。那我再说一遍。”

    “我做的那些事情以为天衣无缝,可是霍靳尧,根本从头到尾都清楚得很。他早就知道了。他知道我在外面做什么,他知道我在外面开公司。甚至那家跟我签合同的公司你知道吗?那都霍靳尧安排的陷阱。我告诉你,我,还有你。我们都被霍靳尧玩了。”

    “不可能。”苏沛真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怎么会这样?”

    “是啊。我也想知道,怎么会这样。”

    霍逸凡说话的时候站了起来,他站到了苏沛真面前。

    “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苏沛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她在林市就知道霍靳尧不是泛泛之辈。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

    “你先冷静一点。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局面。也许还会有转机呢?”

    “转机?什么转机?”霍逸凡冷笑,因为喝酒而胀得通红的脸上此时满是愤恨:“我告诉你,不会有转机了。因为我爷爷已经知道了。你听清楚了吗?爷爷都已经知道了。”

    霍靳尧太狠了,后路都不给他留下一条。

    苏沛真并不说话,霍逸凡退后两步,无力的坐在沙发上。

    他重新倒酒开始喝了起来,苏沛真却在他喝了两杯之后,突然就抓住了他的手。

    “霍逸凡,你给我振作起来。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

    “哦?没到哪一步?你说,我都被霍家赶出来了。还能到哪一步?你觉得还能到哪一步?”

    他将苏沛真的手挥开,苏沛真的身体退后一步。又重新站了回去,脸色却比刚才更难看了。

    “霍逸凡,你这个样子,难怪斗不过霍靳尧。他被你陷害的时候,可没有借酒消愁的。”

    “苏沛真。”霍逸凡腾的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极为凶狠的瞪着眼前人:“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说难怪你比不过霍靳尧。就你现在这个模样,你斗得过他才见鬼。”

    “你——”霍逸凡的手都扬了起来,眼看就要落下,苏沛真不退反进。

    “来。打。朝这里打。打这里。”

    她仰起脸,将自己的脸朝着霍逸凡。霍逸凡看着她,突然就放下了手。

    “好好好。我比不过霍靳尧。我是斗不过他。你既然这么欣赏他,你就跟他去好了。”

    苏沛真冷笑:“你不用赶我。我现在就走。霍逸凡,我告诉你,你就在这里继续喝酒,继续醉生梦死好了。算我苏沛真眼瞎,搭上你这么一个懦夫。”

    扔下这句,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苏青桑下飞机的时候,就感觉到热浪扑面而来。

    荣城地处北方,过了端午,温度还不怎么高。

    地处s省的c市在中国中部,这里过了端午,天气已经算是火热了。

    “好热啊。”孙慧雅是土生土长的荣城人,她一下飞机就受不了了。

    苏青桑笑了笑,看了眼孙慧雅身上那件长袖针织衫:“孙主任,我有提醒过你的。”

    “是啊,你有提醒过我,可是年纪大了啊。总有点怕冷。也没想这边天气就这样啊。”

    “没事,呆会到了宿舍你先把衣服换了。再好好休息一下。”

    这次跟他们一起合作的单位是c市的仁和医院。也是当地最大的医院。

    他们在医院的宿舍给他们这一行人安排好了房间,今天晚上还有接风宴。

    “好。”

    孙慧雅点头,跟着苏青桑一起上了来接他们的车。苏青桑的行李不多,就一个小箱子。

    可是孙慧雅是一个大的行李箱,苏青桑主动去帮她拉行李箱。

    “你东西真少。”孙慧雅看了苏青桑一眼:“衣服带够了没有?”

    苏青桑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我老公说行李带太多累。让我缺什么直接在这边买。”

    “啧。苏医生,你这是在我们面前秀恩爱吗?”

    一起来的凌菲在旁边听到了,开起了苏青桑的玩笑。

    “可不是,就是在我们面前透恩爱。”

    一起来的还有郑晨宇,也跟着啧啧两声,想到今天早上所有人都看到,霍靳尧亲自送苏青桑来机场,两个人在机场那难舍难分的劲。

    “刚结婚就是好啊。这感情真好。”孙慧雅都跟着打趣了一句,苏青桑越发不自在了。

    “也不算刚结婚吧。”苏青桑有些不好意思:“我们结婚都快满一年了。”

    苏青桑说到这里时愣了一下。

    是啊。认真想想,她跟霍靳尧结婚的日子可不就是快到一年了。大概还有十天左右就是一周年纪念了吧?

    这样一算,那他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不就不能在一起了?

    毕竟她还要在这里呆上半个月。

    心下有些暗淡,这是他们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可是两个人却不能在一起过。

    认真想想,当初结婚结得那么随便。说不定霍靳尧根本不记得这个日子呢?

    苏青桑突然就觉得,有些心塞了起来。

    只是她的心塞维持不了多久,接下来的时间,她跟孙慧雅,跟所有一起来荣城的医生,都开始忙了起来。

    c市的仁和医院,名气大,病人多。完全不输给荣城市第一医院。

    尤其是他们还跟很多单位有合作,他们来的第三天,就遇到了某个单位安排人过来体检。

    这个单位偏偏还都是女人多。女人多,要检查的跟妇科有关的项目就多。

    苏青桑跟孙慧雅今天本来安排了门诊,现在好了,全部都抽上去帮忙了。

    等到这一波人检查完了。时间过了差不多两天了。

    两天后,又有一个什么抽查。哪怕他们是过来交流的,都跟着忙了起来。

    转眼,苏青桑已经来这边呆了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的工作,今天晚上要做一个汇总。

    孙慧雅年纪不轻了,这样多天的忙碌连轴对她来说有些吃不消。

    苏青桑主动让她去休息,孙慧雅也不客气,说晚上的交流跟合作会谈让她来主持好了。

    苏青桑点头,拿起自己的笔记本本来是想着回他们安排好的临时办公室去准备一下的。

    没想到刚出走廊,就遇到前面一伙人急着往这边走。

    为首的那个男人让她愣了一下,抱着笔记本就站在那不动了。

    “表叔?”

    章毅臣怀里抱着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他看到苏青桑时,愣了一下。

    “你怎么在这里?”

    “我——”苏青桑看着他怀里的那个孕妇,下身已经有血流出来了。她摆了摆手:“先不说那个,什么情况?”

    不光是章毅臣,他身后还站着好几个士兵,大家都一脸紧张的模样。

    “她刚才摔了一跤,现在好像很危险,你赶紧救她。”

    章毅臣来不及解释更多,快速的把情况说了一下。

    苏青桑看了眼章毅臣,心里第一反应竟然是,霍靳尧这个表叔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怎么每次都能遇到碰瓷的?

    这个时候也来不及想其它。赶紧的摆了摆手。

    “来,往这边走。你们安排个人去办手续,我先帮她检查。”

    “好。”章毅臣松了口气,将那个孕妇抱进了苏青桑安排的诊疗室。

    苏青桑拉起帘子要为孕妇检查,帘子关上之前,章毅臣叫了她一声。

    “青桑?”

    “你一定要救活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苏青桑看了他一眼,感觉到他眼神中的凝重,点了点头。无声的将帘子拉上。

    检查完了,她快速的走出去。

    “情况不好,需要剖腹产。我现在就让人去安排手术。你放心,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你能亲自做这个手术吗?”

    苏青桑愣了一下,他们是过来交流学习的,她动手术不是不可以。但是需要上面安排。

    “我相信你。”

    章毅臣盯着她的脸,那样信任的眼神让苏青桑没有办法去思考其它,点了点头。

    “好,这个手术我来做。”

    苏青桑做过很多次剖腹产手术了,对她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手术。

    可是等孕妇进了手术室才发现,这个孕妇情况有些复杂。她竟然是rh阴性血。

    医院的血库的rh阴性血好像只有两个单位。而孕妇失血过多,最少要输四个单位的血。

    将这个情况反馈出去,她能做的,就是尽量把孕妇的命给救下来。

    也不知道外面是怎么协调的,反正在她估计的时间里,有人送来了rh阴性血。

    几个小时过去了,苏青桑从手术室出来。

    陌生的手术室,陌生的助手跟人,幸好配合得不错。

    她出来的时候,发现章毅臣跟原来那几个战士都还在外面等着。

    苏青桑摘下了口罩,章毅臣已经站到了她面前。

    “怎么样?她怎么样?”

    “母女平安。”苏青桑看着章毅臣脸上的急色:“不过孩子不足八个月,现在很脆弱,要在保温箱呆几天观察一下。”

    “好。那,大人呢?”

    “麻醉还没有退,应该要晚点才会醒过来。”

    苏青桑看了章毅臣一眼,他身上还穿着军装。胸前都是血,不过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的模样。

    想到之前她跟他在霍家老宅发生的那一幕,莫名有些尴尬。

    虽然对方中了药,又喝了酒才做出那样的事情,可是到底她跟章毅臣之间的辈分摆在那里。

    清了清嗓子,苏青桑把盵的注意力转移。

    “对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而且,还又让你碰到?”苏青桑这会可真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你运气真好,每次都能碰到。”

    “不是运气好。”章毅臣的神情凝重,看着苏青桑,他的眼中有一抹痛色。

    “她是烈士家属。上个星期,她的丈夫刚刚牺牲了。”

    苏青桑愣住了,她看着章毅臣眼中的痛苦之色:“是你的战友?”

    章毅臣几不可察的点了点头。是他的战友,也是他的下属,上个星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了。

    牺牲之前,他还很开心的告诉他们,他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可是他还等不到当爸爸,就先出事了。他的妻子昨天接到消息,今天就赶过来了。

    她是来接他回家的,却在看到那个冰冷的墓碑时情绪太过激动。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他们回市区,最近的就是仁和医院,所以把孕妇送过来了。

    “她会没事的,是吧?”

    战友是家中独子。那个刚出生的孩子,就是对方留下来唯一的孩子了。

    苏青桑的眼睛有些发涩,她点了点头:“放心吧。手术很成功,她们都会没事的。”

    章毅臣松了口气,看着苏青桑身上的手术服:“你怎么在这里?”

    “我们医院组织我们过来交流学习的。”

    苏青桑好像才意识到自己是穿着手术服的,她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

    “好了。这边手术已经没事了。我这边还有事,你们如果愿意,可以去那边的婴儿室看看孩子。”

    “谢谢你。青桑。”

    章毅臣很认真的向她道谢,苏青桑被他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用谢。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

    更何况对方是烈士家属,苏青桑对这一类人都抱有很高的敬意。

    “那,没事我先走了。表叔你自便。”

    她转身离开,没有注意到章毅臣的目光在她的背影上停留了几秒。

    那一声表叔叫得让他心头一疼。他收回了视线,看了眼后面的几个战士。

    “走吧,我们看看孩子去。”

    苏青桑头天晚上做手术做了那几个小时,第二天上午,院方很体恤的让她休息,没有安排门诊了。

    正好,苏青桑来了几天一直忙,打算今天上午去逛逛,顺便再买两身衣服。

    c市天气这几天越发的炎热了,从医院的宿舍出来,要经过医院大门。

    她正打算开地图查一下附近有没有哪里有百货公司。一辆悍马就这样停在她面前。

    悍马的车身被刷成了迷彩色,苏青桑本能的往后面退了一步,这才看到坐在车上的人。

    “表叔?你又来看陈仪?”

    陈仪就是昨天那个产妇,她今天一早就醒了。目前生命体征正常。

    章毅臣确实是刚看了陈仪出来,目光扫了眼苏青桑手上拿着的包。

    “你要出门?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我叫车就好了。”苏青桑摆了摆手,她可不敢麻烦这位表叔大人。

    “c市你熟?”

    “不熟。”

    “我熟。上车吧,”

    这好像不太好。

    “表叔,真的不麻烦,我-------”

    “你也叫我一声表叔。这c市算是我的地盘,你上车,我送你,就当是尽地主之谊。”

    他这样说,苏青桑倒不好再推辞,她欠了欠身,上了章毅臣的车。

    “那,既然是这样,就麻烦表叔了。”

    章毅臣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踩下了油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