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确实是挺得意的
    厉千雪之前一直悬着一颗心,她看着苏青桑上台,她很怕。她从来没有这样担惊受怕过。

    她怕苏青桑跟苏沛真较量会输,她怕苏青桑吃亏。

    她无数次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曾大度一些,不曾再宽容一些。

    如果她也把苏青桑按着苏沛真的标准去培养,那么今天的苏青桑一定会更优秀。

    直到她看到了苏青桑的表现,直到她听到了女儿开口。

    她的心一直悬着,悬到最后,苏青桑下了台。

    她那颗为了苏青桑而担心的心,才好像是终于落了下去一般。

    她的后背沁出一层汗,在苏青桑表演结束之后,她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一般。

    她身边站着苏成辉,他一直在关注厉千雪,也在关注苏青桑。

    他也被苏青桑的表现给惊艳到了。这样的女儿,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看到厉千雪在苏青桑表演之后,身体整个松懈下来,他的手一伸,就要去扶她。

    厉千雪想也不想的挥开他的手。她转身面对着他站定,眸光冷洌。

    “苏成辉。”

    她有太多的话想说,有太多的情绪要宣泄。可是现在她除了叫苏成辉的名字,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不用说,苏成辉都懂。不顾她的反抗,将她搂进怀里。

    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厉千雪的身体紧绷,一开始还想要挣脱,只是现在场合不对。

    她想着苏青桑,又想到苏沛真。心头反反复复的情绪乱得很。

    她忍不住拽紧了苏成辉的前襟,颤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情绪。

    “苏成辉,你欠她的,你这辈子都欠她的。”

    苏沛真将苏青桑的手甩掉。要不是还顾忌着最后一丝颜面,她说不定会当场发作起来。

    挥掉苏青桑的手之后,她又意识到不对劲。她反去拉着苏青桑的手,带着她走到角落里。

    向前一步,贴近了站在她的面前,跟苏青桑对视,眸中带火,压低的嗓音满是尖锐。

    “苏青桑,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

    “得意吗?”苏青桑看着她气急败坏的脸,轻轻一笑:“确实是挺得意的。毕竟能让你苏大小姐给我伴奏,我想不得意也难啊。你说是吧?”

    她笑意淡淡,神情坦荡。不管是谁看到她现在这个模样,都不会去想她刚才上台之前有多紧张。

    说起来,苏青桑能拿得出手的才艺真的没有。她从小按着私生女的身份长大,苏家愿意给她一口饭吃都已经是恩赐,又怎么可能让她去那些东西?

    更何况她也志不在那些。所以跟苏沛真比起来,她确实是没什么才艺拿得出手的。

    她声音虽然不错,但从来没有想过要唱歌。

    能把传奇唱成这样,说起来还要感谢在医学院上学的时候。

    每年医学院的晚会,都要有人上台表演节目。苏青桑从来都不是那个愿意出风头的人。

    不过偏偏在她就要毕业那一年,班长听错了,把她的名字报上去了。

    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想说不表演,可是节目已经报到学校里去了。

    苏青桑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

    她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既然打算了要上台,那就要好好表现。

    为了那次上台,她反反复复的练习了很久。学着天后怎么发音,怎么出声,怎么转折。

    幸好,幸好,毕业的时间还不算太久。她的声音还能听。

    她越淡定,苏沛真就越生气。

    “苏青桑,你别太过分了。”

    “我——”她怎么过分了?明明是她挑衅在前的,怎么变成她过分了?

    “我的女人,过分又怎么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带着几分冷冽。霍靳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他站在苏青桑面前,大手环在她的肩膀上,目光犀利的看着苏沛真。

    苏沛真被霍靳尧的目光盯得身体一震,刚才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去。

    霍靳尧勾着唇角,他高大的身材在此时形成了绝佳的压迫感。

    “我的女人,就过分又如何?”

    苏沛真咬牙,话说到这个地步,她能如何?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心下暖暖。其实她并不会吃亏。可是霍靳尧这般护短的模样,她喜欢。

    “霍总裁,这是我跟青桑的事,跟你无关。”

    “青桑是我老婆,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苏沛真几乎要吐血的时候,另一个声音也响起了。

    “这是好热闹啊。”

    霍逸凡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他站在了苏沛真旁边。

    目光扫过霍靳尧二人身上,他笑了笑:“大哥这是做什么?沛真怎么说也是你未来的弟妹,你可别帮我吓到她了。”

    他也将手环上了苏沛真的肩膀,护卫的意思相当明显。

    霍靳尧的目光扫了他那只手一眼,最后回到霍逸凡脸上。

    四目相对,空气中莫名就有诡异的气压涌动。

    “你也说是未来的。既然是未来的,那就等她嫁进来再说吧。”

    霍靳尧的唇角微微上扬,神情透着几分讽意。

    苏沛真越发的觉得心头堵得慌。

    霍靳尧是什么意思?

    “大哥这样说话可真有意思。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沛真成为你的弟妹的。”

    “那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霍靳尧搂着苏青桑的腰,目光扫过霍逸凡二人的脸,转身,走人。

    苏沛真气得牙痒痒。她实在是堵得难受。一把挥开了霍逸凡的手。

    “够了。”

    “好了,宝贝,不要生气了。”霍逸凡拉着她的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要急。”

    她能不急吗?恨恨的瞪了霍逸凡一眼:“你最好是保佑过两天的签约能顺利进行,否则——”

    “好了好了。”霍逸凡将她重新圈进自己了怀里:“别生气了。相信我,一定会顺利的。”

    苏青桑走在霍靳尧旁边,她突然就笑了出声。她的笑声很低,霍靳尧转过脸去看她。

    “笑什么?”

    “没什么。”苏青桑看了他一眼:“觉得刚才苏沛真的反应,挺好笑的。”

    霍靳尧扯了扯嘴角:“她大概也没想到,她想看你的笑话,结果你把她变成了笑话。”

    苏青桑笑了,吐了吐舌头,有几分俏皮的开口:“笑话称不上,不过没能如她所愿,估计她气坏了。”

    这下是霍靳尧也笑了,贴着她的脸轻轻的亲了一记:“你刚才唱得真好。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跟我们去玩的时候,保留实力了吧?”

    “对啊。”苏青桑眉眼弯弯:“总要留一手啊。”

    “留得好。”霍靳尧看着她微张的唇,忍不住就亲了一记:“我喜欢。”

    苏青桑脸有些红。眼角的余光看到苏沛真跟霍逸凡转身离开的身影,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

    她其实并不想跟苏沛真把关系闹得很僵。

    站在苏沛真的角度,她算是失去一切了。会有情绪上的不满很能理解。

    如果苏沛真什么也不做,就这样算了,那么她也愿意就这样算了。

    如果苏沛真不愿意收手,会有更多的动作的话,那她也只能不客气了。

    苏沛真不等宴会进行到尾声,就想提前离开了。

    可是她走不成,霍老爷子找她。

    霍老爷子不知道苏青桑不会弹琴,把两姐妹刚才的表演当成是临时给的惊喜。

    他自然是知道苏沛真多才多艺。一时竟然没有感觉出来苏沛真最初的目的。

    “沛真啊。你今天这个惊喜给得好。是不是早就跟青桑丫头说好的啊?”

    “是啊。”苏沛真笑得灿烂,只是内心有多少不甘,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本来说要跟姐姐一起四手联弹,不过她说那个要练习更久,现在这样最好。”

    “好好好。”霍老爷子连说三个好字。目光看着远处的苏成辉跟厉千雪。

    “呆会让你爸过来商量一下,你跟逸凡的婚事。”

    霍老爷子想着苏青桑跟霍靳尧还没有在荣城办过婚礼。现在苏沛真要跟霍逸凡在一起了,这婚礼一定要热热闹闹的办一场。

    苏沛真的脸色这会是真的有些僵硬了,跟苏成辉商量她的婚事?

    厉千雪心情不好,她也是那个想提前离开的人。

    可是她不能,她不但没有急着走,还在有人上来打招呼,知道苏成辉是苏青桑的父亲的时候站在一旁。

    “苏总厉害啊,两个女儿都养得这么优秀。还能双双嫁进霍家,真的是可喜可贺啊。”

    “可不是嘛。苏总的女儿生生的把荣城这么多优秀的千金都比下去了。”

    “真的是教导有方啊。”

    那些称赞对于苏成辉来说都是他不想听到的。

    可是偏偏他还不能不听。不光是他,还有厉千雪。

    旁人不会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了,更不会知道苏青桑跟苏沛真是同父异母。

    厉千雪站在苏成辉身边,在那些热闹散了之后,她冷冷的看了苏成辉一眼。

    “这是最后一次。”

    没有说是什么最后一次。她抬步走向苏青桑,打算先离开。

    苏成辉痴痴的看着她的身影远去,在心中无声叹息。

    本来以为是一次亲近厉千雪,跟她将关系修复些许的机会,却没想到,不但没有如愿,反而让她跟他之间的关系更差了。

    目光看向苏沛真的方向,苏成辉心知,想让厉千雪原谅他,只怕是更难了。

    他还没有从那样的情绪回复过来,霍老爷子已经让霍逸凡过来请他了。

    霍老爷子位高权重,应酬了这大半天,这会坐在宴会厅的沙发上休息。

    他身边坐着霍阳远霍阳秀两兄妹。除了他们,还有霍逸凡,苏沛真。以及霍明亮,年春雅夫妇,还有霍逸杨,霍曼姿兄妹。

    没看到霍靳尧跟苏青桑,苏成辉跟在场的人打了圈招呼。

    最后在霍老爷子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大侄子,大侄女呢?”

    “她身体有点不舒服,先回酒店休息了。”

    霍老爷子点了点头,明白厉千雪跟苏沛真的真正关系,这会也不再问了。

    “大侄子,刚才我已经说过一次了。现在我还是再说一次,也问问你的意思。”

    霍老爷子说话的时候,目光看了眼霍逸凡跟苏沛真的方向。两个人这会坐在一道,手握着手,看起来极为恩爱的模样。

    “沛真跟逸凡的婚事,我们商量一下。”

    苏成辉来之前就有准备,可是没想到霍老爷子竟然这么心急。

    “我的意思呢。先订婚,后结婚。热热闹闹办一场。至于你说要多少聘礼,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的意思是在荣城办一场婚礼。至于林市办不办,也问问你的意思。如果需要办,我们也可以配合。”

    对方把两个女儿都嫁到了霍家。之前苏青桑的事情霍靳尧先斩后奏,已经成了定局。

    这第二场婚礼,霍老爷子是一定希望大办的。

    “我也觉得这样好。”霍阳远此时也搭话开口:“荣城办一场,林市办一场。我们霍家娶媳妇,可不能太随意了。”

    苏沛真将脸靠着霍逸凡的胸膛,之前心头堵的那口气。这会总算是顺了不少。

    苏成辉坐在那里,久久没有动作。眼前是霍家的长辈,对面是霍老爷子带笑的目光。

    他转而看向苏沛真,看到了她眼中的笑意。

    他抿了抿唇,在苏沛真的笑脸中轻声开口。

    “抱歉,我不同意这桩婚事。”

    空气似乎都突然变得静默。霍家所有的人都看着苏成辉,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是这个意思。

    “大侄子,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我没有开玩笑。”苏成辉面对霍老爷子,神情丝毫不怯:“我确实不同意。”

    “这?”霍老爷子看了眼在场的其它人,又看看苏沛真,最后似乎是有些不解:“大侄子是对逸凡有什么不满吗?还是?”

    “都不是。”

    苏沛真的脸都白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苏成辉会来这样的一手。

    “那你这是?”

    “老爷子,有些话,我想,我应该先告诉你,比较好。”

    苏成辉的声音淡淡的:“你们应该知道,沛真虽然是我的女儿。可是她并不能算是苏家的大小姐。”

    苏成辉的话说到这里,苏沛真的脸色已经是相当的难看了。

    她几乎忍不住就要发作,霍逸凡将手紧紧的捏着她的手,给了她一记不赞同的眼神。

    苏成辉像是没看到苏沛真变了的脸色一般:“沛真是我的女儿,但她是私生女。”

    在场除了霍老爷子,其它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年春雅自然是早就知道了,可是这样直接的听到苏成辉说出来,她的脸色这会更是精彩得很。

    “她是私生女。现在,也跟林市的厉家没有关系了。我想,她配不上——”

    “爸。”苏沛真今天一个晚上都心气不顺,她一直在压抑。

    这会她却是不想压抑了:“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只是提前跟亲家说清楚。”苏成辉神情坦然。他看着苏沛真,一向儒雅的脸上满是坚定。

    “我教过你,君子立身,不欺暗室。我曾经犯过错,所以不希望你再犯错。你的身份,跟霍逸凡确实不配。”

    “爸。”

    苏沛真咬牙,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霍老爷子看着这两父女,清了清嗓子打圆场:“大侄子不必说这个话,沛真的身份,我早知道了。我们霍家并不介意。当初青桑站着跟靳尧的婚事,我们也没反对过。”

    “老爷子,我知道你是好人。”

    苏成辉态度不改。经过之前的事情之后,他再清楚不过,苏沛真想嫁进霍家,只怕是因为跟苏青桑不对付。

    她对霍逸凡能有几分真心?

    没有感情的婚姻不会幸福。苏沛真现在走火入魔。为了让苏青桑不痛快,她不介意把自己搭进去。

    “可是有些事情,我想先跟你说清楚。比如沛真的身份,比如,她跟霍逸凡之间的差距。这些,都是我说清楚的。”

    “大侄子心怀坦荡,我知道。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你也不必这么激动,你说是吧?”

    “总之,我不会同意的。”苏成辉态度坚决。

    苏沛真气恨难当,她坐在那里,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扒光了一样的存在。

    尴尬,窘迫,羞耻,种种情绪涌上,让她的脸都红了。

    “爸,我已经成年了。我做什么,并不需要你的同意。”

    她嫁进霍家,嫁定了。

    “是,你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了。所以,你做什么,并不需要我的同意。”

    苏成辉点头,并没有反驳她的话。

    “我只是说明我的态度。至于你打算怎么做,是你的事。”

    他站了起身,看了霍老爷子一眼。

    “老爷子,我对这桩婚事持保留意见。但是话,我已经说在前头,如果说你们还是想要让沛真进霍家门,那么你们随意。婚礼,也不用通知我来参加了。”

    苏沛真脸色由红转白,没想到苏成辉竟然这样绝然。

    她腾的站了起来,在苏成辉要离开时挡在他面前。

    “爸,我以为,我还是你的女儿。”

    “是啊。我也以为,你还是我的女儿。”

    苏成辉知道她的意思,但是相信她也知道自己的意思:“我还以为,你已经不把你自己当我的女儿了。”

    如果没有刚才苏沛真故意为难苏青桑的事在前,苏成辉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态度。

    可是苏沛真刚才的举动,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得很。

    现在她还没有嫁进霍家就这样的态度。假如真的让她嫁进去了,跟苏青桑有了更多的接触,她又会做什么?

    又或者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已经有动作了?

    苏成辉不愿意把苏沛真想得这么坏,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去想了。

    “爸。”苏沛真向前一步,她压低的声音带着几分哀求,那是她对苏成辉最后的一丝希望:“今天是个好日子。你可以不同意我嫁给霍逸凡,可是你是我爸爸。你确定,你真的要这样吗?”

    “是你确定吗?”

    苏成辉一向温和的黑眸此时带着几分不赞同:“你确定已经想好了,要嫁给霍逸凡?你确定你爱他?你确定吗?”

    他看着她,目光犀利。几乎要看进她的内心。

    苏沛真还没有回答,霍逸凡先站起来了,他挽着苏沛真的肩膀。

    “叔叔,沛真跟我当然是有真感情的。我跟沛真已经交往了这么几个月,虽然不敢说彼此已经百分之百的了解。但是有时候遇到对的人,忍不住就会想要迫不及待的把人定下来。我跟沛真既然决定了,自然会好好的相处,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的加深了解,进一步磨合。让彼此的感情更进一步。”

    这话说得好听得很,可惜,他面对的是苏成辉。

    “是吗?既然是这样,那我祝福你们。但是我依然保留我的态度:我不支持你们的婚事,但是我也不干涉,不阻止。就这样。只希望,你不要后悔才是。”

    他不信以霍逸凡的精明看不出来苏沛真姚家井霍家是别有用心。

    可是霍逸凡为什么还能接受?说明了霍逸凡本身就目的不纯。霍靳尧是总裁,霍逸凡是副总。

    一个副字,相差可就大了。是人都有野心。有霍靳尧那样优秀的兄长在上面压着。霍逸凡只怕是会有些自己的心思。

    苏成辉甚至可以断定,霍逸凡跟苏沛真只怕还有些交易在里面。

    “叔叔你说什么呢?我当然不会后悔了。毕竟我对沛真,可是有真感情的。”

    苏沛真不说话,她这会已经不想说话了。她只是看着苏成辉。这下把他也恨上了。

    她会牢牢的记住,记住今天这些人给她的耻辱。

    不管是苏青桑,还是苏成辉。

    一个一个的,所有加诸在她身上的,她统统都不会忘记。

    她的情绪掩饰得很好,在其它人看来,她楚楚可怜,没有得到父亲的祝福,她委屈得很。

    只有苏成辉,对她二十几年的感情,他没有错过苏沛真眼中一闪而过的恨意。

    心情越发的复杂。

    “沛真,你们既然不会后悔,那也不需要我的同意了。总之你们好自为之吧。”

    “老爷子。”苏成辉对着霍老爷子的方向欠了欠身:“青桑的妈妈不舒服,我去看看她,先失陪。”

    苏成辉离开了,留下在场的其它人面面相觑,最后一起看向了苏沛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