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急眼了吧
    客房里就只剩下他们父女两人,可是气氛却是相当的不好。

    苏沛真却像是没感觉到那压抑的气氛一般,对于苏成辉脸上的急色,更是完全无动于衷。

    “爸,你看你,急眼了吧?别急啊。我刚才说了,苏青桑的男人厉害着呢。我现在就算是想做什么,也做不成啊?”

    她嫣然一笑,拍了拍苏成辉的肩膀:“别紧张,别紧张。我的大事啊。跟她无关。至于以后,她的人生会变成怎么样,这个,我也不好保证。毕竟我确实是蛮讨厌她的,没办法,谁让她天生就招我讨厌呢?”

    “沛真。”苏成辉的语气冷厉了几分。他一把挥开了苏沛真的手:“青桑是你的姐姐,亲姐姐。”

    “是啊,可我还是你的女儿。亲女儿呢。”

    苏沛真的手被苏成辉挥开,她也不恼。摊了摊手,她突然就又笑开了。

    “爸。你就好好看着吧。就算是没有苏家。我,苏沛真,也一样可以过上幸福,美满的人生。”

    苏成辉的拳头紧了紧,就这么看着苏沛真从他面前离开。

    他抬起手想要阻止,却又颓然的放下。

    是的,一切都是他的错,一切都是他造的孽。可是为什么,要回报在他女儿的身上?

    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

    脑子里闪过刚才看到的厉千雪的身影,苏成辉的身体一震,他快速的起身,往宴会大厅去了。

    苏沛真从房间出来时,脸上的笑意消失得丝毫不剩。

    她冷着张脸,将背脊挺得笔直。脸上一片冷厉之色。眉心紧紧的拧在一起,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啧,这是怎么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带着几分打趣,几分玩味。

    霍逸凡的脸在她面前放大,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打算接他的话。

    霍逸凡的手扣上她的腰,将她带入了自己的怀里。

    “怎么?跟我那个未来老丈人聊天聊得心气不顺了?摆个冷脸给我看?”

    苏沛真睨了他一眼,用力在他的手背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霍逸凡,我还没想好要嫁给你。你不用说得一副好像我已经非你不嫁的模样。”

    “啧,你说这个话,我可就真伤心了。”

    霍逸凡抓住她还想要拍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记:“我觉得,我今天已经给出了我最大的诚意了。怎么?你还不满意?”

    苏沛真冷冷的看着他的动作,轻哼一声:“什么时候你帮我把苏青桑跟霍靳尧压到泥地里,什么时候我才满意。”

    “啧。真狠。”霍逸凡啧啧两声,最后却笑得相当的邪气:“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个狠劲。走吧。好人让给别人去做。坏人,就让我们来当好了。”

    苏沛真的唇角扬起,挽上了霍逸凡的手臂。

    是啊。谁要当好人。谁当去好了。她现在,只想做坏人。

    苏青桑,厉千雪,苏成辉。不管是谁,她统统都不要原谅。

    她仰头看向了霍逸凡,眸光闪着几分晦暗:“对了,今天你帮我出了这么大的风头,我怎么也要回报回报你吧?”

    “你又想做什么?”霍逸凡看着苏沛真,觉得她脸上的算计实在是太对他味了。

    “没什么,我是在想,怎么也要让我那个好姐姐,也出出风头才是。毕竟不管怎么说,她也是霍家的大少奶奶。是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呢。你说是吧?”

    霍逸凡眯着眼,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苏沛真的意思。他唇角一勾,笑得别有深意。

    “没错。”

    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根据往年的惯例。身为天域集团总裁的霍靳尧,每年都要上台讲话。

    今年也不例外,此时他身边不远处站着霍家几个长辈。他面前除了苏青桑,还有他几个发小,万显阳,徐长龙,唐墨寒跟成先云他们几个。

    唐曼露跟李宛钰也来了。不过唐曼露看到苏青桑有几分尴尬。李宛钰可没有。

    她亲亲热热的勾着苏青桑的手臂说话,苏青桑跟李宛钰聊着天,却有些心不在焉。

    苏沛真跟苏成辉消失好一段时间了,现在还没出现。

    她并不担心苏沛真会在这样的宴会上对她做什么,但是她不太喜欢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另一头跟霍家长辈站在一起的是厉千雪。厉千雪哪怕再怎么不喜欢刘童佳,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还是要给霍家面子。

    刘童佳也一样,两个人站在一起,没多少话,气氛甚至有些尴尬。

    偏偏两个人都没有急着退开,反而有一句没一句的,时不时扯上两句。

    厉千雪也在看宴会那一处入口的方向,从她知道苏沛真执意要跟霍逸凡在一起之后,她就知道这个养女不会太安分了。

    她有野心,有抱负。她确实是担心苏沛真会做出点什么事来。

    心里的担心让她忍不住就多往苏青桑的方向看了一眼。霍靳尧这个时候也走向了苏青桑。

    他站在她面前,目光依然难掩惊艳。

    今天的苏青桑像是仕女图中走出来的人一般。轻纱长裙衬得她飘逸优雅。

    柔若无骨,肤若凝脂。不需要浓妆艳抹。只是浅浅描绘,就足以让她看起来气质出众。

    “老婆。”霍靳尧低声叫了她一句,声音里透着几分旖旎:“呆会,跟我一起上台致词吧。”

    “我?”苏青桑愣了一下:“跟你一起上去?”

    “怎么了?你是我老婆,你不跟我一起上去,谁跟我一起上去。”

    霍靳尧拉过她的手,对站在她旁边的李宛钰笑了笑,目光将苏青桑上下打量了一圈。

    今天的苏青桑,绝对令人惊艳。

    “我老婆这么漂亮,我总要介绍给他们认识吧?”

    苏青桑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对上霍靳尧的目光时,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霍靳尧笑了。牵过她的手让她站到自己旁边。

    “你不要紧张。今天来的跟霍家多少都有合作关系,就算是没有,也要给霍家面子。”

    除了商场上的,还有一些相关部门的负责人。

    那些人跟霍家的关系也是不一般。都会给霍家面子。谁还敢有什么意见不成?

    “我说小嫂子,你就上去吧。不然靳尧哥呆会可没地显摆了。”

    李宛钰开起玩笑来也很能打趣人。苏青桑脸有些红。到底没有反对。

    转身发现厉千雪正朝她的方向看,她对着厉千雪笑笑,让她安心。这才牵着霍靳尧的手,一起上台。

    天域集团每年的周年庆都有总裁发言这一项。而以往霍靳尧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要致词的时候,都是让霍明光上台。

    说起来这也是他第一年在周年庆上发言。

    这一切是因为苏青桑。他要让整个荣城的人知道,苏青桑是他的太太,是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

    司仪在台上念开场白,霍靳尧握着苏青桑的手。

    他在看她,苏青桑也在看他。今天的霍靳尧也很帅。

    两个人相视一笑,眼中都带着淡淡的情意。远远的苏沛真也看到这一幕,她嗤笑一声,端起了面前的酒杯看了霍逸凡一眼。

    “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那是自然。”霍逸凡跟着端起了一旁的酒杯:“你现在可是我的女王,你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圣旨。”

    苏沛真才不理会他说的话,她给了她一记冷冷的眼神,转过脸看着霍靳尧牵着苏青桑的手上台。

    霍靳尧在台上站定,苏青桑看着他,眼中柔情似水。

    他不需要做更多的动作,说更多的话。他往那里一站,就是一个发光体。

    “大家好,我是霍靳尧。”

    “感谢各位商场同仁及前辈愿意拨冗来参加天域集团的盛会。天域集团从建立到现在,已经近五十年了。从我爷爷霍阳平开始一直到我手,我们一直到致力将天域变成一个国际化的集团”

    霍靳尧将前面的套话说完,突然就话峰一转:“刚才上台之前,我的助理问我。为什么过去都不上台讲话,今年却突然要上台说话?”

    “我说,因为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说,请允许我隆重介绍,我身边这位女士。她是我的太太,苏青桑。”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带着笑意看了苏青桑一眼,眼神满是鼓励。她对他浅浅一笑,大大方方的站到了麦克风前。

    “大家好。我是苏青桑。是霍靳尧的太太。非常高兴认识大家。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家继续支持天域集团,支持霍靳尧。谢谢。”

    台下的掌声不断,两个人有如金童玉女一般耀眼。

    发言结束,苏青桑跟着霍靳尧一起下台。两个人所到之处引来很多人打招呼,跟想认识的声音。

    苏青桑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她却愿意为了霍靳尧而忍耐。

    霍靳尧致词之后是霍明光,然后在这些致词结束后会有表演。这是每年都安排好的节目。

    今年也不例外。一个国内当红组合上台唱了一首开场曲之后,整个气氛都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

    两曲结束,接下来本来是一个魔术表演。这次天域集团将晚会办得很热闹。

    那个魔术师也是业内很有名的。他在台上不断的变着各种把戏,观众明知道是假的,但依然看得是眼花撩乱。

    霍靳尧之前听杨文昌提过一下,魔术最后,是一个大变汽车的把戏。那辆车是今年最优秀员工的特别奖。

    不过没想到魔术变到最后并没有变出汽车来,反而是多出了一架白色钢琴。

    不光是他,苏青桑也看到了。

    气氛经过刚才,一时很热闹。魔术师往前一站,欠了欠身。

    “现在,给大家表演一个特别节目。”

    特别节目四个字说完,那原来为了魔术而准备的升降绳,此时被改造成一个秋千,从上面缓缓落下。

    苏沛真坐在上面,一点一点下降。她远远的看了眼苏青桑,眼角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

    她在秋千降到地面时,缓缓的走了下来。走到钢琴前站定,欠了欠身。在钢琴前坐下。

    她一袭红衣,看起来娇艳又姓感。她坐在黑白琴键前,双手一抬。

    悠扬的琴声响在宴会厅的每一个角落。她弹的是命运交响曲。

    命运交响曲是贝多芬最出名的曲子之一,他的第一部分慷慨激昂。钢琴没有练到一定水准的人,根本弹不出那样的感觉。

    但是苏沛真弹出来了。她一袭红衣,用十分娴熟的指法,还有完全的投入,将这首曲子弹得淋漓尽致。

    在场的嘉宾,确实都被震憾到了。包括霍老爷子在内的霍家人。

    厉千雪站在远处,看着苏沛真。她并没有像别的嘉宾那样投入在苏沛真带来的琴声里。

    她现在只有一个感觉,苏沛真接下来,一定会有大动作。

    她下意识的看向了苏青桑的方向,苏青桑也在看台上。不光是她,还有霍靳尧。

    苏成辉也看着台上。大家的目光都落在那一处。跟厉千雪一样,他也没有心情去欣赏苏沛真的琴声。

    在过去二十几年,他听得够多的了。

    苏家有专门的,属于苏沛真的琴房。她是被他跟厉千雪悉心培养长大的。

    他们给了苏沛真最好的教育,最好的资源。在这一点上,他们,确实是亏欠了苏青桑。

    有这样想法的,还有霍靳尧。他眯着眼睛,在琴声结束之后,看到苏沛真以一个极为帅气的手势,将琴声收尾,最后在掌声中站了了起来。

    台下掌声雷动。苏沛真朝着下面欠了欠身,她的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谢谢,谢谢大家。”

    “命运,是非常奇妙的。我将这一首命运送给你们,同时,也送给我亲爱的姐姐,苏青桑。”

    “没错,我就是刚才苏青桑的妹妹,也是你们霍总的小姨子。我叫苏沛真。”

    “在这里,我先祝福我的姐姐。”

    她说话的时候,对着苏青桑的方向伸出手,宴会厅的灯光适时打在了苏青桑身上。

    “祝贺她嫁给了霍靳尧先生,也祝贺她成为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

    “现在,我诚挚的邀请我的姐姐跟我共弹一曲,跟我一起四手联弹,以祝天域集团蒸蒸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