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我做错了什么
    会场入口的轰动,明显是因为苏沛真而引起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啊。”霍老爷子自然也看到了跟着霍逸凡一起进来的苏沛真。

    他脸上带着笑,看向苏成辉的目光带着几分亲切跟打趣:“大侄子这次来荣城,怕是为了沛真的事情吧?”

    为了沛真的事?沛真什么事?

    苏成辉这会还不明白状况,他并没有急着接话。

    目光始终落在苏沛真身上。

    他还不认识苏沛真旁边站着的霍逸凡,但这并不影响他第一眼看到苏沛真脸上的神情。

    苏沛真一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她五官明媚娇艳,跟苏青桑是两种不同的类型。

    跟苏青桑的金色礼服相对的,是苏沛真今天选择了一身极为喜庆的大红色。

    一字领的设计,收腰,长摆尾。踩着近十公分高跟鞋进场的苏沛真,这一刻极尽张扬。

    明媚,娇艳,姓感。

    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她身上。不光是因为她身边跟着的人是霍逸凡,天域集团的副总。还因为她本身给人的感觉。

    她挽着霍逸凡的手,一步又一步的走向了霍老爷子的方向。

    霍逸凡一只手挽着苏沛真的手,同时轻轻的靠近了她的耳边。

    “我说过吧,我会让你成为今天最耀眼的存在。”

    “谢谢你。”苏沛真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脸上的笑越发的别有深意:“不过没有你,我也可以。”

    “我就喜欢你这个自信劲。”

    霍逸凡笑了,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已经穿过了人群,直接走到了霍老爷子的面前站定了。

    “霍爷爷。”

    “爷爷。”

    苏沛真先开口打招呼,脸上的笑十分亲切:“抱歉。来晚了一点。霍爷爷不要见怪啊。”

    “怎么会呢。”霍老爷子看着苏沛真,脸上的笑就没有停过:“沛真今天这身打扮好,喜庆。”

    “谢谢爷爷夸奖。这套衣服是逸凡挑的。没想到他眼光不错。”

    “我的眼光,自然是好的。”

    霍逸凡说话的时候,目光终于转到了苏成辉身上。不光是他,苏沛真也看到了苏成辉。

    她微微勾着唇,向前一步。

    “爸。好巧啊,竟然在这里遇到你。”

    巧?

    苏成辉可不觉得这个是巧合。

    他想到自己一直打电话给苏沛真可是她一个电话都没有接过。

    刚才身边这个男人叫霍老爷子什么?爷爷?那么他也是霍家的人了?

    他跟霍靳尧是什么关系?又怎么会跟苏沛真在一起?

    苏沛真又为什么会跟霍家的另一个人在一起?

    “爸。”苏沛真脸上的笑没有因为苏成辉的怔忡而变淡,反而又向前一步,直接站到了苏成辉面前。

    “你看到我在这里,是不是高兴得都忘记说话了?”

    苏成辉回过神来,看看苏沛真,又看看她身后的霍逸凡。

    “沛真,这位是——”

    “叔叔你好。”霍逸凡适时上前,伸出手递到了苏成辉的面前。

    “我叫霍逸凡,是霍靳尧的堂弟,现在是天域集团的副总裁。”

    苏成辉看着霍逸凡,气度还行,气质也不算差。身高长相没什么好说的,霍家的基因好,子孙都算是人中龙凤。

    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眼中有精明,神态间隐隐透着张扬。

    跟霍靳尧一比,略逊一筹。

    苏成辉所有的心思流转都在一瞬间,对于霍逸凡伸出来的手,他也极为礼貌的伸出手跟他握手。

    “叔叔好。”

    苏成辉的年纪应该比霍明亮要小,霍逸凡这样叫,也合适。

    松开手,他往后一步,重新站回了苏沛真旁边。

    “听沛真说过叔叔好多次了。今天总算有机会,可以跟叔叔见面了。”

    霍逸凡大手轻轻的放在苏沛真的肩膀上,对着苏成辉,脸上的笑意真诚。

    “这次叔叔既然有机会在荣城,那晚点不如挑个时间,我们一起商量一下,我跟沛真的事情好了。”

    苏成辉面色平静,他是个极为聪明的人。

    在听完霍逸凡的自我介绍之后,他再看苏沛真的目光,就有些不一样了。

    苏沛真早就知道自己来了荣城,却故意不接他的电话。

    她挑在这样的场合出现,是笃定了他不会驳她的面子?

    “你跟沛真的事情?”苏成辉的声音淡淡的:“你是指你们交往的事情,还是其它?”

    “当然是其它了。”霍逸凡笑得灿烂:“能让两边长辈一起,自然是讨论我跟沛真的婚事。”

    婚事?

    苏成辉看看霍逸凡,又看看苏沛真。最后目光落在苏沛真脸上,话却是向着霍逸凡问的。

    “你们,认识多久了?交往多久了?”

    “我们认识有三个多月了,交往的话是最近的事情。”

    霍逸凡实话实说。苏成辉却拧起了眉心,目光瞬也不瞬的盯着苏沛真的脸。

    “认识三个月?交往是最近的事情,然后你们已经决定要结婚了?”

    “有问题吗?爸爸?”苏沛真淡然一笑,一双手挽在霍逸凡的手臂上:“你是不是觉得太快了?可是我们觉得,一点也不快呢。”

    苏成辉看着苏沛真,眼神现在是纯然的陌生。

    这个是他的女儿。他捧在手心里,呵护了二十几年,几乎没有重言呵斥过一句的女儿。

    可是现在他却觉得,他不认得这个女儿了。

    “你已经决定了?”

    “是啊。”苏沛真笑得灿烂,看了眼霍逸凡,眼中的爱意明显:“如果不是确定了,逸凡又怎么会带我来这样的场合呢?”

    苏成辉的神情严肃,他才想说什么。那一头的霍老爷子也听到这边的动静。

    他哈哈的笑了两声:“好好好。我年纪大了,就喜欢看到儿女幸福。逸凡跟沛真要是真能在一起。也是大喜事啊。大侄子啊,挑着今天有时间,我们刚好可以好好说一下这事。”

    苏成辉没有接霍老爷子的话。他只是定定的看着苏沛真,几乎要看到她内心深处一般。

    苏沛真没有逃避他的目光。反而还十分坦然的跟苏成辉对视。

    苏成辉微微眯起了眼睛,在苏沛真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突然伸手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在拉着苏沛真走人之前,苏成辉强迫自己维持脸上的风度。转身看了眼霍老爷子。

    “老爷子,失礼了,我有点事情想跟小女沟通一下,我们先失陪一会。”

    “没关系,你们自便。”老爷子说话的时候指了指旁边:“那边后面的一排房间是专门准备好了给客人休息的。”

    “好。谢谢。”

    苏成辉说完这句,拉着苏沛真的手就往后面的方向去了。

    苏沛真想将息的手抽回来的,不过苏成辉拉得很紧。

    她有些无奈,挣脱不开,只能是任苏成辉将她带着往后面去。

    前行的过程中,她眼角的余光看到不远处站在一道的苏青桑跟厉千雪,她一直维持着的好风度的脸色,此时才终于有些微的裂变。

    苏青桑跟厉千雪刚才就看到苏沛真进来了,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动作。

    不管苏沛真到底是因为什么目的跟霍逸凡在一起的,他们都不会害怕。

    而另一原则就是只要苏沛真不搞事情,不先主动挑衅,苏青桑跟厉千雪都不会主动去对她做什么。

    这是两母女现在不需要明说的默契。

    所以他们看着苏沛真跟霍逸凡走向霍老爷子,又看着他们几个人在那里寒暄。

    看着苏沛真跟霍逸凡两个人跟苏成辉你来我往,虽然隔得远,听不真切他们在说什么。

    但是厉千雪跟苏青桑都不傻。到了这个地步,多少能猜得出来。

    现在看到苏成辉匆匆的把苏沛真拉开,两母女面面相觑,都不太明白苏成辉到底想做什么,这演的又是哪一出?

    不过厉千雪却是认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苏沛真果然是要嫁进霍家的。

    她转身面对苏青桑,目光有隐隐的担心。

    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苏青桑捏了捏她的手,神情淡然。

    “妈,你放心吧。我没事。”

    不管苏沛真是不是真的要嫁给霍逸凡,对她来说都没有一点影响。

    厉千雪难免有所担心。那天苏沛真声嘶力竭的哭泣还似乎就在耳边。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对苏沛真太残忍了?

    可是如果她对苏沛真不残忍,就要对苏青桑残忍。那样的话,她更不愿意。

    苏成辉没有注意到厉千雪母女的视线,他神情严肃,牵着苏沛真的手,一直到后面的休息室。

    将门关上的同时,苏成辉转身面对苏沛真。

    他并没有急着开口说话,那双一惯儒雅温和的双眸,此时带着淡淡的犀利,就这么落在苏沛真的身上。

    苏沛真被他盯得一阵不自在,却强迫自己面上不露分毫。

    “爸,你怎么这样看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苏沛真跟以往一样,带着几分撒娇的口吻,看着苏成辉。

    只是苏成辉却不像以往那样,有了跟她开玩笑的心情。

    “为什么?”

    跟厉千雪一样,苏成辉也不是笨蛋。

    苏沛真为什么要跟霍逸凡在一起?他可不认为,就这么短的时间,就够苏沛真跟霍逸凡产生感情。

    他不信。

    “什么为什么?”苏沛真眨了眨眼睛,一脸不解:“爸你在说什么呢?”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苏成辉的神情十分严肃:“你为什么要跟霍逸凡在一起?为什么要嫁进霍家?”

    苏沛真脸上的神情到了此时终于有些许的变化,她收敛起了脸上的笑,目光反盯着苏成辉。

    “爸你什么意思?”

    “你想做什么?”怎么说也是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苏成辉对她还是有这样的基本了解的:“你想要得到什么?你在计划什么?”

    “呵”苏沛真笑了,那个笑并没有到达眼底。她冷冷的看了苏成辉一眼,神情冰冷。

    “苏青桑嫁给霍靳尧就是理所当然,我现在要嫁给霍逸凡了,在你们眼中看来,我就是别有用心,别有目的?”

    苏成辉没回答,只是盯着苏沛真的脸看:“那你来告诉我,你不是。”

    “爸。”苏沛真也以一脸严肃回应苏成辉:“我现在还是你的女儿吗?”

    苏成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的脸色略有些松动,但也只有一下。

    苏沛真这个时候也不需要他的回答,她只需宣泄她此时内心的情绪。

    “是不是我跟苏青桑身份换回来之后,我就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

    “不然为什么你也好,我妈也好,好像全世界的人,都一副,我会做任何事情都是冲着苏青桑去的的模样?”

    “爸。事实上我也不是你的孩子是吧?我是不哪个孤儿院捡来的?”

    “是不是在你们的心里,我现在已经配不上过得好了,是不是?”

    她的声音不见多少愤怒,所有的不忿都在那天面对厉千雪时已经爆发过一次了。

    可是这次她依然觉得受伤了,依然觉得难受了。

    因为那个质疑她的人,变成了苏成辉。怎么可能是苏成辉?

    她被他养在身边,从十六岁开始,他带着她进公司,一点一点的教她。

    他当初只恨不得把这个世界的美好都加诸在她身上,她是他的小公主。

    她以为她会一直是苏成辉的小公主。

    她甚至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对苏成辉的信任,比任何人都要高。

    她相信这个世界上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要她了,但是苏成辉不会不要她。他是她的父亲。

    为了她,他可以把她跟苏青桑的身份换掉。

    为了她,他可以让厉千雪的女儿变成私生女。

    为了她,他可以忍耐这么多年。

    可是苏沛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连苏成辉都开始倒戈相向了。连他都不站在自己这一边了。

    这怎么可以?

    她瞪大眼睛看着苏成辉,那不是在看自己的父亲,反而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做错了什么?”

    苏沛真一连三句质问,每一句质问都向前一步,最后走到了苏成辉面前站定。

    两父女之间的距离不五公分。只是曾经亲昵的父女感情此时完全消失不见。

    “爸。你告诉我啊。我做错了什么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本来以为自己能忍的,可是现在她发现她真的忍耐不下去了。

    她伸手拽住了苏成辉的手臂,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他。

    “爸。你告诉我啊?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这样对我?”

    她长相很像苏成辉的母亲,当她这样看苏成辉的时候,他的心颤了一下。

    不可否认,这么多年他对苏沛真特别宠爱,不光是因为跟厉千雪赌气,还有一小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的长相。

    此时她用这张跟他母亲相似的面孔盯着他,苏成辉一时竟然有一种无所遁形之感。

    “换身份是我愿意的是吗?你问过我吗?”

    “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把我变成了苏家的大小姐。你问过我吗?”

    “是我愿意让事情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吗?是吗?”

    “你。还有我妈。我两个妈。都是你们。是你们把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是你们害得我像现在这样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现在所有的人都来指责我。”

    “你们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苏沛真盯着苏成辉的脸,执着的要一个答案:“你告诉我啊。你们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妈说,我嫁给霍逸凡居心不良。你问我有什么目的?”

    “好。就算我有目的。不可以吗?我不可以嫁给霍逸凡吗?”

    “凭什么苏青桑可以嫁给霍靳尧?我不能嫁给霍逸凡?”

    “我就是要跟她别苗头又怎么样?”

    “凭什么她抢走了我的妈妈,抢走了我的爸爸。抢走了我的弟弟,我的家,我的一切。我还忍气吞声。我还要笑着拍手,跟你们所有的人说,没有关系。她抢得好。哪来这样的道理?”

    苏沛真咄咄逼人。每一句话问得都让苏成辉无言以对。

    看着苏沛真激动的脸,他极为缓慢的拉过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声音有慈爱,也有无奈。

    “这不是青桑的错。是我的错。”

    “沛真,你明白吗?这不是青桑的错。是我的错。你如果要怪,要恨。可以怪我,可以恨我。但是青桑是无辜的。”

    他已经欠了苏青桑许多,他不想再欠下去了。

    苏沛真摆了摆手,并不想听苏成辉的辩解。她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目光冷然。

    “就是她的错。她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没有她,我还是苏家的女儿。如果没有她,我还晕厉家的千金大小姐。爸。你不需要替她辩解。你难道不知道,你越说她无辜,我只会越恨她吗?”

    “沛真?”

    苏成辉的神情实在是不太好。他总觉得苏沛真会做出一些他不想见到的事情出来。

    “当然,你也不必想太多。”苏沛真突然就笑了:“现在这个阶段的我,真的没有什么能力能做点什么事来。你要知道,你那个女儿现在可不得了。她可是霍家的长孙媳妇。是霍靳尧捧在心尖尖上的人。我就算是想对她做什么,也不容易吧?”

    苏沛真这个话说得坦然,苏成辉却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如果给你机会,你就真的会——”

    “是啊,我就会。”苏沛真挑眉,大刺刺的跟苏成辉对视:“我为什么不呢?毕竟她夺走我一切,我回报一二,不是应该的?”

    “苏沛真!”苏成辉颇为无力的叫出这个名字。他觉得心脏有些难受。他喘得厉害。

    “我说过了,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你——”

    “爸。”苏沛真突然就笑了,她歪着头,带着娇嗔的看着苏成辉:“你看你,着相了是不是?你是你,她是她,你的错,我也没说要原谅啊。”

    苏沛真的笑,很是张扬。可是在那个笑之下,却是一片荒凉。

    为什么呢?从换身份这件事情到现在,没有一个人问她,要不要接受这样的命运安排。

    没有一个人来关心一下她,会不会不习惯,不适应这样的身份转换。

    养了她二十几年的妈没有,疼了她二十几年的父亲也没有。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担心都在害怕。生怕她会对苏青桑做点什么。

    如果苏青桑是他们捧在掌心的宝贝,那她呢?她算什么?

    她要的其实不多,她只是想让他们像以前那样对她,为什么就是不可以?

    “爸。”心里越恨,脸上的笑就越灿烂。苏沛真凑近了几分,盯着苏成辉的脸:“你听清楚了。我也没有说要原谅你啊。”

    苏成辉看着苏沛真,一时间只觉得说不出话来。

    苏沛真呵呵的笑了两声:“爸,我说的是认真的。我。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原谅妈,更不会原谅苏青桑。”

    “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不过是还没有到你这里而已。你也不用急。苏青桑么,暂时我确实是动不了她。毕竟她男人太厉害了。不过没关系,这再厉害也是有时间性的,你说是吧?指不定哪天,她的男人从神坛上摔下来了,那我就又有机会了。你说是不是?”

    “沛真——”苏成辉心如刀绞:“你,你怎么,你怎么——”

    “你是不是想说,我怎么变成这样了啊?”苏沛真眨着眼睛,一派的无辜:“我也想知道,我怎么变成这样了。说起来,不光是你好奇。我也好奇。”

    “沛真。都是爸的错。”苏成辉强迫自己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他一脸痛惜的看着她。

    “沛真,所有的一切都是爸的错。我答应你,你还是苏家的女儿。你跟我回林市去。我保证,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不好。”苏沛真摇头:“爸,没有用的。我,你,我妈,包括苏青桑,我们都回不去了。你换掉我们身份那天开始,你应该知道的。”

    “沛真,我——”

    “好了。不说了。今天我可是还有大事要做。所以就不陪你了。”

    苏沛真欠了欠身,对着苏成辉施了一个十分得体的欧式宫廷礼。再起身的时候,她脸上只剩下淡然而得体的笑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什么大事,苏成辉的语气染上几分急色:“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