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那天就是你大出风头的时候
    “就喜欢你这个聪明劲。”

    苏沛真还在神游。那霍逸凡的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衣服里面:“放心,明天我让人过来给你量身,订礼服。我保证,周年庆那天就是你大出风头的时候。”

    “是吗?”苏沛真的手攀上他的肩膀,凑近他的脸颊边呵气如兰:“既然是这样,那我还真要先好好谢谢你了。”

    “好啊。你现在就可以开始,好好表达你的谢意了。”

    霍逸凡的手一个用力,苏沛真的衣服就被他撕成两半了。

    苏沛真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有时候很变态。明明可以好好脱的,偏偏就喜欢用撕的。

    “变态。”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个变态吗?”

    霍逸凡笑了:“放心吧,我会让你更喜欢的。”

    苏沛真反手圈上他的脖子,声音妖娆:“是吗?那就证明给我看吧。”

    “乐意之至。”

    就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人滚作一团。

    这个时候,什么苏青桑,什么厉千雪,统统让苏沛真抛到脑后去了。

    她只需要牢牢的抓住了霍逸凡的心,就能让他们知道。

    她苏沛真也有跟他们平起平坐的权利。

    苏成辉来之前,就想好了,除了苏青桑之外,还要给苏沛真打个电话。

    问问她最近过得怎么样?尤其是在跟厉千雪那一番不欢而散之后,他更是想知道苏沛真最近怎么样了。

    无关其它,这么多年的关心照顾让他已经习惯了,时时惦记着这个女儿。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苏沛真并没有接他的电话。他打了好几个电话给苏沛真,她都没有接。

    苏成辉本来可以直接找向采萍的。可是那样一来,说不定又生出什么别的事来。

    想来想去,苏成辉只好给苏沛真发了信息,告诉她自己来了荣城,如果可以,他想见一见她。

    遗憾的是苏沛真依然未曾回信。

    苏成辉心知自己这次可能见不到苏沛真了,她若不是肯见自己,以她的个性,是一定不会接他的电话的。

    解决完自己的工作,苏成辉想订好机票回林市的时候,就接到了苏青桑的电话。

    她告诉他,天域集团下个星期的周年庆,邀请了他。反正他也在荣城,去参加了也可以认识一些荣城商场上的人,对他也是有帮助的。

    作为公司才刚开始有进步的苏成辉来说,这个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了。

    更让他高兴的是,苏青桑跟霍靳尧愿意邀请他。这让他很开心。

    开心之余又想到了苏沛真,等过了周年庆,他再上门去找一找她吧。

    苏成辉没有想到的是,他会在那样的场合下,看到苏沛真。

    天域集团的周年庆,都是一年办得比一年大。一年办得比一年热闹。

    今年也不例外。天域将地址选在了荣城最大的会展中心,也是最大,功能最全的一个会展中心。

    整个中心今天都是热闹非凡。会展中的一二两层,被划分为两个部分。

    一个是在楼下,是天域集团本身来参加的基层员工。他们可以在这里进行各种活动,抽奖,还有自助餐。

    另一部分是在楼上,有天域集团的高层,董事,以及所有跟天域集团有合作的,商场上的伙伴。

    包括霍靳尧那几个发小,唐墨寒,万显阳,成先云,包括李峻生这次刚好有时间,也来了。

    他们到的时候,霍家其它的长辈,霍老爷子,霍阳远也在,霍明光夫妇,霍明亮年春雅夫妇,还有霍明美夫妇这几家子都来了。

    霍靳尧跟苏青桑身为主人,这会反而还没有到。

    霍老爷子跟霍阳远说话,远远的,就看到霍靳尧进来了。

    霍靳尧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边牵着苏青桑的手。

    苏青桑那天在厉千雪的反复折腾下,终于定下了今天这件礼服。淡金色的布料,贴身的剪裁。

    这件衣服最大的优点就是层层叠叠,下面的雪纺布料是一层一层的。面上一层纱,里面又一层。

    外面的纱质地轻盈,隐隐可以看到里面那一层纱上绣着的花纹。若隐若现,比完全让人看清楚,反而更加的有韵味。

    挂脖的设计,露出了苏青桑完美的肩部线条。配着脚下那一双金色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飘然的贵气。

    为了配合她,霍靳尧的礼服虽然是深色的,今天却是搭配了一条金色的领带。

    而袖扣的暗纹跟苏青桑身上的礼服也是相得益彰。两个人几乎是一进门,就吸引了在场大部分人的目光。

    这些商场上的合作者也好,天域的董事或者是高层也好都已经认识了霍靳尧。

    但很多人还不认识苏青桑。这会看到她跟霍靳尧站在一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眼前的苏青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总裁夫人。被霍靳尧小心的呵护在掌心的女人。

    宴会厅外面,厉千雪没有急着进去。刚才霍靳尧说要她跟着一进去,被他拒绝了。

    她是绝对不会让苏青桑错过这样出风头的时间的。现在是属于她女儿的时刻,她希望苏青桑是整个会场上最闪亮的那一个。

    而她也相信自己的眼光,跟苏青桑自身气质所带来的效果,绝对是会震憾全场的。

    果然,没多久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惊叹声,掌声。

    厉千雪笑了,拿起了手中的包包正想要进去,没想到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苏成辉?”

    他怎么在这里?

    厉千雪在看到苏成辉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不怎么好看了。尤其是在看到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时,脸色就更难看了。

    我的礼服颜色是你的领带颜色,这算是最近流行的,暗挫挫的秀恩爱的一种方式了。

    今天是天域集团的周年庆,厉千雪给苏青桑选择了金色的礼服,大气庄重又优雅。

    给自己选择的就是暗红色了。对方喜庆的日子,她穿一身红,也是极为合适的。

    暗红色的绣花纹的长款旗袍,穿在她身上看起来十分得体。尤其是厉千雪的年纪摆在那里。旗袍只能让她看起来更优雅,更精致。

    但是不包括让她看到苏成辉穿了件跟她同色系的中山装。他极为儒雅的站在她面前。

    看到她时脸上的笑意淡淡,又闪过一抹意外。尤其是在看到她那一袭旗袍时,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

    “苏成辉。你——”

    “千雪,我们是不是很有默契?”

    苏成辉似乎是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一般的打断她的话。

    对他来说,如果厉千雪对他的了解是十分的话,那他对厉千雪的了解,也还有三四分的。

    这样的日子,厉千雪一定会穿得相对喜庆。但是她一向不喜欢大红色。

    暗红色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既优雅庄重,又透着喜庆。来往的名流都喜欢穿着洋装礼服,但厉千雪其实喜欢旗袍,这是他也知道的。

    所以他穿中山装出来跟她相对,是最合适不过的。

    而现在看到厉千雪,他知道,他赌对了。

    “霍靳尧。好你个霍靳尧。”

    他竟然一个字也没有提,他竟然有邀请苏成辉?

    如果厉千雪早知道的话,她一定不会来。她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完全怪霍靳尧。要说苏青桑不知道,那才奇怪。

    不过现在,她不想责怪自己的女儿。只想骂霍靳尧。

    “不要怪霍靳尧。怎么说我也算是他的岳丈。他请我难道不是应该的?”

    苏成辉接到苏青桑的电话之后就知道了,这次宴会,厉千雪也会来。

    苏青桑的语气虽然没有明着说,但也已经是暗示得相当的明显了。

    这也是他费尽心思去猜测厉千雪会做什么打扮的原因。万幸,他猜对了。

    “应该的,自然是应该的。”

    厉千雪看着苏成辉,神情冰冷中透着嘲讽:“说起来,苏成辉我真的要佩服你。你那样对青桑,却还能让她这样帮你,你倒是越来越懂得收买人心了。”

    “千雪,不要这样说青桑。我并没有收买她。不过是让她看到了我的真心罢了。”

    真心?他苏成辉也会有真心?是了,对向采萍的真心。

    厉千雪不想理苏成辉,她迈步就往里面走。

    管苏成辉穿的是什么,横竖跟她无关。她今天来,可不是为了苏成辉的。

    苏成辉却在此时走到她旁边,对着她伸出手。

    “千雪,我们一起进去吧。”

    “你做梦。”厉千雪往后退一步,压抑的声音透着几分愤怒:“我告诉你,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离我远一点。”

    “我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可是现在这是霍家的主场,是天域集团的主场。你总不想让别人知道,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她父母不合吧?”

    “那又怎么样?”厉千雪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我跟你离婚的事,霍老爷子清楚得很。青桑的身世,他也清楚得很。我实在不认为,我还有必要在其它人面前遮遮掩掩。”

    “倒是你,苏成辉,你这样无所不其极的作派,我倒是真来越看不上了。”

    扔下这句话,她完全不理会苏成辉,径直进入了会场里面。

    苏成辉看着她窈窕的身影,脸上染上几分苦涩。没想到就算是把苏青桑拎出来,也不能让厉千雪有丝毫心软啊。

    这样想想还真的气馁啊。

    厉千雪进宴会厅的时候,虽然没有引起像是苏青桑霍靳尧那样的轰动,但也足以让人印象深刻。

    风情万种却不凌厉。有气势,又有长相,有身材又有气质。

    有些不知道她是谁,已经开始暗暗打听了起来。

    刘童佳这几天心情不好,那天跟霍靳尧因为章毅臣的事情闹了那样一场之后,她这一段时间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她总是在想,她是不是错了?

    可是这个答案,没有人可以告诉她。

    几次她都想问霍明光,问他当年她是不是做错了。可是她没有勇气。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去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曾经产生的误会。

    刘童佳也是一样的。

    她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她没有错。她一点错也没有。

    就是霍靳尧害死了靳凯跟无双,一切都是霍靳尧的错。

    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得到些许安慰,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舒服一点。

    直到她现在亲眼看到了霍靳尧。

    她刚才就看到了,苏青桑跟着霍靳尧一起进来。抛开她对苏青桑的不喜欢不提,她不得不承认。

    苏青桑跟霍靳尧在外形上确实是很配,相当的配。

    一个高大俊美,一个清秀俏丽。而自从嫁进了霍家之后,苏青桑也有一些本质的变化。

    她的举手投足开始多了大气和淡然。就像是现在,一身金色礼服让她驾驭得倒算是十分得体跟合适。

    她跟霍靳尧进来时,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挽在一起,不用旁人说,就能看出他们感情很好。

    这样的画面落在刘童佳眼中,却是有些刺目的。

    少龌龊,也就是霍靳尧才相信她的无辜。

    现在看着两个一副秀恩爱的模样,她只觉得心头堵得慌。

    本来已经有几分悔意的心思,现在又淡了几分。只剩下对苏青桑的不满了。

    明明行为不检,偏偏霍靳尧一心护着,眼盲心盲看不见。

    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竟然也进了霍家的大门。

    而等她看到一袭暗红色礼服,缓步进门的厉千雪时,刘童佳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霍靳尧邀请厉千雪本来也没什么。但是厉千雪是苏青桑的母亲,他竟然招呼也没有跟自己打一声,这已经是极大的不尊重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厉千雪来了荣城,竟然没有先来霍家拜访。

    这算什么?不把霍家放在眼里吗?既然是这样,那她现在出现是什么意思?

    厉千雪不是没有注意到周围人打量的,各种好奇,探究的目光。

    不过她现在顾不上其它人,她轻轻的走向了霍老爷子的方向。然后在他面前一米左右的距离站定。

    霍靳尧跟苏青桑都刚刚跟霍老爷子这一众长辈打过招呼,这会正站在一旁,跟霍阳远两个长辈聊天。

    看到厉千雪进来时,苏青桑对着她笑笑,又给了她一记放心的眼神,这才站到一旁去了。

    “老爷子。恭喜。”

    “咦?大侄女你来了?”

    霍老爷子之前听霍靳尧提过一嘴,说是厉千雪来了荣城:“怎么厉老弟没跟着你一起来啊?”

    “我爸留在林市坐镇呢。”厉千雪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还是说,老爷子不想看到我啊?”

    “怎么会呢?大侄女这话说得,你来了我不知道多高兴,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

    霍老爷子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又有人进来了。这次却是苏成辉了。

    苏成辉跟厉千雪一样,他进来时,也引来了很多注意的目光。

    快五十岁的男人,身上有成熟的韵味。又有时间积淀下来的成熟稳重,又有长相上的儒雅加分。

    最重要的是,经过了离婚事件之后的苏成辉,举手投足比之以前多了分淡定从容。

    身上的尖锐跟曾经有过的执念消失,他看起来跟以前大为不同。

    那一袭暗色花纹的中山装,更是衬得他儒雅清隽,说他四十不到都有人信。

    他就这么一步一步,脚步沉稳的走到了霍老爷子的面前。

    “您好。你是霍阳平老爷子吧?”

    “我是,你是——”光看苏成辉的长相,霍老爷子已经猜出几分来了。

    “我是苏成辉,是青桑的爸爸。”

    苏成辉对着霍老爷子伸出手,神情淡然之外,还有几分歉疚:“抱歉,之前青桑跟靳尧回荣城的时候,我刚好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来霍家拜访。失礼了。”

    他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的错,脸上的神情真诚坦然。

    霍老爷子伸出手,跟他交握:“亲家客气了。都是小事,拜访不拜访的,我们也不是那么客套的人。”

    “那是霍老爷子肚量大。不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

    苏成辉说话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第一次见老爷子,也没有什么准备。匆忙备了一份礼物,希望您会喜欢。”

    “客气了,客气了。”

    霍老爷子看着苏成辉,到底没有拒绝他送的礼物。目光落在厉千雪身上,又看看苏成辉。

    他一双眼看过来,精明得很。

    “大侄子这是跟大侄女一起来的?”

    这一声大侄女跟大侄子叫得就是亲昵了。无形之中把两边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不是。”

    “是。”

    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霍老爷子看看苏成辉,再看看厉千雪。

    听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原来看两人一前一后同现,又穿着同色系的礼服,还以为——

    “老爷子,我这边跟青桑还有话要说,先失陪一会。”

    厉千雪并非不想给霍老爷子面子,实在是她现在对苏成辉的厌恶已经压倒一切。

    冷冷的扫了苏成辉一眼,对着霍老爷子,她极为尊敬的欠了欠身。

    “老爷子晚点再来陪你说话。”

    转个身,往苏青桑的方向去了。走之前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苏成辉一个。

    苏成辉看着厉千雪的背影苦笑,厉千雪竟然已经如此不给他面子了。甚至连在外人面前伪装一下都不愿意。

    “大侄子?”

    霍老爷子的话让苏成辉回过神来,他极为温和的看着老爷子:“老爷子,失礼了。”

    霍老爷子摆了摆手:“说不上失礼不失礼。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理解。不过你今天来了,也正好,我有事情要找你。”

    找他?苏成辉有些疑惑了。找他有什么事?

    “说起来,大侄子是个有福的,生的女儿一个赛一个能干啊。”

    苏成辉站在那有一瞬间不太明白霍老爷子的意思。

    “老爷子?”

    “本来这件事情现在谈,有些操之过急了。不过我看儿女既然走到这一步了。那自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你说是吧?”

    “走到这一步?”

    这一步是指哪一步?

    苏成辉不太明白,正想着问清楚。那一头,会场入口却又一次引起了轰动。

    有人进来了。

    苏青桑刚才跟霍靳尧一起跟几个霍家的长辈打招呼。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

    苏成辉跟厉千雪就进来了。她看到厉千雪十分不给苏成辉面子,直接扔下他就往自己这边走。

    两个商场上的合作公司的老总这个时候刚好过来跟霍靳尧打招呼。

    霍靳尧跟对方寒暄过后,把苏青桑介绍给他们认识。

    苏青桑脸上带着得体的笑,跟对方打起了招呼。厉千雪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过来的。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市厉氏公司的总裁,厉千雪女士。也是我的丈母娘。”

    霍靳尧大大方方的将厉千雪介绍给商场上的一些合作者。并将对方的身份,公司经营什么类型的业务大概说了一遍。

    他这样客气同,厉千雪本来学想责怪他把苏成辉也叫来了却没有通知自己的事情说几句,却不好再开口了。

    跟苏青桑一样,到了这样的时间,她只能脸上带笑,跟这些人打起了招呼。

    一圈下来,名片都收了好几张。其中有一些,确实是有可能在以后跟厉氏能产生合作关系的。

    她领了霍靳尧这个人情,自然也不好再找他去算苏成辉的事情了。

    不过却在没人的时候,给了苏青桑一记眼神。

    她跟苏成辉的事情,自然有他们长辈去处理。如果苏青桑要帮着苏成辉,她不能反对,但是她确实是会很失落。

    苏青桑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上前搂着她的手臂。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妈,我错了。”

    她小声的道歉,厉千雪有些嗔怪的睨了她一眼,到底没忍心责怪她。

    会场入口的轰动声,此时她也注意到了,跟着苏青桑一起转过头,两母女同时看到了那个进来的身影。

    厉千雪跟苏青桑同时拧眉。

    那个款款而入的女人,不是苏沛真,又是哪个?

    不光是他们看到了。苏成辉也看到了。

    这其实也是他事隔几个月之久之后,第一次见到苏沛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