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我不想听你说话
    苏青桑回到家的时候,厉千雪跟霍靳尧坐在外面沙发上,也不知道聊到了什么,气氛竟然相当不错。

    这让她很是意外,霍靳尧跟向采萍关系能不错,她能理解。

    可是跟厉千雪也能关系不错,那就让她意外了。

    “妈,靳尧?”

    “青桑你回来了?”厉千雪看到苏青桑,一反刚才跟霍靳尧说话时的客气,脸上的笑都真心了几分。

    “过来。妈妈今天逛街去了,给你买了些东西。”

    她今天从苏沛真那里离开后就去逛了会街,买了好多东西。

    她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逛街,就是心情有些烦闷。

    苏沛真怎么说也是自己疼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她的心情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动于衷的冷漠。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可以跟苏沛真继续母慈女孝下去。可是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她没办法忘记苏成辉做的事情,没办法忘记苏沛真代替她亲生女儿享受了她给的那么多年宠爱,而苏青桑又受了那么多年的委屈。

    如果再让她跟苏沛真母女相亲相爱,那苏青桑又算什么?她又怎么对得起苏青桑呢?

    “这是给你买的衣服,这个是鞋子,还有这个是给你买的首饰,你看看,喜不喜欢?”

    “妈。你买太多了。”

    每次厉千雪都喜欢给她买一大堆东西。她的衣帽间都要放不下了。

    “不多,这可不光有你的。还有些靳尧的。”

    说到给霍靳尧的时候,厉千雪的语气就带着几分随便。好像只是顺手买的一样。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她对这个女婿好,不过是看在他对自己女儿好,所以她才对女婿好。

    厉千雪才不会承认,她其实很欣赏霍靳尧。尤其是刚才那样一番交谈下来之后。

    两家公司之前的合作最近进展顺利,霍靳尧对厉千雪也很欣赏。

    说实话,到了这个年纪还愿意出来重新挑大梁,而且还能在短暂的适应期之后游刃有余,已经是相当难得了。

    霍靳尧想到最近苏沛真的动作,眸光微暗。

    不得不说,苏沛真在商业方面是有天赋的,这样的天赋自然是遗传了苏成辉。

    可是后期的眼光,手段,做事风格,却是厉千雪跟苏成辉两个人一起培养出来的结果。

    就这一点来说,苏青桑是吃亏的。

    厉千雪拿起其中一件衣服,要苏青桑去试。

    “这件啊,我当时一看就觉得特别适合你。你去试试。”

    “好。”

    苏青桑不愿意拂了厉千雪的好意,起身去换上了。

    再出来时,她看到霍靳尧跟厉千雪眼中都有惊艳之色闪过。

    厉千雪眼光不错,亮黄色的连衣裙以往苏青桑很少尝试。但是今天发现这个颜色竟然意外的合适。

    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上,转了一个圈:”怎么样?“

    “我就知道这件衣服适合你。你说是吧?”

    厉千雪施舍一般的转过脸,给了霍靳尧一记眼神。

    霍靳尧的唇角微微上扬,看着苏青桑焕然一新的模样。

    “是。衣服很漂亮,妈的眼光很好。”

    “那是自然。”厉千雪眼中有几分自得。拿起边上另一件衣服又要让苏青桑试。

    苏青桑摆了摆手。

    “妈。这么多衣服,你想让我今天晚上不睡觉啊?”

    “也是,你今天也累了吧?晚上是不是医院很忙?你也不要太累了,注意点身体。我告诉你,身体才是本钱。”

    “妈,你跟我一个医生说这样的话,搞得好像你是医生一样了。”

    “那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就只能多唠叨一点了。”

    “谢谢妈的关心,放心吧。我会注意身体的。”

    她的关心还是让苏青桑很受用的,看着厉千雪。

    其实扣掉她个性里的固执跟早年间因为执念而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厉千雪不管是当母亲还是当妻子,都是一个非常合格的角色。

    想到今天苏成辉委托她的话,她突然就又有了点小纠结。要不要替苏成辉转达呢?

    这个问题,一直到晚上她要睡觉之前,都还没有决定。

    “你今天晚上去哪了?”

    是夜,霍靳尧搂着苏青桑的腰,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心:“你应该不是去忙医院的事了吧?”

    因为厉千雪来的的关系。霍靳尧今天回家更早。

    苏青桑打电话的时候,他刚才也在边上。苏青桑的语气有一丝异样。

    厉千雪没有听出来,他却是听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苏青桑有些意外,又有些诧异他的敏锐。

    “我是你老公,你说我怎么会知道?”

    苏青桑笑了,她喜欢霍靳尧这个答案。抬起头在他的下颌亲了一记。

    “我爸也来了。”

    苏成辉?霍靳尧微微拧眉。他已经知道苏成辉来了荣城的事情。

    “他恐怕不是单纯想来看看你这个女儿吧?”

    苏青桑摇了摇头,对上霍靳尧洞悉的目光,她又凑过去亲了他一记。

    “我老公真聪明。”

    这话说得霍靳尧极为熨帖,他捏了捏她的鼻尖;“你这么聪明,你老公当然也要更厉害才是。你说对吧?”

    “对对对,你帅,你说什么都对。”

    苏青桑把苏成辉今天来的目的简单的说了一下。又把中间的对话,还有他最后的决定都告诉了霍靳尧。

    “我觉得,我爸自从离婚后,变了好多。”

    “那你觉得这样的改变是好还是坏呢?”

    “当然是好事了。”

    至少以前苏青桑绝对不能想象,自己竟然也有跟苏成辉和和气气的坐在一起吃饭的场景。

    她能感觉出来,苏成辉对她的亲近。

    这样的亲近也许有愧疚,也许是因为突然发现有了这个女儿。不管是哪一种,她都喜欢这样的亲近。

    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世界上没有哪个人,能真正的做到忽略父母长辈的感情。

    她不知道,苏成辉对她不光有愧疚,还有发自内心的,对这个女儿新的认识跟欣赏。

    那些情绪促使他让他不自觉的就把心开始慢慢的放在苏青桑身上。

    对这个女儿,他想要重新相处,重新认识,重新培养出父女情。

    这是苏成辉的决心,不管是妻子还是女儿。他都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的去弥补,去挽回。

    而他这样的决心,苏青桑现在不知道。却能在以后感觉出来,苏成辉的认真。

    “你说,我要不要把我爸今天说的话告诉我妈?”

    “我觉得不要。”霍靳尧可不是坏心,事实就是这样。

    “既然他觉得,他不需要你为他解释,你干脆什么也不说。事实上,我也是真心建议你,不管你妈对你爸有什么误会。不管你妈对你爸是不是还有感情。他们的事情,你以后都不要再插手了。”

    “我知道。我也没有想插手。事实上,我觉得我妈会自己有一个判断。虽然我真的很想替我爸在她面前解释一下。但是你说得对。这确实不是我可以插手的事情。”

    “你知道就好。”霍靳尧就怕苏青桑乱插手。他多少看出来了,厉千雪很介意苏成辉跟两个孩子之间的亲近。

    若是苏青桑做得多了,或者是说得多了。说不定会给厉千雪一种女儿跟她不亲近的感觉,到时候反而不好。

    他能想到的事情,苏青桑自然也能想得到。

    “放心吧。我说了不管,就真的不会再管了。”

    这也是一个考验。如果苏成辉的感情是真的,那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哪怕没有一丝助力,也一样。

    如果他会因为一点小困难,小误会就这样放弃,她也支持厉千雪再去找过一个。

    厉千雪今年不过四十几岁,还年轻得很。人家天后还找个比她小十几岁的呢。以厉千雪的条件,完全有可能。

    苏青桑这样一想,突然就笑了。

    霍靳尧看着她的笑嫣,一个翻身就压到了她身上。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我想到我妈。你说她现在也还年轻,长得也不错是吧?条件更是不用说,说不定她就不原谅我爸,反而学那个天后,找个比她小十几岁的男人——”

    “你想什么呢?”

    “我就是想想,我觉得真有那样一天,还挺好玩的。”

    苏青桑也就是随口一说,哪里知道她一语中的。以后真的就出现了一个男人,比厉千雪小好多岁,追在她后面不放。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你就这么想给你自己找个后爸?”

    “不想。真有那一天,我爸可就可怜了。”

    “放心吧。我看你爸意志坚定,他不会让那一天发生的。”

    苏青桑想到今天苏成辉的话,点了点头。也是,苏成辉怎么可能会放手呢?

    就不知道他要花多长时间,来打动厉千雪的心了。

    苏成辉确实是没打算让苏青桑为自己说好话。不过,这不影响他小小的作弊一下。

    比如,找上苏青桑跟霍靳尧的家。

    他可不认为,厉千雪这么远来看女儿,还会住在酒店里。

    以厉千雪的个性,只怕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跟苏青桑在一起培养感情才是。

    他猜对了。等苏成辉登门拜访的时候,厉千雪刚起床没多久。

    昨天她拉着苏青桑说了好半天的话,早上饭也没有起来吃。等她起来的时候,玉婶已经来了。

    因为厉千雪来了荣城的关系,苏青桑让玉婶这几天中午也要过来做饭。

    给苏成辉开门的是玉婶,她不认识苏成辉,但听到他说是苏青桑的爸爸之后,看着他跟苏青桑有几分相似的长相,也没多想直接就把人放进来了。

    彼此厉千雪刚从房间出来,衣服虽然已经换好了,不过头发还没梳,也还没化妆。

    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刚起床的慵懒之感。半抬手放在唇边打了个哈欠。

    只是哈欠没打完,就看到了站在客厅的苏成辉。

    厉千雪整个人僵住,哈欠打到一半就停下了。整个人流露出一种极为尴尬的姿势。

    苏成辉突然就笑了。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厉千雪这一面。

    这般年纪的女人,却生生因为这个动作透出几分可爱。这也让他眼中的笑意越发的深了。

    他的笑落在厉千雪的眼中,就是明明白白的嘲笑了。

    她收敛了神情,眸光一冷。

    “你来干嘛?”

    “我来找你。”苏成辉实话实说:“前天在飞机上,有很多事情还没跟你说——”

    “可惜,我不想听你说。”

    厉千雪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脸色一时有些不好:“是青桑告诉你住址的?”

    “不是。”苏成辉摇头:“女儿很向着你,她告诉我,她不会替我说话。”

    厉千雪有些狐疑,心里并不相信苏成辉的话。

    “是真的,我打听了很久,才问到了这里的地址。”

    对上厉千雪眼中的怀疑时,苏成辉有些无奈:“千雪,怎么说青桑也是我女儿。我问我女儿住所的地址,似乎不奇怪吧?”

    当然不奇怪,不过;“他们上班去了。如果你是想找青桑的话,你可以去她医院。如果你是要找霍靳尧,你可以去天域集团。”

    “千雪,我刚才好像说过,我是来找你的。”

    “我刚才好像也说过,我跟你无话可说。”

    “你无话可说,可以听我说。”

    苏成辉始终温和,脸上带着淡淡的,极为儒雅的笑。看厉千雪的目光,像是在包容一个任性的孩子。

    厉千雪突然就生出几分厌烦。他这样的作态是什么意思?

    以前她喜欢他,爱他的时候,她求都求不来苏成辉用这样的眼光看她。

    现在他真这样看她了,厉千雪却只觉得膈应了。

    装,都是在装。装腔作势,看了就讨厌。

    她有心想讽刺几句。

    玉婶此时端了点心跟茶水出来。放下托盘,对着厉千雪开口:“早餐已经好了,你看你是现在吃,还是我先帮你热着?”

    “现在吃。”厉千雪看了苏成辉一眼,眼里的逐客令十分明显。

    苏成辉像是没看到一样,目光转向了玉婶:“我也还没吃饭。你做的早餐,应该够吧?”

    “够的。”玉婶并不知道这两个人关系不好。只当他们是一起来看女儿女婿的。

    “先生,太太,早饭份量很足。你们赶紧来吃,不然呆会就冷了。”

    厉千雪咬着牙,想把苏成辉赶走的计划落空。她瞪了他一眼,决定无视掉他,直接去吃饭。

    霍靳尧跟苏青桑都不喜欢吃西餐。两个人在这方面口味相似。

    玉婶今天准备的早餐也是中式。小米粥,虾饺,还有春卷跟煎鸡蛋。

    她刚盛了碗粥,因为离着苏成辉的距离更近,就递给了苏成辉。哪知道苏成辉接过去后,却是放在厉千雪面前。

    “千雪,你的粥。”

    厉千雪没有接过来,而是看了玉婶一眼:“玉婶,麻烦你再盛一碗吧。”

    玉婶看看厉千雪,再看看苏成辉。敏感的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快速的盛好粥,也不多呆,转身说要收拾,就进了厨房。

    厉千雪接过粥,看也不看苏成辉。任他端着那碗粥举在半空,看起来有些尴尬的模样。

    苏成辉将碗放回自己的位置,夹了个水晶虾饺放在厉千雪面前的小碟子里。

    “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

    厉千雪看了眼那个虾饺,又看了眼苏成辉。她的眼神有丝嘲讽,夹起那个虾饺,想也不想的扔回了原来的盘子里。

    这般不客气的举动,苏成辉并不生气。

    “你不喜欢吗?那吃个煎鸡蛋?”

    “苏成辉。”厉千雪突然出声,声音极为冷淡,还透着隐隐的憎意:“你能安静的让我吃一顿饭吗?”

    “千雪,我只是——”

    “你再说一个字,我现在就走人。”

    厉千雪是真的觉得心里堵得难受。桌上这一桌子的早餐,都是她以前在厉家常吃的。

    不用说,这是因为苏青桑以为这些是她的喜好,所以让玉婶特意做的。

    可事实上是,这些并不是她喜欢吃的。这些都是苏成辉喜欢的。

    因为她爱着苏成辉,所以在过去那么些年里,一直把苏成辉的爱好,当成了自己的爱好。

    苏青桑不知道,她做这些菜是她身为女儿的孝心。

    可是苏成辉他也不知道,还这样假惺惺的说是她喜欢的。这让她恶心。

    意识到自己情绪似乎又有些起伏不定,她强迫自己收敛心神。

    毕竟她早已经下了决定,也跟自己说,绝对不要再受苏成辉影响了。

    她的态度让苏成辉沉默,没有再想着献殷勤,而是安静的低下头去吃饭。

    玉婶手艺确实是不错,只现在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心思是真的放在早餐上。

    在安静得几乎诡异的环境中解决完这顿早餐。苏成辉没吃多少,厉千雪吃得就更少了。

    吃过饭,厉千雪起身往客厅的方向去。苏成辉比她更快的在她要回房间之前拦住了她。

    “千雪,我有话想跟你说。你——”

    “苏成辉。我不想听你说话,这是第一,第二,我也不想看到你,请你离开。”

    “千雪,这好像不是厉家了。”苏成辉难得露出一丝近乎于无赖的表情:“这是霍靳尧的家。你可不要忘记了,霍靳尧也是我的女婿。”

    无耻。

    厉千雪气到了,她恨恨的点头:“好。好。这是你女儿,女婿的家是吧?那行,你喜欢呆着,你呆着。我住酒店去,可以吧?”

    扔下这句,她直接往房间走去。打算收拾行李走人。

    苏成辉赶紧的跟在她身后,在她进门打算把房间门关上的瞬间,飞快的用脚挡住了她的门,闪身进去,同时把门关上。

    厉千雪气坏了。

    “苏成辉,你别太过分了。我看在孩子的面上,对你已经一忍再忍。你别逼我。”

    “千雪。”苏成辉收敛神色,眼神是无比的认真:“我从来没有逼你,我真的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几句就好。你如果听完了,还要赶我走人。我马上走。”

    厉千雪点了点头,脸上怒气不改。

    “好,几句话是吧?你说。我给你五分钟。”

    她的态度如此尖锐,苏成辉的心十分难受。却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他上前一步,想站到厉千雪面前。

    她却退后一步,目光冰冷:“不要再过来,你就站在那里说。”

    苏成辉举了举双手,没有再往前。

    “千雪,你之前说,我来荣城是为了看向采萍。我想告诉你不是。这其实是我们离婚后,我第一次来荣城。我来这边是有一桩生意要谈。跟向采萍无关。”

    “会遇到你,我觉得是缘分。这是上天给我的安慰。我很高兴,哪怕你误会我,我也很开心。但是我不希望你误会我太久。”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却还是想跟你说一遍。我现在爱的人是你。是你厉千雪。不是向采萍,不是其它的女人。”

    “我想跟你重新开始,也不是因为你是厉家的千金小姐,更不是因为你身后有厉家。而是因为你是厉千雪。是我,最爱的女人。”

    厉千雪站在那不动,一直等苏成辉说完。

    等他说完了,她略一抬眉:“你说完了?”

    “没有。”苏成辉摇头:“事实上,我希望千雪你可以考虑给我一个机会。我不求你马上原谅我,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赶我走,不要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完了?”

    苏成辉因为她的冷淡站在那有些无措。却还是点了点头:“完了。”

    厉千雪看了眼时间,然后指了指门的方向:“五分钟到了,你可以走了。”

    “千雪?”

    “怎么?不是说你的,你只要说几句话就好,现在你已经说完了。可以走了。”

    “千雪。”

    “请叫我的全名。或者是叫我厉小姐厉总裁都可以。不要叫我的名字,我跟你没有那么熟。”

    苏成辉的脸色这下完全的沉了下去。

    “千雪,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

    “我相信。”厉千雪点头,看起来是相信,其实她根本一个字都不信:“可是那又怎么样?”

    “你?”

    “苏成辉,你爱我,我就要感恩戴德,感激涕零的接受?”

    “我——”苏成辉语塞。

    “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你?当初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时,你是怎么对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