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你在叫谁妈
    向采萍完全不看旁边站着的厉千雪,她的目光只是盯着苏沛真。

    “你刚才那声妈,是在叫谁?”

    第三次,几近质问。

    苏沛真站在那里,整个人都不能动弹。脑子里闪过的第一反应是,完了,向采萍听到了。

    她听到了多少?是全听到了,还是——

    苏沛真感觉到内心有一丝惊慌一闪而过。她想到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

    “妈。”

    “你到底是在叫谁妈?”

    向采萍并不给她唬弄过去的机会。她向前一步,也站到了门口。

    这样一来,她跟厉千雪两个人的站位就有些微妙了。

    向采萍朝里,厉千雪朝外。两个人就这么错身站着。

    厉千雪因为向采萍的话微微拧眉,对于向采萍带着咄咄逼人的语气微微拧起了眉心。

    她身体一侧,就要往外面走,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向采萍的身体刚好就挡在她前方。

    厉千雪侧过脸去看她,向采萍也在同一时间回过头来看厉千雪。

    四目相对,这一次,目光中都多了几分微妙的敌意。

    向采萍妒嫉厉千雪,不是因为她家世比自己好,长得比自己漂亮,而是她有一个她理想中的女儿。,

    厉千雪对向采萍膈应,不光是因为她二十几年占据了苏成辉的心。还因为苏青桑对她现在都还牵挂有加。

    两个人就这么彼此对视,谁都没有先收回视线。

    苏沛真站在那里,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发生眼前这样的局面。

    向采萍年纪比厉千雪要长两岁,但是两个人间的差距看起来可不止是两岁那么简单。

    向采萍这么多年在思念女儿跟送走女儿的后悔中度过,头发已经白了一半。她的衣服不算老气,深色外套却让她的年纪比原来的年龄看着还要老了两岁。

    反观厉千雪,除了在苏成辉这件事情上她看不破,有自己的执念。

    二十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看起来优雅高贵。一袭亮黄色的手工订制外套,得体大方。

    长发挽起,耳垂上的钻石耳钉看起来让她加了几分贵气。

    向采萍一向很自得,这么多年,她不管做什么都是靠自己。走的每一步,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

    可是现在对上厉千雪,曾经被她忽略的负面情绪突然就在此时冒头。她强迫自己不能转开视线,却在看到容光焕发的厉千雪时,生出了她无法控制的自卑。

    为了不输人一头,她盯着厉千雪的脸,目光却是转向了苏沛真。

    “沛真。你刚才在叫谁妈?你能不能说一下?”

    她眼中的敌意明明白白。可是厉千雪也毫不退让。她已经输掉了苏成辉的心,她不能再输掉她的尊严。

    向采萍看着厉千雪,只觉得心头有一把火在烧。那把火烧得她几乎理智全无。

    她一直都知道苏沛真不愿意认她这个妈。可是她没有想到,会让她听到苏沛真说那样的话。

    为了回苏家,她竟然去求厉千雪?求那个她几乎是恨了一辈子的女人?

    她忍不住就瞪了厉千雪一眼,眼神有几分迁怒,几分愤恨。

    “沛真。你就这么想回苏家,是吧?”

    “既然你不把我当妈,既然你还把她当成是你的妈,那你回去好了。我这里庙太小,容不下你这一尊大佛。”

    苏沛真看着向采萍,嘴唇动了动。她一直肆无忌惮的享受着向采萍给她的关心跟顺从。

    在她的想法里,就算是全世界不要她了。向采萍也不会不要她的。他们可是有血缘关系的母女。

    可是现在向采萍竟然说不要她了。

    “妈?”她感觉自己的脚有些发软:“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想什么?你既然不愿意认我,不把我当妈。那就跟她走吧。”

    “你,你这是在赶我走?”

    “不是我赶你,而是你自己不愿意留下。”向采萍终于将视线从厉千雪身上移开,转而看着苏沛真。

    “你既然不愿意做我的女儿,那就走吧。”

    向采萍这段时间一直过得很压抑。这样的感情是她在跟苏青桑相处的时候没有过的。

    她总是需要小心翼翼的去对付苏沛真。她总是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或者是做错了,就会让苏沛真反弹,就会让她不高兴。

    虽然以前她也很在意苏青桑的想法。可是苏青桑不会让她有这样的感情。

    她理解苏沛真心里的落差,也一直在努力弥补,努力的当一个好妈妈。

    凭心而论。她跟苏沛真相处的时间算起来跟苏青桑相认的那几个月也差不多了。

    她对苏沛真的付出也没有比苏青桑更少。可是她能焐热苏青桑的心,却不能让苏沛真接受她。

    如果是平常其它的情况,向采萍一定不会说这样的话。

    可是今天,厉千雪也在边上。厉千雪不要的女儿,她却拿来当成个宝一样。

    这个认知一定涌上,再加上之前的那些事情。向采萍突然不想忍耐了。

    过去那么多年,她一个人也过来了。

    没有了苏青桑,没有了苏沛真,她也可以一个人好好的活下去。

    而苏沛真的虚情假意,她并不想要。如果她真的念念不忘厉千雪,那就回去啊。

    她就当,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女儿好了。

    “你可以离开我了。我同意你离开。你不需要再在我面前强迫自己叫我妈。你也不需要再在我面前假装你已经接受了我。不需要。”

    而她,也不需要再小心翼翼,担心哪一天说错什么,或者是做错什么,得罪她。

    苏沛真嘴唇动了动,她没有想到,她发的一份视频,会让事情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想要的不是这样的。

    明明会被两个妈妈厌弃的人是苏青桑不是吗?明明会被他们讨厌鄙视的人是苏青桑不是吗?

    明明苏青桑才是那个想两头讨好的人,怎么现在变成了被人嫌弃的人是她了呢?

    下意识的,二十几年的习惯,让她将目光落在厉千雪身上,想让厉千雪给她一点安慰,一个答案。

    厉千雪一直没有说话,在接到苏沛真带着期盼,又含着几乎算是恳求的目光时,她心头一颤。

    苏沛真嘴唇微颤,那一个妈字没有叫出来,但眼神已经包含了那个意思。

    厉千雪明白,自己是她的退路。苏沛真把她当成了那一棵救命稻草。

    她应该跟向采萍作对,应该把苏沛真留下。让她跟自己回家。可是她不能!

    她感觉到向采萍眼角的余光落在她身上,她感觉到她似乎在等她的决定。

    最后厉千雪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紧,深深的看了苏沛真一眼。目光淡然地转开了视线。

    看了眼脸色带着决然的向采萍,她的唇角微微勾起。

    “你不必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因为,她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女儿了。”

    苏沛真身体一震,向采萍瞪大了眼睛,目光犀利的看着厉千雪。,

    她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两人的视线一样,抬头挺胸,直接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她的举动像是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了苏沛真的脸上。

    “妈?”

    极低极轻,仿佛是一声呢喃一般。她不敢相信的看着门后消失的厉千雪的身影,完全不能接受她竟然真的就这样把她抛下。

    她可是她的女儿啊。

    再转身,发现向采萍也在看着她。她的目光复杂,里面隐隐可以见到一丝怜悯。

    苏沛真心脏一疼,她突然就向前几步,走到了向采萍的面前。

    “妈,你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是不是?”

    “妈,你不会不要我,是不是?”

    向采萍看着苏沛真,对这个女儿,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沛真。不是我不要你。是你不要我。”

    “我,我没有。妈。我没有。我不过是——”

    “你不过是念念不忘厉千雪。你不过是念念不忘你在苏家的富贵生活。你不过是始终无法忘怀你跟厉千雪二十多年的母女情。”

    “我”苏沛真想摇头,可是她无法为自己辩解。

    向采萍在心里叹了口气:“沛真,承认吧。你根本没有把我当成是你妈。你也不愿意要我这个妈。既然是这样,又何必再勉强自己呢?”

    苏沛真语塞,口才一向不错的她,此时竟然找不到话来为自己辩解几句。

    向采萍也不需要她的辩解。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沛真。你不想认我,我不怪你。这些曾经给过你的东西我不会收回。至于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她转身也要走,可是苏沛真却一把上前把住她的手臂。

    “妈。妈你不要走。妈你听我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认你。我是真的认你。我也是真的接受你。你不能不要我。你不可以不要我的。”

    向采萍身体一僵,她看不到身后苏沛真的表情。但是能感觉到她拉着自己手时所用的力气。

    她站在那,听着身后苏沛真的声音,抬手,极冷静的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扳开。

    转身面对苏沛真,她的神情跟刚才厉千雪要走之时一样,冷静,淡然,唯独没有动容。

    “沛真,我不是你的浮木。你没有依靠就来找我。有依靠的时候就把我扔在一边。我不是路人,我是你妈。如果你想不明白这一点,不要再回来找我。”

    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向采萍也不愿意看到苏沛真太过难受。

    “沛真。你如果真的愿意认我这个妈,也想要让我这个妈。家里的门随时都开着,欢迎你回来。但是你也可以想想清楚,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这个妈。”

    向采萍说完,也走了。

    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苏沛真身体跌坐在地上,她也不起来,一直坐在那里,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呆滞模样。

    她目光有些空洞,盯着那已经没有人的走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就站了起来,走回到办公桌前一个用力,把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

    “走。都走。谁稀罕?谁稀罕你们?”

    她才不稀罕。这些人,这样的妈,她才不要。

    你们不是喜欢苏青桑吗?去喜欢好了。

    你们不是不要我吗?那么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后悔。

    是的。她一定要让他们后悔。让他们知道,她苏沛真,不是他们养的一条狗。想要就要,想扔就扔。

    苏青桑,苏青桑。一切都是因为苏青桑。

    啊——

    苏青桑换下医生袍,从办公室离开。在走廊上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她吓了一跳。

    “爸?”

    这,他们这是说好的吗?昨天是厉千雪,今天是苏成辉。

    她上前几步,小声的叫了一声。苏成辉的目光正盯着墙壁上的照片看。

    上面苏青桑穿着医生袍,容光焕发精神饱满。眼中带着自信,笑容满是亮丽。

    这样的女儿,他好像还不曾见过。听到苏青桑叫自己,他转过脸来,对着她笑笑。

    “下班了?”

    “是啊。”苏青桑点头,打量了苏成辉一眼。已经过了端午,荣城天气渐热。

    苏成辉穿着一身极为正式的三件式深色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往后梳。看这个样子,像是刚跟人会面了才过来。

    “爸,你怎么来了?你这是——”

    “你下班了是吗?那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苏成辉提议,苏青桑想到家里的厉千雪,有丝纠结,最后却是点了点头。

    苏青桑挑了附近一家不错的粤菜馆。苏成辉跟着厉老爷子一起生活多年,口味比较清淡。

    点好菜,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天晚上不回去吃饭。又跟厉千雪说了一声。

    她怕厉千雪多想,只说医院有事。厉千雪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也不太对,苏青桑想问,对面却坐着苏成辉。

    她只好把手机挂断,然后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苏成辉倒了杯茶。

    “爸,你喝茶。”

    苏成辉看了她一眼,接过那杯茶,眼中有丝感情。

    “你刚才是在跟你妈打电话?”

    “是。”苏成辉人来了荣城,又遇上了厉千雪,想骗他厉千雪不在她那里,也是不可能。

    “你妈,她怎么样?”

    看厉千雪昨天的样子,分明气得不清。想来今天气也还没有消。

    她的个性一向是那样,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心里认定的事实。

    以前他很得意她这样的个性。就好像厉千雪认定了他,不管他怎么对她,她都会爱他,都不会离开他。

    现在他却开始烦恼她这样的个性。因为这样的厉千雪,让苏成辉有一种无从下手,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她动容的焦虑。

    苏青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爸,你来荣城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吗?”

    “当然可以。”只是让她有些意外,有些受宠若惊罢了。

    “爸,你去看过阿姨了吗?”

    “没有。”知道苏青桑想问什么,苏成辉大大方方的告诉她答案:“怎么?你以为我来荣城是为了采萍?”

    难道不是?

    “我来荣城是有生意要谈。你应该也听昱昕说了,我新开了家小公司。刚刚起步,目前看着还行。但是因为没有了厉家做后盾,又不打算利用以前的关系网,所以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来。”

    苏青桑不说话,商业上的事情,她了不懂。就算是苏成辉说了,她也帮不上忙。

    “我今天跟客户谈完合作,本来要请对方吃饭。但对方刚好有事。我之前听昱昕说过一声,你在第一医院。看到地图上导航的地址很近,就过来看你了。”

    苏青桑点了点头,又为苏成辉倒了杯茶。却没有说话。

    两人虽然父女多年,但之前那些原因在,她跟苏成辉的关系并不算亲密,大多数时候坐在一起,都是这样相顾无言的局面。

    “你妈,她好吗?我知道她在你那里。”

    这是苏成辉第二次问起厉千雪,苏青桑抬头看他,发现自己不太懂这个身为她父亲的男人。

    “爸,你这是在关心我妈吗?”

    “当然了,我不能关心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想到昨天厉千雪的话,想到她一脸愤恨的说起苏成辉的模样。

    “爸。之前在荣城,我曾经鼓励你去赢得我妈的原谅。可是我昨天看到我妈,她好像对你,有些误会——”

    说有些误会还是客气的了。事实上厉千雪那个样子哪里是对苏成辉有误会?

    她根本是已经对苏成辉有了偏见。打心眼里厌恶,排斥他了。

    “我知道。”苏成辉点头,昨天在飞机上厉千雪的话,让他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妈对我有误会。这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另一件事情。”

    “爸,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跟我妈解释吧?”

    苏青桑的脸色有些纠结。眉眼之间满是不赞同。

    “当然不是。解释的事情,我自己来说。我只是想让你搭个线,让我妈答应见我一面。她好像很生我的气,我的电话她统统不接,我的短信也一律不回。甚至我换号码打给她,只要她听到是我的声音,她都会把电话挂断。”

    苏成辉脸上有些无奈,还有些自嘲:“我只是想让你给我帮我见你妈一面。”

    苏青桑半咬着唇,脸上有些为难。

    苏成辉是她父亲,她应该答应他的,可是想到厉千雪昨天的模样,她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爸。这件事情,我不能帮你。”

    苏成辉愣了一下,眼神似乎有些意外:“青桑,上次你明明说——”

    “我错了。爸。我错了。”

    苏青桑认错,给苏成辉道歉。她垂着头,脸色有些窘。

    “对不起,爸。我应该帮你的。但是我不能。”

    昨天看厉千雪的样子,实在是不太对劲。她跟苏成辉之间的问题,早已经不是误会两个字可以解决的。

    厉千雪这几天正是情绪不稳定的时候,若是她再帮苏成辉一把,说不定厉千雪又要多想了。

    “爸。如果你真的想追回我妈,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我答应过我妈,不在她面前提你。”

    苏成辉脸色一白,儒雅的脸上露出苦笑。

    “提都不能提吗?她蟾这样恨我?”

    苏青桑有些尴尬,实在没办法接这个话。很快的,服务生开始上菜了,她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时间,苏成辉终于没有再提要让苏青桑帮他的话了。

    菜一道道的端上来,点菜的是苏青桑,按着的是苏成辉在林市的习惯点的。

    刚才苏成辉心里有事,并没有关心苏青桑点了些什么菜。

    这会菜全部上桌了,他看着那一桌子的菜,心情却突然有些微妙了起来。

    那时换掉了女儿的身份,他不是没有愧疚的。

    只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苏成辉强迫自己把那些愧疚压下。

    当两个人身份揭开,苏青桑跟苏沛真彼此之间的反应跟表现,让两个女儿的格局一下子高下立见。

    尤其是现在,苏青桑问都没有问,点的菜直接就是他平时喜欢的。

    这让他忍不住就想到以往跟苏沛真出去吃饭,十次有九次他都是按着苏沛真的口味来。

    虽然这是很小的事情,可是眼前苏青桑的举动,却让苏成辉这段时间一直疲惫跟漂泊的心,多了几分温暖,多了几分安定。

    “青桑,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吧。你不要管爸爸。你说得对,我确实是要靠自己去得到你妈的原谅,而不是靠你们。”

    “爸?”

    这一次,轮到苏青桑诧异了。

    苏成辉笑了。轻轻的摇了摇头:“都活了半辈子了,有些事情也是要看开,看淡了。若是自己所爱的人还要靠着别人来得到,那又怎么能算是真的爱呢?”

    这话说得已经相当的有哲理了。苏青桑笑了,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感动。

    “爸。你能这样想,我相信妈的心也不是铁石心肠,总有一天,她会接受你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借你吉言。”苏成辉笑了,那个笑满是慈爱:“青桑。谢谢你。”

    “谢什么?我是你女儿啊。”

    苏成辉微微一愣,很快就又反应过来,似乎是有些感慨的开口。

    “是啊。你是我女儿。”

    一个一直被他忽略,被他亏欠,被他无视的女儿。

    现在却成了最让他感动,给他最多温暖的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