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我就没有资格 了是吗
    苏沛真觉得心脏的位置一抽一抽的疼。

    那种疼,比她知道自己不是厉千雪的女儿的时候还要厉害,比她被迫从厉家离开时,还要让她难受。

    她看着厉千雪,眼中压抑的情绪里,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她眼中的痛。

    厉千雪看到了,但是她并不认为,她做错了。

    人有取舍。她对不起苏青桑,选择了苏青桑,就不会让苏沛真对苏青桑做些什么。

    她也不允许苏沛真对苏青桑造成实质的伤害。她的话虽然冷血,却不是没有道理。

    苏沛真可以恨苏成辉,可以恨向采萍,甚至可以恨她。

    但是苏沛真没有理由去恨苏青桑。那二十多年苏家大小姐的生活,说穿了是苏沛真抢走了苏青桑的时光。

    苏青桑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去承担苏沛真这样毫无道理的恨意跟迁怒。

    苏沛真觉得心头的情绪翻滚得厉害。她看着厉千雪,极力控制自己不让当场失控。

    但是很难,真的很难。

    “所以。阿姨你现在觉得,我发那个视频给你,是为了对付苏青桑?”

    因为太过激动,她的声音都有些颤音。

    “难道不是?”

    厉千雪冷笑,苏沛真怎么说也当了她那么多年的女儿。她对她的了解就算没有十成十,也有七八成。

    苏沛真是什么意思?她清楚得很。

    当她第一次看到那份视频之后,冷静下来一思考,她就不难猜出那是苏沛真发的。

    毕竟,向采萍现在是苏沛真的亲生母亲,两个人据说早已经住到了一起。

    苏沛真会有机会在家里装摄像头这并不奇怪。她会拍下苏青桑跟向采萍相处的画面也不奇怪。

    但是她把这样一份视频发给自己,就非常有目的性了。

    厉千雪跟苏沛真母女多年,不用猜都能想得出来,她的目的是为了离间自己跟苏青桑的母女情。

    “你以为我看了视频会生气?会不高兴?”

    她确实是生气,确实是不高兴。

    在不高兴跟生气之后,冷静下来的情绪还有害怕,有恐惧。对自己可能会失去的担心。

    但是在苏沛真面前,厉千雪却半丝这样的情绪都不会泄露给她。

    “苏沛真,你以为我会在看了视频之后急急的找苏青桑算账?”

    “你以为,以我的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个性,一定会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来?”

    “你费这么大心思,不就是想要离间我们母女的感情?你以为我会如你的愿?”

    不得不说,苏沛真当了厉千雪二十几的女儿,也是真的了解她。把她的个性揣测得清清楚楚。

    厉千雪若不是自制力强,还有内心的好胜心,只怕现在不会这般有气势。

    苏沛真笑了:“你不会如我的意,所以呢?特意找上我,警告我,告诉我不许伤害你的宝贝女儿?”

    “是。”

    厉千雪点头,声音绝然:“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的那些小动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

    “沛真。就跟你了解我一样,我也了解你。失去了厉家给的一切,失去了苏家大小姐的身份。于你而言,是极难承受的。”

    “而现在,得到那个原本是你的一切的人,成了你曾经最看不上的苏青桑。你的心里会怎么想?还需要说吗?”

    面对厉千雪质问的神情,苏沛真点了点头。

    “所以呢?你觉得我承受不了,所以你觉得,我会去对付苏青桑?”

    “不是吗?”厉千雪毫不客气:“如果你没有那样的心思,你为什么要发那样的视频给我?如果你没有那样的心思,你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去接近霍逸凡?”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霍逸凡跟霍靳尧的关系。你分明就是清楚得很。你知道,你也确信。所以你才跟霍逸凡在一起,想要嫁进霍家不是吗?”

    苏沛真曾经觉得,自己在经过那么多事之后,她的心已经是冷的了。

    可是现在才知道,她的心还没有完全的死掉。还没有完全的冷掉。

    她对苏家的一切还有留恋,她对厉家的一切还不能释怀。

    当厉千雪用这样的态度面对苏沛真的时候,她只有一个感觉。

    万箭穿心。

    “阿姨,在你心里,是不是觉得。当我失去苏家大小姐这个身份之后,在我没有了厉氏作为后台之后。我,就只是我这个人,就没有资格过得好了?”

    这是在苏沛真的办公室,她也不怕被人看到。

    她腾的站了起来,目光几乎凶狠的盯着厉千雪的脸。

    “你说啊。是不是当我失去了厉氏这个后台,失去了苏家大小姐这个身份之后,我就没有资格嫁进豪门了?我就没有资格幸福了?是不是?”

    “我没那个意思。”

    怎么也是自己养了几十年的女儿,厉千雪不愿意把话说得太过:“但是你为什么跟霍逸凡在一起,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心里有数?”

    苏沛真笑了,笑得讽刺,眼中尽是自嘲。

    “妈。”在几个月之后,苏沛真突然叫出这一声。

    厉千雪身体一颤,半垂眸,没有跟苏沛真对视。

    “妈。”苏沛真又叫了一句。看着厉千雪略有些苍白的脸。

    “我叫了你二十几年的妈,现在的我在你心里,已经比不上苏青桑一根手指头了是吗?是吗?”

    “所以你听到我跟霍逸凡在一起了,你就坐不住了是吗?你就生怕我会去对付你那个宝贝女儿是吗?”

    厉千雪强迫自己不要为苏沛真的话而动摇,她到底年纪长了几岁,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跟霍逸凡在一起,是有感情吗?”

    “不可以吗?”苏沛真一脸控诉的看着厉千雪:“在你心里,你精心教养出来的女儿,就没有人要了吗?就不能有自己爱情,不能有自己感情跟未来了吗?”

    “就算我跟霍逸凡在一起,有那么一点想跟苏青桑别苗头的心思。那又怎么样呢?这就是罪大恶极?这就不可原谅了吗?”

    “她苏青桑可以嫁进霍家,我不能是吗?你是这个意思。是吗?”

    “我没有这样说。你如果是真的想跟霍逸凡在一起,我当然也没有权利去说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态度。”

    “你的态度就是怀疑我做所有事情的目的?你的态度就是把我,这个曾经被你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做的每一件事情都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

    “不然呢?”厉千雪抬头看苏沛真,目光淡然:“你怎么解释你把视频发给我的动机?”

    “动机?那是因为我想让你看清楚,苏青桑的真面目。”

    苏沛真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厉千雪。

    “你说她什么意思?一边跟你母女相认,一边跟着我,跟着我妈亲如母女?她这样两头都想沾,两头都想讨好的行为,我为什么就不能揭穿她?”

    厉千雪想到了苏青桑跟向采萍亲如母女的场面,想到她在向采萍面前那样浅笑嫣然的表情。

    她的心确实是一阵阵的不舒服。但是现在看到苏沛真这个样子,她更不舒服。

    她冷笑,跟着站了起来,跟苏沛真对视。

    “你确定是揭穿?难道不是想看我厌恶她?然后跟她疏远?”

    “苏沛真,你想多了。”

    “难道你不会吗?”苏沛真自认对厉千雪很了解,她就不相信看了那个视频之后,她真的可以无动于衷。

    “我不会。”厉千雪站直了身体,挺直的脊背似乎是在为她作证一般:“沛真,你似乎不明白,青桑跟你是不一样的。”

    “她去看向采萍,我确实是有些不高兴。但是冷静下来,我却觉得感动。”

    “你不会不知道,在苏青桑跟我相认之前,她是把向采萍当成她的亲妈来对待的。曾经在日本,向采萍为了苏青桑,还跟你起了冲突。对吧?”

    “向采萍对青桑是付出过真心的。若是这样的真心付出,青桑都可以视之不见。在以后的日子里跟她形同陌路,那么这样的一个女儿,我是不是也要担心有一天,她会为了其它人,跟我形同陌路?”

    “你不会明白,就是因为看了你发的视频,我反而越发的心疼青桑。因为她能在跟我相认之后,还不忘向采萍,说明她重情。这样的一个女儿,我只会觉得骄傲,却不会有丝毫的疏远,甚至厌恶。这种感情,我想沛真你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苏沛真脸色刷的变得惨白,她站在那里,脸色略有些阴沉。

    “你竟然这样想?”

    厉千雪点了点头,加了一句:“是。我就是这样想的。而你,我曾经的女儿,我还是想要警告你。不管你说得多么的冠冕堂皇,都不能掩饰你内心的阴暗。”

    “沛真。我再说一次,也还是那句话。你以后,想跟谁在一起,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融入什么样的家庭,我都不想干涉。只有一点,就是青桑跟昱昕。他们是我的底线。我希望你明白。”

    “他们是你的底线?那我呢?我呢?”

    苏沛真用力的拍了拍桌子。她脸上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眼前这样,已经是极为难得。

    “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吗?妈。我叫你一声妈。在我心里,你才是我妈啊。”

    苏沛真心痛难忍,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不想控制了。

    “妈这样护着苏青桑,那我算什么?你认下苏青桑才多久?五个月?六个月?我呢?我叫了你二十五年的妈。妈,你现在就是这样对我的?你现在就是这样为了一个你认下才没几天的女儿,不惜来践踏我,伤害我?是吗?”

    “二十五年的时间,抵不过苏青桑的五个月是吗?你也好,我妈也好是不是现在都认为她更好?”

    “我也是你的女儿。”

    苏沛真失控,声音内几近嘶吼。

    “我苏沛真也是你的女儿,你养了二十五年的女儿,叫了你二十五年的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苏沛真从办公桌后绕出来,一步又一步走向厉千雪。

    “妈。你是我妈啊。我一心把你当妈,我到现在都没办法接受向采萍,你知道为什么?因为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妈。我只认你这个妈。”

    她每走一部,就问一句,每走一步,就问一句。

    最后,她站到了厉千雪的面前。目光愤恨,满脸不甘。

    “我尊敬你,爱你,哪怕明知道,你现在已经不是我妈了。可是我依然对你抱有期望。我以为你总有一天会明白,感情并不是靠血缘,而是靠相处出来的。”

    “我以为,你当初只是在气头上。你只是恨我爸把我跟苏青桑换了身份,等你想明白了。你会重新接受我。重新认我当你的女儿?”

    “可是妈你现在在对我做什么?妈你现在说的这些,又是什么话?啊?”

    “如果你的女儿是苏青桑,那我算什么?算什么?”

    一句又一句重复的质问。

    “这是你的选择。”厉千雪眼中有一抹复杂闪过,也只有一下:“当初我并没有赶你走。我甚至同意了你留在厉家。是你自己选择放弃的。不是吗?”

    “是你自己离开厉家,也是你自己自愿跟向采萍走的。更是你自己愿意,断掉了跟厉家所有的联系。”

    厉千雪指的是苏沛真自从离开厉家之后,就再没有给厉家打过一个电话,没有给厉千雪一点消息。

    她早早的将自己的剥离了出去,现在却来指责自己放弃了她?

    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她,她当初也给苏沛真留下了余地,是她自己不要的。

    “那你要我怎么办?啊?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苏青桑压在我头上吗?”

    “她本性纯良,个性温和,压在你头上这种事情,她是不会做的。”

    厉千雪下意识的为苏青桑辩驳。苏沛真却越发的觉得气闷得想吐血。

    “她不会?呵。她怎么就不会了?”

    “妈,在你心里,苏青桑就是好人。我就是坏人。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我不过是发了一段视频,你就这样心急火燎的跑来给她出气。”

    “这样还叫善良吗?”

    “她不知道我来找你。”

    “不知道?是啊。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都能让这样为她着想,都能这样让你一心一意替她考虑。那如果她知道的话,你觉得,在厉家,在苏家,还有我,苏沛真的立足之地吗?有吗?”

    厉千雪因为苏沛真的态度而拧眉:“那是因为我知道,你心思已经变了。”

    会把那样的视频发给她,会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流露出这样的心思。

    这个女儿,早不是她当初的那个女儿了。

    “我变了是因为你们变了。是你们先变的。”

    苏沛真的眼睛都红了,她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来。

    她突然上前,看着厉千雪:“妈,我还叫你一声妈。我就问你一次。我。现在能不能回苏家?你愿不愿意让我回苏家?”

    “我从来没有说过,不让你在苏家呆着,你依然可以呆在苏家。”

    “那苏青桑呢?她是不是也要留下?”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你明知道,她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

    “她确实是不会给我造成任何威胁,可是她会抢走我的一切。”

    苏沛真双手放在了厉千雪的肩膀上:“她抢走了你,抢走了昱昕,还抢走了外公。甚至连爸爸,都被她抢走了。妈,我要的很简单,我只是想让一切跟以前一样。我们还是母女,昱昕还是我弟弟,外公还是我外公。为什么就不可以?为什么?”

    “妈。我求你,让我们回到过去好不好?让我们像以前那样当一对快乐的母女,好不好?”

    “我保证,只要你不让苏青桑回苏家,我什么都不会做。我甚至可以不嫁霍逸凡。好不好?”

    她的眼角有泪,却倔强的没有落下来。对苏沛真来说,金钱,地位,那些在她心中都变成次要的了。

    她受不了的,最不能接受的。是她的家人,她以为是自己的家人,最后背弃了她。

    她眼睛都红了,满脸的期盼,渴求。

    她这样看着自己,像小时候一样。厉千雪突然转开脸去,有些不敢面对苏沛真的视线。

    “不可能。我同意你留在家里,但是青桑永远都是苏家的一份子,永远是你姐姐。”

    苏沛真脸上的期盼消失,她收回手,身体退后一步。

    “所以。妈你最后还是决定,要放弃我,是吧?”

    “你们可以共存,是你自己不要。”

    “是啊。是我不要。可是我为什么要要?”苏沛真咬着牙,侧过脸盯着厉千雪。

    “明明是你说的。你说我是苏家的大小姐,你说我是你的小公主。你说我可以要这个世界上任何你能给我的东西。你还记得吗?妈?在我十七岁生日的时候,你送给我一辆定制版的跑车。你说,我所有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

    “既然是这样,我为什么不可以去要那个独一无二的母爱?为什么?”

    厉千雪没办法回答苏沛真这个问题,此一时彼一时。

    她当时确实是很宠爱苏沛真,真心把她当成自己的小公主。

    “你不要怪我。要怪,就去怪你爸。”

    苏沛真突然就笑了,满脸的自嘲:“怪我爸?我倒觉得我应该怪我自己。是我自己太傻。把你哄我的话当真了。你不过就是在哄小孩子,随便说说,我却当了真。”

    “妈。我只是想要继续当你的女儿而已。你一定要对我这么残忍吗?”

    “我说了,对你残忍的人,不是我,是你爸。是你爸造成了这一切痛苦的根源。不是我。”

    厉千雪说到这里,也觉得心头有些发堵。她不想再呆下去了。

    苏沛真的话虽然尖锐,但对她确实是造成了影响。

    怎么说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面对她这样的质问,厉千雪是真的不好受。

    “沛真,母女一场。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不想再提,也不想再追究。可是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你有机会伤害青桑。一点机会都不会给你。我言尽于此,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苏沛真站在那里,身体有些僵硬,有些木然。

    她听着厉千雪警告的话,只觉得讽刺。原来,血缘关系就这么重要?

    厉千雪不再看她,转身向着门外的方向走去了。却在拉开门的瞬间,整个人都呆了一下。

    这个女人是向采萍?

    虽然已经在视频上见过向采萍了。可是厉千雪并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以这样的方式,跟向采萍见面。

    四目相对,两个加起来近一百岁的女人,谁都没有动作。

    苏沛真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向采萍来了。毕竟向采萍怕她不高兴,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来办公室了。

    她还站在那里,兀自神伤。想着厉千雪对苏青桑的爱跟关心,她越发的觉得不是痛苦。难受。

    看看苏青桑。她根本不用做任何事,就可以让她轻易的尝到挫败,失望,痛苦,难受的情绪。

    这样的情况,她有什么理由跟苏青桑和解?

    这样的局面,她又怎么可能毫无芥蒂的回到苏家?跟厉千雪继续一家亲?

    不,她不愿意。她只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过苏青桑那样一个妹妹。

    她看向了厉千雪离开的方向,发现她站在那里不动时,还有一丝窃喜。

    以为厉千雪后悔了。可是她很快就看到了,跟厉千雪面对面站着,一动不动的向采萍。

    “妈?”

    这一句妈,叫得很轻。苏沛真突然就有些心虚。

    她刚才跟厉千雪说的话,向采萍听到了吗?

    向采萍在听到那一声妈之后,目光倏地越过了厉千雪的肩膀,扫向了苏沛真的方向。

    “你在叫谁?”

    厉千雪没有回过头去,她还站在门那里,目光看向了向采萍。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跟向采萍直接对上。跟视频里看到的向采萍相比,眼前的向采萍完全就是一副街头普通大妈的模样。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在她看来完全没有特色,平凡无奇的女人。却生生的抓住了苏成辉的心整整二十几年。

    厉千雪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脚尖一动,就想离开。

    那向采萍却站着不动,整个人挡在了厉千雪的面前,而她的目光,就这么犀利的扫向了苏沛真的方向。

    “你刚才那一声妈,是在叫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