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你是来兴师问罪的
    苏青桑绕到前座,为她把车门打开,厉千雪没有急着上车,神情反而有些纠结。

    “什么?”她话说一半,苏青桑有些莫名,想到刚才厉千雪的举动,又抬起头看她,眸光专注。

    “没什么。我们先回去吧。”

    “好啊。”苏青桑点头,带着厉千雪一起往皇庭方向去。

    一路上,她都在跟厉千雪说话,一半是关心,一关也是好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厉千雪能流露出刚才那样失态的模样来?

    “妈,昱昕快要高考了吧?”

    “恩。还有几天。”厉千雪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那,要不要我回去给他加加油?”最近她跟苏昱昕的联系都少了,知道他要高考,苏青桑也不想打扰他。

    “不用了。”厉千雪笑了笑,来了这么久,脸上难得露出几分骄傲之色:“他说了,不需要我们陪。他自己就可以。还说要是我闪去陪着反而让他有压力。”

    事实上按着苏昱昕的成绩,已经被学校保送到本省的a大了。

    但是他并不想去a大念书,还是想自己考一次。

    厉千雪虽然疼爱子女,但有些方面却是相当有原则。

    当年苏沛真也是自己去高考的。她考上国外的大学,也是她自己考上的。

    苏青桑更不用说,都是自己努力考上的医科大学。

    现在苏昱昕有这样的心跟志向,厉千雪觉得很好。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皇庭,苏青桑将车子停好,拿好行李。

    “妈。走吧。”

    厉千雪跟着苏青桑进了电梯,厉千雪又一次想到了向采萍跟苏青桑的关系。

    她忍不住就看向了苏青桑:“青桑?我刚才其实是想问你,我就是想问你——”

    “就是,就是,你有没有见过——”

    苏青桑侧过脸看她,神情满是不解。

    “苏成辉。”

    向采萍三个字在她嘴里绕了一圈,并没有说出口。

    “我想问你,最近一段时间,你有没有见过苏成辉?”

    “没。”

    苏青桑点头,对于刚才厉千雪刚才的失态,终于有了解释。

    心下有些涩然,厉千雪就算是跟苏成辉离婚了。但是苏成辉造成的影响,好像还在。

    “一次都没有见过吗?”

    苏青桑不明白厉千雪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晕摇了摇头。

    “没有。妈,你是不是遇到爸了?”

    厉千雪不说话了,心里冷笑一声。

    那个苏成辉,真真是个说谎的高手。幸好,她早已经对他不报期望了,自然也不会相信他说的话是真话。

    她从回了林市之后,一共也才来过一次荣城,竟然就这么巧的遇到了苏成辉。

    也不知道他一个月来几次,目的呢?只怕就是为了找向采萍。

    不,也许还有苏沛真。

    想到苏沛真,厉千雪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现在不是她的女儿了。

    她不但不认她,甚至还——

    “妈?妈?”

    苏青桑的话让厉千雪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已经出了电梯了。

    苏青桑打开门,让厉千雪进门。她自己则将厉千雪的行李拎到客房。

    厉千雪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机会把这里参观一下。

    这次也没有参观的心情,她坐在了沙发上。

    苏青桑出来,先去厨房让玉婶加两个菜。

    顺手给厉千雪端了杯果汁出来,在她旁边坐下。

    “妈,你是不是遇到我爸了?”

    她刚才就问了,可是厉千雪没有回答。

    “恩。”厉千雪不想多提苏成辉的事,现在她对那个男人是真的厌恶到了极点。

    “爸他——”

    苏青桑想到自己之前给苏成辉出的主意。让苏成辉尽力去挽回厉千雪。

    现在看来,她是不是做错了?

    “我不想提你爸。”

    厉千雪的态度实在是太过抗拒,苏青桑到嘴的话只能咽了回去。

    晚上霍靳尧回到家,看到厉千雪时也是有些意外。不明白这丈母娘怎么好好的就来荣城了。

    打过招呼之后他看了苏青桑一眼,苏青桑对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厉千雪来荣城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但大抵能猜出来,应该是被苏成辉刺激的。

    那苏成辉到底是怎么刺激厉千雪的?

    苏青桑这个疑问一直到吃完饭都没有得到答案。

    “妈。”苏青桑将床铺好,看着厉千雪:“被子都是晒过的。床铺好了,你今天也累了,要不就先休息?”

    “青桑,你过来,我跟你说说话。”

    苏青桑走到厉千雪旁边坐下。她的手被厉千雪拉过去握在手里。

    “青桑。你真的没见过你爸爸?”

    “真的没有。”苏青桑摇了摇头:“爸在林市,我在荣城。哪来的机会见得到啊?”

    “也是。”厉千雪点了点头:“你本来就不是他最喜欢的那个孩子。他来了荣城,又怎么会来看你?”

    “爸来荣城了?”苏青桑瞪大了眼睛:“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会知道了。人家来荣城,又不是特意来看你的。人家是来看别人的。”

    “你是说阿,苏沛真?”

    苏青桑本来想说向采萍的,怕厉千雪不高兴,极快的改口。

    厉千雪却是听出她本来要说的话,神情略有些晦暗不明。

    苏青桑没注意到厉千雪的脸色变化,她想到另一件事情。

    上次端午节。霍逸凡把苏沛真带去了霍家,难道说,霍逸凡真的想娶苏沛真?

    所以这一次苏成辉来荣城,是双方父母要见面的意思吗?

    可是前两天去看向采萍,并没有听她说过这件事。是了,向采萍怕她不高兴,在她面前一向不提苏沛真。

    “应该不止是看苏沛真吧。”

    厉千雪看着苏青桑的表情,知道她没有说谎。那就是说她没有见过苏成辉。

    可是向采萍呢?她总是见过的吧?还有苏沛真?

    苏青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苏成辉毕竟是她的父亲。

    “你见过苏沛真吗?”

    对那个曾经的养女,厉千雪情绪很复杂。她现在不光怀疑苏成辉,还有苏沛真。

    “有。”对上厉千雪洞若观火的目光,苏青桑没有说谎。

    “我不但见过她,只怕再过不久,还会再度变成一家人。”

    “什么意思?”厉千雪的心跳快了一拍。

    这些话,苏青桑本来没想跟厉千雪说的。可如果苏成辉来荣城是为了设定苏沛真跟霍逸凡的婚事,那么厉千雪早晚会知道。

    “我之前在霍家见到了沛真——”

    把苏沛真跟霍逸凡在一起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苏青桑说完,对上厉千雪犀利的目光时,莫名有几分心虚。

    “端午节之前的事情?你却一直没有告诉我?”

    厉千雪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她能理解苏青桑的顾虑,却因为理解而更心塞。

    难道在苏青桑的心里,她会偏向苏沛真不成?

    “妈,你别生气,我就是不想你担心。更何况,沛真那么大个人了,我想,她做事应该有分寸吧。”

    事实上苏青桑不是笨蛋,苏沛真想嫁进霍家,就算不是为了对她做什么,但是跟她一别苗头的心思却是有的。

    她是厉千雪的养女,自己是厉千雪的亲生女儿。

    若是可以,苏青桑并不想跟苏沛真站在对立面。

    “有分寸?”

    厉千雪冷笑,那个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

    “她若是真的有分寸就好了。”

    苏青桑看着厉千雪,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算了。不说她了。”

    厉千雪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苏成辉会出现在荣城了。

    原来,苏沛真要结婚了,要嫁的人还是霍逸凡?霍家的另一个孙子?

    霍逸凡这个人,厉千雪之前在霍家见过。年纪轻轻的,看起来透着一股子精明劲。

    以前那个仇彦博苏沛真就没见得多喜欢,但是仇彦博怎么说,人品还算可以。

    可是那个霍逸凡,比霍靳尧差远了。苏沛真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

    “妈,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恩。”

    厉千雪现在不想这些事情了,不过——

    “青桑,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不要再瞒着我了。”

    “妈,我没有。”

    “真没有?那为什么这次沛真的事情,你不跟我说?”

    “我——”

    “青桑,你是不是以为,如果沛真跟你起了冲突,我会站在沛真那边?”

    “我没有这个意思。”苏青桑摇头,不管是从哪个方面去猜,她都相信厉千雪不会站在苏沛真那一边。

    “我只是觉得,你怎么说也养了她二十几年,如果可以,我不想让你为难。”

    厉千雪的心脏处倏地就是一疼。她用力抱住了苏青桑,抱得很紧,很用力。

    苏青桑她是这样想的吗?不想她为难?那么为了不让自己为难,她还可以隐瞒多少事?

    “我不为难。”厉千雪抱着苏青桑,目光看向不知名的一个点:“我没什么好为难的。一点都没有。”

    她突然松开手,退后些许,跟苏青桑对视:“青桑,你一定要相信一件事情。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永远都是。”

    她过于认真跟严肃的脸,让苏青桑极为震惊。最后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

    “不光要知道,还要确信。”厉千雪握紧了苏青桑的手:“青桑,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把那些想法都抛掉。我是你妈妈,亲生的妈妈,我不会为了任何人站到你的对立面。你明白了吗?”

    苏青桑的喉咙有些哽得厉害,她只能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但是青桑,我想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如果妈妈有哪里做得不好,你要跟我说。但是,你也一样,永远都不能放弃妈妈,或者是抛弃我。”

    “妈。”苏青桑明白她可能是受到了苏成辉的影响:“妈你放心吧。我刚才答应过你的,不会的。”

    “你看我。这人啊,年纪大了,就话多了。”

    “妈的年纪才不大呢。”苏青桑笑道:“说你跟我是姐妹都有人信,怎么就年纪大了?”

    “你啊。”厉千雪笑了,脸上终于有了几分轻松之色。

    “好了。你去休息吧。我再拉着你聊天,怕是霍靳尧要吃醋了。”

    厉千雪半打趣,半认真的说。

    “妈——”

    苏青桑脸红了。神情有些窘。她走了以后,厉千雪脸上的轻松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凝重之色。

    苏成辉,苏沛真,还有向采萍。

    不管他们想做什么,或者是有什么打算,她都不怕。她唯一在意的,也是唯一的底线,就是她的一对儿女。

    厉千雪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之前落到告诉她,苏沛真要嫁给霍逸凡?

    苏沛真,她到底想做什么?

    “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眼神有些不确定。

    她刚才回到房间,把厉千雪的失态跟失常还有她的推论都跟霍靳尧说了。

    她不知道厉千雪看到了她跟向采萍在一起的视频,她把这个归结于苏成辉可能做了些什么。

    而苏成辉为什么会做那些事情?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她之前的鼓励跟怂恿。

    现在她却不确定了,她的那些“鼓励”还有“怂恿”是不是错了。

    “我当时看我爸,真的挺可怜的。所以才会说那些话。可是今天看我妈,根本没有原谅我爸的打算。”

    不但没有原谅的打算,看那个样子好像还恨得更深一些了。

    “我想,我爸会来荣城,不一定就是像我妈说的,来看阿姨的。很有可能是因为苏沛真可能真的要嫁给霍逸凡。可是我妈好像不这样想。”

    厉千雪明显误会了,以为苏成辉是来看向采萍的。

    苏沛真跟霍逸凡已经谈婚论嫁了?他怎么没听说?

    这样大的事情,霍逸凡一定会先跟霍老爷子打商量。可是霍逸凡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靳尧?”

    “跟你没关系。”霍靳尧看着苏青桑,把自己的想法抛开:“你爸如果真的想追回你妈,不管你有没有在后面鼓励他,我想他都会行动。”

    “但是如果你爸没有那个心思,就算你鼓励了,他也一样不为所动。”

    “不过,我倒不认为,他来荣城是因为苏沛真要嫁给霍逸凡的事。”

    “难道,真的是为了阿姨?”

    难道苏成辉经过这几个月的时间,还是觉得他爱的人是向采萍?

    如果是这样的话,难怪厉千雪会不高兴了。

    “也不是。”霍靳尧摇头,他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子的:“你也别想太多。我想你妈可能就是单纯的想多了,也许你爸根本没有那个意思呢?”

    为什么不把这两个可能都排除呢?

    或许,他明天应该让杨文昌查一下,苏成辉来荣城到底是不是为了看向采萍。

    看到苏青桑神情有些凝重,他揉了揉她的发顶:“行了。你也别皱着个眉了。也许什么事都没有,就是你想太多了。说不定你妈到了更年期了呢?”

    “你才更年期呢。”

    苏青桑瞪了他一眼,到底因为他的话,心里的担忧消散不少。

    就算厉千雪跟苏成辉再无可能,她也希望厉千雪跟苏成辉可以各自安好。而不是像仇人一样。

    苏沛真没想到,厉千雪竟然会来找她。

    当她看到坐在她面前,优雅不改,明媚依旧的厉千雪时,有一瞬间的恍神。

    半年之前,她跟厉千雪还是一对亲密的母女。她们无话不说,感情深厚。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初潮时的羞涩,也还记得当时厉千雪是怎么样告诉她,这是女孩成长的第一步,应该高兴才是。

    她也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收到男生的情书时的意外,而厉千雪是怎么样告诉她,这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厉千雪是一个很好的妈妈。之前那二十多年,她给了苏沛真最无私,最深沉的母爱。

    可不过是半年的时间,两个曾经是母女的人,就这么隔着一张桌子坐着,彼此的脸上,都看不到一丝笑意。

    苏沛真的那个妈字,到了嘴边又咽回了肚子里。

    闭了闭眼睛,这个女人现在已经不是她的妈妈了,是苏青桑的妈妈了。

    这个认知让苏沛真心情恶劣,再睁眼时,神情带着漠然。

    厉千雪一直在打量她,那个目光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阿姨找我有事吗?”

    状若不经意的开口,苏沛真脸上带着刻意的冷然。

    那一声阿姨,就将两个人的关系划分得很清楚了。

    厉千雪就算很早就知道苏沛真已经不是她的女儿了,冷不防听到这一声阿姨,心脏的位置,确实是微微的刺痛了一下。

    若是半年前有人告诉厉千雪,有一天她会跟苏沛真形同陌路,她一定会认为那个人疯了。

    可是半年的时间,她跟苏沛真,确实是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觉得,我来找你,有什么事?”厉千雪将身体轻轻的靠在椅背上,她的视线,就没有从苏沛真的脸上移开过。

    “我怎么知道?”苏沛真神情不变,目光看着某处不知名的点,却不看厉千雪。

    “你不知道?难道不是你把我引来荣城的?”

    苏沛真每次在她面前说谎的时候,都不敢看她。

    名分可以变,关系可以变,但是一些小习惯,却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变的。

    “阿姨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明白。”

    “听不明白?”厉千雪冷笑,目光犀利,眼神如刀:“视频是你发给我的吧?你发那个视频给我,不就是想着,引我来荣城吗?”

    “什么视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沛真就是没有跟厉千雪的目光对上。

    “我的私人邮箱,知道的人不多,就几个人而已。你刚好就是其中一个。”

    厉千雪的身体微微向前倾,目光直指苏沛真的内心。

    “再查一下那封信的id地址,正是荣城的。如果我没猜错,顺着那个地址,应该可以查到你的住处。沛真,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否认吗?”

    苏沛真脸上的神情有些许的裂变,她终于跟厉千雪的视线对上。

    “视频是我发的,不过阿姨你现在这样的语气是来兴师问罪吗?”

    “兴师问罪?”厉千雪看着苏沛真:“你用错词了。我今天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对上苏沛真带着疑惑的视线,厉千雪的声音比刚才严肃了几分。

    “我今天来,是来警告你的。”

    “”警告?

    “苏沛真。我想跟你说明一件事情。”

    厉千雪的神情严肃,语气冷然:“厉家,并不欠你什么。不管是我,还是昱昕,甚至是我爸。我们,统统不欠你的。”

    “曾经,你占着苏家大小姐的位置,享尽了我们的疼爱,呵护,还有照顾。就这些,我们厉家对你,只有恩情,没有亏欠。你承认吗?”

    苏沛真不说话,这个问题她并不想回答。

    “你觉得失落,你觉得你受到了伤害,那是因为你没有习惯你现在这个身份。你依然把你当成了过去的那个千金大小姐。你所以你觉得,我们欠了你,是吧?”

    沉默,苏沛真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换掉孩子人是苏成辉,让你从天堂跌入地狱的人也是苏成辉。不管是我也好,你外公也好,我们之前对你的感情都是真的。你若是真的觉得我们有必要为你现在失去你身份带来的感情负责,你应该去找苏成辉,而不是找我。更不应该去找青桑。”

    厉千雪说到这里时,她的声音提高了一度:“你明知道,青桑才是那个无辜的人。”

    “她承受了她不应该承受的。她失去了她永远都无法得到,也无法弥补的。你别否认,那二十多年私生女的日子,你我心知肚明,她过得并不算好。”

    “所以我想,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你若是心里有气,有怨,你应该去找你真正的要恨的人。比如你的父亲,苏成辉。再比如那个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却不曾负过责任的妈,向采萍。而你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去找苏青桑,让她来承受你心里的怨气。”

    苏沛真的脸色从厉千雪说那些话的时候,就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等厉千雪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相当的难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