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你会给她带来困扰
    霍靳尧的声音很冷,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态度面对过章毅臣。

    事实上,就那天的事情而言章毅臣也是无辜的。他清楚。

    他却是忍不住去想,为什么刘童佳会知道章毅臣的心思?

    那一定是章毅臣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流露出了什么。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章毅臣跟苏青桑有过亲近的场面,而这样的场面,刚好就让刘童佳看去了。

    霍靳尧想到这一点,就觉得一颗心十分不舒服。

    他并不是一个小气的男人,尤其是章毅臣不光是他的表叔。

    对霍靳尧来说,章毅臣于他,亦师亦友。

    在他心里章毅臣有很重的份量,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跟章毅臣之间的关系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

    他心下怅然,声音都冷了几分。

    “表叔就没有想过,你这样做给青桑带来多大的困扰?”

    “如果昨天青桑没有及时逃掉?如果昨天下药的人最后叫来一群人围观。如果你跟青桑真的让人抓了现行——”

    霍靳尧一想到那样的场景,就觉得心头堵得慌。

    就算是他愿意相信苏青桑,就算是他愿意站在苏青桑身后。

    可是以后苏青桑会面对怎么样的目光?

    “表叔,你还有理由可以辩驳,可是青桑呢?你不要忘记了,她的身份是你的侄媳。”

    章毅臣的后背挺得笔直,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对于霍靳尧的指责,他无可辩驳。

    “我跟——,我跟她并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不过是有两次在后花园那里遇到了。可能被有人心看到了吧。”

    章毅臣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了霍靳尧:“抱歉。我以后会注意我的行为。不过,我想霍家并不如你想的那样平静。”

    会是什么人针对霍靳尧,他大概可以猜得出来。相信霍靳尧自己也是有数的。

    “这是我的事,就不劳表叔费心了。”

    霍靳尧就算是面对章毅臣,也没办法开口说那事是刘童佳做的。

    刘童佳再怎么不好,那也是他的生母。

    他不说,章毅臣也有所猜测。现在却不必再说了。

    他后退了一步:“是啊。后面的事,就轮不到我费心了。”

    他今天来,似乎是带着解释的目的而来的。可是现在他却觉得自己好像是白跑了一趟。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章毅臣看着他,似乎是怕他不放心一般的加了一句。

    “我前几天回部队的时候,答应了去执行一个任务。短时间之内,都不会再来荣城。你可以放心了。”

    “表叔想叉了。我没什么不放心的。”

    章毅臣的神情略有些苦涩。是啊。他们夫妻的感情好得很,真的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转身离开,他的脚步不比来时轻松。

    走到门口时,他停了一下。

    “靳尧,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你运气真的很好。”

    像苏青桑这样聪慧又特别的女人,不是谁都有机会遇到的。

    “谢谢。我也觉得我运气不错。”

    霍靳尧大大方方的承认。若是大半年前,他没有突然出现在林市苏青桑所在的医院。若是他没在停下脚步,看那一会的热闹。

    他相信他现在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章毅臣神情苦涩的离开了。是啊。好运气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它可遇而不可求。

    脑海中浮现出了苏青桑带笑的脸,章毅臣闭了闭眼睛,将那心思压到了更深,更深的心底。

    苏青桑看着从自己身上离开的霍靳尧。他今天比以往要“激动”很多。

    感觉像是两个人刚开始发生关系的那一段,他的态度甚至有些迫切。

    这样的霍靳尧在这几个月已经比较少见到了。

    “靳尧?”才想问问他是不是公司又出了什么事,还是刘童佳又做了什么。

    可是霍靳尧已经又一次翻身而上,吻住了她的唇。

    他抱紧了她,将她带入怀中,跟着她又来了一次。

    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起伏。承受他给的一切。

    他的力道有些重,将她用力的揉进自己的怀里,低下头,唇不断的落在她的唇角,耳边。

    “老婆,你是我的。”

    “老婆。老婆。告诉我,你是我的。”

    “老婆,感觉到了吗?现在跟你在一起的人是我。”

    苏青桑还来不及给出任何回应,他却吻着她的唇,轻声的贴着她的耳朵开口。

    “老婆,告诉我,我是谁?”

    “霍靳尧。”

    苏青桑这三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她的意识涣散。前额的发已经被汗水打湿。这样的霍靳尧,让她感觉有些招架不住。

    “老婆。霍靳尧是谁?”

    苏青桑感觉到自己的理智好像已经跟着飞出了九霄云外。他给的感觉太强烈,她一直都需要时间去适应。

    却不想霍靳尧会在这个时候问这样的问题。

    “霍靳尧,是你。是,我的丈夫。”

    霍靳尧满意了。一遍又一遍,让苏青桑说出他想听的话。

    直到她完全承受不住了,精疲力尽的在他带给的快乐中,短暂的晕厥过去。

    霍靳尧抱起了她去清理,又在她泡澡的时候把床单什么换掉。最后才将苏青桑擦干净抱回了房间。

    苏青桑的精神恢复了一些,想说话,却被霍靳尧抱紧了。

    “抱歉。我今天有点失控。”

    他不应该这样失控的。至少,他既然相信苏青桑,就不应该还这样的的患得患失。

    可是章毅臣的话,还有刘童佳知道她跟章毅臣暧昧的这一点。

    让他忍不住就想要从苏青桑身上得到一点保证。哪怕这样的保证其实只是他单方面的想法。

    苏青桑的手跟脚都是软的。她看着霍靳尧,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没事。倒是你,你怎么了?”

    霍靳尧小心的将她的身体圈进自己的怀里,并没有开口。

    章毅臣今天回部队了。事实上在办公室两个人说完那一段话了,他就走了。

    他知道章毅臣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既然他说最近都不会再回荣城,那就表示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出现。

    但是他不出现不表示章毅臣就对苏青桑没有心思了。不过是有可能将那份心思压得更深,更狠而已。

    站在他原来的角度,他无法去指责章毅臣。

    喜欢一个人没有错。章毅臣也只是喜欢一个人而已。

    可是站在苏青桑丈夫的角度,霍靳尧却无法不介怀。

    有人觊觎你的妻子。这种感觉确实是不怎么好。

    现在,这份觊觎被人知道了,那个还是刘童佳——

    这几天刘童佳相当的安静,霍靳尧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还是刘童佳被他识破了,还没想到新的办法来对付苏青桑。

    不管是哪一种,他都相信只是暂时的。

    以刘童佳的怨气,很有可能会在过个几天,心情不好的时候再重新卷土重来。

    若是那个时候章毅臣还没有死心,还不收敛。两家毕竟是亲戚。

    到时候刘童佳很有可能做点什么。毕竟她本来就不喜欢自己,再加上一个苏青桑,就更不喜欢了。

    若是她真的不顾自己的警告,非要坐实了苏青桑跟章毅臣的事,那他又要如何?

    再怎么说,刘童佳都是他的母亲。

    将蹙起的眉心放平,霍靳尧抱紧了苏青桑的腰。

    “睡觉吧。”

    “靳尧?”

    “放心吧。都是小事。我都会解决的。”

    他想,他或许有必要找刘童佳再谈一次。又或者,他需要做更多,来保证苏青桑不会被刘童佳伤到?

    苏青桑抬头看他,没有错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

    她忍不住就想到了刘童佳。

    或许,她可以做点什么。

    苏青桑挂了电话,确定苏沛真不在家,这才上前敲门。

    她每次来看向采萍,都是这样操作。

    事实上,她并不怕苏沛真知道,或者是撞见了会怎么样。

    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

    “赵婶。”给她开门的是赵婶,苏青桑来了几次,也认识她了。

    “苏小姐好。”

    赵婶看到苏青桑时,脸上笑眯眯的。她挺喜欢苏青桑的,特别有礼貌,知道得又多。

    最重要的是她愿意花时间来陪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这一点就很难得了。

    “阿姨。”

    进了门,向采萍从沙发上站了起身。

    “赵婶,这是你上次说要的那个理疗仪。我给你带过来了。”

    苏青桑将一个大盒子放到了茶几上。转身看着赵婶。

    本来端午节就想着来看向采萍的,不过她去了趟霍家,后来又发生那样的事情。

    这几天霍靳尧虽然不提了,但是她相信刘童佳做的事情对霍靳尧来说一定是带来了影响的。

    “谢谢你啊苏小姐。你真是太有心了。”

    赵婶上前,不断的道谢:“多少钱?我给你钱。”

    “不用了。”苏青桑摆了摆手:“也没多少钱。就送你好了。”

    “那怎么好意思啊?你这样我都很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苏青桑说话的时候看了向采萍一眼:“我最近工作也忙,不一定有时间经常来看阿姨。你有心,多照顾照顾她。”

    “应该的应该的。我拿了薪水的呀。”

    赵婶看着那个理疗仪,十分不好意思:“那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们医生有内部折扣价,也不是特别贵。”

    赵婶挠了挠头:“那我就收下了。谢谢苏小姐。”

    “不客气。”

    “苏小姐,今天你留下来吃饭吧。我买了菜。吃过饭再走好了。”

    “好。”

    苏青桑答应完了,又看了向采萍一眼。

    她留下来吃饭,那苏沛真——

    “她今天有事,不会回来的。”

    向采萍知道她在想什么,在一旁一直看着她跟赵婶说话,也不插嘴。

    “青桑,我,我之前让赵婶买了些粽叶。虽然端午节已经过了,不过,你要是没事,我们来包粽子吃吧。”

    “好啊。”苏青桑点头:“我还没包过呢。阿姨你教我好了。”

    “好。”向采萍笑了。事实上那个粽叶之前就买了。

    本来想着苏沛真那天如果在家,她想亲手包一次粽子给她吃的。

    谁知道苏沛真在外面呆了一天不着家。就算是在家,她也没多少耐心陪自己。

    前几天她还想着跟她说一下,让她有空多陪陪自己。

    最近她已经不想提了。

    因为苏沛真看起来比之前更忙了。在心里叹了口气。向采萍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苏沛真身上移开。

    事实上粽叶已经准备好了,糯米那些材料也准备好了。

    她知道苏青桑今天会来,就是想跟她一起包粽子。哪怕节日已经过了,但她相信苏青桑不会拒绝。

    苏青桑果然没有拒绝,跟她相比,苏沛真就显得——

    摇头,向采萍是真的羡慕厉千雪。有这样的一个好女儿。

    苏青桑包粽子包到一半,又想到了刘童佳的事情。

    她相信,在霍家没有出那样的事情以前,刘童佳对霍靳尧肯定也是有过温情的。

    可是那样的温情在最后消失了。如果她可以让刘童佳跟霍靳尧重新恢复彼此的那一点温情。

    那霍靳尧十二岁时一时冲动犯下的错,是不是可以被刘童佳原谅呢?

    更何况那并不能叫错误,不过是误会。若是误会解除——

    “青桑,你是不是还有事?”

    “没。”苏青桑收回思绪,看着向采萍笑笑,手上的动作继续。

    “你如果有事,就去忙你自己的事。不必来看我。”

    向采萍是说真的。作为一个外人。苏青桑做的已经很多了。

    “阿姨,我没事的。”

    她不过是在想刘童佳的事情罢了。

    向采萍并不怎么相信,不过既然她说没事,她也不好继续问。

    毕竟已经不是母女了,她不好管得太多。

    手上包粽子的动作不停,向采萍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你有靳尧照顾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如果要是你有什么心事,若是你愿意,我帮不上忙。但是当个听众,还是可以的。”

    苏青桑因为向采萍的话,眼中浮现出感动之色。

    在为向采萍的话,苏青桑却是突然有了灵感。也知道她可以做什么了。

    人跟人相处,不过是人心换人心。

    现在刘童佳对霍靳尧有误会。霍靳尧又不愿意去解释。

    她去解释,就是在为霍靳尧开脱。不如另寻他路。想办法用其它的方式来打动刘童佳。

    若是刘童佳心软了,自然会相信她说的话了。

    她现在需要想想,怎么样让刘童佳软化态度了。

    霍靳尧回到家要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了饭桌上的粽子。

    他忍不住就看向了苏青桑:“这端午节都过了。哪来的粽子?”

    平常虽然有粽子卖,但是这个粽子一看就不像是街上卖的。因为包的不是四角粽,而是三角粽。

    北方少有人这样的包法,但是南方倒是很多人喜欢包这样小巧的三角粽。

    “你猜。”

    苏青桑今天一开始还手生,后来多试了几次,就会了。这会看到霍靳尧,忍不住就想邀功。

    “你可别告诉我,这是你包的?”

    “一半一半。”

    “你跟玉婶?”据他所知,玉婶是北方人,应该不会包这样的三角粽。

    “不是。”

    苏青桑笑了,拉过他的手带着他在餐桌上坐下。

    “来,我先告诉你。红绳子的是甜粽。白绳子包着的是咸粽。甜的里面包的是红枣跟花生。咸的里侧是蛋黄,还有肉粽。”

    “这么多?”

    “恩。”苏青桑点头,在霍靳尧旁边坐下:“我今天休息,去看阿姨了。”

    霍靳尧要拿粽子的动作停了一下:“你跟向阿姨在一起包的?”

    “恩。”

    “那,你不就是在阿姨那里呆了一天?”

    “是。”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知道他担心自己:“你放心吧。我没有遇到苏沛真。阿姨说她最近看起来好忙的样子。总是不在家。”

    当然很忙了。他给霍逸凡下的套,霍逸凡已经钻进去了。

    那苏沛真不放心,好多事情都想要亲自盯着。

    霍逸凡又不能让人看出来,每天还是一样在天域上班。

    这样一来,精力必然有所分散。所以苏沛真才会在很多事情上面代表霍逸凡出面。

    她现在倒是越来越像那么一回事了。私下跟霍逸凡接触过的,很多人说起苏沛真都有几分佩服。

    还有不少人打听苏沛真的来历。

    霍靳尧忍不住就看了苏青桑一眼。

    若是当年没有抱错孩子,若是被厉千雪和苏成辉精心培养的人是苏青桑,她是否,会像苏沛真那样,在商业上露出这样天赋呢?

    苏青桑不知道霍靳尧所想,以为他是担心自己。拿起一个咸粽放到了他手上。

    “好啦。我每次去都会打电话给阿姨。都是确定了苏沛真不在才去的。所以不会跟她遇到。”

    “再说了,就算是遇到了,又怎么样?她也知道我之前跟阿姨在一起生活过。看就看了,我也不怕她知道。”

    “她要是真的那么不喜欢我去看阿姨,应该对阿姨好一点。我听赵婶说,她经常不回家吃饭,甚至不回家去住。”

    “阿姨很多次想她回家陪她,可是苏沛真都不在。我实在是看阿姨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忍。你要是真的不喜欢我去,我下次少去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