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我害死了他们
    霍靳尧也好,霍靳凯也罢,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煎熬。

    他们还偏偏不能慌,也不能乱了。只能等,等达哥几个绑匪去睡觉。

    达哥后来果然去睡了。去睡前他不忘走过来拿着那把枪对着霍靳凯两个人比了比。

    “臭小子。告诉你们,给我安分点呆着。这样明天爷爷起来的时候,说不定心情一好,就解开绳子让你们吃东西了。”

    扔下这句话,达哥绕去仓库另一头睡觉去了。那里还有几张破旧的沙发,勉强可以睡一晚。

    至于阿亮几个,都安排好了各自要负责的事情。

    陈四守上半夜,王明守下半夜。至于阿亮。他负责时不时起来在外面巡逻。

    都分好工了,王明跟阿亮去休息了。留下陈四看着他们。

    霍靳尧此时多少松了口气。只要对方去休息。他的机会就来了。

    他也是真的这样想的,等着几个歹徒都睡了。

    他转身看了眼霍靳凯。用眼神示意他,他们现在可以开始行动了。

    霍靳凯点头,借着身体挡住了手上的动作,将手上的绳子全部都解开。霍靳尧也一样。

    两个人不敢一口气把脚上的也全解开了。怕动静太大,惊动了几个歹徒。

    解完自己手上的,就开始解霍无双身上的绳子。

    霍无双之前撞到了一下头,又被歹徒打晕。醒来以后又哭了那么半天,这会累了,绳子被霍靳尧两个解开也没有醒。

    霍靳尧看了眼达哥的方向,他闭上眼睛,似乎是睡得正香。

    而陈四则坐在牌桌旁边抽烟,他吞云吐雾,并不看这边。

    王明守下半夜的,这会已经去睡了。还有就只剩下一个阿亮在外面巡逻。

    霍靳尧跟霍靳凯用眼神交流,事实上,他们接下来的举动相当的冒险。

    但是为了逃出去,他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两兄弟的计划很简单,挑着他们睡着了,防备最松的时候,再逃出去。

    对方只有四个人,他们有两个。霍靳凯平时都有健身,身体素质不错。

    霍靳尧虽然小两岁,可是都已经进部队去呆过了。两个人看起来都不矮,努力一下还是有希望可以

    两个人想的是先搞定那个陈四。最好是能一击就中,把陈四打晕了。

    王明跟达哥本来就在睡,如果能不惊动尽量不惊动。仓库很大,他们只要逃出了这个仓库,再往外面跑的时候,应该就安全了。

    霍靳凯将三个人脚上的绳子都松开了。目光看向了霍靳尧。

    用很轻的声音靠近他耳边开口。

    “我觉得不太有把握。对方有枪。若是逃不掉,我们很危险。”

    “可如果不逃,我们一样危险。”

    霍靳尧努了努嘴,看了眼达哥的方向。

    “那个人有枪,又不蒙面。你怎么知道,他会真的按约定,在拿到钱以后放人?”

    对方连脸都不蒙,摆明了不怕他们去指证。很大的可能就是,对方根本没打算让他们安全的回家。他们想在拿到钱以后撕票。

    霍靳尧的分析也有道理。可霍靳凯却有不一样的想法。

    “他虽然蒙了面,可是其它几个人还没有。说不定还是有机会的。”

    霍靳尧从来不喜欢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如果有机会可以逃,那他为什么不逃?

    霍靳凯老成稳重,他始终觉得这个计划不好。

    “靳尧,对方人太多,不是一个人。要不,我们再等等。”

    相信警方,相信家里可以把他们救出来。

    霍靳尧不是不相信。但是那样太久。目光看了霍无双一眼。

    “我们可以在这里等,无双呢?”

    他们年纪不小了,又是男孩子,冷几天,饿几天都无所谓。可小无双才四岁半,让霍无双跟着在这里受三天罪?

    霍靳尧一说霍无双,霍靳凯也迟疑了。

    是啊,他们可以在这里呆三天,忍一下,等父母家人交了赎金,把他们换出去。

    可是霍无双那么小,要是呆在这样的地方三天,会怎么样?

    霍靳凯没有再犹豫了,冲着霍靳尧点了点头,两个人,决定一起逃跑。

    霍靳凯更大,由他抱着霍无双。霍靳尧则负责把陈四打晕。再在不惊动达哥还有王明的情况下,离开仓库。

    仓库的门是关着的。他们要出去,一定会发出声音。惊动守在仓库外面的阿亮。

    所以最理想的办法是,他们两个人可以同时打倒对方三个?

    这个不太现实,霍靳尧虽然在部队里练过那么几天,也没有狂妄自大到觉得他们两个人可以同时制服两个那样身材的大汉。

    所以最后的办法就是一个,打晕陈四,然后他们逃跑。

    霍靳尧让霍靳凯抱着霍无双,他是坐在那里,装作不经意的活动活动四肢。

    陈四正在抽烟,吞云吐雾,视线也不怎么清楚。更何况他也没看这边。

    霍靳尧心知要一击既中。他用很快的速度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陈四后面,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一个用力打上的他的后脑勺。

    那陈四被打中,也不知道死没死,直接就倒了下去。

    霍靳尧怕弄出声音,把达哥两个惊醒,拼尽了力气将陈四抱稳,然后把他弄成趴在桌上的情景。

    第一步顺利。霍靳尧心下一松,转过脸看了眼霍靳凯。

    他已经将霍无双背在了背上。

    霍靳尧看了眼达哥的方向,这时不得不庆幸这废弃仓库还有些大的没用的箱子,把视线挡住了。

    他轻手轻脚靠近了仓库边。轻轻的打开一条缝。

    仓库老旧的木门发出低低的吱吱声。霍靳尧心跳得很快。却快速的往外面看去。

    没看到阿亮的身影,这让他很是惊慌。如果阿亮这个时候跑开了,他们现在逃跑,被发现了——

    霍靳凯已经背着霍无双走过来了。霍无双趴在他背上,小脸挤在一起,似乎是马上要醒过来。

    霍靳尧顾不上了,拐出了仓库。他想找到阿亮,把那个人解决掉。

    可是他出去了左右看过,就是没看到阿亮。这个时候,霍靳尧已经知道不好了。

    但是他们已经出来了,能做的,就是想尽办法逃跑。

    谁知道不等他们跑出多远。那阿亮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跑了出来。

    “小子,还想跑?”

    霍靳尧听到阿亮的叫声。他看了眼霍靳凯。

    “哥,你快跑。”

    他让霍靳凯先走,他自己留下来对付阿亮。

    阿亮冲着仓库里叫了一声。

    “达哥。这小子要跑。”

    霍靳尧知道不好,他示意霍靳凯快点逃走,而他自己则冲着阿亮就是一拳招呼过去。

    “小子。行啊。”

    阿亮因为没有防备他会突然动作,挨了一记。他吃了一拳,脸色十分难看地啐了一口。

    在霍靳尧又一次挥拳过来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他的拳头,反手是一拳。没想到阿亮竟然也会身手的霍靳尧也同样挨了一记。

    霍靳尧挨了这一拳,对方的拳头又狠,又重。他忍不住就低呼了一声。

    没想到自己弟弟会挨打的霍靳凯停下了脚步,他看着霍靳尧,想要帮忙。

    夜色太黑,唯一的光源就是仓库里反射出来的火光。

    霍靳尧看到了霍靳凯的动作。大急。脸上会挨拳头都顾不得了。

    “哥,快跑。你不要管我了。你快跑啊。”

    霍靳凯看了他一眼,一咬牙,背着霍无双要继续往前跑。哪里知道,霍无双偏偏这个时候醒过来了。

    外面太冷,又听到了霍靳尧的声音。

    她醒了,这么黑,她一下子就害怕了。

    不等她哭出声来,她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霍靳尧在挨打。

    她还小一开始还没看很清楚。等看清楚了,她哇的一声就哭了。

    “不要打我哥哥,不要打我哥哥。”

    “住手。不要打我哥哥。”

    “哥哥。哥哥——”

    她挣扎着要从霍靳凯的背上下来。霍靳凯本来就担心霍靳尧,这会一下不稳,竟然让霍无双从他背上跳了下去。

    “无双——”

    霍靳尧跟霍靳凯都看到了无双的动作,两个人一起大叫。可是没有用,无双已经朝着霍靳尧冲过来了。

    同一时间,达哥跟王明也被惊醒了。就连陈四也被达哥踹了一脚踹醒了。

    “无双——”

    霍靳尧心头一阵绝望。他看着霍无双小小的身体朝着他们跑过来,脸上连连挨了阿亮好几拳。

    “无双,你快跑啊。跟着大哥快跑啊。不要过来。”

    “无双!”

    他脸上又挨了一拳。阿亮对着霍靳尧就是一脚。

    他的身体飞了出去,霍无双哭得更厉害了。她冲到了霍靳尧的面前。

    “哥哥。哥哥。”

    “无双,快跑。”

    霍靳尧好恨,真的好恨。他恨自己平时不上心。

    他恨自己以为有很多事可以等他长大再做。

    他恨自己为什么刚才要提议逃跑?

    他挨了达哥一记,眼睁睁的看着达哥把无双的身体给拎了起来。

    霍靳凯这个时候冲了过来,对着达哥就是一拳。

    达哥反手就是一脚踹开了他,同时就那样将无双的小身体扔在了地上。

    “无双!”

    两兄弟同时叫了起来。

    夜空中霍无双的哭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凄厉,那么的痛苦。

    “无双。”

    两兄弟都快速的起身,想往霍无双的身边冲过去。可是没有用。

    霍靳尧已经被跑出来的王明跟陈四制住了。霍靳凯被阿亮挡住,踹了他好几下,又打了好几拳。

    他虽然十四岁,身高也跟大人差不多了。但到底比不过阿亮。

    他们是后来才知道,阿亮是个拳击手。他们跟这样的人对上,又是在那样小的时候,怎么可能赢得了?

    霍靳尧挨了陈四好几下。

    “小兔崽子,竟然敢打我?”

    “小子,活得不耐烦了。你能耐啊。你打啊。”

    霍靳尧都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下。可是那所有的痛,都比不过霍无双被达哥拎起来时让他痛。

    “你放了她,你给我放了她,你听到没有?你给我放了她。”

    他叫得无比的凄厉。可是没有用,霍无双的身体又被达哥摔出去了,她哭得更厉害了。

    就在这个时候,达哥还不忘上去踢了一脚。

    也不知道踢到了哪里,霍无双的哭声停下来了。

    另一头,霍靳凯挨了这么久的打之后,也要撑不住了。

    霍靳尧从来没有经历那样深刻的绝望。他冲着达哥大吼。

    “你放了他们,你放了他们。”

    “我告诉你,你绑架他们是没有用的。他们根本不是我妈生的。我妈不会为了他们付赎金的。”

    “他们都是霍家的私生子女。你听到没有?你绑架他们是没有用的。你放了他们。”

    “你给我放了他们——”

    他不断重复那些话,吼得声嘶力竭。

    达哥被他吵烦了,抬脚就往这边走过来。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一脚。

    “小子,逞英雄啊?能耐啊?”

    “不是跑吗?跑啊?你倒是跑啊。”

    “小样。还私生女。以为我会信?”

    就刚才那一副兄妹情深的模样,谁会信?

    “我说的是真的。”

    他刚才挨了阿亮那么多下,都已经要挨不住了。现在霍靳凯被打得比他还多,还要厉害。

    霍靳尧忍着腹部的痛,冲着达哥开口。

    “你要人质嘛,一个就够了,你把他们放了。你听到没有?”

    “呯”的一声,他的肚子又挨了一记。他痛得身体都弯下来了。

    达哥走到他面前站定。

    “小子,在爷面前演戏,你还嫩了点。爷告诉你。你想装英雄是吧?我就上你装不成。”

    霍靳尧的身体已经痛到要没有感觉了。可是达哥的话,却让他感觉比痛更深的绝望。

    接下来的两天于他来说是恶梦一般的日子。

    不管他怎么重复那几句话,不管他怎么告诉达哥,霍靳凯跟霍无双是私生子女,要他们放了他们,可是都没有用。

    他眼睁睁看着达哥折磨霍靳凯。

    他们会在霍靳凯醒来的时候,揍他。当着他的面揍。

    一边揍一边说:“小子,我们这可是为你出气啊。他要是死了。你们家的财产可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霍无双受了重伤。第二天就昏迷不醒,发起了高烧。

    霍靳尧哀求过,也求饶过。他甚至给达哥下跪。

    “我求你们,你们放了我妹妹,她只有四岁。她什么都不会记得。你们可以找家医院,把她扔下,我求你们。”

    “臭小子,怎么?想让我们去市区,好让警察抓我们啊?你想得美。”

    达哥才不吃他这一套。霍靳尧气坏了。

    “我妈早就想除掉他们了,你要是真的让他们都死了。我妈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给钱?”

    他又挨了一拳。达哥盯着他的脸,恨恨的说。

    “别急啊。臭小子,这不是还有你吗?你看。你还在我们手上。”

    “放心吧,臭小子。你喜欢装英雄,我就让你当英雄。你喜欢逞能,我就让你逞能。”

    “不过,你别想逃。因为你逃不掉的。”

    三天,整整三天,软的硬的,好的坏的。

    霍靳尧把所有的话都说尽了。却不能让达哥有丝毫心软。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他更绝望了。因为他看到,原来只有达哥没有蒙面。可是到了第三天,陈四几个,统统不再蒙着面了。

    这表示什么意思?

    他再清楚不过了。

    他们会撕票。他根本活不过今天。

    巨大的绝望,让他生出了无比的后悔跟痛意。

    为什么要逞强?为什么那天晚上要逃跑?

    如果他们乖乖的当好肉票,如果他不怂恿霍靳凯想着逃跑的事,那么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平安的活着?

    他不知道,他也没有答案。

    因为在第三天的时候,被牢牢绑住四肢,又挨了不小打的他,眼睁睁的看着霍无双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急。

    不管他怎么叫,怎么喊,无双都没有再睁开眼睛。

    那一刻,他发出了绝望的叫声。

    “无双。无双——”

    他的妹妹啊。还不到五岁,就这样死啊。

    “啊——”

    霍靳凯这几天受够了折磨,身体已经是十分虚弱。

    听到他的喊声时睁开了被打肿了的眼睛。当看到无双毫无声息的躺在那里时。

    霍靳凯发出了比霍靳尧更绝望的叫声。

    可是几天没有吃饭,又一直挨打的霍靳凯声音都是哑的。

    他尖叫着,在达哥他们过来的时候,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一把将达哥撞倒。

    达哥恼了。他的枪就装在他的口袋里。他对着霍靳凯就是一枪。

    霍靳凯的身体倒了下去。

    而这一次,霍靳尧是连叫都不会叫了。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霍靳凯跟霍无双。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最敬重的大哥,最疼爱的小妹,就这样没了。

    “大哥?无双?”

    “你们别玩了,快起来啊。”

    “三天了,我们可以回家了。你们起来啊。”

    “啊——”

    他绻在地上,痛苦的低吼。达哥不耐烦听,对着他就要开枪。

    这时王明赶紧的阻止了他:“达哥别冲动,要是肉票都死了,我们可就一分钱也拿不到了。”

    达哥到底还有丝理智,点了点头。示意陈四将霍靳尧的嘴给堵上。

    觉得不解气,又过来踢了他几脚。这才放过了霍靳尧。

    霍靳尧这个时候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三天,整整三天。身体跟心理的双重折磨。他的意志力,早已经耗光了。

    他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最后念头,是他终于可以跟霍靳凯和霍无双团聚了。

    这样也很好,他们三兄妹,可以继续做兄妹。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件案子太大,惊动了很多人。

    霍家人虽然心急,但是以为对方为了要钱,不会撕票。

    等他们找到,并把那四个歹徒制服的时候,霍靳凯跟霍无双,已经永远的离开回不来了。

    而霍靳尧,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素质好,还是意志坚定。

    他在病房里昏迷了整整三天之后终于清醒了过来。

    在他昏迷的这些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

    比如,达哥几个,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把霍靳凯的两条人命说成是误杀。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霍无双确实不是达哥杀的。可是她只有四岁,伤到了致命的地方,本来就活不下来。

    那霍靳凯就是他故意杀人了。达哥故意杀人是事实。他却说,他本来不想杀霍靳凯的。

    是霍靳尧让他杀的。还把霍靳尧逞英雄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告诉了警方。

    “你们看啊,警察同志,明明是他让我们杀的。因为他哥哥妹妹死了,他就好分家产了啊。”

    为了减轻罪行,达哥满口谎言。警方当然不会去相信他的话。

    可是偏偏其它几个歹徒都一口咬定,说霍靳尧确实是说过那样的话。

    这个笔录是不公开的,甚至审理也是不公开的。但是那些笔录,刘童佳,跟霍家其它人是可以看到的。

    刘童佳失去了两个孩子。她的心情本来就异常的失常。

    再想到那些笔录说的话,自然是相当的愤怒,相当的生气。

    偏偏她去看霍靳尧的时候,也听到了霍靳尧的梦呓。

    “我告诉你,你绑架他们是没有用的。他们根本不是我妈生的。我妈不会为了他们付赎金的。”

    “他们都是霍家的私生子女。你听到没有?你绑架他们是没有用的。我才是霍家最受宠爱的孩子。”

    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让刘童佳的心都冷了。

    她也提醒自己,要相信自己的孩子,相信霍靳尧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等霍靳尧清醒以后,霍靳尧是怎么说的?

    “是啊,是我,都是我。是我害死了他们。”

    霍靳尧的自责痛苦,没有人会知道。

    他无数次的后悔,无数次的希望时光可以停留在那一天,他们刚被绑架的那个晚上。

    那他一定伏低做小,一定不再强出头,一定不再逞英雄。

    他一定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所有的人,让他的哥哥,妹妹,都活下来。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再给他后悔的机会。

    他十二岁,他是小孩子。他可以用这样的借口去解释自己的行为。

    可是,他过不了自己的良心,过不了自己的感情那一关。

    所以这么多年,他明知道刘童佳误会了他,他明知道刘童佳的故意为难。可是他从来没有解释过。

    “他们,都是我害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