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这些都是假的
    “为什么?”

    苏青桑的心倏地加快了,霍靳尧,这是打算告诉她当年的情况吗?

    “因为——”

    霍靳尧的声音停了一下,他不知道要怎么说。

    苏青桑感觉到他的僵硬跟迟疑,她抬头看他,目光柔和。

    “如果你不想说,那就不要说吧。”

    她答应过他,给他时间的。

    医院里曾经有受过心理创伤的人,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愿意跟人说出自己的痛苦。她理解那种感觉。

    霍靳尧摇了摇头,其实他不是不想说,他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说。

    有些事情,经过了十几年,他以为他已经忘记了,可是没有。

    他记得很清楚,每一个细节,当年的每一个场景,每一句话。

    那些曾经是他挥之不去的恶梦,现在已经不能让他害怕了。可是却还留下了后遗症。

    苏青桑从他怀里退开些许,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霍靳尧。”她不想看到他为难,牵着他的手走到房间的贵妃椅上坐下。

    她将他的手紧紧的握在手里,她的手很小,根本没办法将他的大手完全包裹。

    可就算是这样,她也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不放开。

    “不要为难自己。你要是不想说,你可以不说的。”

    霍靳尧看着她握住自己的手没说话。刚才跟刘童佳的冲突还近在眼前。

    刘童佳,是真的很恨他。

    其实不用刘童佳来恨他,他也恨自己。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父母其实不光只有我一个孩子?”

    苏青桑已经知道了,她并不诧异。她也不回应,只是看着霍靳尧。这个时候,她知道他只需要倾听者。

    霍靳尧还能想得起来,哥哥跟他有五分相似却比他要老成稳重的脸。

    他不过是比他大两岁。当年不过才十四岁的霍靳凯,看起来已经有小大人的模样了。

    他们兄弟感情很好,一起上学,一起打球。偶尔他会听到哥说又收到情书了。

    然后大哥会把那些情书婉转的还回去。他对人特别好。

    最初的时候他可是被霍老爷子一点一点培养出来的。他不管在哪里,他都会照顾好所有人的情绪。

    因为早早就明白了,他们兄弟两人的个性不同,以后的发展也不一样。

    哥哥是霍家的继承人,是霍家的掌门人。

    他不一样,身为老二的他,没有那么大的压力。霍靳尧当时不知道多庆幸,有这样的一个哥哥。在他前面遮风挡雨,把责任都扛去了。

    稳重爱照顾人的哥哥,还有妹妹。霍无双。

    天下无双,多好的一个名字。足以说明在霍家父母心里,这样的一个女儿是他们珍之而重之的。

    霍靳尧还记得妹妹可爱稚气的模样,记得她总是喜欢跟在他身后一声声叫着哥哥哥哥的稚嫩嗓音。

    他也还记得,他们一家人一起住在这处大宅里时,度过的每一个欢乐的时光。

    他跟大哥喜欢打篮球。每次打球回来,霍无双都会捂着鼻子说他们身上的汗味好臭臭。却又一点也不嫌臭的往他们身上扑,要他们抱。

    他每次去上学回家,霍无双总是迈着小短腿往他的身边跑。

    “哥哥,你回来啦?”

    “哥哥,你不在家我好想你啊。”

    “哥哥,我今天在家里吃点心了,可好吃了。你也尝尝。”

    “哥哥。妈妈不让我吃糖。我就吃一颗,你不要告诉妈妈好不好?”

    每次霍无双都会眨着眼睛,略带狡黠的想把他拉成同谋。

    这个时候他就会悄悄的把糖塞到她嘴里,然后比一个嘘的动作。

    然后小无双就会笑得像是一个小松鼠一样。紧跟着她会起来,往他的脸上凑过来,吧唧就是一口亲上来。

    她不小心打破了刘童佳很喜欢的一个古董花瓶,然后哭鼻子,却会在看到他之后马上收声,举着手说。

    “呀。那个花瓶是突然来了一只小花猫打破的,不是我呀。”

    他识破之后,她又钻进他怀里说。

    “你不要告诉妈妈哦。我下次一定会小心的,不会再打破花瓶了。”

    前脚还想着会挨骂的她,却会在他主动站出来说自己打破花瓶的时候坦白。告诉刘童佳,那花瓶是她打破的,跟哥哥没关系。

    还有些时候,她会因为太过“好心”而办一些坏事。

    比如把她喜欢吃的巧克力装到他口袋,结果天气热了,化了的巧克力将他的衣服都弄脏。

    比如她喜欢吃冰淇淋,却总是吃了会拉肚子。于是总来跟他们两兄弟讨好说,只尝一口就可以了。

    转身面对刘童佳的时候,她又一脸我没吃冰淇淋,一口都没吃的心虚模样。

    其实刘童佳都知道,她也喜欢看他们兄妹关系好。

    那样的一个妹妹,软软的,香香的。抱在怀里会让人觉得这个世界都美好了的小姑娘。

    生命却永远的定格在了四岁半的时候。她甚至还来不及上小学,中学。

    他还没有机会看着她长大,找男朋友。那时他可以当一把过哥哥的瘾。把那些追求她的男孩子好好的教训一遍。

    那么多的遗憾,那么多的痛。还有那么多的悔。可是都换不回霍无双的生命,也换不回她天真的笑脸。

    霍靳尧心里不知道有多恨当初那四个绑匪。哪怕他们现在已经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惩罚,可是又能怎么样?

    他的哥哥,他的妹妹都再也回不来了。

    而他们的死,跟他确实是有关系的。

    霍靳尧还记得,那一年,当他发现自己被那些绑匪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要逃跑的。

    可是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对方有枪,他们手脚还又被绑着。他想挣脱,却根本没有办法。

    霍靳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是小孩子,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子。

    逃不掉的。他心里知道,他没办法逃。

    那个叫达哥的,给霍家打了电话。也不知道霍家人是怎么答应的。三天一亿五千万。他们愿意给钱。

    霍靳尧知道父母不会在意这一亿五千万。毕竟他们的生命在霍明光夫妇的心中,是无价的。

    霍靳尧经过了最初的慌乱,已经稳定下来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的焦虑,着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个认知不管是他也好,还是霍靳凯也好,都有。

    两兄弟做了多年兄弟,在这方面极有默契。不需要更多,只需要一记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

    达哥打完电话,达成了目标。心情大好,指挥着那个叫阿亮的去买吃的。

    这里太偏僻了。要买吃的都要开车出去。

    天色渐晚。外面的天色沉了下来。霍靳凯跟霍靳尧都缩在角落。两兄弟靠在一起并不开口说话。

    他们不是没试过说话,但是会被达哥用枪托教训。

    两个人索性不说了。

    霍靳尧跟霍靳凯两个人凑在一起,身后是同样被绑着的霍无双。

    霍无双年纪更小,挨了那么一记。刚才又被歹徒极为粗鲁的扔在了地上。

    她的身体扛不住,这会还在睡。

    旧仓库很大,也很冷。哪怕那个时候明明是夏天。可是到了晚上温度却不高,仓库靠海,海风往这边吹,不说带来的潮湿咸意。

    那风吹得人身上阵阵发抖,只觉得冷。

    他们两兄弟都是这样,更不要说霍无双了。

    霍靳尧跟霍靳凯都担心霍无双会冻到,两个人一起将身体挡着霍无双的小身板,尽量不让她被冷风吹到。

    阿亮买了吃的回来,几个歹徒拿着各自的盒饭吃了起来。

    没有人给霍家三兄妹吃的,王明倒是问了一句,可是达哥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怎么?你心疼他们?放心吧。饿一两顿,死不了的。”

    霍靳尧跟霍靳凯也不想吃歹徒的东西。可是如果不吃东西,真的让歹徒绑他们三天。三天后,他们只怕也饿死了。

    霍靳尧能想到的事情,歹徒自然也想得到。

    陈四看了眼霍家兄妹的方向,目光转而看了眼达哥。

    “达哥,还是给他们点吃的吧。不然三天后要交赎金的日子,他们却饿死了。那就不好了。”

    达哥扫了他们的方向一眼。同意了。

    陈四提这个语音,霍靳尧以为他是个好的。

    哪里知道他走到他们面前放下盒饭,却没有放下筷子,甚至也没有解开霍靳尧两兄弟身上绑着的绳子。

    “对不住两位大少爷了。你们呢,就这么趴着吃啊。”

    霍靳尧跟霍靳凯都是被绑着半躺在地上的。真的要吃对方放在地上的盒饭,可不是只能趴着吃吗?

    霍靳凯身为霍家大少爷,几时受过这样的屈辱?他心里极恨,抬起脚就要踢那个陈四一脚。

    却被霍靳尧死命的拦住了。

    他也生气,他也愤怒。可是对方有枪,剩下的几个人又有刀。

    他们只怕不是他们的对手。真的动起手来,他们一定吃亏。

    有这个想法在,霍靳尧是绝对不会让霍靳凯反抗的。毕竟他跟着章毅臣在部队玩的时候,听过不少这样的事。

    霍靳凯到底是霍家长子,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他看了霍靳尧一眼,用眼神示意他自己没事。不过要让他们两兄弟那样趴着像条狗一样吃饭,那是不可能的。

    两个人对坐着,都没有去碰那一盒盒饭。

    “小子,还真有种,没关系。我看你们有种到什么时候。”

    那陈四转身走了,回到放盒饭的地方时呀了一句。

    “妈的,我们戴着口罩,怎么吃饭啊?”

    几个人将目光转向了霍靳尧两兄弟,阿亮,陈四,还有王明三个人,跟达哥不一样。

    这里面只有达哥没有蒙面。剩下的三个都是蒙了面的。

    达哥是a级通缉犯。他的通缉令早已经在全国都发布过了。可是他们三个人不是,他们也不想落到那样一部。

    不想被霍家三兄妹看清楚真面目,三个人都是蒙着面的。

    这会要吃饭了,三个人也不在霍家兄妹面前。好在仓库很大,三个人绕到仓库另一边,把晚饭解决了。

    他们刚把晚饭解决了。霍无双就醒了。

    霍无双一醒来就发现自己不在自己幸福的家里,也不在让她开心的游乐园了。

    眼前这个仓库又冷又暗,又脏又臭。

    这样的环境她哪里受得了?更何况她只有四岁多,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年纪。

    她哇的一下就哭了。

    她这一哭,霍靳尧两兄弟就急了。

    “无双,不要哭了。”

    “无双,停下来,不要哭。”

    那几个歹徒还在另一头吃饭。如果让他们听到霍无双的哭声,只怕会不耐烦。

    果然,两兄弟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达哥已经呸了一口,将嘴里的牙签吐掉,往这边走过来了。

    听到脚步声,霍靳凯急了。也不管自己是被绑着了,挪动到了霍无双面前。

    “无双,你静一下,不要哭了。”

    “哥哥,我难受。”

    身为霍家的小公主,霍无双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我脚好疼,手也好疼。为什么要绑我?是不是因为我吵着要来游乐园?”

    “不是不是。”霍靳凯靠近了妹妹,神情满是急切:“无双,我的好无双。你不要哭了,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我们现在是在玩官兵抓强盗的游戏。你不要哭。这个游戏结束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官兵抓强盗?”

    小无双眨了眨眼睛。她虽然小,可看过电视。

    “我们,是在玩游戏?”

    “对啊。”霍靳尧跟着开口:“无双,我们在玩游戏。我们现在演被坏人抓住的人质。你还记得哥哥带着你去看的电影吗?”

    “记得。”霍无双停下了哭声:“坏人被抓起来了,人质被救走了。”

    “对。太棒了。就是这样。”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已经看到达哥往这边走了。他起身将霍无双的身体挡住。

    “无双,坏人来了,你不要说话,不要惹到了坏人,好不好?”

    “好。我知道。”

    霍无双一是年纪太小了,二是太相信霍靳尧霍靳凯两兄弟了。

    他们说是演戏,那就是演戏。他们说是一个游戏,那就是游戏。

    只不过霍无双不能忍受的,还有一点。

    “哥哥,我的手跟脚好疼。能不能把绳子放松一点?为什么要绑这么紧?”

    霍靳尧跟霍靳凯没办法回答霍无双的问题。也还来不及回答。

    那达哥已经过来了。

    他看着眼前的霍靳尧几个,嗤笑一声。

    “哟,小妹妹醒啦?这长得可真嫩。”

    达哥说话的时候,伸手就要往霍无双的小脸上摸过去。

    霍靳凯明明被绑着,看到达哥的动作一个挺身就挡在了霍无双的面前。

    霍无双虽然小,可是不笨。她虽然小,可是却直觉那个达哥不归了人。

    她缩着身体往霍靳尧的方向躲。

    “小妹妹。我可不是坏人。你没听你哥哥说吗?我们是在演戏,跟你闹着玩呢。”

    霍无双的身体紧紧的靠着霍靳尧,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达哥的话。

    达哥也不恼。目光扫过几个少年的脸,最后落在霍无双脸上啧啧一声。

    真漂亮,真的是个美人坯子。这还小呢,就这样玉雪可爱,长大后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绝色呢。

    达哥盯着霍无双看,那个目光看让霍靳凯一阵恶心。

    两兄弟一起挡住了霍无双的身体,尤其是霍靳凯,他已经十四岁,身高一米七快要逼近一米八了。

    他这样一挡,达哥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他啐一口,看了眼摆在一旁地上,已经冷掉的盒饭,突然就用力踢了一脚。

    盒饭一下子打翻了,里面的饭菜都洒了出来。

    达哥啊了一声,看了眼霍靳尧几个。

    “直不好意思啊,脚没看到。你们就这么吃吧。上面的那些,应该还能吃。”

    这样直接的羞辱,让霍靳凯两兄弟再次咬牙。不过两个人都忍住了。

    达哥觉得无趣。,啐了一口,站直了身体,目光冷冷的扫过了霍靳凯几个。

    “小子,别横,别在这里横。给你们吃你们就吃。不吃是吧?那明天开始,就不用吃了。”

    说话的时候,他将另一份盒饭也踢掉了。

    那些饭菜混在一处,沾满了仓库里的灰尘。看起来是再也不能吃了。

    霍无双小嘴一噘,几乎立马又要哭了。霍靳尧转过身,看了她一眼。

    达哥使完坏,高兴了。走了。

    另一头那三个绑匪也吃好饭了。四个人聚在一起,在昏暗的灯光下打起了牌。

    霍无双一直在忍耐,可是到了后半夜,实在是忍不住了。

    “哥哥,我好怕。”

    “哥哥,他们不是在跟我们玩游戏对不对?”

    “哥哥。我们会不会死?”

    她虽然小,可是也知道害怕。每一句问题都问得很轻。

    “不会死的。无双,你相信哥哥。哥哥一定不会让你死的。”

    霍靳凯看到妹妹这样害怕,一颗心都要碎了。

    他的手脚还又被绑住了。要不然,他一定把妹妹抱起来,好好的安慰。

    霍靳尧也在想同样的事情。他看着那几个人。这会打牌打得正是**的时候了,都没有注意这边。

    那个达哥好像还输钱了,一直在骂骂咧咧。

    霍靳尧看了霍靳凯一眼。霍靳凯跟他想到一起去了。两兄弟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霍靳尧跟霍靳凯想的,都是逃跑。

    三天,如果那些歹徒一直不给他们饭吃,不让他们喝水。哪怕赎金到了,他们也没命了。

    如果不拼一把想办法从这里逃走,只怕是他们就先饿死了。

    可如果逃走,风险也很大。对方有四个人,都是高大的成年男人。

    更何况,对方手上还有枪。对上这些人,他们的胜算实在是太小了。

    达哥几个一直在打牌。霍靳尧开始安抚起了霍无双,让她赶紧休息,不要担心。

    “你放心,你睡一觉,说不定明天你就到家了。”

    霍无双睡不着,她很怕。可是她又相信霍靳尧的话。

    也许他说的是真的。也许她睡一觉,明天就真的可以睡醒了就出现在家里了。

    霍靳尧见到妹妹这么配合,开始看霍靳凯。他们的声音都很轻。

    不能惊动歹徒,更不能让他们听到了。

    霍靳尧以前跟着章毅臣在部队的时候,学过了怎么在被人制住的时候,解开手上的绳子。

    这种方法章毅臣教过他,可以适合于一般的绳子。都可以。

    可他没想到的是,达哥给他们准备的绳子,很不好解。

    霍靳尧努力了半天,手都勒疼了,也没能解开那条绑在他手上的绳子。

    他朝霍靳凯看了一眼,霍靳凯也试了半天,一样的没解开那条绳子。

    两兄弟都没能解开,两个人只好重新靠在一起,借着背靠背的动作,想先把对方的绳子给解了。

    他们动作很小,每动一下,都要看一眼达哥他们的方向。

    达哥几个在打算打得正是投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注意这边。

    可是因为背着手,绳子又绑得紧。霍靳尧跟霍靳凯解了很久都没有解开分毫。

    这个时候,达哥已经打了几乎是一晚上的牌了。

    “妈的,劳资就不信劳资赢不了。”

    他目光盯着牌桌,双眼放光。脸上是一定要赢回来的火气跟决心。

    “达哥。赢不了就赢不了呗。反正我们马上就有钱了。”

    “是啊达哥。一亿五千万呢。我们每个人能分三千七百五十万。想想到时候,你这点钱算什么?”

    阿亮不是今天赢得最多的,所以他才敢开这个口。

    达哥一听,看了眼霍靳凯兄弟的方向,发现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那不动。

    他回过头来,抽出一张牌扔了出去。

    “算什么?告诉你们。谁还嫌钱多啊?“

    他们打得欢,霍靳尧跟霍靳凯解绳子就解得辛苦至极。

    两个人一直等着那帮绑匪去休息。他们好加快动作。

    可哪里知道那几个人一打就是一个通宵,完全没有要停下来休息的打算。

    霍无双哭累了,已经从假睡变成了真睡。

    霍靳尧费了好半天的力,终于把霍靳凯手腕上的绳子扯松了一些。

    不敢给他解开。只能等对方去睡觉。

    他们两个困得很,之前被达哥踢到的部位又疼得不轻。却都提着精神,等达哥几个去睡觉。

    只要他们熬不住去睡觉,他们就可以逃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