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如果当年死的人是我
    霍靳尧冷着张脸站在那里,他的五官冷峻,目光犀利。

    “我知道是谁下的药。”

    “谁?”

    苏青桑是完全想不出来的,今天来的都是亲戚。

    认真说起来,唯一不能算亲戚的只有苏沛真。可是苏沛真没事给章毅臣下药干嘛?

    如果不是她那又会是今天来的那群客人中的哪一个?

    霍靳尧摇了摇头,双手放在苏青桑的肩膀上。

    “这件事情,你先不要管了,交给我。你先回房间休息去吧。”

    “那——”苏青桑看了眼床上,章毅臣还在睡。

    刚才医生得到检查结果之后,已经给他初步处理过了。

    本来份量也不算重。要不是因为章毅臣喝了酒,还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表叔打了针,应该会睡一觉。不需要人在这里照顾。”

    苏青桑点头,就算是霍靳尧想让她照顾章毅臣,她现在也不想。

    不是她不愿意照顾亲戚面子。而是有刚才的事情,她是真不敢留下了。

    就算是章毅臣是喝醉酒,可是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的,怎么也要顾忌一下。

    “我也是这样想的。”

    没急着走不过是照顾霍靳尧的面子。在心里叹了口气,苏青桑看了章毅臣一眼。

    虽然他不是故意的,但是今天这样尴尬的场景,还真的是他带来的。

    不过想到他中了药,又喝了那么多的酒,她也没有真的生气。

    反而有丝同情。也不知道他惹到了谁,对方要这样整他。

    苏青桑把这事当成是一个恶作剧,霍靳尧却没有办法这样想。

    他送了苏青桑回了房间之后,直接就上了楼,去到了刘童佳的房间。

    刘童佳还在生气,她的怒气就算是过了这么长时间,也还没有完全消散下去。

    敲门声之后,霍靳尧出现在了房间里。

    他垂在身侧的手此时紧紧的握成拳,他看着刘童佳,目光复杂。

    刘童佳被他那样的目光看得一阵不舒服。还来不及开口,霍靳尧已经三步并两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了。

    他看着刘童佳,目光说不上是失望还是什么。

    “你为什么这样做?”

    “?”刘童佳一脸不解的看着霍靳尧,完全不能理解他在说什么。

    “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童佳的脸色一沉:“我怎么了?你不会是因为我说了你老婆几句,就急冲冲的要上来为她出气吧?”

    霍靳尧苦笑一声,他看着刘童佳,不敢相信到了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妈,我真的是你儿子吗?你真的是我妈?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幸福?看不得我好吗?”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刘童佳的怒气上来了:“谁准你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

    “你要我把你放在眼里,那你呢?你有把我这个当儿子的放心里吗?有吗?”

    霍靳尧又向前一步,他身材高大,刘童佳就算是辈分长了一倍,此时也被霍靳尧的气势弄得后退了一步。

    “霍靳尧,你给我出去。”

    “等我把话说清楚了,说明白了。我自然会出去。”

    “你到底在说什么?”

    “表叔。也就是章毅臣,他中了药。”

    “中。中了药?”刘童佳瞪大了眼睛,眼神里满是震惊:“怎么会中药?中什么药?”

    她的表情在霍靳尧看来,不过是掩饰。他笑了,那个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

    “妈。表叔中了什么药,你难道不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个吗?”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霍靳尧这么多年,一直在忍耐,一直在退让。

    他知道刘童佳不喜欢自己,也知道原因是什么。

    他明白他没办法让她改变想法,他也习惯了她的漠视跟冷眼。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刘童佳会用这样的招数去对付自己的妻子。

    章毅臣的心思先不说,可是苏青桑却是无辜的。

    她凭什么要受这一切呢?

    “霍靳尧,注意你的态度。”

    “你呢?你又像一个当妈的吗?”

    霍靳尧本来不想提,很久了,很多事情压在他心上。

    沉沉的,喘不过气来。

    没有人会真正的漠视来自于自己父母亲人的伤害。

    他也一样。

    “霍靳尧。你这是在指责我吗?”

    “我不能指责你吗?”

    霍靳尧的目光犀利,里面是清清楚楚的指责。

    “你说你是我妈,可你是怎么当妈的?你为了让我误会青桑,不惜给表叔下药?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冲我来。你不要去伤害青桑。”

    “我,我”

    刘童佳我了半天,她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霍靳尧会这样来指责自己。

    “妈,我一直觉得这么年过去了,你心里的怨气可以少一点。可是我想错了。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但是以后,我不会再忍耐了。”

    他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刘童佳倏地挡在他面前。

    “你说我对章毅臣下药?”

    “难道不是?”

    “我为什么要对他下药?”

    “为了我让误会青桑,为了让我们两个不痛快。你不是一向喜欢做这样的事吗?能让我不痛快的事情,你就非要做不可。”

    “霍靳尧。”刘童佳气坏了。她现在也不想去反驳霍靳尧话里的后半段了。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好得很。我要让你误会苏青桑?这是误会吗?啊?那个女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跟章毅臣搂搂抱抱勾勾搭搭?这是我冤枉她吗?我不过是让你看清现实而已。”

    “我相信青桑的人品。而你所谓的让我看清现实,就是你为了陷害她,不惜给表叔下那种下三滥的药?”

    “我给章毅臣下下三滥的药?”

    刘童佳气得不轻:“你怎么不说他本来就是心思龌龊呢?”

    “他不过是中了你的招。你怎么不说你就是见不得我好呢?”

    刘童佳连连点头,她太过愤怒。她没想到霍靳尧竟然会这样冲上来,用这样的语气来指责她。

    她只觉得心口有一团火在烧,烧得她理智全无。

    “好好好。是啊。是我做的。我确实是见不得你好?你凭什么过得好?霍靳尧,你有资格过得资格好吗?”

    她像是要把这么多年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一般,她指着霍靳尧神情凶恶。

    “你你啊,你有什么资格过得好?”

    “你现在的一切,都不是你的。是靳凯的。你占着你大哥的位置,你把他害死了。到现在你竟然还有脸来说,我见不得你好?”

    “我为什么要见得你好啊?你害死我的儿子,害死了我的女儿?”

    “我的两个孩子都是死在你手上,你竟然还想过得好?凭什么呢?霍靳尧呢?凭什么你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刘童佳说到这里,也有些忍不住了。她的眼睛都红了。

    她不是尖酸刻薄,她也不是没有慈母心肠。可是她的慈母心肠都被霍靳尧杀死了。

    “你害死他们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霍靳尧,你是下地狱的。你根本没有资格过得好。不是吗?”

    巨大的怒气让刘童佳的声音都变得尖锐,她的身体也跟着开始颤抖。

    她无法忍耐,也不想忍耐。

    事实这么多年了,她跟霍靳尧一直在维持着表面的和平。

    那些都不过是表相,就像是泡沫一样,轻轻的一戳,就破碎不堪。

    就像是现在,她的情绪已经无法忍耐,她也不想忍耐了。

    霍靳尧看着她,看着她露出这样尖锐的一面,这样的场景,其实在以前有过一次。

    在哥哥跟妹妹刚死的时候。那时她也是这样,不敢相信一样的晃着他的肩膀。

    她质问他,她说你这么恶毒,你怎么不去死?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回忆通常都不怎么美好。霍靳尧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里面什么情绪也没有了。

    “这才是你的真话,对吧?”

    “这才是你真实的想法,是吧?你一直都是这样的想的。只是这么多年,你不断的压制那样的念头。”

    “对你来说,你其实十分希望,当年在那场事故中,死的人是我,对吧?”

    他的声音很轻,每一个字,都像是雨点一样打在她的心上。

    刘童佳莫名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可是她将那样的不舒服压下了。

    “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她现在没有这样说,不过当年已经说过了。

    霍靳尧点了点头,他站直了身体,脊背挺得笔直。

    他高大,健硕,他成熟,冷静。

    他是霍靳尧,无坚不摧的霍靳尧。

    他强迫自己冷静,淡然。哪怕他的心已经被刘童佳刺得千疮百孔。可是面上也能不露分毫。

    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刘童佳。目光淡然,神情平静。只是那双眼睛幽深如海,让人一眼看不到底。

    “妈。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也在想同样的事情。当年那场事故里,死的人为什么不是我?”

    刘童佳的身体一震,脚步都有些发软了,她强迫自己站稳了。

    “我说的是真的。”霍靳尧看着她,用极轻的语气,看着刘童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我真的特别希望,当年死的人,是我。”

    “如果死的人真的是我,我想你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大怨气了吧?”

    闭了闭眼睛,霍靳尧不想再呆下去了,身体一转直接往门口走去。

    当手碰到门把手的瞬间,他停了一下。

    他并没有转过身,只是盯着某一处看。

    “天域集团是爸爸的不假,可也是爷爷的。你不喜欢我,想把天域集团送人。我都知道,我也不在乎。爷爷曾经说过,大哥走了。我就是霍家的长子嫡孙。我要承担起我身为长孙的责任来。”

    “不管是天域集团,还是霍家,都是我的责任。”

    “如果你真的觉得我不配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我可以去说服爷爷。把总裁的位置让人。我并不稀罕。”

    “不管是霍家的东西也好,天域集团也好。甚至我自己也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随便你。”

    “只有一点。是我的底线。那就是苏青桑。”

    “你想怎么对付我,想怎么把我现在拥有的东西都拿走都行。但是如果你伤害青桑,我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

    他握着门把手的动作紧了紧。最后拉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刘童佳在他走了之后脚下一软,站也站不住一般,直接就软倒在地。

    她看着已经紧紧关闭的门,有一瞬间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可是没有人告诉她答案。霍明光这会不在。这件事情她也不可能去找其它人商量。

    她就这么坐在地上,地面铺着厚厚的长毛地毯,并不冷。

    她却觉得有阵阵寒意不断的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她紧紧的包围了。

    她抬手按住心脏的位置,想催眠自己并没有错。

    她哪错了?

    看看霍靳尧什么态度?什么叫他的底线是苏青桑?

    合着在他心里,只有苏青桑是人。他们这些家人都不是人了是吧?

    在他心里,就只在意一个苏青桑,她就不是他的妈了是吧?

    刘童佳不断的找理由,不断的找借口。不断的告诉自己霍靳尧错了,他太过分了。

    看看,他竟然还污蔑自己,说她给章毅臣下药?

    她需要给章毅臣下药?就算没有那个药,章毅臣也只怕是巴不得跟苏青桑在一起,哪里就需要她去推波助澜了?

    所以她才没错,一点错也没有。

    可是不管她怎么催眠自己,脑子里却总是不断的回响刚才霍靳尧说的话,还有他说那个话时的神情。

    一遍又一遍。

    如果当初死的那个人是他。

    刘童佳的身体一颤,她再度软了下去。双手撑在地毯上,将那些念头,死死的抛开。

    她没有错,她才没有错。

    她,没有错。

    可是这一次,她却是连自己都不确定了。

    霍靳尧回到房间时,苏青桑刚洗了一个澡。

    刚才被章毅臣抱住的时候,她身上沾了不少的酒气,这让她很不舒服。

    当医生的人,哪怕不是处女座,洁癖也比一般人要强一些。

    她这边刚把头发吹干,霍靳尧就进来了。

    “靳尧?”

    他刚才说要去找那个下药的人。可是苏青桑问他是谁,他又不说。

    这会看着他脸色阴沉,她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只是不等她起身,霍靳尧已经走到她身后,一把将她抱住。

    “靳尧?”

    他抱紧了她,用一种几乎要将她嵌入身体的力度。

    苏青桑不能动弹,她抬起手,轻轻的抱住了霍靳尧的后背。

    相顾无言。

    房间里的气氛一片沉默。

    苏青桑听到了霍靳尧的心跳声,似乎是比平时要快一些。

    她忍不住就想抬头,可是后脑勺被死死的按在他怀里,她根本不能动。

    这个姿势其实非常不舒服,可是她却没办法将他推开。

    不是不能,而不是想。

    她就这么贴着他的胸膛,任他用这种几乎可以把她弄疼的力道紧紧的抱着她不放手。

    直到她听到他的心跳没那么快了。她抿了抿唇,将脸贴在他的胸前。

    “是谁下的药?能说吗?”

    霍靳尧没说话,她感觉到了他身体的紧绷。

    她想了想,能让霍靳尧这样的人,一定不是外人。那就是——

    “那个药,不会是你妈下的吧?”

    她并不确定。至少她想不出来刘童佳这样做的理由。

    可是霍靳尧几乎是瞬间变得僵硬的身体却让她确定了这一点。

    她倏地抬起头,也不管他还放在她后脑勺上的手了。

    清丽的眸子满是震惊,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真,真的?”

    霍靳尧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抱着她的手十分用力。

    苏青桑不知道能说什么,她是何等聪明的女人。

    几乎是不用思考就能猜出来,让刘童佳这样做的目的。

    “她不喜欢我,所以给章毅臣下药?为的就是让你看到,然后好误会我?”

    不是吧?绕这么大一圈,就为了设计她?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苏青桑真的要佩服刘童佳了,这样的心计,也实在是没谁了。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再次将她抱住:“对不起。对不起。青桑——”

    苏青桑能感觉到他话里的抱歉,可是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这不对啊。”苏青桑抬头看她:“这其实说不太通是吧?毕竟,那,如果我不出去打电话吗?如果我不走到走廊上?她的计划就会失败啊?”

    “你为什么要去走廊上?”霍靳尧想到刚才的情景。

    苏青桑用眼神看了眼自己的手机:“我去外面接电话。梦绾打来的,我怕吵到你,就出去了。”

    “所以你看,这根本说不通。如果我不出去,她根本没有这个机会。更何况,她怎么就知道那个时候我会出去打电话?”

    “我想,她并不需要知道你会在那个时候打电话。”

    霍靳尧冷着张脸,想到刘童佳这段时间,不,是这些年来做的那些事情。他实在是开心不起来。

    “事实上我想,就算是你不出去打电话。她也会有办法,让你在那个时间点出去的。”

    “你这么肯定?”

    “当然。醒酒汤是她让人端上来的,表叔平时睡在哪个房间,她也清楚得很。”

    低下头看了眼苏青桑,霍靳尧的脸色难看。

    “事实上,有可能是因为你逃了。还有一点就是表叔的意志力强。没真的对你造成什么伤害。”

    “不然,她大可以把霍家其它人都叫来,等有别人来了,看到你身为侄媳,却跟自己的表叔勾搭在一起的事,也会让人误会。”

    “到那时,就算是我再怎么信任你,只怕你也没办法再在霍家呆下去了。”

    霍老爷子疼他不假,重视他也是真。

    可是霍老爷子不会让这样的丑闻发生,他不会允许自己的家族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一点,霍靳尧知道,苏青桑也知道。

    到时候苏青桑真的跟章毅臣被人抓住,哪怕她知道是假的。

    可是霍老爷子他们会怎么想?

    就算是后来能调查清楚,说章毅臣是喝醉,又中了药。可是谁会信?

    章毅臣是霍家的亲戚。霍老爷子的亲外甥。他们不能拿他怎么样,却可以转过头来对付她。

    更不要说章毅臣身为军人,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只怕是不容于家族,恐怕那时他连军人的身份都会失去。

    这样一想,这个下药的人,倒是真的挺狠的。

    “可是——”她还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刘童佳不应该会做这样的事、

    “我说你妈不喜欢我是真的。可是她又有什么理由去对付表叔呢?毕竟,那可是姑婆的亲儿子。也是姑婆最疼爱的小儿子啊?”

    “她有理由的。”

    霍靳尧面无表情的开口。

    他想到了他去部队的时候,在他去国外念书之前,他每年暑假寒假都会去章毅臣所在的部队里。

    章毅臣跟他不关是表叔侄,还算是兄弟一样的好朋友。

    刘童佳知道这一点,她就是见不得他好。

    任何对他好的人,不管是什么人,她都不愿意看到。

    想出这样的办法来离间他跟苏青桑的关系,同时也让他跟章毅臣的关系恶化。

    一石二鸟。

    是这样吗?苏青桑垂着头,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听霍靳尧这样分析,她又觉得很正常。

    “你不用替她开脱,她亲口承认了。”

    苏青桑瞪大了眼睛,这一下是真的震惊了。

    “她,她承认了?”

    “是。”

    霍靳尧再次抱紧了苏青桑,在她看不到的角度,神情一片痛色。

    被来自于至亲的人伤害,真的是太痛了。

    “霍靳尧,阿姨她可能是——”

    有心想为刘童佳说几句话,可是她自己都觉得,那样的解说太过于苍白无力。

    苏青桑想到上次刘童佳说的事,想到她提到的关于那一场绑架,关于霍靳尧哥哥跟妹妹的离开。

    她抬头看了霍靳尧一眼,心里的疑问涌上。

    她确实是没办法相信霍靳尧是那样的人。哪怕当时的他还小。

    霍靳尧抱紧了她,将下颌抵着她的发顶。

    他看着虚空中的某一个点,脑子里闪过了那一年那一场有如恶梦一般的绑架案。

    “老婆,你知道,我妈为什么不喜欢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