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别打了
    苏青桑的态度,让刘童佳越发的认定了苏青桑有古怪。

    “苏青桑,你——”她那个你字还没说完,就看到房间里,一样衣冠不整的章毅臣,把房间门拉开,看到眼前的苏青桑时,一把将她抱住了。

    苏青桑整个人都僵掉了。在自己的婆婆面前,被另一个男人抱着,这个男人还是霍靳尧的表叔?

    这简直不能再尴尬了。她挣扎了起来,想让章毅臣放开自己。

    可是章毅臣的力气大得很,根本不给她机会。

    刘童佳看着眼前的情景,脸都绿了。

    “你们,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你们——”

    “阿姨,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青桑真的尴尬得要死。她也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霍靳尧说要睡觉,还真的就抱着她睡着了。

    可问题是她今天偏偏就不想睡,不但不想睡,还精神得很。

    在霍靳尧睡着之后,她拿起自己的专业书继续啃。可没看多久的书,电话响了。

    施梦绾的电话,为了不想吵醒霍靳尧,苏青桑也没多想。拿着手机出了房间,站在走廊尽头打电话。

    那里是书房,这会也没什么人。正好适合她跟施梦绾说话。

    她能感觉得出来,施梦绾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事实上,施梦绾心情确实是很恶劣。

    她本来人都已经去法国了,参加当地的设计大赛了。

    过了初赛,又参加复赛,还有最大的希望可以通过复赛最后进决赛。

    哪怕最后施梦绾一个名次也比不上,但是能参加这个大赛本身就是对她能力的一种肯定。

    施梦绾还很年轻,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她已经很高兴了。

    可是乐极生悲。她没想到的是她事业上得意,感情上却失意。

    她从跟展昊泽意外搅在一起之后,她就知道,展昊泽身边有一个陈菲菲。

    她也努力抗拒了。她不想当小三。可是她没能躲过自己内心的渴望,也没能躲过想让展昊泽想起自己来的渴求。

    阴差阳错,她跟展昊泽有了关系。

    她还没有想好这段感情要何去何从,想着借她去法国的机会,好好思考清楚。

    可是没想到的是她去了法国,却在林市的地方媒体上,看到了展昊泽跟陈菲菲要订婚的新闻。

    那一瞬间,她几乎想扔下法国的比赛飞回国内去。

    她想亲口去问问展昊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想问问他,如果他要娶的人是陈菲菲,那自己算什么?

    如果他对她只是玩玩,为什么又不肯放过她?

    可是那些质问,到底没能说出口。因为她根本联系不上展昊泽。

    一开始不过是不接她的电话,后来,他的手机关机了。

    施梦绾低下头,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就觉得难受。

    这样的难受无处倾诉,对着自己的家人,更说不出来了。

    思来想去,几乎算是一个晚上没睡的她,也只能打电话跟苏青桑倾诉了。

    苏青桑接到施梦绾的电话,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不寻常。

    拿着手机去了书房接电话。施梦绾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了。

    哪怕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都没办法说出自己现在当了别人小三这样的话来。

    更何况这个小三,是她自己一开始就愿意的。

    认真说起来,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展昊泽?

    施梦绾的心事没地方说,只挑着法国一些开心的事情告诉苏青桑。

    苏青桑听出了不对劲,再三询问,施梦绾只说是参加比赛太累了。对于展昊泽的事只字不提。

    苏青桑问不出什么缘由来,只能放弃了。

    挂了电话正要往回走,苏昱昕又给她打电话。

    今天是端午,她不能回林市过节,苏昱昕跟厉千雪都很想她。

    她那时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因为接了电话,脚步就停了一下。

    她却不知道,那章毅臣中了药,就睡在一门之隔里面的房间里。

    霍靳尧刚才心中有火,走得急,门并没有关死。

    而苏青桑打电话的声音也不算大,可是章毅臣是什么人?他是军人出身,耳力相当的了。

    更重要的是,他中了药,听谁的声音都像是听到苏青桑的声音一样。

    之前霍靳尧那一记手刀,让他昏迷了过去,也不过是一下而已。

    训练有素的身体让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醒了。人虽然醒了,却没有完全的清醒。

    酒精加药力,再加上刚才霍靳尧那一记手刀。他越发的沉浸在自己的幻觉里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听到了苏青桑的声音。他起身往门外走去,想听得更清楚一点。

    门开了,苏青桑站在门口打电话。

    她这边刚把苏昱昕的电话挂断,那头章毅臣就抱上了她的腰。

    苏青桑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抱住,吓了一跳。因为这已经是在房间门口了。一开始还以为是霍靳尧的恶作剧。

    “靳尧。你干嘛?”

    这可是在走廊。她话还没说完,“霍靳尧”已经抱着她的腰,将她重新带回了房间。

    苏青桑几乎是一进门就发现不对,身后的人不是霍靳尧。

    不是霍靳尧,那是谁?她挣扎了起来,身体却被章毅臣按住。

    他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苏青桑没听清楚。

    事实上章毅臣叫的是她的名字。可是苏青桑没听真切。她只听出了是章毅臣的声音。

    不用听,她知道这个房间是章毅臣的。

    他喝醉了。这是苏青桑的第一反应。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表叔,你喝醉了。放开我。*

    章毅臣抱紧了她,眼前的幻觉变得真实,他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

    苏青桑冷不防就跟章毅臣的眼睛对上,她被他吓了一跳。

    好红的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

    *表叔?*

    章毅臣呼出来的气息带着几分酒气。苏青桑不适的转开脸去。

    她并没有多想,不过是把章毅臣的举动当成是喝醉了的反应。

    章毅臣盯着眼前的幻觉,脑子一片迷茫,又带着几分困惑。

    他的理智跟**在内心交战。怀中人的馨香那么真实,真实得让他几乎以为不是幻觉,是真的。

    可是就算是幻觉。他也不愿意。因为这是一场冒犯。

    天人交战,章毅臣最后只能将怀中人抱紧,抱紧她自认为的幻觉。

    可是这样不管用,那个味道反而越发的勾得他欲罢不能。

    青桑。那两个字,又在他心里过了一遍。没能说出口,依然只能是呢喃一般的自语。

    苏青桑听不清楚,也不想听清楚。

    “表叔,你放开我。”

    章毅臣低下头去,想要深嗅她身上的味道。

    苏青桑吓了一跳,不管不顾的抬起脚,对着章毅臣的小腿肚就是一脚。

    如果换了平时,她这样的举动根本不可能会得逞。

    但是今天的章毅臣中了药,明显的神智不清。防备也联系你了不少,竟然成功的让苏青桑从他怀里逃了出去。

    苏青桑经过刚才那样被章毅臣的一抱,一压。她的头发也乱了,衣服看起来也不复之前的平整。

    可是她没想到,她这往外面一跑,竟然好死不死的就遇到了刘童佳。

    眼前这样的情况让她尴尬得简直想死。

    她还来不及跟刘童佳解释呢。身后的章毅臣却又冲了出来,再次抱住了她。

    这下好了,刘童佳的脸完全绿了。她伸出手指着他们两个,脸色铁青。

    刘童佳瞪得苏青桑,只恨不得在她的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刘童佳脸色难看,如果眼神有实质,此时苏青桑只怕早已经化为齑粉了。

    “阿姨,不是你想的那样。表叔他喝醉了。”

    “喝醉了?”刘童佳气笑了:“好一对狗男女,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竟然还想着欲盖弥彰?怎么,你们把别人都当成是傻子了吗?”

    这话说得有点难听,苏青桑现在也顾不得其它了。

    她拉倒的挣扎,想让章毅臣放开自己。可是章毅臣的力气,又怎么会是她可以反制得了的。

    刘童佳全身发抖,她指着苏青桑,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反了反了。真的是反了天了。还要不要脸?还有没有一点廉耻之心?苏青桑,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苏青桑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她也觉得尴尬跟窘迫。可是眼前这个情况又不是她愿意的。

    “阿姨,麻烦你来帮个忙。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表叔喝醉了。”

    她的话刚说完,霍靳尧从房间出来了。

    他本来在睡觉,可是被突然而来的动静给吵醒了。

    听到外面刘童佳压抑的声音,他走了出来。没想到,竟然会看到眼前的一幕。

    “靳尧?”

    苏青桑看到他出来,脸上满是惊喜之色。

    “你来了,快来帮我把表叔拉开。他喝醉了。”

    霍靳尧看了苏青桑一眼,又看了眼正死死的抱着她不放手的章毅臣。

    喝醉了?

    呵。到底是喝醉,还是借酒装疯占便宜?

    想到刚才自己被章毅臣抱着当作是苏青桑,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上前几步,一把将苏青桑从章毅臣的怀里拉开。想也不想的,一拳揍上了章毅臣的脸颊。

    章毅臣挨了一拳,也没有清醒过来。他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霍靳尧,竟然想也不想的把他给抱住了。

    霍靳尧心里恼怒,抬手就又是一拳。

    章毅臣连挨两拳,不但没有醒过来。反而又往霍靳尧的方向走过来了。

    苏青桑刚刚从章毅臣的手中逃离,这会正是惊魂未定的时候。

    对上刘童佳的目光,她有心想解释,却知道她根本已经认定了,她眼睛能看到的事实,自然是不会听她的解释。

    她也不打算跟刘童佳解释了,横竖只要霍靳尧相信她,就可以了。

    她也不知道章毅臣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转过身去看章毅臣,他喝了酒,应该是喝多了,醉酒造成的。

    可是当她看到霍靳尧连着揍了他几拳,章毅臣也还只是固执的要抱着霍靳尧不放的时候,她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她是医生,虽然学的是妇产科。可是眼前的章毅臣,明显不像是酒醉那么简单。

    看到脸色潮红,挨了打还要继续抱霍靳尧的时候,她突然上前几步。

    “靳尧等等。你别打了。”

    她竟然还想着为章毅臣求情?霍靳尧的脸色难看,几乎想要多给章毅臣几拳了。

    “靳尧。你表叔不对劲。”

    她上前,一把拉住了霍靳尧。

    “你看看能不能制住他,我帮他检查一下。”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她的神情凝重,严肃的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看向了章毅臣,似乎这个时候,也明白了他的不对劲。

    他上前,一个手刀就将章毅臣给劈晕了。章毅臣挨了好几下打,又这样一记,这次是彻底的晕过去了。

    霍靳尧将章毅臣的身体接住,安置回了房间。苏青桑跟着进去,第一时间翻起章毅臣的眼皮。

    瞳孔不自然的放大,整个人呈现暴走状态。

    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刺激,但是她还知道这样的情形有可能是另一个原因。

    她曾经接诊过一个孕妇。那个孕妇怀孕了却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别人给了她一杯饮料,她喝了。

    后来才发现那瓶饮料里加了致幻剂。

    致幻剂,摇头丸,这些毒品造成的反应,有时候会跟酒精类似。没有经验的医生,根本看不出来。

    “我怀疑他喝了不应该喝的东西。”

    苏青桑只是怀疑,但是现在这份怀疑在她心里已经能够基本确定了。

    她抬起头看向了霍靳尧:“靳尧,我现在需要这方面的医生,我想给他抽血检查。”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他想到了章毅臣一惯的为人。

    他一向冷静理智,几乎到了克制的地步。今天确实是太反常了一些。

    点了点头,他打电话叫来了医生。现在霍家客人这么多,实在不适合把章毅臣送到医院去。

    刘童佳也跟着进来了,目光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冷笑一声。

    “苏青桑,你不要在这里混淆视听。分明是你们两个勾搭成歼。你为了掩饰自己,就故意东拉西扯。我告诉你,这样是没有用的。”

    苏青桑看了眼刘童佳,并不怎么理会她的话。

    目光看向了霍靳尧,眼神有期待,只要他相信自己就够了。

    她并不需要全世界人的认同。

    霍靳尧上前握住她的手,目光看着床上躺着的章毅臣。这会也开始有了跟苏青桑一样的担心。

    苏青桑将他的手紧了紧,她神情虽然平静,却还是怕霍靳尧也跟着误会了。

    “我相信你。”

    霍靳尧简单的几个字,听起来掷地有声。苏青桑笑了,两只手一起握住了霍靳尧的手。

    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刺眼得很。刘童佳几乎要呆不下去了。

    “好,真的是好得很。我知道我出了一个情种儿子,倒是真没想到,你能情种成这样。”

    她的目光在霍靳尧跟苏青桑两个人身上来回,最后看着霍靳尧。

    “霍靳尧,你这么大个人了,都结婚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天真?这个女人,对你根本没有感情,说穿了,不过是利用你罢了。”

    “她今天能背着你勾搭上章毅臣,明天就能背着你勾搭上其它的男人。事情现在已经这么清楚了,完全摆在你面前了,你竟然还不相信?怎么?你非要等到哪一天,亲眼捉歼在床才肯相信吗?”

    也她的话说得实在是难听,苏青桑嘴唇动了动,正想反驳。霍靳尧捏了捏她的手。

    转身面对刘童佳,目光幽深而坚定。

    “妈,你不必这样说,我相信青桑。我相信她的人品。我也相信表叔的人品。他们不会做你嘴里说的那种事。”

    “好好好。真的是好得很。原来现在是我变成了坏人了,是吧?”

    “我没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凡事可以等医生来了,给表叔检查过了,再说。”

    “检查?你们能检查出什么来?不过就是喝了点酒。人家说酒后吐真言。借酒装疯。可是何尝不是内心真实的想法?”

    “他们两个人,现在当着你的面都能这样勾三搭四,搂搂抱抱,那么你不在的时候人,你是不是就没有想过,还有会更让你恶心,更不堪入目的情景出现呢?”

    “妈。”

    “阿姨。”

    苏青桑跟霍靳尧同时听不下去了。两个人一起看着刘童佳,两个人神情同样不好看。

    不一样的是霍靳尧一脸愤慨,而苏青桑的脸上则是有些急色。

    就算她再怎么不在意刘童佳的态度,可是她今天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她也不能再让他说下去。

    “怎么?觉得我说得难听?霍靳尧,你要真是个男人,你就跟她离婚。我告诉你,女人,可以没有能力,可以长得不漂亮。但最起码一点,对老公要忠诚。她有吗?”

    “妈,你别乱说,青桑不是那样的人。”

    “阿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真的请你留点口德。”

    “留口德?苏青桑,你有什么资格来让我留口德啊?怎么了?这是敢做不敢当是吧?你能做,怕别人说?”

    “阿姨,我自认清清白白,没有做过你说的事情。”

    “妈,我也愿意相信青桑的清白。她不是那样的女人。”

    刘童佳被他们的眼神气到,恨恨的点头。

    “好好好。你们夫妻一心,我倒显得多事了。霍靳尧,我现在就等着看,看你到时候后悔。”

    扔下这句话,她根本不看霍靳尧,狠狠的瞪了苏青桑一眼,这才转过身,一脸不满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苏青桑在她走了之后,肩膀不自觉就垮了几分。

    她看着霍靳尧,清丽的眸子此时带着几分小纠结。

    “靳尧?”

    “没事,跟你无关。”霍靳尧将她抱在怀里,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妈是冲着我来的,你不要担心。”

    “我理解的,但是我还是想说,我跟表叔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事也没有。”

    “我知道。我相信你。”

    霍靳尧这是第二次说他相信她了。苏青桑忍不住就伸出手去抱他,眼神温柔,神情尽是满足。

    “谢谢你,靳尧。”

    能被人如此信任,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霍靳尧抱着她,没有说的是,他确实是相信苏青桑。至于章毅臣,到底是酒后吐真言,还是因为其它的关系让他这样失态,他都不想现在下结论。

    刘童佳回到房间只觉得脑仁一阵阵的疼。

    她脸色不好,几乎气得全身发抖。霍明光不在房间里,他跟霍阳远的两个儿子,去他的书房了。

    霍阳远的两个儿子,一个霍明凡,一个霍明齐在不同的地区任职。两个地方天域集团都有投资,平时各自有工作忙,难见面,现在聚在一起,霍明光自然是要好好跟这两个堂兄弟聊一下的。

    刘童佳没人相劝,只觉得那口气完全咽不下去。

    她还没想着把那些拍到的,难看的照片给霍靳尧看呢,他倒好,不问不管的偏袒上了。

    哪怕他亲眼看到了苏青桑跟章毅臣抱在一起,竟然也还能给章毅臣找理由?

    真的是可笑,可气。

    她这边心气还没顺,还在想着要怎么样让霍靳尧认清现实。

    那一头的霍靳尧,却在医生来了,并给章毅臣抽血检查过后,得到了检查结果了。

    章毅臣,果然中了药。

    苏青桑看着那个结果点了点头,对上霍靳尧的目光,她的神情凝重。

    “靳尧,果然像我想的那样。表叔中了药,看样子,应该是致幻剂一类的。”

    这个就能解释,为什么章毅臣会像现在这样的反应了。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她的神情坦然,把刚才章毅臣全部的行为都归结于他中了药,还有喝了酒。

    可是他却明白,事实不完全是这样。

    苏青桑没有问题,但是章毅臣,一定有问题。

    药跟酒精,不过是催生了章毅臣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不表示这件事情不存在。

    章毅臣对苏青桑,真的有那样的心思。这一点,他现在很确定。

    “怎么会中药呢?谁给他的下的药?明明之前大家吃饭都是在一起。”

    苏青桑想不明白,她忍不住就看向霍靳尧,眼底满是疑惑。

    霍靳尧收回自己的思绪,到底没有告诉苏青桑,章毅臣对她的心思。

    不过对于她的话,他却是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