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你会不会喜欢我
    章毅臣确实是喝得很醉了,他闭着眼睛,过多的酒精,外加很久没有这样喝酒了,让他现在处于一种极度不舒服的状态里。

    之前霍阳秀上来看过他了,看到霍靳尧在这里照顾他时还很是感动了一会。

    她年纪也大了,又是今天一早就飞来荣城的。霍靳尧让她回房间休息,这里有他照顾就可以了。

    这会小夏送了醒酒汤过来,霍靳尧并没有多想。轻声叫了章毅臣两句,后来看他没反应,把他扶了起来让他喝了。

    苏沛真只是要确定,章毅臣把那些都喝下去了。后面的事情她就用不着管了。

    而她看到了,章毅臣把那碗醒酒汤喝下去了。

    这样东西,苏沛真以前只听过,但是自己也没试过,也不会去试,所以她并不知道效果如何。

    小夏送完了醒酒汤出来时,苏沛真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霍靳尧站在章毅臣的旁边,目光看着章毅臣,微眯的双眼有丝担心还有丝探究。

    章毅臣,对苏青桑到底是他误会,还是——

    床上睡着的人没给他反应,霍靳尧盯了好一会,正打算离开。床上的章毅臣却在此时睁开了眼睛。

    “表叔?你怎么样?”

    章毅臣喝了酒,这会在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自己看到了苏青桑。

    那一声表叔很轻,他觉得好像很熟悉,在哪里听过。

    他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可是清精,加药力,催生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

    “青桑?”

    简单的两个字,让霍靳尧愣了一下。他盯着章毅臣的脸,声音很轻。

    “表叔,你叫我什么?”

    过轻的音调,让人听不真切。章毅臣感觉那个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又好像很近。

    他中了药,虽然并不是春药,但是苏沛真给他选的这个,却是能挑起人内心深处的想法。

    他眨了眨眼睛,想将眼前人看清楚,却发现看不清楚。

    霍靳尧往前一步,站到了床边。他盯着章毅臣的脸,五官越发的深邃。

    “表叔,你叫谁?”

    “青桑。”

    若是平时,再多的酒,也不能让章毅臣失态。可是现在,那内心的渴望,几乎到了不能控制的地步。

    他突然就伸出手,一把将霍靳尧的手腕给拽住。

    他的动作太过突兀,霍靳尧一时竟然没有防备。身体被他拉得,整个人往章毅臣的身上倒去。

    章毅臣抱紧了霍靳尧,药力加持的他甚至没能分辨出眼前的人根本不是苏青桑。

    “青桑,青桑。”

    那些隐忍的,一直在克制的情绪,此时都在酒精跟药力的作用下完全的释放出来。

    可就算是这样,章毅臣也还顾忌着彼此的身份,除了那一句句青桑,再没有别的话了。

    霍靳尧不能动,猜测变成了现实,他极艰难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盯着眼前已经双眼迷茫,行为混乱的章毅臣。

    “你喜欢青桑?”

    不能喜欢,不能喜欢,章毅臣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是。青桑,我喜欢你。”

    她太特别,又太聪慧。第一次见面时并不觉得,可是后面一次又一次。

    其实他真正跟她相处的时间跟次数都不多。但就是这样,反而让他更加念念不忘。

    “青桑,青桑。我喜欢你。”

    他抱着霍靳尧,低声的倾诉自己的思念。也仅此而已。

    他强大的意志力,跟他内心的感情正在起冲突。哪怕眼前这些是他的幻觉,他也不愿意,也不能,对着苏青桑再作出更多,更过分的事情来。

    别人不明白,霍靳尧却是明白了。

    这样的克制。就算是抱着他,也是控制了力道的。

    他忍不住就从他怀里退开。他的力气不小,加上现在章毅臣又醉着,他轻易的从他怀中退离。

    坐在床边,看着怀里突然空下来,还想要继续伸手的章毅臣。

    他突然就倾下身去。

    “表叔。我结婚了的。你忘记了吗?”

    没有怒气,没有憎恶。他明白苏青桑的魅力,如果哪个男人认真跟苏青桑接触,一定会发现她的好。

    章毅臣也发现了,很正常。

    “结婚?”

    章毅臣的意识迷茫,眼前的苏青桑看起来越发的不真切。他有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看到的是霍靳尧。

    怎么可能是霍靳尧呢?

    他抓住“苏青桑”的手。神情带着压抑的痛苦。

    “我知道你结婚了。我知道。”

    低哑的,不连贯的声音,带着深沉的痛苦。

    他就是因为知道他结婚了,甚至她的丈夫还是他的侄子,所以他才一直苦苦压制,拼命克制。

    为什么?为什么他难得一次心动,爱上的人却侄子的女人?

    “为什么?为什么你结婚了?为什么?先遇到你的人,不是我?”

    章毅臣的声音秀着痛苦。求而不得,是最大的痛苦。

    “青桑。青桑。”

    霍靳尧看着章毅臣的脸,他也在看他。药力此时慢慢发挥作用。章毅臣眼前的幻觉也就越来越明显。

    他竟然看到了“苏青桑”一脸温柔的盯着他看。

    “青桑,青桑,青桑,如果你先遇到的人是我,你会不会喜欢我?”

    他又一次伸出手,将她抱住。

    “告诉我,你会不会也喜欢我?会不会?”

    他实在是无法忘记,初见时,站在医院走廊,她挑眉看着自己,眉眼弯弯带着淡淡笑意的她。

    她是那样聪明,一眼就能看出那个女人是来碰瓷的。

    他也无法忘记,那时他跟平头讨论事情,自认为已经躲得很好了。却偏偏被偶然撞入的苏青桑撞了个正着。

    她明明很害怕却还是强装镇定。怎么也不肯轻易求饶。

    他真正见她不多,但是一见惊艳,二见钟情,三见倾心。

    他还记得她跟霍靳尧在一起时的轻松愉快。越是记得就越是克制。

    明知不可能,不可为,当然要拼命压制。

    可那些心思,在午夜梦回之时总是不断的在他脑海里翻滚。

    他总是在白天苦苦压抑,却又在晚上忍不住想到苏青桑。

    眼前的情况却跟梦里不一样。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被激发出来,他自觉看到的是幻觉。是他梦中的身影。

    他忍不住就想问出口自己曾经最想问的问题。

    “青桑,青桑,如果你先遇到的人是我,你会不会喜欢我?”

    他盯着眼前的“苏青桑”执着的要一个答案。

    霍靳尧明知道章毅臣现在喝醉了,不清醒,但是酒后吐真言。

    他会这样说,何尝不是因为他本身就存了这样的心思。

    “表叔。”

    听着自己老婆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从另一个男人嘴里说出来。而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表叔。

    霍靳尧的心情可不见得多好。他的脸色有些阴沉。

    “青桑结婚了。”

    他再度提醒了他一次,不管他脑子里有什么念头,都应该统统抛开,扔掉,彻底毁灭。

    沉浸在幻觉中的章毅臣,没有发现那句话不是苏青桑说的。

    他只听到了苏青桑说她结婚了。他突然又一次抱住了他。

    “我知道,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

    章毅臣的声音透着痛苦,涩意。他抱紧了“苏青桑”不愿意放手。

    “我只是后悔,为什么先遇到你的人,不是我?”

    “就算是遇到你,青桑也不一定就会爱上你。”

    “为什么?”章毅臣看着眼前的幻影。

    “为什么不爱我,明明上次,我,我要亲你的时候,你还脸红了。”

    那并不是真的亲吻,不过是他靠近了她,想要威吓她罢了。

    但是霍靳尧不知道。他只听到了,章毅臣亲过苏青桑?

    上次?上次是哪次?

    为什么苏青桑没有跟自己提过。

    霍靳尧还在回忆苏青桑在他面前每一次提到章毅臣时的情景,章毅臣却又开始了。

    “既然你当时会脸红,是不是可以证明,如果给我机会,你也有可能爱上我?”

    带着酒气的话,其实并不确定。

    章毅臣想要的,也不过是梦里的一点慰籍。可是他不知道,眼前的人不是苏青桑。

    霍靳尧听不下去了。咬牙,在章毅臣收紧手臂的瞬间,突然就是一记手刀,劈上了他的后劲。

    没防备的章毅臣,就这么晕了过去。

    霍靳尧从他怀里退开,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身体快速的往后退了一大步。目光盯着章毅臣的脸,抿紧的唇,透出几分怒气。

    章毅臣,他竟然觊觎自己的妻子。

    哪怕他是自己的表叔,哪怕他们平时关系不错,霍靳尧也无法忍耐。

    不但无法忍耐,还非常的生气。

    他明知道,明知道苏青桑是自己的妻子。却还是如此,如此

    霍靳尧的胸口剧烈起伏,盯着章毅臣的脸半晌,最后却是不愿意再呆下去了,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青桑在自己房间里休息,手边放着两三本厚厚的专业书。

    她看得救专注,偶尔拿着笔,在上面做笔记。

    她的字还没写完,身体冷不防就被霍靳尧给抱住了。

    苏青桑吓了一跳,手上的笔都差点拿不住。

    “靳尧?”

    感觉到霍靳尧明显没有打算松开她,她只能将手上的书跟笔放到一旁。

    这个动作难免要让她的身体从他怀里离开一会。但就是这一会都让霍靳尧很快又伸出手将她抱紧了。

    苏青桑愣了一下,她的身体被他紧紧的按在他怀里不能动弹。

    “靳尧?”

    连着叫了好几句,霍靳尧都没有松开手,苏青桑忍不住开口询问:“你怎么了?”

    霍靳尧没有松开手,他想到了刚才章毅臣说的那句话。

    “为什么先遇到你的,不是我。”

    如果先遇到苏青桑的是章毅臣呢?

    苏青桑也会爱上章毅臣吗?

    “靳尧?”

    他不动,苏青桑越发的莫名。刚才霍靳尧是在哪?

    “你不是在照顾表叔吗?”

    听到苏青桑提章毅臣,霍靳尧松开了她,退后了些许看着苏青桑的脸。

    “你关心他?”

    关心?都是亲戚,总要关心一下吧?

    “他不是你表叔吗?”

    “对啊,我知道他是我表叔。”

    霍靳尧点头,如果那个人不是章毅臣,如果那是其它什么人,他今天早就一拳揍上去了。

    网上那句话怎么说?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老婆。

    现在的他面对的不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可是章毅臣还不光是他的兄弟,他还记得绑架案发生后的时间里,他连连恶梦,晚上总睡不好。

    当时霍老爷子无法,还给他请了心理医生。

    但是心理医生也救不了他,他还是做恶梦。是霍阳秀提议,把他送到了部队。

    当时章毅臣已经在部队了。他就跟着他。

    一起出操,一起晨练,一起演习。

    他那时也才十几岁,却被章毅臣像个大人一样的操练。可是效果也很直接。

    他每天都很累,累到了极点。结果就是一天下来,他晚上睡得死死的,连梦都没一个,更不要说恶梦了。

    章毅臣不过是比他大几岁而已。但是他却告诉自己。

    “男人的成长,不在于你失去过什么。而在于你承受过什么。”

    他告诉自己,是个男人,就不要一直缅怀过去。不管怎么样都要走出来。

    他知道就算是没有章毅臣的鼓励,他也能走出来。但正是因为有章毅臣的存在,让他更早的从那样的恶梦里脱身离开。

    后来偶有恶梦,但是大多数时候,那些梦境真的无法再对他形成困扰了。

    他这个模样,明显是非常不对劲了。

    苏青桑侧着脸看他,忍不住就开口问出自己的疑惑。

    “你怎么了?跟表叔起争执了吗?”

    霍靳尧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神清澈,坦然,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暧昧。

    他能确定,现在章毅臣的心思,一定是单方面的。

    苏青桑的个性注定了她是绝对不会在婚姻中出轨,这不是她的个性,也不是她的风格。

    可是如果当初她遇到的人是章毅臣呢?她的选择还会是一样吗?

    她会爱上章毅臣吗?

    毕竟就连他都无法否认,章毅臣的优秀。

    “老婆。”

    “恩?”

    “你——”如果没有嫁给我,会不会爱上别的男人?

    霍靳尧后面的话,在对上苏青桑清澈的目光时,问不出口。

    他摇头,再度抱紧了她。

    “没事,就是觉得有点累。”

    他真是疯了,为一个醉鬼的话去怀疑苏青桑。

    章毅臣喝醉了,他说什么,作不得数。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苏青桑。

    不想再提章毅臣了,不想让他在苏青桑面前刷存在感。

    他没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苏青桑也不再问,被他转移了注意力。

    “你要是累了,那就休息一会好了。”

    苏青桑看了眼时间。反正离晚饭的时间也还早。

    “你休息,我看会书。”

    霍靳尧摇头,将她抱紧,一起躺在床上。

    “你陪我一起睡。”

    他抱着她,也没有做其它。下颌抵着她的发顶,心里已经决定要相信苏青桑,却忍不住想到章毅臣的那句话。

    他说他吻过苏青桑。

    霍逸凡看着进了房间门的苏沛真,她脸上挂着笑。那个笑充满了算计。

    “你把药给谁用了?”

    之前苏沛真说这件事情全部由她来负责,所以他并没有问。

    “你不会是想去给苏青桑吧?你小心霍靳尧找你拼命。”

    “谁说我是给苏青桑用的?我给别人用。”

    “别人?哪来的别人?”

    “你就别问了,反正,我相信我今天做的事,对你对我来说都大有助力。”

    “你把那个药给霍靳尧吃了?”

    “说了让你别问,你还问?”

    苏沛真在他的腿上坐下,双手勾上他的颈项。

    “放心吧。我自然是把这个用在该用的人身上。”

    霍逸凡反手将她的腰往自己身边带,另一只手去捏住了她的下颌。

    “你这笑得跟狐狸似的,要说你没做什么,我可真不信。但是这大宅里,还有谁能让你把东西用上?”

    苏沛真头一低,轻轻的咬住他的手指。眨了眨眼睛,极为魅惑的看着他。

    “我啊,今天并没有打算要动苏青桑跟霍靳尧。”

    她今天不过是打算种一下颗种子,怀疑的种子。

    章毅臣喝了酒,又中了药。那么一定会失态。看照片,还有之前他的眼神,都充满了隐忍。

    这样的男人,平时若是没有机会就算了。一旦有机会,他内心的冲动越隐忍,就越克制不住。

    一旦章毅臣失态,那怀疑的种子就会在霍靳尧的心里种下去。

    霍靳尧或许不会一开始就怀疑苏青桑,更不会一开始就对她做什么。

    但如果这颗种子越长越大呢?如果这颗种子最后变成了大树,还让霍靳尧看到了呢?

    他到时候还能继续淡定吗?

    唇瓣轻轻扫过霍逸凡的手指,苏沛真将偏过头看他。

    “不要急,我们马上就有一场好戏看了。”

    霍逸凡不喜欢苏沛真这样有什么事都瞒着自己的举动。

    他扣着她的下颌,目光犀利的扫过她的脸。

    “女人,你有事瞒着我?”

    “是啊。”苏沛真一点也不否认:“每个人都有秘密。我现在就是不想告诉你。不行吗?”

    霍逸凡眯了眯眼睛,突然一个翻身,把苏沛真压在自己的身下。

    “行。不过既然你不想说你的秘密。那我只能来探究一下,你别的秘密了。”

    苏沛真笑了,极为主动的将腿抬起,勾上他的腰。配合他的动作。

    刘童佳今天很忙,身为霍家的女主人。她在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上上下下的客人都要她来招呼,安顿好。还要跟难得来一趟的一些堂弟妹,表弟妹去说话。送他们回房间休息。

    刚才她忙起来,没空去理苏沛真,她想出风头,想在老爷子面前表现,她也由她去。

    等她忙完这一会了,突然就想起苏沛真来。

    那个女人刚才不是说帮她吗?这会人怎么不见了?

    叫来了小夏问了一遍,心里嗤笑一声。也真的是服了苏沛真了,帮着端个醒酒汤就叫帮忙了?

    这般会投机取巧的劲,实在让刘童佳喜欢不起。更不要说跟苏沛真合作了。

    她是不喜欢苏青桑不假,可是脑子却是清醒得很。

    挥手让小夏去忙活,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

    “小江。那个,章毅臣,他好像喝了很多酒。你有没有送醒酒汤过去给他?”

    “送了。还是跟苏小姐一起送的呢。大少爷还在房间里照顾他。”

    霍靳尧在房间照顾章毅臣?

    刘童佳想到之前小江拍到的照片,突然就觉得心口有些发堵。

    挥了挥手让小夏离开,这会大家都安排好了。不想睡的人,霍家这么大,也有不同的功能室让他们活动。

    她看了眼楼上的方向,最终还是在走廊那里转了个弯,打算去章毅臣的房间看看。

    可是没想到等她走过去的时候。客房竟然是空的,没有人。

    她马上就叫来小夏,问章毅臣在哪?小夏刚才只说章毅臣有大少爷在照顾,可没说他在哪个房间。

    这会听到刘童佳这样问,以为他是关心霍靳尧。把章毅臣在霍靳尧隔壁房间的事情告诉了刘童佳。

    刘童佳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她自然不会去想这是霍靳尧一向的习惯。

    她想的是,这一定是苏青桑的主意。把自己的歼夫弄到自己房间隔壁。

    真的是够了。霍靳尧还在呢。这苏青桑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她心下恼怒,想也不想的就上楼,往霍靳尧的房间去了。

    她几乎有冲动,想把章毅臣跟苏青桑的龌龊直接就告诉霍靳尧。

    可是她才刚走到章毅臣的客房门口,还没来得及推门,就看到苏青桑从里面窜了出来。

    她的衣衫有些凌乱。头发也是乱的。

    看到刘童佳时,苏青桑愣了一下,一张脸瞬间就胀了个通红。

    那明显心虚的模样让刘童佳整个脸色都变了。她脚步往前一步,盯着苏青桑的脸。

    她还记得小夏的话,霍靳尧在房间照顾章毅臣,那里面的就是霍靳尧了?

    可是,章毅臣在干嘛?章毅臣不是也在里面吗?

    “阿姨。”苏青桑点了点头,就要回隔壁自己的房间去。刘童佳却挡着她的去路。目光看了眼房间里面。

    这是什么情况?

    “靳尧呢?他在哪?”

    “他在房间。”苏青桑说得很快,绕过刘童佳又要走人。

    “房间?什么房间?”刘童佳挡着不让她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