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谁更不痛快
    苏沛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变得这么有意思。那个叫章毅臣的男人,竟然是霍逸凡他们的表叔?

    这可就好玩了。

    将照片上重新翻了出来,苏沛真原来并没有计划的,现在却开始慢慢的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只是这样几张错位的照片,并不能真的让苏青桑被霍靳尧怀疑。

    毕竟霍靳尧不是笨蛋,她能看出来的事情,他也能看出来。

    她也可以将照片进行处理,用高端的p图软件,把两人p到一起去。不过那样的手段太低端了,她不会去做。

    那么,怎么样才能让这两个人真正扯上关系呢?

    向采萍看着苏沛真,这两天倒是难得,她竟然都在家里吃饭。

    她这头本来想打电话给苏青桑,让她给那个赵婶送台理疗仪过来。苏沛真这几天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都在家里没有出门。

    “妈你怎么了?怎么这样看我?”

    苏沛真优雅地喝着眼前的汤。赵婶别的不说,手艺还是不错的。

    “你,今天怎么有空啊?”

    “我不光今天有空啊?我这几天不都是在家陪你吗?”

    苏沛真挑眉,脸上的神情满是不解:“妈你不喜欢我在家里陪你?”

    “喜欢,喜欢。”

    就是觉得有点反常有些奇怪。向采萍忍不住就又多看了苏沛真一眼。发现她的心情似乎很好。

    “妈你喜欢就好。”

    苏沛真说话的时候,还给向采萍夹了一筷子菜。

    “妈,你尝尝这个。”

    向采萍看着自己琬里那块鱼肉,再看看苏沛真,对她过于开心的态度有些不解。

    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到底还是咽回去了。

    “对了。妈。我谈了一个男朋友。”

    男朋友?向采萍抬起头来看她。

    “是哪里人?做什么的?今年多大了?”

    向采萍这会神情难免有些紧张。她认识苏青桑的时候她已经结婚了。她想关心也无从关心。

    但是苏沛真,她在关心之外还有担心。

    “妈你看你。我现在是谈男朋友,又不是说要结婚的事。等我们关系再稳定点的时候,我会带他来见你的。”

    向采萍知道,苏沛真一向是个有主意的。

    那后面的话,自然就不用再说了。不过心里到底担心。

    “你刚来荣城,对这边的人也不是特别了解。凡事还是长个心眼比较了。”

    “妈你放心吧。我保证你看了会满意的。不管是家世还是其它,都没得挑。”

    她越这样说,向采萍越不放心了。对于苏沛真这个女儿,她现在是真的发现,轻不得,重不得,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霍靳尧看着眼前的报告,抬头对上杨文昌的脸,眼中还有一丝不确定。

    “他这是疯了吧?”

    杨文昌没办法回答霍靳尧的问题。要不是霍靳尧让他盯着苏沛真,他也不会发现这件事情。

    霍靳尧这会都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才合适了。

    刘童佳想尽办法,想把天域集团交到霍逸凡的手上,他却在这个时候跑去开了家公司?

    霍靳尧几个,名下都有自己的公司。有些是开着玩的,有些是长辈给他们想锻炼他们的能力的。

    霍靳尧自己就另外有几家公司。规模不有跟天域集团比。经营的项目,也跟天域集团完全不一样。

    其它的人,也差不多都是这样的情况,没有一个像是霍逸凡这样,是想着把天域集团本身的订单抢去的。

    这样的事情不要说是霍靳尧了,就是霍明光,霍老爷子,都不会允许。

    他们不阻止小辈们各自去发展,也鼓励他们有自己的想法跟见识。

    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损害家族的利益,也不能损害天域集团的利益。

    “霍总,你看这事怎么办?”

    怎么办?霍靳尧眯着眼睛,盯着手上的资料。

    他突然抬头看着杨文昌,眼中有明显的算计。

    “什暂时么也别做。”霍靳尧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不。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还是有可以做的事情的。”

    杨文昌看着霍靳尧,此时霍靳尧的眼中,满是算计。

    听完了霍靳尧的吩咐,他的眼神一亮。

    “霍总,这个主意好。不过到时候,就怕霍逸凡副总会急疯吧?”

    “那就让他急疯吧。”霍靳尧可是不会去同情霍逸凡的。

    想赚钱,想得利,都理解,但人些事情是底线,不可踩。

    而他现在就等着看霍逸凡翻船了。

    霍靳尧在等霍逸凡翻盘,苏沛真也在等一个机会。

    跟霍逸凡在一起之后,她一点一点的,把霍家的人物关系弄清楚了。

    本身就出身苏家,被厉千雪精心培养的苏沛真,在这方面可比苏青桑要敏锐得多。

    她用最短的时间,把霍阳秀,霍阳远两家人的关系都弄清楚了。

    她还知道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霍靳尧跟他这位好表叔关系相当的不错。

    就是不知道,当霍靳尧知道他这位好表叔竟然觊觎自己的妻子时,甚至跟自己的妻子搞在一起时,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苏沛真没有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你说什么?”

    苏沛真看着霍逸凡,两个人刚刚疯了一场。她这会身上粘腻得很,正想要洗澡,就听到霍逸凡的话了。

    “我说,老爷子让你去霍家过端午节。”霍逸凡从床头倒了杯红酒,喝了一口,看着苏沛真,眼中带着几分玩味:“怎么?不想去?”

    别以为他不知道,苏沛真不知道多想要这个机会。

    “去,当然去了。”

    苏沛真撑起了自己的身体,转而趴到了他的胸膛上。

    “你们家过端午节,应该会来很多亲戚吧?”

    “是。我姑婆,还有叔公一家,这次都会来。”

    上次过年,苏青桑不在荣城,后来来了之后,人反而难得聚齐。

    这次霍阳秀的丈夫章星华刚好有假期。答应了一起过来看看侄孙媳妇。

    “你姑婆一家?那,不就是说你那个表叔也会来?”

    “是。”霍逸凡将手中的酒杯放到了一旁,目光看向了苏沛真:“我发现,你好像特别关心我这个表叔。”

    “怎么?吃醋了?”苏沛真看着霍逸凡,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

    “有点。”

    “我对他关注是因为我的生活里,以前没有过军人。还有就是,我发现你爷爷好像特别喜欢他。”

    她从知道了苏青桑跟章毅臣的事情到现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可是做足了功课的。

    霍老爷子好像特别喜欢这个外甥,而章毅臣对霍老爷子也足够尊敬。只要在荣城,就会过来看霍老爷子。

    “是。我表叔年轻有为,我爷爷是很喜欢他。”

    霍逸凡突然翻了个身,将苏沛真压在自己的身下:“女人,我不喜欢你在我面前的时候,还提起别的男人。”

    “我可不是在提别的男人。”

    苏沛真看着霍逸凡,脸上的笑别有深意。

    “我可是在帮你讨好你爷爷。”

    “是吗?那我先谢谢你了。”

    霍靳尧就喜欢她这股聪明劲,低下头,再一次开始的掠夺。

    端午节的家宴。苏沛真跟霍靳尧,来得算是早的了。

    不过有人比他们还要早到。霍阳远带着他的大儿子跟大儿媳,小儿子来了,小儿媳有事出差去了,没有空。

    但是几个孙辈,这次也跟着来了。他家孩子比霍靳尧的要小几岁,这会围着一圈,坐在一起。

    霍阳秀带着她的一儿一女来了。,大儿子章良则,大女儿章含蕾。没看到章毅臣,据说昨天还要出任务,要晚点过来。

    不过章含蕾的孩子,章良则的孩子都来了。两家人坐在一起,客厅热闹得很。

    除了他们,就是霍明美,霍明亮两家人。

    苏青桑进了门,跟这些长辈都一一打过招呼。目光扫过霍逸杨时,才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人。

    霍逸凡还没有来,没有让她等太久。很快的,霍逸凡就来了,带着苏沛真一起。

    苏沛真落落大方的跟几个长辈见礼。来之前,霍阳远两兄妹都听说了苏沛真会过来,所以都准备了礼物。

    苏沛真从进来开始,就没有看过苏青桑。

    倒是章含蕾突然发现什么一样,啊了一句。

    “说起来真巧啊,这靳尧的媳妇跟逸凡的女朋友都姓苏?”

    “可不光姓苏,人家还是两姐妹呢。”

    霍明美在边上解释,章含蕾有些意外。不过今天来的长辈不少,霍明美没把话说得太透,只说两个人是姐妹。私生女什么的,就没有再提了。

    不过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上次苏家人过来,可没看到苏沛真,这里面只怕有猫腻。

    一时一群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苏沛真身上,似乎想要看明白一些。

    苏沛真感觉到了旁人的注视,却相当坦然的走到了苏青桑旁边,在她身边坐下。

    霍靳尧此时正在跟老爷子说话,看到苏沛真的动作几乎马上就要起身往苏青桑的方向走。

    霍逸凡却在此时坐到了他旁边:“大哥,让沛真跟她姐姐叙叙旧,我们刚好可以说说公司的事。”

    霍靳尧看碰上霍逸凡的神情,又看了眼苏青桑的方向。她在此时给了他一记眼神,霍靳尧放心了。

    苏青桑可不是会让自己吃亏的人。

    “是啊,我们是两姐妹,看不出来是吧?因为我长得像我奶奶,但是我姐姐长得像我爸。”

    苏青桑看着苏沛真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没有去拉开,而是看了苏沛真一眼。

    “我跟我姐啊,因为长得不像,从小到大,一起有人说我们是表姐妹,不是亲姐妹呢。”

    苏沛真勾着苏青桑的手,脸上的笑十分灿烂。

    “其实这些人都不了解,不知道我们根本就是亲姐妹。姐姐你说是吧?”

    “恩。”这么多人在,还有霍家的亲戚。苏青桑不会跟苏沛真起冲突。她恩了一声算是回应,同时想把手抽出来。

    哪里知道苏沛真勾得特别紧,她一时竟然没能挣开。

    “说起来,我们姐妹的感情啊,从小就亲近。我姐嫁给我姐夫,我不知道多舍不得。根本不愿意跟她分开。所以她来了荣城,我也跟来了。”

    说话的时候,苏沛真看向了霍逸凡,眼神满是温柔:“没想到,我运气就这么好。遇到了逸凡。更没想到,他跟我姐夫竟然是兄弟。”

    “现在好了。我们两姐妹嫁给两兄弟。说起来,真的是一段佳话呢。姐姐,你说是吧?”

    苏青桑看着苏沛真演得跟真的一样,又看了眼她勾着自己的手臂,点了点头。

    “是啊。真是一段,佳话。”

    她说佳字的时候,刻意将音调提高了些许。听起来,很像是林市方言。

    在林市方言里,佳跟假字的音,是一样的。

    别人听不出来,但是苏沛真一定会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苏沛真当然听懂了。但是她笃定苏青桑不会戳破自己。

    她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了起来:“姐姐,一想到能跟你嫁进同一家,又成一家人,我真的是好高兴哦。”

    “恩。我也很高兴。”

    苏青桑淡淡的开口,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手却不着痕迹的将苏沛真的手拉开。

    苏沛真不让她把自己的手拉开,反而将脸靠近了苏青桑,声音很轻。

    “苏青桑,看着我这样出现在你面前,而你却摆脱不了我,是不是特别让你难受啊?”

    她的话,只有彼此能听到。她面上还带着笑呢。不知道的人,以为他们两姐妹相谈甚欢。

    苏青桑看着她脸上的得意,脸上的笑比她看起来还要亲切。

    “不难受啊。我其实还挺高兴的。”

    苏青桑也学着她的样子,笑着说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很高兴吗?毕竟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苏家大小姐,现在这样费尽心机的来找我的不痛快。这件事情,本身就让我很痛快了。”

    风水轮流转。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你不是不屑于理我吗?

    那你现在这样出现,又是为了什么?

    苏沛真几乎端不住脸上的笑了。两姐妹靠得很近,只有苏青桑看到了,苏沛真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恨。

    她神情不变,成功的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转而放在苏沛真的肩膀上。

    这样看,两姐妹就变成像是在说悄悄话一般。

    “苏青桑,你不要太得意。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你也不可能一直就得意下去。”苏沛真脸上的笑都要端不住了。

    “恩。我知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不过不管再怎么河东河西,有件事情,都已经无法改变了。”

    “什么?”

    “那就是你永远都不可能再当苏家的大小姐了。厉千雪的女儿,是我。”

    要踩人痛脚,苏青桑不是不会,只是不屑。而不屑的前提是,苏沛真不来招惹自己。

    苏沛真脸色难看,身体一僵,她几乎就要站起来,苏青桑适时按住了她的肩膀。脸上的笑越发的柔和亲切。、

    “妹妹,你还是注意着点形象。这可是在霍家,而你,还没正式嫁给霍逸凡呢。”

    换言之,这事还有变数。霍逸凡有可能只是跟她玩玩,她最后能不能进霍家还是两说。

    可是她不一样,她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霍家大少奶奶了。

    苏沛真从来不知道,苏青桑还有这样的口才,这样的尖锐。她脸上的笑一时变得十分尴尬。

    要不是最后一丝理智提醒她,现在这个场合,她不能发作。也不能生气。

    她要是真的生气或者是发作了,不就如了苏青桑的意了。

    “谢谢姐姐提醒。放心,我们一定会成为妯娌的。”

    苏青桑点头,拍了拍苏沛真的肩膀。

    “好啊。我可是很期待呢。”

    她们彼此面对面,四目相对,苏沛真又怎么会看不懂,苏青桑眼中的意思?

    期待什么?期待她嫁不成呗。

    苏沛真说不下去了,再说下去。她觉得自己会控制不住,想给苏青桑一巴掌。

    她强迫自己冷静,然后看着苏青桑,给了她一记别有深意的眼神之后起身回到霍逸凡身边去坐了。

    霍逸凡看出了苏沛真眼中情绪不的对劲,无声的挑了挑眉。

    两个人的小动作,没有逃过霍老爷子的眼,霍逸凡更是看在眼中,无比确定。苏青桑没吃亏。

    好。不愧是她老婆。

    苏沛真笑得有些僵硬。不过也只有一下:“没事,姐姐问我,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呢。”

    “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我说,这件事情,还要看爷爷。”

    苏沛真看了眼霍逸凡,又看向了霍老爷子。

    “要是爷爷不反对我嫁进霍家,我当然是什么时候都可以。”

    “不反对,不反对。”霍老爷子笑了。这段时间相处,他觉得苏沛真人不错。

    有见识有格局。最重要的是跟霍逸凡情投意合。

    霍靳尧是他的孙子,可是霍逸凡也是。他一碗水端平,希望两个孙子都幸福。

    这边在讨论婚事,那头霍阳秀就听到了,刚想凑过来问一句什么时候举行婚礼。那头却又有人来了。

    章毅臣。

    他昨天还在出任务,今天一早任务结束以后,第一时间赶来的荣城。

    见到霍老爷子,先跟他打过招呼,这才走到了霍阳秀的面前。

    “妈。”

    霍阳秀的两个孩子都从军,她对两个孩子都是一样的关心。但是对这个小儿子,她格外的疼爱。

    “看你,好像又瘦了。再怎么出任务,也要注意吃饭。你老是三餐不正常,以后胃要坏掉的。”

    章毅臣不说话,这样的念叨每次见面都有,他都习惯了。

    跟其它几位长辈一一打过招呼,最后就轮到那些小辈。

    他跟苏青桑打招呼的时候,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秒。不多,就一秒。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秒,除了苏沛真。

    她从章毅臣进门开始,就一直盯着他看。她看懂了,看懂了他的每一个表情,看懂了他的每一个眼神。

    那极为克制而又隐忍的情绪。她甚至都想给这个男人鼓掌了。真的很能忍。

    喜欢上自己的侄媳妇,已经是让人跌破眼球的事情了。更没想到的是,他这般能克制,这样能忍。

    除了那一秒,他再没有一记多出来的眼神落到苏青桑身上。

    如果不是苏沛真一直关注着他,如果不是苏沛真早就知道他的心思,只怕也是看不出来的。

    “你在看什么?”

    霍逸凡注意到她的视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时。章毅臣已经走到他父亲身边坐下了。

    他跟章星华同在部队,却不是经常能见到的。因为在不同的军区,平时想见一面只能是回家的时候。

    偏偏两个人都各自有自己的事要忙,结果有时候一个月都不见得能见一次。

    “没什么。”苏沛真摇头,看到章毅臣,刚才被苏青桑刺激了的心,这会终于缓了一点了。

    她看看章毅臣,又看看苏青桑。苏青桑浑然未觉。丝毫不知道章毅臣的心思。

    她不得不庆幸,之前她没有急着把照片发给霍靳尧。

    人很多,客厅就安静不起来。三三两两的说话声,跟彼此的交谈声,完美的遮掩了章毅臣的心思。

    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场合,他不会允许自己的情绪泄露分毫。

    可就算如此,一直关注他的苏沛真,也让她抓到了一次章毅臣看苏青桑的目光。

    那时苏青桑起身似乎是要去洗手间,章毅臣看了她一眼。虽然很快就收回了视线,但是苏沛真却反而觉得这样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个人,不断的去压制自己的感情,那么最后会怎么样?

    想想还真是期待啊。

    同样注意到章毅臣视线的,还有另一个人,刘童佳。

    她忍不住就去看苏青桑,发现那个女人好歹还要点脸,没有明目张胆的跟章毅臣眉来眼去的时候,还让她多少松了口气。

    这两个人要是真的不要脸到了那种地步,那她是一分钟也不能忍耐的。

    眼下客人多,她没有空去跟苏青桑计较,只能以后慢慢的警告她,让她注意点形象了。

    今天重要的亲戚几乎都到了。刘童佳并没有选择在霍家本宅吃中饭。而是选在了上次执行厉老爷子他们的那家酒店。

    大家都有车,开车过去不过是十几分钟,也算是方便。苏青桑上了霍靳尧的车,他正打算发动的时候就看到了章毅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