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她跟你是不一样的
    苏青桑也想过这一点。

    “我可以打电话给阿姨,挑着苏沛真不在的时候来。”

    霍靳尧可不认为纸能包得住火,更何况那苏沛真就是冲着苏青桑来的。

    “你要是实在想看她,就打电话,跟她约在外面见面。”

    苏青桑不说话了,她知道霍靳尧的顾忌。只是:“我只是看阿姨,好像过得不太好。”

    霍靳尧沉默,过得再怎么不好,他们能做的,也非常有限。

    先不说在苏沛真跟向采萍的母女关系这件事情上他们根本帮不上忙。这个时候若是真的因为想帮向采萍做点什么而有什么行动,向采萍也不一定会接受。

    毕竟这一番接触下来,他们也大概可以猜到,向采萍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

    刚才那半天她一句话都不说,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她不会想让人知道她跟苏沛真的关系不好的。

    “其实,阿姨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人。你说为什么苏沛真就不能接受她呢?”

    霍靳尧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向采萍再好,有了之前厉千雪那二十几年的影响,苏沛真也不容易接受另一个人当自己的妈。

    “她跟你,是不一样的。”

    苏青桑之前以为自己没有生母,对母亲自然有向往,也有依恋。可是苏沛真本来是有母亲的,还是相处了二十多年,对她关怀备至的人。

    现在要去认一个半路出现的女人,她会接受才怪。

    霍靳尧能想到的事,苏青桑也能想到。低下头,她心情有些失落。

    这样的情绪让她一直到下了车,还是想着向采萍的事情。

    霍靳尧伸手去拉她的手,将她揽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好了。别想了,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改变的。”

    “我知道,就是觉得有点心酸。”

    “你要是实在担心,下次挑苏沛真不在家的时候去看看她,陪陪她好了。”

    “好。”

    苏青桑也是这样想的。若是让向采萍主动来找自己,只怕是不可能。还是她去找向采萍,比较合适。

    “走吧,今天是出来玩的,开心点。”

    苏青桑点了点头,既然是出来玩的,现在就放松心情,好好玩吧。

    霍靳尧带苏青桑去的,是荣城新规划的一处湿地公园。这里每年有几万只候鸟在这边栖息。

    当地就建成了一个保护区。冬天的时候,候鸟都飞到南方过冬去了。

    现在季节回暖,很多鸟飞了回来。游人想看也没有问题,不过是被隔离在了保护网之外。

    保住网的外沿就是他们今天要来的湿地公园。风景相当不错。

    偶尔也能看到隔壁保护区里的候鸟往这边飞。他们也不怕人,甚至会停下来。不过若是有人靠近,马上又飞走了。

    苏青桑还真的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这些鸟类。眼神相当的新奇。

    “那个,是丹顶鹤吗?”

    “是。”霍靳尧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那边还有。”

    “好漂亮。”

    苏青桑满脸赞叹。要不是怕心动那些丹顶鹤,她都想上前看清楚一些了。

    绕过湿地公园的小路,前面还有一个小凉亭可以供人休息。凉亭也是一个观景亭,可以看到远处的保护区,还有大半湿地公园的湖景。

    今天不是周末,人并不多。苏青桑两个人走上前的时候,看到里面已经有人了。

    是一对母女。

    那个妈妈看起来很年轻,正牵着她女儿的手,很有耐心的指着外面的一些鸟给女儿看。

    一边给女儿看,一边还不忘介绍。

    这个是什么鸟,有什么习性。那个是什么鸟,长什么样子。

    苏青桑跟霍靳尧进小亭子的时候,那个当妈妈正在回答女儿的问题。

    看得出来,她来之前做了不少的功课,对女儿问的问题都有回答得上来。

    苏青桑站在那,没有打扰那个当妈妈的,而是转过头看向霍靳尧,想跟他说他们继续走,把这地方让给这对母女。

    却没想到发现霍靳尧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个当妈妈的身上。他的眼神却不是在看那人,像是透过那个妈妈在看某人。

    苏青桑突然就想到那天晚上,霍靳尧那一声妈妈。

    她低下头,眼睛莫名有些酸涩。

    “靳尧。你看啊。这个呢,是长颈鹿,你知道吗?长颈鹿生活在——”

    “妈妈,长颈鹿的脖子这么长,它们不会累吗?还有啊,他们睡觉的时候怎么办啊?”

    “靳尧你真可爱,还会想到这样的问题。不错。真聪明。我告诉你,长颈鹿啊,它们是很累,但是它们很少躺下睡觉。因为那太危险了。它们啊——”

    刘童佳的声音跟眼前这个当母亲的重合。霍靳尧的脸色略有些阴沉。

    感觉到苏青桑看向他的视线,他对着她笑笑,抿着唇,拉着苏青桑的手无声的往另一边去了。

    苏青桑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霍靳尧之前把刘童佳做的事情捅给了霍明光知道。这段时间,两母子的关系又一次降到了冰点。

    苏青桑看着他刀刻般有型的侧脸,想到他刚才的眼神,心里泛起一阵淡淡的疼意。

    她伸出手,握了握霍靳尧的手。

    不想霍靳尧再想起刘童佳,她故作轻松的开口:“刚才那个小女孩真的很可爱,是吧?”

    “恩。”他没看到,甚至那个当妈的长什么样子,他也没看到。

    他只是想到了刘童佳,脑子里甚至不自觉就回忆起了童年那一幕。

    其实在出事以前,那样的场景,在霍家,在他们兄弟身上也是出现过很多次的。

    刘童佳曾经也是一个好妈妈。

    “霍靳尧。”苏青桑突然停下脚步看他,目光略有几分热切:“要不,我们也要个孩子吧?”

    霍靳尧愣了一下,转过脸看苏青桑。对于她的话,没有回应。

    “真的。我觉得。我也能学着当一个好妈妈。”

    苏青桑眨着眼睛,眼中满是鼓励:“我相信你也会是一个好爸爸。”

    霍靳尧不说话,他的唇抿得很紧,对于她的提议,明显不感兴趣。

    苏青桑有点郁闷,想再说几句,霍靳尧已经拉着她的手往前面去了。

    “霍靳尧——”

    “再说吧。”

    再说?那就是说可以商量了?

    苏青桑其实也不是说非要现在生孩子不可。但是她真的愿意去试一下厉千雪说的,也许有了孩子,霍靳尧跟刘童佳的关系会缓和。

    霍靳尧却不给她再问下去的机会。

    “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白天鹅,我们过去看看。”

    他转移了话题,苏青桑自然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之后游玩的时间,霍靳尧甚至根本不再给她这个机会开口。

    没关系,她也许可以试一下用别的方法让霍靳尧同意。或者说是不得不同意。

    苏青桑以为,白天霍靳尧的态度,至少是软化了。所以这天晚上,她就开始切实的实行了起来。

    她将霍靳尧之前给她买的睡衣换上,还破天荒的喷了点香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面貌,苏青桑自己都开始觉得脸红。

    她深吸口气,给了镜子里的自己鼓励的眼神之后,这才出了浴室。

    霍靳尧今天先洗的澡,这会正半躺在床上。

    空气中突然传来的淡淡香气让他抬起了头,第一眼就看到了,布料几乎不能把身材遮住,姓感至极的苏青桑。

    他眯起了眼睛,看着她一步一步的靠近。

    “你,不累吗?”今天在外面玩了一天了,她不累吗?

    苏青桑摇了摇头,单脚抬起来,半跪在床上。一只手抚上了霍靳尧的脸。

    霍靳尧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他将手中的书往边上一放,正想要反客为主,苏青桑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苏青桑相信霍靳尧没有办法抵挡自己今天的招数。这个招数虽然老套,但是对霍靳尧有用。

    果然,霍靳尧被她接下来的举动弄得迫不及待了起来。

    她却慢慢的自己沉入了其中。迷失的当口,以为霍靳尧会如她所愿。

    却发现他竟然在这样的时候,还不忘起身做好措施。苏青桑的脑子里闪过什么,快得根本抓不住。

    而接下来,霍靳尧也没有再给她时间,让她继续想清楚了。

    之后的几天,苏青桑试过各种办法,换了各种睡衣。甚至还去网上按着霍靳尧的喜好买了一些她自己都不好意思穿上的睡衣。

    可是她发现最后的结果不尽人意。

    霍靳尧哪怕再怎么动情,再怎么沉迷,都不会忘记在最后的关头做好措施,不给她一丝一毫的怀孕机会。

    哪怕她明示暗示,霍靳尧却丝毫不为所动。

    入夜,苏青桑揉了揉自己的后腰,洗过澡,换上了以往的棉质睡衣,快速的到床上躺下。

    霍靳尧跟以往一样翻身而上,却在看到她身上的棉质睡衣时停了一下。

    “今天不玩了?”

    谁玩了?苏青桑拉高了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只留下一张小脸露出在外面。

    一双眼睛就这么直直的盯着霍靳尧,眼中有明显的不满。

    他早就知道了吧?知道她的打算,却还是这样看着她这段时间像个,像个——

    苏青桑转开脸去,决定今天不要理霍靳尧了。

    霍靳尧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记。

    “生气了?”

    “没有。”

    本来也就是她自己作出来的,有什么气好生的?

    还说没生气?霍靳尧翻身在她旁边躺下,伸手将她的腰揽进自己的怀中。

    低下头,轻轻的吻着她的发顶。

    “今天不来了?”

    “不来。不光是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永远都不来了。”

    这赌气一般的话引得霍靳尧失笑。忍不住就亲了亲她的脸颊。

    “别碰我。腰酸,疼。困了。要睡觉。”

    她体力不如霍靳尧,这几天为了想要一个孩子,可真的是花了大力气的陪他折腾。

    可是最后折腾的结果竟然还是不如人意。她都想哭了好吗?

    霍靳尧的大手扣在她腰上,苏青桑真的怕了。

    “真的别来了。我累。”说话的时候就要往边上躲,可是床就这么大,哪里躲得开?

    霍靳尧没有松开手,而是将手在她的后腰,轻轻的揉了揉。

    他的力道适中,也揉在了点上。苏青桑的腰酸缓解了不少,她脸上的神情也跟着放松了几分。

    “老婆。”

    霍靳尧手上的力道不减,揉得她越发的放松。

    “我们先过几年二人世界,好不好?”

    苏青桑愣了一下,想抬起头,霍靳尧按着她的腰不让她动。这么久的时间,这是她第一次听他说起这事。

    “我不想骗你,事实上,我真的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当一个父亲。”

    他说话的时候,胸腔跟着颤动,苏青桑半咬着唇,第一次听他提到父亲这个词。

    她突然就想到一件事情,在刘童佳漠视他的这些年里,霍明光又做了些什么呢?

    他身为霍靳尧的父亲,并没有承担起一个当父亲应该有的责任。

    他没有试着去缓和,调解刘童佳跟霍靳尧之间的关系。认真探究起来,霍明光这个父亲,也是不称职的吧?

    霍靳尧换了一只手,继续给她揉腰。

    “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为什么要让一个孩子,来分享我们彼此之间的时光跟精力呢?”

    他说得都对,但是苏青桑知道,这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

    她没有再抬头,反手抱住了霍靳尧,将脸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好。以后再说。”

    没有再说更多的话。

    他不想要孩子就不要吧。她既然答应了给他时间,就慢慢的等,等有一天他想通了,想明白了,愿意要孩子了再说吧。

    苏青桑跟霍靳尧把话说开,两个人每天晚上的特殊运动自然也减少了不少。

    至少苏青桑是真的折腾不起来,也没自信再这样天天折腾去了。

    事实上苏青桑之前除了考虑刘童佳的立场,还考虑一个霍靳尧的立场。

    身为霍家的长孙,她担心他会有他的责任。但是如果他根本不想这事,那她又何必担心呢?

    放松下来,苏青桑反而更能去享受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感情自然也就更好了。

    而导致刘童佳跟霍靳尧不合的那件事情,苏青桑选择性的不去提。

    有时候难得糊涂,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