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
    荣城正是中午,这样的天气并不冷。跟另外两个看起来就是阔太太的女人在逛街。

    “伯母。”

    苏沛真看到刘童佳的那个瞬间,快速的上前去打招呼。

    “你好啊。你也来逛街啊?”

    她说得亲昵,言语之中好像两个人很熟络一般。

    刘童佳看着眼前的苏沛真,神情有些淡。只是应了一声,就没打算继续理会苏沛真了。

    苏沛真却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伯母,既然遇到了,那就是有缘。我经常听逸凡说,你跟伯父对他都很照顾,他也很感念你们——”

    “苏沛真。”刘童佳突然打断了她的话:“你不用把你哄老爷子那一套搬出来,用到我身上。”

    苏沛真没想到,她这还没出手呢就先碰了个软钉子。不过她一点也不气馁。

    “伯母你这样说可就真的是误会我了。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说话的时候苏沛真看了眼跟在刘童佳旁边的两个女人。

    “伯母你要是不信,大可以问问其它人,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谁不知道伯母你又和善,又大气?”

    边上跟着的两个人刚好一个是徐若离的妈妈徐太太,另一个是李香芫。

    两个对于苏沛真的话当时是不可能反驳的。

    刘童佳被苏沛真这样一打搅,逛街的兴致就谈了几分。

    转身看了眼徐太太跟李香芫一眼。两个人马上说有事,先告辞离开了。

    跟她们分开,刘童佳并不理会苏沛真。而是拿出手机来,打电话让司机来接盵。

    苏沛真适时挡住了刘童佳的去路:“伯母,既然遇到了,那就聊一会呗?”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可是我却觉得我跟你应该很有话聊。”

    这是在百货公司的门口,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聊天的场合。

    刘童佳深深的看了苏沛真一眼,最后直接进了旁边的一家咖啡店。

    苏沛真唇角勾起,跟了上去。

    两个人在咖啡店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下,苏沛真笑容和煦。

    “伯母要喝什么?”

    “我不是来喝东西的。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伯母。我其实真的只是想跟你聊聊,毕竟我觉得像伯母这样的人,肯定不喜欢被人蒙骗,你说是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苏青桑,她的身份,我想你可能不知道——”

    “我知道,她才是厉千雪的女儿。而你——”

    刘童佳上下打量了苏沛真一眼,眼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你才是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私生女。”

    被人点破自己的身份,苏沛真的脸色略有些尴尬。

    “伯母,你何必这样说我的?那苏青桑现在就算不是私生女,你不也一样不喜欢她?”

    “所以呢?”刘童佳将身体往前倾了些许:“你就想跟我联合起来,一起对付苏青桑?”

    “伯母你这话说的,你既然不喜欢她,又何必这样的态度?”

    苏沛真不信刘童佳会对她的提议无动于衷:“伯母,我可是听说,你原来另有想娶进门的儿媳。我这不是也帮了你?”

    “帮我?”刘童佳冷笑:“是帮我,还是帮你自己?”

    “你何不把这个事情看成是互相帮助?”

    “互相帮助?”刘童佳笑了:“怎么?你以为你说句你不喜欢苏青桑,就可以让我跟你合作?”

    看到苏沛真变了的脸色,她收敛了脸上的笑。

    “苏沛真。我不怕告诉你,我确实是不喜欢苏青桑,但是我更不喜欢你。”

    “伯母?”

    “你的身份既然已经不是苏家的大小姐,那就要认命。你不想认命,想得回自己原来的一切,我能理解。但,我却不想当那个推手。”

    “可是——”

    “可是我不喜欢苏青桑是吗?”

    刘童佳看着她,目光越发的嘲讽。

    “你想多了。我是不喜欢她。可是她跟霍靳尧都已经结婚了。怎么?你以为,我会为了你那一点子上不得台面的私心,让苏青桑离开霍家?”

    “伯母?”

    “行了。”刘童佳这会也没有耐心再呆下去了。她站了起来:“想利用我,你还太嫩了点。”

    “伯母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有或者没有,都没关系。反正我不喜欢被人利用。也没兴趣跟你合作。毕竟像你这样把野心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的女人,比苏青桑更让我讨厌。”

    扔下这句,刘童佳径直离开了。

    留下苏沛真坐在那,脸色实在是难看。她没想到刘童佳竟然是这样的态度?

    她的胸口起伏得厉害,眼看着刘童佳的身影消失,她缓缓的吁了口气。

    好,真好。她比苏青桑更让人讨厌吗?那她倒是想看看,苏青桑跟她,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吃过饭,时间还早,苏青桑去厨房切了水果出来,在茶几上放下。

    章毅臣看了她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

    苏青桑看看霍靳尧,又看看章毅臣。用眼神示意霍靳尧招呼章毅臣,就回房间去了。

    她手上现在还有一个论文没完成。正想这段时间来做完。

    苏青桑抱着本本,手边是她打印的资料。就这么窝在床上写,却不知道怎么睡着了。

    最后是被霍靳尧吻醒的,她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霍靳尧放大的脸:“几点了?”

    “四点多了。”

    “表叔走了?”

    “还在外面。”霍靳尧亲了亲她的脸颊:“怎么睡着了?很困?”

    苏青桑摇了摇头:“表叔都没事吗?怎么还不走?”

    “你不喜欢他来?”

    “也不是。”苏青桑想着自己几次遇到章毅臣,都是在很窘迫的情况下,有些不自在:“就是觉得他好像挺闲的?”

    “他才不闲,人家每次来荣城都有事。”

    是。每次来荣城都有事。每次有事还有空去霍家。每次还都那么巧就看到她出糗的尴尬时刻。

    “他晚上还在我们这里吃饭吗?”

    “不。晚上我们出去吃。”

    霍靳尧将她把床上的资料和笔记本收了起来:“李峻生回来了。大家说了晚上聚聚,我带你一起去。”

    “好。”

    苏青桑对李峻生印象不错,也知道他跟霍靳尧关系好。

    听到这话,马上就起来穿衣服了。不过刚穿到一半,她突然回过头去看了霍靳尧一眼:“表叔,不会是也要一起去吧?”

    “恩。他跟李峻生他们都认识。自然是一起。”

    苏青桑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了。霍靳尧却在此时起身,上前圈住了她的腰。

    “老婆,你昨天去老宅看爷爷了?”

    苏青桑穿衣服的动作停了一下,她转过身跟霍靳尧对视:“是。”

    “爷爷平时一个人在霍家,虽然你爸妈都在家,但是他们好像也没能常陪着爷爷。我有空就去看看他了。”

    霍靳尧深深的看了苏青桑一眼,没有去戳破她的谎言。

    苏青桑被他的目光盯得一阵不自在。忍不住就开口:“其实我除了陪爷爷,我还想——”

    “没事。”霍靳尧打断她的话:“你要是有空,多去陪陪爷爷也好。”

    “靳尧?”

    “下次,我陪你一起去。”

    苏青桑看着他,心里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霍靳尧知道她是想去老宅问霍老爷子那件事情。

    她低下头,后面的话想说,霍靳尧却将她抱住。

    “老婆。给我点时间。”

    她想知道的事情,给他点时间,他会告诉她。

    这是他的意思,她知道。

    苏青桑将脸贴近了霍靳尧的耳边,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没有说什么事,没有说什么时候,两个人,彼此已经有了默契,都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

    苏青桑任他抱着,他这样说,那她就不问了。

    等他哪天想说了,再告诉她好了。

    可是因为他的话,她也坚信了一点。那就是当年的事情,一定不是刘童佳理解的那样,也许,另有隐情,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现在,只能等,等霍靳尧愿意告诉她了。

    李峻生在林市当市长,平时不怎么回来。

    他是个有野心的,没事就在到处飞。这里考察,那里交流。

    他这次回来,也只呆两天。晚上吃饭的地方定在香膳坊。

    苏青桑来过这里几次,对这里很熟悉。

    坐下没多久,万显阳就先来了,他一来就坐到了苏青桑旁边那个空位上。

    苏青桑的另一边是霍靳尧,再旁边是章毅臣,章毅臣看一万显阳的举动,转过脸去看霍靳尧,他正在跟李峻生说林市的事情,没注意万显阳的动作。

    章毅臣的眼睛眯了起来,又看了万显阳一眼。

    “小嫂子。梦绾最近忙什么?怎么不来荣城找你玩了?”

    “她有自己事。哪就能天天耿找我玩?”

    苏青桑知道万显阳的心思,忍不住就提醒他:“你不是有她微信?你可以自己联系她。”

    “我知道,可是她都不理我。”万显阳说到这个还有点委屈:“小嫂子。你看我,不差吧?你这闺蜜眼光怎么就那么高?”

    “你可别冤枉人,她不是眼光,她是不喜欢你。”

    “那就是看我不上,还不是眼光高?”万显阳有些不服气。

    他这个样子,苏青桑都有点想笑了:“你还真别这样,不是你的问题。是你真不是她的菜。”

    她最近有跟施梦绾联系,也听她提过万显阳时不时会跟她联系。

    还每天早中晚的问候,事实上万显阳自己不觉得,施梦绾却已经觉得困扰了。

    不过是因为他是霍靳尧的发小,她不愿意把人得罪狠了。所以只能不回信息。而不是直接把他拉黑了。

    这话不能跟万显阳说。苏青桑却是知道。

    展昊泽跟万显阳的个性也好,长相也好,都不是一挂的。更重要的是,施梦绾为了一个展昊泽,一直死心眼。

    十几年一直惦记着,这么些年来追求她的人不是没有。可是她真的没有一点动心的。

    这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万显阳说得很小声。苏青桑说得就更小声了。

    别人听不到,只看到他们相谈甚欢。章毅臣突然就站了起来,对上霍靳尧有些疑惑的目光时,他扯了扯嘴角。

    “去打个电话。”

    他走了出去,霍靳尧只问了一句,就没有再问了。

    苏青桑又劝了万显阳几句,却发现她不劝还好,一劝万显阳反而更上心了。

    甚至跟李峻生说这次想跟着他去林市玩几天。苏青桑头疼了,看万显阳一副来真的模样,她想着自己是不是要给施梦绾打个电话,提醒她一下。

    想什么就来什么,施梦绾的电话响起来,苏青桑看了一眼,又看了眼万显阳,起身去外面接电话了。

    “青桑,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出了走廊刚一接起电话,苏青桑就听到了施梦绾兴奋的声音,她笑了。

    “什么好消息?”

    “我上次拿我设计的作品,参加法国的畅想时装设计大赛。已经过了初赛了。”

    “真的?你太棒了。”这个大赛苏青桑之前听她提过,当时施梦绾还不觉得自己能过,还是苏青桑一直鼓励她,让她可以试试呢。

    “那你不就要去法国?”

    “对啊,过了初赛,接下来的比赛要去法国参加。啊。我好开心啊。”

    苏青桑也为好朋友高兴,又问施梦绾几时去,知道就是下个星期之后她乐了。

    万显阳刚才还想着要去林市找施梦绾呢。这施梦绾马上就飞法国了。那个比赛周期有点长,到时候两个人遇不到一起去。

    这样一想苏青桑就觉得自己有点坏了。恩。要不要提醒万显阳一句呢?

    还是算了。万一到时候他又追去法国,那才真是困扰了。

    又聊了几句,苏青桑把电话挂了。一抬头就发现,章毅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面前。

    她脸上的笑意快速的收敛。

    “表叔。”

    “打电话?”

    这突然的问话让苏青桑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章毅臣看了她一眼,本来要离开的脚步却落在她掌心握着的手机上。

    她刚才跟谁聊天?说得那么开心?

    这好像不是他能关心的问题,可是她可以对着万显阳那小子也笑得那么自在。为什么独独对着他的时候,就没个好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