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刚才是谁在这里
    “爷爷。”章毅臣在这里,苏青桑想问的话,自然是没办法问出口了:“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啦?”

    “能。当然能。”霍老爷子笑着开口:“你们不来陪我,我都只能跟鹦鹉说话了。你来了正好,我有伴了。”

    “爷爷,你这不是还有表叔陪你呢?”

    章毅臣出现在霍家,苏青桑已经不意外了。说起来,他对老爷子倒是真上心,只要来荣城,就会过来陪老爷子。

    上次章毅臣帮了自己一把。她跟霍靳尧说要请章毅臣吃饭,可是他一回部队,他们也见不到人,以至于到现在都还没有请。

    “是啊,毅臣是个好孩子。”

    霍老爷子很喜欢章毅臣。他又有心,只要来林市就会来看自己。

    苏青桑这话没法接,人家辈份比她大,她也就在边上陪着笑。

    成叔突然出现在门口,叫了一句:“老爷子,霍二爷的电话。”

    成叔说的二爷自然就是霍阳远。霍老爷子听了,看了苏青桑一眼:“你陪你表叔聊会,我接个电话。”

    他走得急,也忘记了章毅臣跟霍靳尧差不多年纪。

    苏青桑愣了一下,对于霍老爷子这突然的提议一时有些不莫名。

    目光看了眼章毅臣。那只刚才不害聒噪的鹦鹉这会倒是沉默了下来。

    章毅臣站在那里看她,苏青桑对上他的视线,一时觉得有点尴尬。

    “上次的事,谢谢你。”

    她指的是医院医闹那一次,要不是章毅臣来得及时,就她跟霍靳尧两个,就么能把事情解决,只怕也是要吃点亏的。

    “不客气。”章毅臣转开脸,刻意不去看苏青桑:“小事一桩。”

    “对你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说就不是小事了。”

    苏青桑笑了笑,眼中的感激十分真挚:“我上次还跟靳尧说,要挑个时间,请你吃饭呢。”

    “不用客气了。真不是什么大事。”

    “要的。”苏青桑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就知道表叔要在荣城呆多久?不然的话,让我跟靳尧做东好了。”

    章毅臣终于回过脸来看她,她的眼神清澈,眼中是纯然的感激。

    还有她看他的眼神,完全是看一个长辈的眼神,这个认知他清楚得很,却难掩内心深处的苦涩。

    “我不喜欢在外面吃饭。”

    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让苏青桑有些不解的看着她,章毅臣加了一句:“上次在你家你——你家那个阿姨做的饭不错。”

    “那就在家里好了。”

    玉婶的手艺确实不错,苏青桑也没有多想。她在心里思考着一个大家都方便的时间。

    “那表叔你就看你这几天有没有空了。你也可以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我去买菜。”

    苏青桑本来想说让玉婶去买菜。可是她本来就要感谢人家,说自己去买菜显得有诚意一些。

    “那就麻烦了。”

    “怎么是麻烦呢?我麻烦你才是。”

    章毅臣看着她,她一副要跟他完全撇清关系,恨不得两个人从来不认识的模样,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转过身,索性不看她,去看那只鹦鹉。

    那个鹦鹉这会意外的不说话。苏青桑也没有多想,上前两步,站在那个鹦鹉的前面。

    “翡翠,你好。”

    那个鹦鹉高傲的转开头,完全不鸟苏青桑。

    苏青桑有点尴尬,上次来这只鹦鹉还跟她吵架呢。这会章毅臣还在,竟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章毅臣看了她一眼,往她边上站了一步。他也不用说话,就那样盯着那只鹦鹉看。

    鹦鹉一开始还跟章毅臣对视,等看到章毅臣抬起手的瞬间,那只鹦鹉大叫了起来。

    “杀鸟啦,救命啊。杀鸟啦。救命啊。”

    苏青桑本来还在等鹦鹉说话的,没想到它竟然会来这样一句。完全没有准备的她一下子就笑了。

    这只鹦鹉也太逗了吧?谁要杀她了啊?

    她笑得灿烂,眉眼弯弯。章毅臣就站在她旁边,从这个角度去看,他只觉得她的笑都是那样明媚,那样的让人心动。

    垂眸,章毅臣极有克制力的将一切情绪收敛。

    苏青桑也在此时意识到,她好像有点忘形了。有些尴尬的转过脸看了章毅臣一眼。

    “让表叔见笑了。”

    章毅臣不说话,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之前不知道苏青桑身份时,他面对她没有丝毫不自在。可是自从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他却总有一种,自己多跟她说一句话,都会给她带来麻烦的感觉。

    他这样的态度,跟当初相见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不过苏青桑现在把他当长辈,倒没觉得哪里不对。

    若是章毅臣还像刚见面那样,她才要怕呢。

    意识到自己跟章毅臣两个人这样站在一处总不像话。又想起今天有外客在,只怕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苏青桑今天只能先放弃,挑着有机会了,再去问霍老爷子。

    “表叔,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你自便。”

    跟章毅臣打过招呼,苏青桑就打算离开。

    章毅臣也不阻止,不过在苏青桑走了两步的时候才突然开口:“我明天后天都还会在荣城。”

    苏青桑愣了一下,转过脸去看他。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章毅臣的意思。

    直到对上章毅臣的视线,她才像是突然明白了一般:“那,那就明天吧。明天是周日,靳尧公司应该也不那么忙。”

    “好。”

    章毅臣点头:“我明天晚上会过来。”

    “那,那就这么说定了。”苏青桑说完,微微一点头,正要离开,身后那只鹦鹉却在此时又开口说话了。

    “明天过来,明天过来。明天过来。”

    它叫得特别大声,苏青桑几乎是被吓到一般的转过脸瞪着那只鹦鹉。

    “明天过来,我明天过来。”

    那鹦鹉还在叫,苏青桑一阵尴尬。忍不住就往前一步:“别叫了,闭嘴。”

    哪里知道鹦鹉根本不怕她,又叫唤了两句。还是章毅臣往前面一站,瞪了那只鹦鹉一眼。

    这一眼就有威摄力得多了。鹦鹉一下子不说话了,身体还往后面退了退,似乎是怕章毅臣一般。

    那个样子让苏青桑有些失笑,却在对上章毅臣的视线时将笑意收敛。

    “谢谢表叔。”

    她欠了欠身就要离开。转身的瞬间,好死不死的,她绑的马尾发稍却就这么卡在了章毅臣胸前的扣子上。

    “嗤。”苏青桑的头皮一紧,她倒吸口冷气。疼痛的感觉让她停下了脚步。

    她刚才只觉得眼前这样的境遇有点尴尬,转身转急了一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往前站了一步,头皮又是一紧。

    “别动。”男人淳厚的嗓音响起,她站着不动了。

    “你头发缠我扣子上了。”章毅臣往前站了一步,低声解释,苏青桑正想说话。章毅臣却先一步阻止了她的打算。

    “你i别动,我帮你把解开。”

    她头发缠在他扣子上,若是她转过身,两个人就太亲密了一点。

    苏青桑也反应过来了,没有坚持。站在那有些尴尬。

    “谢谢表叔。”

    苏青桑小声道谢,感觉身后章毅臣站近了,他抬起手,轻轻的撩开了她的发丝。

    苏青桑根本不敢动,眼前的局面有些尴尬。她心里有些窘意,感觉好像每次遇到章毅臣,她就特别容易出状况。

    等了大概三十秒,身后没有声音。她忍不住开口:“好了吗?”

    章毅臣的手中正是苏青桑刚才缠在他扣子上的那一缕秀发。

    淡淡的馨香,闻起来有几分熟悉。他记得这个味道,曾经在苏青桑沐浴后,他有闻到过——

    “表叔,好了吗?”

    苏青桑等了很久,忍不住又开口问了一次。

    “好了。”章毅臣松开她的头发,身体退后一步。训练有素的身板挺得笔直。

    “谢谢表叔。”

    苏青桑退后一步,垂眸并不走神章毅臣。

    “我先走了。表叔明天见。”

    “明天见。”章毅臣看着她的眼神:“我会准时到的。”

    “那,我走了。”

    苏青桑实在是呆得很尴尬,在一个长辈面前几次这样失礼,真的是太尴尬了。

    她走了,空气中那若有似无的香气又一次消散无踪了。

    章毅臣闭着眼睛半侧过头去,几乎是努力的想要嗅清楚,那空气中残留的味道。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抬头看向了某个方向,那是上次他觉得有人在那里窥视的地方。

    眯着眼睛快速的向前,走到刚才他觉得这站了人的地方站定。

    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人。他又看了眼主宅的方向。

    他知道今天霍家几个长辈除了霍老爷子都不在家。并不是周末大家就一定有空。

    反而因为身份的关系,霍明光也好,刘童佳也好,周末不在家的时候更多。

    那么刚才是谁站在这里?

    “毅臣。”

    霍老爷子已经接好电话,又出来了。这会天气不错,他一般都愿意在这里逗弄一下那只鹦鹉。

    “舅舅。”

    章毅臣上前,霍老爷子看了他一眼:“怎么跑那边去?现在天气还没到时间,这花园里现在也没什么好看的景致。要过上段时间来看,才有好看的。”

    “没有。我就随便看看。”

    章毅臣到底没有把那个疑惑问出口,更没有去找那人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