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你是不是想阿姨了
    回到家,霍靳尧还没有醒,杨文昌看到她,眼神有些飘浮,一脸心虚。

    苏青桑不明白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直到看到了霍靳尧的手。点滴已经完事了,可是杨文昌可能不是太熟练,拔针的时候,不小心出了点血。

    霍靳尧的手背上有血渍,苏青桑看了他一眼,到底没能说出指责的话来。

    要怪也是怪她自己,为了去质问刘童佳,扔下了霍靳尧在这里。

    “你回去吧,我会照顾他的。”

    “好。”杨文昌点头,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苏青桑一声:“刚才霍总好像醒了一下,但又睡过去了。”

    “没关系。他会睡着是因为打针的关系。晚点就会醒了。”

    杨文昌终于松了口气,怎么说苏青桑也是医生。想来她会好好照顾霍靳尧的。

    苏青桑晚上又只是随便吃了点,砂锅上有她炖好的粥。早已经炖很入味了。可是霍靳尧一直不醒。

    她也没想到,平时身体看起来那么健康的人,这会会被一场感冒给打倒。

    玉婶收拾好之后,苏青桑让她先回去了。

    她看着霍靳尧,抱着台笔记本在旁边守着他。

    想到之前刘童佳说的话,她上网查起了当年那一场旧案。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把消息给隐藏了,苏青桑什么也没有查到。

    也是,十几年前网络还不如现在发达,查不到,也是正常的。

    她还在想着是不是挑个时间去问问霍老爷子的时候,霍靳尧醒了。

    苏青桑听到了动静,快速的起身。霍靳尧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她了。

    “老——”

    “别说话。”

    他都睡了一天了,苏青桑倒来杯温水,先扶着他起来让他喝下大半。

    一杯温水下肚,霍靳尧的脸色都好了很多。

    “老婆?”

    “你感冒了。”苏青桑看着霍靳尧,声音不无嗔怪:“这还没到夏天呢,就冲冷水,你是巴不得自己生病是吧?”

    霍靳尧想到之前看到的邮件,看着她只是笑笑,却没有说话。

    苏青桑知道他心情不好,也不继续问。抬手放在霍靳尧的额头上:“看起来是不烧了。不过药还是要吃。”

    “你等一下,我熬了粥。你在生病,先喝点粥。然后再吃药。”

    “好。”

    霍靳尧没有意见,看着她出去了,很快又进来,手上端着粥。

    “这会你要是嫌淡也没办法。”苏青桑把托盘放到一旁,端起了那碗粥:“谁让你生病了呢?只能吃这个了。”

    “你熬的。”

    “恩。”苏青桑点头,用调羹舀了一调羹粥之后瞪了霍靳尧一眼:“不许嫌弃。”

    “怎么会呢。”霍靳尧的声音有点哑,还不忘甜言蜜语:“老婆煮的粥,天下第一好喝。”

    苏青桑瞪了他一眼,神情带着几分嗔怪。

    将粥轻轻吹凉,放到他唇边。霍靳尧享受着老婆的照顾,看向她的目光满是柔情。

    苏青桑喂得很慢,却又很有条理,看起来很熟练一般。

    霍靳尧看碰上她,眼神带笑:“很熟练嘛。”

    “对啊。又不是没做过。”

    苏青桑说到这话时喂粥的动作愣了一下。她会这么熟练,还是因为向采萍。

    那个时候向采萍摔伤了腰,住院那些时间虽然有护工,可是大半是她在照顾。

    可是谁又会想到,向采萍不是她的生母。两个人最后一次见面是那样不愉快的场面。

    向采萍不理解她,她也再提不起勇气来问问向采萍过得好不好。

    她能想到的事情霍靳尧自然也能想到。

    “你是不是想阿姨了?”

    向采萍人是不错,霍靳尧从来不否认这一点。如果她真的是苏青桑的亲妈其实也不错。

    “你如果想见她,我可以帮你安排。”

    苏青桑的唇抿得紧紧的,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说话,将最后一调羹粥送进霍靳尧的嘴里。

    “再来一碗?”

    “好。”

    苏青桑起身去盛粥,她其实确实是想见向采萍一面。可是见了又如何?

    向采萍也好,她也好,两个人都回不到过去了。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亲如母女。

    最后那次见面有如决裂一般的情景也让苏青桑怯于去看向采萍。这段时间她也会想起向采萍。

    上次去林市的时候还想过去找她,只是后来一是时间紧,二是她真的不知道见了又能如何,所以只能作罢。

    垂眸,也许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可以偷偷去看一眼。她也不打扰她,只是看一眼就行。

    霍靳尧又喝了碗粥,苏青桑拿来药给他吃了。

    他精神还是不太好,脸色还有些苍白。

    苏青桑收拾好之后回到房间,想着刘童佳的话,怎么也不敢相信,刘童佳嘴里的人,是霍靳尧。

    “靳尧。”

    她想问他,问他当年那一场绑架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想问他,他还记不记得当年的事情。

    她想问他,他的哥哥跟妹妹到底是怎么死的。真的是他害死的吗?

    可是现在看着霍靳尧带着点虚弱的脸色,她一个字也问不出来。

    “恩?”

    苏青桑没说话,将体温计拿出来:“再量一下体温,看看烧退了没有。”

    “应该退了吧?”

    “别闹。量了才算。”

    示意他将体温计夹好,苏青桑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

    “还头疼吗?”

    “不疼。”霍靳尧加了一句:“本来也不疼。就是身上有点僵。”

    “睡了一天了,你说能不僵吗?”

    苏青桑看着他,到底还是没忍住:“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跑去冲凉水澡?你当自己是超人啊?”

    霍靳尧笑得有些淡,没有说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才冲冷水澡的。

    苏青桑几次想问,却又因为他的表情而欲言又止。

    “怎么了?”

    霍靳尧似乎发现了苏青桑的不对劲:“放心吧,我身体很好。这次是意外。”

    苏青桑曾经觉得自己是看不懂霍靳尧的。他总有一些情绪,掩藏于心。

    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她好像能看懂他一点了。

    他明明在生病,半靠在床头。明明心里很痛吧?被刘童佳伤害,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误会。

    可是他却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用这样坚强而深邃的眼神,掩饰一切。

    她的心又一次感觉到了,一阵微微的,轻轻的抽疼,那样的疼痛让她有些忍不住。

    她坐到了床上,凑上前,吻上了霍靳尧的唇。

    她的举动让他有些意外,但很快就将她的身体拉开了。

    “我在生病。”可别传染给她了。

    “放心吧。没事的。”苏青桑唇角略有些上扬:“我身体可是好得很。”

    她又想去吻他,霍靳尧扶着她的肩膀:“你还是医生呢。怎么了?这点医学常识也没有啊?”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因为生病的关系,他的唇色比平时要深一些。

    他看她的眼神有明显的不赞同。她笑了:“对啊。我是医生。可是,我现在还是你的老婆啊。”

    将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苏青桑慢慢的靠近了他:“也许,你把感冒传染给我,你就好了呢?”

    霍靳尧对上她半是玩笑半认真的眼神,用没有夹体温计的手将她抱进了怀里。

    他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下颌抵着她的发顶。

    “你是我老婆,我也是你老公。怎么办呢?我不想你感冒。”

    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发顶:“你要是真的这么想让我吻你,恩,你可以等我病好的。”

    这人又开始不着调了。苏青桑在他的手臂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小心,别碰掉了体温计。”

    霍靳尧的话让苏青桑回过神,退开,她看了眼时间,为他把体温计拿出来。

    “三十八度,还是有点烧。你早点休息。好好睡一觉。明天应该就能完全退烧了。”

    “恩,谢谢苏医生,苏医生辛苦了。”

    霍靳尧哑着声音开口,苏青桑将他靠着的枕头扯掉:“睡觉。生病了都不老实。”

    “老婆。我怎么不老实了?”

    霍靳尧这样说,却还是相当老实的躺下来。打了个哈欠,吃药的关系,会比平时更想睡觉。

    “你不睡吗?”

    “我洗个澡。”苏青桑帮他把被子盖好:“你先睡吧,我马上来。”

    等苏青桑洗好澡出来,霍靳尧早睡着了。她看着他的睡颜,对于当年那一场绑架案的疑惑,到底没能问出口。

    她这一晚睡得并不沉。时不时的醒来看一眼霍靳尧,发现他睡得很沉,似乎并没有做恶梦,这才放下心来。

    霍靳尧毕竟年轻,身体又好。第二天早上苏青桑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恢复大半了。

    这会正站拿着外套就要往外面走。

    “你要去上班?”苏青桑快速的坐了起来,一脸的不赞同:“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还是要多休息。”

    “没事。”霍靳尧摇了摇头:“公司有很多事情,我不好休息太久。”

    苏青桑看着他的脸欲言又止,最后有些无奈:“那你不要开车,我送你去。然后下班的时候你打电话给我,我过来接你。”

    霍靳尧这次没反对:“苏医生给我当司机,我的荣幸。”

    看他又开始贫了,这会苏青桑是真的相信他没事了。

    仔细看霍靳尧的眼神,完全没有那天晚上看到的伤痛,难受。

    苏青桑心头一疼,他这是又把情绪掩藏了起来。意识到这一点,她的心,钝钝的疼。

    ————

    以下字数免费。免费。免费。重要的事说三遍。(因为作者有话说放不下五百字)

    说点题外话:发现有些亲不理解霍霍的妈妈的行为,说她疯啊什么的,我说个真事给你们听哈。有一家人,当哥哥的为了救妹妹,然后死了。然后那个当妈的,之后一直不喜欢那个女儿。都是亲生的。也不是说什么重男轻女,就觉得是这个女儿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我写这个故事的时候也就是看到这个新闻才产生了这样的灵感。

    事实上人如果走进了误区,是很难走出来的。

    就好像是霍霍的妈妈,她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还因为霍靳尧才出的事(至少在她心里,她就是这样认定的)所以会想不开,会走极端。这还是有理由的。你们去看看张韶涵的妈,看看梅艳芳的妈。张韶涵跟梅姑做错什么了?可是她们的妈妈是怎么对她们的?一个诬陷自己的女儿吸毒,一个在女儿死后连内衣都拿出来拍卖换钱。

    这两个极品的妈我是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母。但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

    这个世界上不是说有血缘关系,就一定会原谅对方犯下的所有的错。我老公一个同学,他爸爸出轨,伤害了他妈。一直到现在,这个同学也不肯原谅他爸爸。两三年都没有叫过他爸爸了。见面了也就不说话。看到他爸就转开脸。也不愿意在家里呆着。这还只是出轨呢。对方还是自己的老子呢。都这么不肯放过不能原谅。

    怎么说呢?来自亲人的伤害这种事情,有些人想得开,有些人想不开。想得开的,笑过去就算了。想不开的,也许要念一辈子。

    生活有时候比更残酷。当然,还是希望所有的人都平安顺利。人生都是坦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