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你说他怎么就那么毒呢
    刘童佳至今无法忘记,当她看着自己那个只有四岁的女儿躺在血泊里时的情景。

    那满身的脸,满脸的伤,早已经不是她曾经漂亮可爱的小公主了。

    那样狼狈的模样,怎么会是她的女儿?如果不是警方出具了dna鉴定报告,如果不是她认得自己孩子的模样,她根本不想承认,自己的孩子会变成那个模样。

    她当时几乎想随着霍无双一起去了。

    更不要说跟着霍无双一起出事的,还有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大儿子霍靳凯。

    霍靳凯死的时候,紧紧的把霍无双搂在怀里,一副护卫者的姿态。

    可就算是这样,也没能救回霍无双的命。霍靳凯身上也都是伤,刀伤,还有枪伤。

    他才十四岁啊。十四岁。他成绩优异,刚刚考上了荣城最好的重点高中。

    他年纪虽然小,可是却相当的有见识。家里谁不把这个孩子当成是整个霍家的未来,还有希望?

    可是现在呢?他死了,死得那样惨烈,那样痛苦。

    刘童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大声尖叫,她情绪失控。

    她再三确定这两个孩子是自己的时候,差点没有晕厥过去。

    但是她不能,她还有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呢?

    “靳尧呢?靳尧呢?”

    刘童佳四处到霍靳尧,她此时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了。

    霍靳尧,不会也——

    她不敢想,完全不敢想。她四下搜寻,想要找到自己的儿子。有可能是唯一还活着的孩子。

    哪怕其实那个机率很低,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刘童佳就不会放弃。

    霍靳尧没死,刘童佳特别高兴。当她看到在仓库里,看起来极为虚弱的霍靳尧时,她几乎要喜极而泣了。

    这样的喜极而泣却没能维持太久,那几个穷凶极恶的犯罪落网的时候,当刘童佳看到他们的口供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知道,为什么他哥哥死了,他妹妹也死了,可是霍靳尧却活着吗?”

    陷入回忆的刘童佳,突然回过神来,她盯着苏青桑的脸,目光带着几分怆然。

    苏青桑从来没有想过,霍家这样的家族竟然也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摇了摇头,突然不怎么愿意听刘童佳接下来的话了。

    “因为,他告诉绑匪,说,他才是霍家最受重视的那个孩子。说他才是霍家长辈最疼爱的那一个。他亲自动手,揍他的哥哥,让绑匪相信他,没有伤害他。”

    “你相信吗?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这样的恶毒。”

    刘童佳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水源了:“他打他的哥哥,甚至打他的妹妹,他让那些绑匪相信了他。然后,因为另两个人质已经没什么用了,所以把他们杀了。”

    苏青桑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不可能,她不相信。

    “不可能?我也希望是假的。我也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恶梦。梦醒了,我依然有儿有女,依然有三个可爱宝贝的孩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她突然正色,盯着苏青桑的脸:“你以为,我为什么恨他?”

    “他为他活命,可以牺牲掉自己的哥哥,妹妹。他为了保住自己,可以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去死,可以自己动手去伤害他们。”

    刘童佳的声音带着哽咽,她捂着自己的心脏,那样的痛,十几年了,没有一刻消停。

    “那是他的亲人啊。他至亲的兄长,他至亲的妹妹。可是他能就这样看着他们去死。”

    刘童佳闭了闭眼睛,泪水顺着脸颊落下:“我那个时候,真的宁愿自己没有这个儿子。”

    “这——”苏青桑不知道能说什么,当年的事情,她也不清楚。可是刘童佳这样说,又似乎不像是骗人。

    “那你就没有想过,也许这里面有误会呢?”

    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霍靳尧会是那样的人。哪怕当时他只有十二岁。人家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

    霍靳尧在她看来,绝对不是一个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人。

    “你倒是真的知道心疼他。”

    刘童佳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她吸了吸鼻子:“我也希望是误会,我也希望我这个唯一的活下来的儿子还是我的好儿子。可是我知道那不是误会。”

    霍靳尧被发现的时候,也是昏迷的。那些歹徒虽然要留他做人质,但也不可能对他太好。

    她也曾经担心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的守在霍靳尧身边。

    哪怕是看到绑匪的口供,她也想着给霍靳尧一个解释的机会。

    可是她等到了什么呢?

    霍靳尧的梦话。他说,他才是以后霍家的大少爷,他说,那两个都是私生子女,就算将来分钱也分不到什么的。根本不重要。

    她听着儿子说那些话,那一瞬间有如晴天霹雳。

    可恨霍靳尧为了活命,为了保住自己,那么小的年纪,能把谎话说得那么溜。

    她竟然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原来有这样的一面。

    “从那天开始,在我的心里,这个儿子也死了。跟着他哥哥妹妹一起,死在了那场绑架里。”

    刘童佳的声音淡淡的,里面是极力克制的负面情绪。

    苏青桑不知道能说什么,她不愿意相信刘童佳的话,但是又能确定,她似乎没有骗人。

    “那,爷爷知道吗?”

    发生这么大的事,霍靳尧如果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爷爷又怎么能容忍?

    刘童佳嗤笑一声,想到了霍老爷子的偏袒,想到了丈夫的无奈妥协。

    “他爷爷一惯喜欢霍靳尧。喜欢纵容他。他甚至跟我说,靳尧还小,不过是不懂事,慢慢教就好了。”

    十二岁了,还不懂事?再怎么不懂事,也没有把自己的哥哥跟妹妹推去死的。

    刘童佳的心脏处一阵尖锐的痛,她太难受,太痛苦了。

    这么多年,知道的以为她只失去了两个孩子。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她心里,她在知道霍靳尧的所做所为的时候,已经当三个孩子都不在了。

    尤其是霍靳尧。

    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的冷血无情。

    不要拿不懂事说事。她自认除了对女儿多少有点偏疼,毕竟那是女孩子。可是对于另两个孩子,她一向一碗水端平。

    霍明光忙着工作的事,她对几个孩子的关心照顾都是一样的。

    要是霍靳尧是怎么回报她的?

    他为了自己,可以推兄弟妹妹去死。这样的人,这样的人——

    刘童佳的指甲陷入了掌心里,她确实是恨霍靳尧。

    她不但恨他害死了另两个孩子,她还恨自己,这样的孩子是她的儿子。

    这么多年,她以为他会愧疚,会自责。

    可是没有。霍靳尧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一样工作。

    他不但活着,还活得很好。

    这么多年的时光,伤痛好像都已经被这个家淡化了。

    也只有她,心心念念的,一直记着自己失去的两个孩子。

    除了她,又有谁会记得,这个家里,曾经也是有过三个孩子的啊。

    那样一个人,那么小,就有那么恶毒的心思。她怎么能忍。

    她宁愿让天域落在霍逸凡或者是霍逸杨的手上。也不想让这样一个恶毒的人,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个。

    苏青桑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她好像是怒气冲冲的过来,可是现在看到刘童佳这个样子,她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立场去指责她。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她确实不可能做到心无芥蒂的去跟霍靳尧像一对正常的母子那样相处。

    可是:“他,靳尧,他那个时候也还小。一时贪生怕死也是正常的事情。霍夫人。不管怎么样,逝者已矣。人活着,还是珍惜眼前人。”

    刘童佳突然看向苏青桑,满是伤痛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犀利:“是啊,你们都想让我放下。可是我怎么放下啊?我放下了,谁还会记得他们?”

    当年出事之后,霍老爷子不让人再讨论这件事。霍家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人再提了。

    霍靳尧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霍家长子嫡孙,霍家正牌的大少爷。

    可是只有她知道,这一切的一切,是建立在他牺牲了自己的哥哥妹妹上得来的。

    她又怎么可能原谅?哪怕那是她的儿子,她也做不到释怀,也做不到无动于衷就这样揭过。

    苏青桑的嘴唇动了动,想说的话就这么梗在喉间。心情沉重无比。

    “我不会原谅他的。”刘童佳说话的时候,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坐下。

    她的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痛苦:“你们总想让我忘记。可是你们知不知道。忘记,就表示背叛。”

    “我不愿意。我不能忘记我的大儿子,也不能忘记我的小女儿。如果别人都不记得他们,那就让我记得。我会牢牢记住他们,至死不忘。”

    她说完,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里面一片淡然:“你走吧。我不会去看他的。我不想看到他。”

    苏青桑看着刘童佳:“霍夫人——”

    “苏青桑,你不必再多说了。我跟霍靳尧,就是眼前这样相处了。横竖他也从来不听我的,也没有把我当妈。”

    苏青桑深深的看了刘童佳一眼,最后只能是沉默。

    她在这样的沉默中,离开了霍家。可是心情却比来的时候,更难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