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他不配
    “他不配。他不配。”刘童佳轻轻的呢喃,声音低哑,却透露着痛苦。

    那已经不是单纯的怨怼了。那样的恨让苏青桑心惊,她脸上的怒气消散不少。

    刘童佳坐着的位置本来是靠近阳台的方向,她刚才站起来就站到了墙边。

    这会她却有些不舒服一般的转开脸,按着心脏的位置。

    “霍夫人?”刘童佳的状态明显不太对劲,苏青桑上前两步。伸出手想扶她。

    “你走开。”刘童佳却没有接受她的善意。她看着苏青桑,目光愤恨:“我不需要你在这里装好人。你跟霍靳尧都一样。你们是一路货色。”

    苏青桑站在那不动,她只是不明白,想到还在床上躺着毫无知觉的霍靳尧,她又一次看向了刘童佳。

    “霍夫人,请留点口德。霍靳尧毕竟是你的儿子。”

    “怎么?嫌我说话难听?我可没说错。”刘童佳嗤笑,神情带着嘲讽,还有恨。

    是真真切切的恨意。那种眼神让人心惊。

    “儿子?我真的宁愿没有这样的一个儿子。”

    她拍了拍自己的心脏,脸上难掩痛苦。

    “你是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不喜欢他吗?”

    刘童佳站直了身体,目光直直的盯着苏青桑,声音清冷。

    “你是不是觉得,我恨他也敢莫名其妙?”

    “你是不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他是我的儿子,我却宁愿没有这个儿子?”

    “甚至,你是不是觉得我无理取闹,不像一个当妈的?”

    刘童佳接连的问句并没有得到苏青桑的回应,她确实是好奇,而且是非常的好奇。

    但是这些事情,她哪怕再想知道,也不会去问刘童佳,她也不会去问霍靳尧。

    那一定不是什么好的事情,她想着霍靳尧这一段时间遭遇的一切,那些事情,他本来不应该遭遇的。

    她也曾经想过,那些恶梦,如果霍靳尧不说,她就不问。等他有一天愿意说了,她再来开口问他。

    就算他一直不愿意说也没有关系。谁没有过去?

    谁没有点不能面对的伤?她曾经也有,她运气好的是她走出来了,因为遇到了霍靳尧,把她那些心底的阴暗情绪翻篇了。

    可是霍靳尧却没有,深夜的恶梦,病中的呓语。他还在承受痛苦。

    现在看着刘童佳,她是真的想知道了。因为她不想再看到霍靳尧像现在这个时间段一样,那样痛苦,那样难受。

    看着他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意气风发,看着他因为来自家人的伤害而疼痛。她心疼。

    “为什么?”她的声音很轻,似乎是怕惊扰了刘童佳想倾诉的**一般。

    刘童佳站直了身体,从倚着的墙边离开,一步又一步,走到了房间内的沙发上重新坐下。

    她的目光虚空中的某一个不知名的点,里面的恨意十分明显,却又带着几分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茫然与空洞。

    “因为我恨他。”

    “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他。”

    刘童佳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她的眼中带着泪,里面的情绪翻滚。

    “他害死了我的儿子,害死了我的女儿。他那么小的时候就那么恶毒。我那个时候真的想,我宁愿没有生这个儿子。”

    苏青桑瞪大了眼睛,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你说什么?”

    “呵。”刘童佳看着她,眼神带着几分轻蔑:“苏青桑,你就没想过吗?霍家这么大一个家族,除了我跟霍靳尧的爸爸。其它的人哪个不是生了两三个孩子的?”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了。

    霍明亮有两子一女,霍明美一子一女。她听霍靳尧说过叔公霍阳远生了两个儿子。其中大儿子是一儿一女,小儿子是两个儿子。

    姑婆霍阳秀有三个子,之前的一儿一女几乎都是生了两个。

    算起来,整个霍家似乎还真的只有霍明光跟刘童佳只有一个孩子。

    像霍家这样的大家族,尤其是觉得多子多孙就是福气的家庭,好像真不怎么正常。

    她的心突然就悬到了嗓子眼,她看着刘童佳,脑子里满是疑惑。

    而在疑惑之外,她莫名的就生出了几分不好的预感。她突然就有些不敢面对刘童佳接下来说的话了。

    不是她不相信霍靳尧,而是她心知,那一定是极为沉痛的过往。

    刘童佳像是看到苏青桑脸上的惧色一般,她嗤笑一声,眼中的恨意丝毫不减。

    反而因为想到那些不好的事情,她的脸色相当的难看。

    她闭了闭眼睛,她的眼眶有点红。情绪过于激动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她抬手捂着心脏的地方。轻轻的喘气,让那样的情绪平静下去。

    苏青桑没有急着开口,也没有催她,她在等,等刘童佳平静下来。

    刘童佳是不可能平静的,十几年了,她也没平静下来。

    她的目光看着某处,神情带着几分追忆。

    “我生过三个孩子。”

    “在霍靳尧之前,他有一个哥哥,叫霍靳凯。在他之后,他还有一个妹妹,叫霍无双。”

    刘童佳说到霍无双三个字的时候,眼角的泪落了下来。她的女儿,她想了那么久才得来的女儿。

    一直到现在,失去儿子跟女儿的痛,都在日日夜夜,时时刻刻的折磨着她。

    她越是难受,就越是恨霍靳尧,越不能原谅他。

    “可是他们,全部都被霍靳尧害死了。”

    “不可能。”苏青桑的声音很轻,近乎耳语。

    她跟霍靳尧结婚也差不多快一年的时间了,霍靳尧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

    她相信霍靳尧是绝对绝对不会去残害自己的兄弟姐妹的。

    “不可能?”

    刘童佳冷笑,眼中的恨意越发的明显。她也希望那个不可能,她也希望霍靳尧没有在当时说那些话,做那些事。

    可是事实上呢——

    刘童佳这一生可以说过得相当的幸福。她的起点就比一般人要高出许多。

    刘家在荣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虽然底蕴比不上霍家,甚至李家那几个大家族。

    但作为刘家的唯一的女儿,她从小也是被宠爱着长大的。父父母兄长,都是宠着她,顺着她来的。

    等她长大,到上大学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霍明光。霍明光是霍家的长子。早早的就接手了家业,举手投足都是成功男人的风范。

    刘童佳对霍明光几乎一见钟情。运气不错的是,霍明光也喜欢她。这对刘童佳来说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了。

    两个人交往没多长时间就决定结婚。霍老爷子是个不挑出身的。更不用说刘童佳本身的家世也还算不差。

    门当户对,两个人彼此又有感情。更何况霍家家风严谨,霍老爷子自己对老伴就很专一,也拿这个来约束子女。

    哪怕当时刘童佳还只是一个大学生,也觉得自己相当幸福了。

    还没有大学毕业,刘童佳就嫁给了霍明光。而在她毕业之后不久,她生下了长子霍靳凯。稳稳的坐住了霍家少奶奶的位置。

    她生下霍靳凯不满两年,就跟着生下了霍靳尧。

    那时她跟霍明光感情好,蜜里调油一般。只是生下两个儿子之后,她却有些不满足。

    她喜欢女儿,霍明光也喜欢女儿。想着再生个女儿,可谁知道好几年了,都没有如愿。

    一直到霍靳尧八岁那年,她终于又怀孕了。

    刘童佳求爷爷告奶奶的,又是拜神,又是求佛。只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儿。毕竟她儿子都有两个了,是真的想要一个女儿。

    她也觉得自己是真的命好,求什么来什么,想要女儿,女儿就来了。

    这一年,刘童佳有了三个孩子。十一岁的霍靳凯,九岁的霍靳尧,还有刚出生的女儿。

    有儿有女,有一个跟她感情深厚的丈夫。公公婆婆都是厚道的。从来没有说为难小辈的。

    刘童佳是真的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尤其是霍无双,她不像霍靳凯跟霍靳尧小时候那样调皮,上窜下跳的就没个安分的时候。

    霍无双完美的结合了父母长相的优点,可爱,软萌。

    喜欢用奶声奶气的嗓音叫着妈妈,叫哥哥。既又乖巧又懂事。刘童佳真的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完美了。

    可是谁知道呢?意外总是来得那样快。她有时候都会想,是不是上天看她前半生过得太好,太顺了,所以要让她受一些磨难。

    那样的磨难,对她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霍靳尧十二岁那年,霍老爷子的老伴突然就去世了。

    她走得太突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毕竟老太太看起来是身体那么健康的一个人。

    跟霍老爷子一样,老太太是个心善仁慈的。她一走,底下那些儿女,包括孙辈,没有一个不伤心。

    加上霍家在荣城的地位。来吊唁的人特别多。

    有些是商场上的关系,有些霍家的亲朋,还有一些是以前得过霍家好处恩惠的,想来为老太太上一柱香。

    霍靳凯跟霍靳尧还好,都有十几岁的,已经懂事了,自然是守得住灵的。

    可是霍无双不一样。她才四岁不到,哪就经得住整天的守灵?呆在灵堂里。

    更何况人多了,每天又只听那些悲凄之声,难免有些被吓到,是以每天都哭得厉害。

    后来竟然是嗓子都哭哑了,刘童佳心疼女儿,霍老爷子也心疼孙女。

    那个时候,虽然霍曼姿已经出生了。但是霍无双长得特别可爱,小嘴又甜,又跟着霍老爷子从小就一起生活,感情自然不一般。

    老爷子心疼孙女,让她可以不要天天守灵。每次有客人来吊唁,就让保姆把小无双抱出去。

    霍靳凯跟霍靳尧却是免不掉的。七天的灵守下来,两兄弟都瘦了一圈。

    等到老太太的丧事办完了,一直不能出门,总是被拘在家里的霍无双也闷坏了。

    对于年龄还太小的她来说,她根本不能理解死亡是什么意思。只觉得像是妈妈说的那样,奶奶去了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叫天堂,天堂很美好。

    等丧礼结束,霍无双也坐不住了,缠着霍靳凯跟霍靳尧带她出门去玩。

    两个人对这个妹妹都是十分疼爱,又想着这段时间一直把霍无双拘在家里确实是可怜。

    两兄弟都没多想,加上平时他们也总是带着霍无双出门去玩。家里人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时霍靳凯已经十四岁了,身高一米七几,看着也不像是个小孩子。

    霍靳尧也一样,虽然才十二岁,已经一米六了。两兄弟带着个霍无双一起出了门。

    霍无双才四岁多点,最喜欢去游乐园玩旋转木马。妹妹的要求,两个哥哥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三兄妹一起去了游乐园,两个哥哥陪着霍无双把旋转木马玩了三遍。

    打算要离开的时候,霍无双却看到了鬼屋上的那些图画。她人虽然小,可是胆子却是奇大。

    不管霍靳尧怎么劝,她都决定要进鬼屋去看看。霍靳凯跟霍靳尧都大了,自然是不怕的。

    所以两个人一左一右,牵着霍无双的手一起进了鬼屋。可是谁知道,这一进去,就发生了意外。

    霍靳凯兄妹三个出门,来的时候都是有司机送过来的。霍无双喜欢舒服,每次出门坐的都是房车。

    车里有冰箱,专门准备了种类零食饮料给她。又方便她万一玩累了,可以在车里躺下休息。

    霍家在荣城地位高,名头大。再加上霍阳远还有霍阳秀的关系,一般的人还真不敢来惹他们。

    只是这天的霍靳凯几个,却是运气不好。

    有一个亡命之徒,正好逃亡到了荣城。这人刚刚在邻市犯下了抢劫跟杀人的大罪,为首的那个人叫达哥的,还是全国a级通缉犯。

    他被全国通缉,自然是想着快点跑路。不过在跑路之前,他是想着能再干一票,赚点钱再走。

    来之前,他已经集结了几个跟他一样不怕死的,都是有案底在身的人。

    一起四个人决定一起干票大的,到时候再天涯海角逃命去。

    当时几个人来了荣城已经有几天了,正过得东躲西藏的日子。也没想好到底这一票要怎么干,干什么。

    没曾想,就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霍家兄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