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你的教养呢
    上面的备注相当的克制,母亲。苏青桑看着那两个字,莫名又是一阵心酸。

    电话通了。她听到那一头刘童佳略有些冷然的声音。

    “什么事?”

    苏青桑闭了闭眼睛,她想不出来,什么样的母亲会这样对自己的儿子。

    “靳尧病了。他在叫你。你能不能过来看一下他?”

    电话那边是一阵沉默,苏青桑以为她没听清楚,又说了一遍。

    “他这是要死了吗?”刘童佳的声音很冷:“是病得要死了吗?”

    “你——”

    “如果是病得要死了。那我就过来。如果不是,就不用了。”

    “阿姨,你太过分了。他是你儿子。”

    “我知道,他是我儿子。可是有很多时候,我都巴不得他不是我儿子。”

    扔下这句话,刘童佳挂了电话。苏青桑抓着手机,她的身体一阵又一阵的颤抖。

    她看着霍靳尧,他还在发烧。刚才那一声妈,叫得十分克制。

    如果不是因为她一直守着,只怕都不会听到。

    那表示什么?那是他内心深处最深切的渴望。但就算是如此,他也依然克制。

    苏青桑的胸口剧烈起伏,她忍不住又给刘童佳打电话。

    “你还有事?”

    “霍靳尧他真的真的病得很厉害,你确定,你不要来看他吗?他在叫你啊。你知不知道他在叫你啊?他想你来看他。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那又如何?”刘童佳冷哼一声:“怎么?你真把自己当成是霍家少奶奶了?告诉你,别在我面前耍苦肉计。没用。”

    挂断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苏青桑只觉得她气得脸都开始发热。

    全身都像是有一把火在烧一样。她扔下手机,再也克制不住了。

    她腾的站了起来,套上件外套要出门。走之前,她给杨文昌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照顾霍靳尧一会。

    又告诉在外面准备去买菜的玉婶晚点去,反正离晚饭的时间也还早。她让她先看着霍靳尧。

    交代完了,她拿着车钥匙匆匆的离开了。

    苏青桑心头那把火,哪怕是也刚了门,都还烧得厉害。

    她无法克制,无法想象,什么样的母亲,会这样的冷血?

    什么样的母亲,会问儿子死没死?难道在刘童佳心里,霍靳尧不是他亲生的吗?是这样吧?

    她只觉得那把火烧得她理智全无,她现在就想见到刘童佳,就想把她带到霍靳尧的面前。

    她就想质问她一声,是不是真的要霍靳尧死了,她才甘心?是不是真的要霍靳尧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才满意?

    她到霍家的时候,客厅里没有人。成叔看到她进来,快速的迎上来。

    “少奶奶,老爷子今天出门去了,还没有回来。”

    “我不找爷爷。”苏青桑的脚步略慢了几步:“阿姨呢?”

    “在楼上房间。”成叔有些意外,苏青桑跟刘童佳关系不好是整个霍家公开的秘密。

    不过所有的佣人都心照不宣的不提,却没想到,今天这位少奶奶竟然主动要找刘童佳?

    还真是稀奇事。

    “好。谢谢。”

    苏青桑扔下这句,不管不顾的冲上了楼,直接就杀进了刘童佳的房间里。

    刘童佳正在房间里,她好像一点也没有受到刚才电话的影响。

    看到苏青桑门也不敲就冲进来,她抬头,脸上有明显的不快:“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进别人的房间要敲门吗?你的教养呢?”

    “教养?”苏青桑几乎被刘童佳的话给气笑了:“你跟我来谈教养?”

    刘童佳将手上的书放到一边,微眯的双眼显示出她此时的不满:“我为什么不能跟你谈教养?你就这样的德行,真的是一点也配不上我们霍家的门弟。”

    “我什么德行?我现在就想问问。霍夫人,你有教养?你的教养就是你的儿子在生病,你却巴不得他去死?霍夫人,请问这就是你的教养吗?”

    她现在连阿姨也不叫了。那几乎是从牙齿缝里一般迸出来的霍夫人三个字,充满了她的不满跟指摘。

    “你这是在质问我吗?”刘童佳抬头瞪着她,脸色相当难看:“谁给你的权利?你给我出去。”

    “霍靳尧给我的权利。”苏青桑那把火,不但没有因为来了霍家养活,反而越发的剧烈:“正义感给我的权利。”

    她往站走,径直站到了刘童佳的面前。她的脸上满是怒气。

    愤怒让苏青桑的脸都泛起了不正常的红。她的眼睛也是红的。她紧紧的握着拳头,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骂人。

    可是真的很难。她瞪着刘童佳,几乎想要将她洞穿一般。

    “你说你有教养?霍夫人,你的教养就是扔下自己儿子不管不顾?你的教养就是联合外人,去欺负,伤害自己的儿子?你的教养,就是对自己的儿子冷漠疏离?霍夫人,如果这是你的教养,那么我愿意承认,我的教养真的不及你。”

    “苏青桑,注意你的语气,谁准你这样跟我说话的?”

    刘童佳瞪着苏青桑,脸带指责。

    “我怎么跟你说话的?那你是怎么跟我说话的?你是怎么跟霍靳尧说话的?”

    苏青桑一想到刚才刘童佳的冷漠就想骂人。她一想到刘童佳做的这些事情就想质问她。

    “霍夫人。我是真的不明白。靳尧怎么说也是你的儿子,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对他?”

    苏青桑是真的愤怒,真的生气。就算是当初她以为向采萍是自己的母亲,抛弃了她。

    可是她也能理解向采萍的苦衷,她明白她的不容易。所以她对向采萍并没有怨恨。

    后来认了厉千雪,她知道厉千雪当初对她的无视跟忽略都不是故意的。她对厉千雪也没有怨恨。

    厉千雪明知道苏沛真不是自己的女儿的时候,还能对苏沛真不怨不恨,甚至对苏沛真还有母女之情。

    她不但不妒嫉,还觉得这才是正常的。若是养了二十多年,却没有丝毫感情,那才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吧?

    可是霍靳尧呢?他明明是刘童佳的亲生儿子,可是刘童佳竟然这样对他?

    就算刘童佳不说这三十年的母子情,可她是霍靳尧的妈妈啊。是她生下了霍靳尧,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她实在是想不通,也不明白。为什么,刘童佳可以对霍靳尧这么狠。

    一开始一直看他不顺眼,对于霍靳尧总是诸多挑剔就算了。

    可现在呢?她伤害霍靳尧,联合外人想让霍靳尧身败名裂就算了。她甚至还能对霍靳尧的生病无动于衷。

    为什么?

    “霍夫人,我知道这些事情,我不应该问。可是靳尧是你的儿子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想到霍靳尧此时的状态,想到他脸上的伤心,想到她曾经在半夜看到霍靳尧身陷恶梦中的痛苦。

    她的心像是被人揪起来一样的痛。她没有当过母亲,但她是一个妇产科医生,她见过太多母亲了。

    那么多女人,那么多人想要当母亲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刘童佳明明当了母亲,却能这样冷血,这样无情?

    尤其是当那个人,那个被母亲忽略伤害的人是霍靳尧时,苏青桑只觉得那样的伤害比伤害了她,还要让她难受。

    “难道说,霍靳尧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所以你要这样对他?是吗?”

    除了不是亲生的,除了霍靳尧是跟她一样的私生子,是小三生的,她真的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其它的理由。

    这句话,苏青桑的嗓音比平时提高了好几度。她完全是一副质问的语气。

    她的声音满是愤怒,还有不解,还有对刘童佳的指责。哪怕她辈分比她大,但这个时候,苏青桑也觉得自己是有资格去指责她的。

    刘童佳做的所有的事情,都不像是一个母亲会对孩子做的。

    她以为刘童佳至少会有一点怜悯,一点恻隐之心。可是她错了,她低估了刘童佳内心的恨。

    刘童佳的态度却比她以为的要激烈得多。

    “亲生儿子?他也配?”

    刘童佳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霍靳尧是他的亲生儿子:“你知不知道,我真的恨不得没有生过这个儿子。‘

    “他不配。他不配。”刘童佳的声音满是愤恨,她瞪着苏青桑,眼中是苏青桑不能理解的怨气。

    “他不配当我的儿子,我也没有这样的儿子。”

    苏青桑站在那看着刘童佳,她的身体整个软了下去,脸上是深深的憎恶,还有痛恨。

    她的心头一震,她完全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母亲,才能对自己的儿子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她想问,想知道。她没有急着问,她只是看着刘童佳,眼神复杂。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刘童佳的身体退后一步,几乎是无力的靠着墙壁。

    十几年了,那些痛苦,时时刻刻日日夜夜的纠缠着她。

    她忘不掉,也没办法忘掉。可是霍靳尧呢?

    他这十几年,该干嘛干嘛,上学,跳级,完成学业,留学,回家继承公司。出任天域集团的总裁,结婚。

    他过得太好了。他越平静,过得越好,刘童佳就越恨。

    他怎么可以那么平静,他怎么可以把那些都忘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