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他是要死了吗
    苏青桑靠得很近,却没能听清楚霍靳尧在说什么。她忍不住靠得更近。却依然什么也没听清楚。

    隐隐约约似乎是在问什么吗,但是她想再听,霍靳尧却又睡了过去。

    一直到苏青桑洗好澡,又在霍靳尧身边躺下,都没有再听到霍靳尧说话了。

    连梦呓都没有,苏青桑睡在他旁边。轻轻的偎着他,他身上已经不像是刚才那样冷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比起平时的温度要低了不少。苏青桑忍不住就去抱他。

    他从浴室出来,并没有穿衣服。这会她脑子里却是半点旖旎的思想都没有。

    只有他那若有似无流进她心里的泪,还有他抱住她时颤抖的双手。

    她抬头看霍靳尧,他看起来比平时要苍白一些,那五官真的能感觉到,哪怕是他此时睡着,都不安稳。

    苏青桑心中泛疼,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只能将霍靳尧越发的抱紧了,想给他一点力量和安慰。

    睡到半夜的时候,苏青桑被热醒了。

    她极为不舒服的想要掀开被子,却发现让她感觉热的不是因为被子,而是霍靳尧。

    他的身上滚烫,那个温度让苏青桑几乎是瞬间就惊醒了。

    “靳尧?”

    轻轻的推了推霍靳尧的身体,没有反应。他不光身上温度很高,额头的温度更高。

    连呼出来的气都有些重。苏青桑快速的起身,看霍靳尧这个样子,一定是淋雨感冒了。

    她匆匆的起身,去客厅拿药箱。找出常用感冒药,打算给霍靳尧喂下去,可是霍靳尧完全不配合,根本没办法把药吞下去。

    苏青桑最后只能将药强行塞进霍靳尧嘴里之后,喝了口水直接给他嘴对嘴的喂进去。

    她这会也顾不上自己是不是会被霍靳尧传染了。连药喂进去了,可是霍靳尧身上还是很烫。

    苏青桑是个医生,当然知道怎么处理,打来水,开始对霍靳尧进行物理降温。

    她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霍靳尧的身体,一遍又一遍的试图让他身上的温度冷下来。

    苏青桑前前后后一直忙了一个多小时,才让霍靳尧身上的热度感觉起来没有那么烫了。

    他烧退了下去,她也累坏了。竣在床上重新睡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看着霍靳尧心里可以肯定,一定发生了很不寻常的事情,就不知道是什么事了。

    她照顾霍靳尧大半夜,自己也累了。盯着霍靳尧盯了半晌才又睡了过去。

    苏青桑没想到的是,越是平时不容易生病的人,生起病来越是反复。

    她昨天已经给霍靳尧吃过药了,可是今天早上起来才发现霍靳尧身上的烧竟然还没退?

    不光没有退,还比昨天要严重了很多。

    她心下大惊,又找出药来给霍靳尧吃下去,又是重新给他物理降温。

    可是没有用,霍靳尧就是烧得厉害。不光是烧昨厉害,还说起了有话。

    “霍靳尧?霍靳尧——”

    苏青桑叫了霍靳尧几声,可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这个样子,苏青桑也没办法去上班。打电话给孙慧雅请假。

    她语气太过急切,孙慧雅没有多问就同意了。挂了电话,苏青桑看他这个样子也不是个事。

    霍靳尧这个烧不退下去,只能给他输液。

    “霍靳尧?”苏青桑靠近了他,极小声在他耳边开口:“你起来,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霍靳尧没有回应,苏青桑想扶他起来,可是她一个人,根本做不到。

    打电话叫救护车又好像太小题大做了。她思来想去,决定去一趟医院。

    她为霍靳尧盖好被子:“我去医院拿药,马上就回来。你等我一下。”

    哪怕她知道霍靳尧听不到,还是交代了一下。交代完了,苏青桑匆匆去医院拿了药。

    她自己是医生,做这些事情自然就是简单得很。

    她用最快的动作帮霍靳尧打好点滴,点滴瓶就这样挂在床头。

    霍靳尧还是没有醒,他眉心拧着,看起来非常痛苦。

    苏青桑起身正要去厨房煮点粥,方便他醒了可以喝。霍靳尧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

    是杨文昌。苏青桑看着那个号码,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霍总——”

    “我是苏青桑。”苏青桑看着睡在床上毫无所觉的霍靳尧:“靳尧生病了。今天应该是不能来上班了。有什么事你看着自己先处理吧。”

    “霍总生病了?”

    “是。”苏青桑说完,又多嘴问了一句:“杨助理,我能不能问一声。靳尧这几天在公司是不是遇到什么事?”

    昨天霍靳尧的样子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她不相信一般的公事可以让霍靳尧变成那样。

    “这——”

    杨文昌不确定能不能跟苏青桑说,他的神情有纠结之色。

    “杨助理。”苏青桑的声音冷了下去:“我是霍靳尧的太太,公司的事,我不知道怎么处理,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帮得上霍靳尧的忙,但是我想我至少有资格知道,他为什么变迈样的原因吧?”

    “霍太太,你等我一下,我现在过来。”

    “好。我等你。”

    苏青桑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到一边,她的目光落在霍靳尧脸上。

    他的脸因为发烧而泛红,呼吸也很重。她坐在床边握了握他的手,然后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霍靳尧,你快点醒过来。”

    放下他的手,苏青桑去给霍靳尧熬粥去了。

    苏青桑刚把粥煮上,定好时间,杨文昌就来了。

    他手上还拎着一些吃的,一些药品。不过看到霍靳尧跟他手臂上的点滴时,又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多此一举了。

    “我都忘了霍太太你是一个医生了。”

    苏青桑摇了摇头,接过他手上的东西:“你有心了。我替靳尧谢谢你。”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话的时候,他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霍靳尧:“霍总,什么时候开始生病的?”

    “昨天晚上。”苏青桑想到自己回来时霍靳尧的样子:“我回来以后他在房间冲冷水澡。这会的天气,那样个淋法,不生病才怪。”

    认真说起来,霍靳尧身体一直很好。会这样突然生病,未必不是因为心里有事的关系。

    “他到底怎么了?天域集团有什么事吗?”

    苏青桑看着杨文昌,目光犀利。

    杨文昌摸了摸鼻子,对于苏青桑的话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接:“那个,霍太太,你知道霍总跟他母亲,也就是霍夫人的关系,为什么不好吗?”

    “不知道。”苏青桑听到杨文昌提刘童佳,愣了一下。她想到那天霍老爷子说了一半的话:“霍靳尧这样是因为他妈妈?“

    杨文昌点了点头:“说起来,这次事情霍总为什么会这样难受就是因为霍夫人。”

    杨文昌从进了天域集团那天开始就知道,霍靳尧跟刘童佳的关系不好。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关系有不好到,让刘童佳这么恨霍靳尧的地步。

    不但联合外人,想让霍靳尧对公司造成重大损失。还想害他失去总裁的位置。让天域集团的掌门人换人。

    其它的事情,杨文昌不便多说,不过这次乔弘偷资料的事情,他却捡着一些跟苏青桑说了。

    “你是说,霍靳尧的妈妈,伙同外人,偷走了公司的机密文件。”

    她并不是真的想让天域集团受损失,不过是想把霍靳尧从总裁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她疯了吗?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苏青桑满脸震惊,完全不能理解刘童佳的脑回路跟想法。

    “我不知道。”杨文昌摇头:“霍总从来没说过。”

    苏青桑转头,目光落在霍靳尧因为发烧还泛着不正常的红色的脸上,她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

    “先这样吧。谢谢你来看他。接下来我会照顾他的。”

    “不客气。我应该做的。”杨文昌摆手:“霍太太你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你说一声。公司离这也近,我马上就能过来。”

    “好。”

    苏青桑点头,并不推辞。送走了杨文昌,玉婶也来了,知道霍靳尧感冒了,她做家务都是轻手轻脚。

    苏青桑没胃口,随便吃了点,就又回到了房间。

    霍靳尧还在睡,根本没有清醒的迹象。她盯着他的脸,心里泛着淡淡的疼。

    她其实是真的理解他,理解他的痛苦。

    就好像她当年以为自己是私生女的时候,就像她知道苏成辉把她换掉的时候。

    来自于亲人的背叛,才是最痛的。

    霍靳尧又开始说有话,苏青桑听到了,她凑近了,却没听清楚。那个声音太模糊了。

    她费了很久的劲,一直紧张的守着霍靳尧,直到他第二次开口呓语,她才觉得自己好像是听到了霍靳尧叫了一声“妈”。

    苏青桑微怔,目光落在霍靳尧的脸上,她的心再一次被针扎一样的疼。

    她一直以为霍靳尧跟他妈妈的关系不好,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霍靳尧也会在生病的时候叫妈妈。

    她想起了自己要去认厉千雪的时候,霍靳尧一直在鼓励自己。

    她当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却明白了。在霍靳尧的心里,母亲的位置想来应该很特别吧?

    她忍不住就拿出霍靳尧的手机,给刘童佳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