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青桑 ,我好痛
    她又叫了一声,可是霍靳尧好像没有听到她的叫声一样。

    苏青桑有些担心,她上前几步正想着拍拍霍靳尧的背。却发现霍靳尧洗的竟然是冷水。

    这种天气洗冷水澡?

    “靳尧?你干嘛?”

    他疯了吗?

    苏青桑赶紧把水关掉,再去看霍靳尧,却发现他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进来。

    他的皮肤都红的了。身上一摸冰凉冰冷。也不知道冲了多久。

    苏青桑拿着浴巾将霍靳尧的身体一裹:“霍靳尧,你没事吧?”

    这样的霍靳尧不正常。

    霍靳尧这会好像终于看到她了一般,他突然伸出手,将苏青桑抱住。

    他抱得很紧,很用力。苏青桑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

    她没有去试图推开霍靳尧,他的身体在颤抖。她能感觉得到,霍靳尧现在的情绪相当不对。

    “霍靳尧?”

    很轻的叫着他的名字,霍靳尧却没有丝毫回应。只是抱紧了她。

    他力气太大,她根本挣不开,只能任他抱着。

    她想叫他,想说点什么,可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到底是怕他感冒,他身上冰凉,那个冷,就算是她隔着衣服,都感觉到了。

    她试图回抱他,试图让他回房间去。

    “霍靳尧,我们回房间好不好?我帮你擦干净头发。”

    还要吹一下,她还想让他赶紧盖着被子。

    霍靳尧依然沉默,苏青桑的头被他按在他胸膛前。

    她不得不轻轻的拍着他的背:“霍靳尧,你头发湿的,回房间,我帮你吹干净,好吗?”

    霍靳尧低下头去看她,最后跟着她回了房间。

    他一直不说话,她也不问他。安静的给他擦干净身体,又为他把头发也吹干。

    他身上真的冷。一反过去每次她都喜欢抱着他,觉得他是一个大暖炉的那种大概i婆。

    她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酸。用最快的速度帮他把头发吹干,带着他在床上躺下。

    将被子盖住他的身体,他依然不说话,就那样躺着不动。

    苏青桑从来没有见过霍靳尧这个样子。她有很多话想问,有很多话想说。可是现在她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霍靳尧?”

    发生什么事了?她看着他,想要一个答案。

    霍靳尧还是躺在那不动。苏青桑等了很久都没等到他开口,她不等了。

    站起来想去洗澡,刚才被霍靳尧来那样一下,她身上沾了不少的水。

    她刚起身,就被霍靳尧用力抓住了她的手腕。他将她用力的扯进了他怀里。

    她跌落在他胸前,她抬头看他。第一次,在霍靳尧的眼中,什么也没看到。

    空荡荡的,极为茫然的眼神。

    心一时像是针刺一样的疼,她忍不住就伸出手,想去盖上那双眼。

    手被霍靳尧握住,他又一次抱紧了她。低下头,将脸埋进了她的颈窝。

    苏青桑以为他想要那个,却不是。他只是这样抱着她。用这样一个令她非常怪异外加不舒服的姿势。

    她半趴着,十分辛苦。正想叫他松开自己,却突然感觉到了颈项处的湿濡。

    那温热的触感,让苏青桑的身体僵住。

    那个是,眼泪?

    她想抬头,想去看他,可是他不让。她感觉到她颈项处的湿濡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她的心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她见过霍靳尧很多模样。无赖的,睿智的,凌厉的,言辞犀利的,霸道的,将她护在身后时强势的一面。

    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霍靳尧的泪水,她完全不能动弹。

    只能感觉到她颈项处的湿濡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霍——”

    “我好痛。”压抑的,极低的三个字,几乎是用气音发出来的,响在苏青桑的耳边。,

    简单的三个字,让苏青桑的心脏都开始颤抖。

    “霍靳尧?”

    “我好痛。”

    霍靳尧死死的闭着眼睛,却无法阻止泪水落下。

    那些情绪,实在是太难宣泄了。哪怕他将办公室都砸掉了,也不能缓解一丝一毫。

    那长久以来的就存在的那许许多多问题堆积的疼意,在这个时候,都到达了顶点。

    在今天看到那些文件,听到那两段录音的时候,完全控制不住了。

    一开始还只是茫然,是生气,是愤怒。

    可是当那些生气跟愤怒都到了顶点的时候,就化为了痛意。

    那是从心脏就开始漫延的疼,从血液开始,一点一点,将身体整个渗透。

    它来势汹汹,他根本无法抵挡。

    真的痛,很痛。

    “我心好痛。”

    “霍靳尧。”苏青桑反手抱住了他,抱得紧紧的:“没事了,没事了。”

    霍靳尧想摇头,不会没事的。不可能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呢?泪水已经不流了。可是心痛却还是无法压制。

    他抱紧了苏青桑,几乎想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的用力。

    霍靳尧抱着她紧紧的抱着她不放手,任那一刻情绪宣泄。

    苏青桑根本不敢动,她不停的拍着霍靳尧的肩膀,轻轻的,一下又一下。

    她很少安慰人,只能想着用这样笨拙的办法,让他冷静下来。

    霍靳尧的手始终圈着她,很用力,很紧,她没想着挣开。

    就这么用这样一种十分怪异,又十分难受的姿势,半趴在他身上。不断的拍着他后背,让他冷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青桑的身体几乎都麻掉了。

    那圈在她后背的力道,终于放松了下来。苏青桑费了好半天的劲缓过来,起身,发现霍靳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他的脸上已经泪水了。好像刚才那些是她的错觉一样。

    苏青桑凑近了想看清楚,可是却发现霍靳尧真的没有泪痕。

    他惯会收拾自己的情绪,哪怕是现在这样,也不会让她看到。她又盯着霍靳尧的脸看了好半晌。

    他那深刻的五官此时却是十分僵硬,哪怕是睡着了,整个身体也是紧紧的绷着。

    脸上的表情更没有因为入睡而缓和半分。只能显得越发的严肃。

    苏青桑试图伸手去抚平他紧紧蹙在一起的眉心,可是没有用,没一会又蹙起来了。

    她试了几次都失败了,霍靳尧的眉心始终拧得紧紧的。

    她正想要放弃的时候,霍靳尧的唇似乎动了动,她眨了眨眼睛靠近。想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